设置

关灯

第20章 你简芷颜也有今天!

    第20章 你简芷颜也有今天!

    简芷颜冷冷的睨着她:“说够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不给说了?”

    简芷颜眼眸毫无波动,“你随意。”

    说完,越过她,欲离开,可汪雯雯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可以羞辱简芷颜的机会?

    她拉住了简芷颜,挡在了她的前面:“你走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简芷颜双手抱胸,觉得可笑:“你没说完我就有义务等你说完?可惜,你汪雯雯不配!”

    “你简芷颜是怕脸挂不住了是吧?哈哈,真可笑,你简芷颜也有今天!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汪雯雯没想到到这个份上了简芷颜还能摆出一副高贵的模样,像看着一坨屎那样蔑视的看着她。

    简芷颜听了却觉得无比的可笑,嗤笑了一声,“你汪雯雯算什么东西?”

    简芷颜这个举动激怒了她,她狠狠的推了下简芷颜,惹得简芷颜一时站不稳,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汪雯雯又戳着她的胸口尖声道:“你简芷颜现在不但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还是一个不倒贴根本没人要的荡、妇,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啪!”

    她的话刚落,简芷颜就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

    “你,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就凭你简芷颜也配打我?”

    汪雯雯捂着小脸,随后愤怒的扬手想打简芷颜,可简芷颜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汪雯雯随即抽回了手,用脚踢她,甚至已经失掉理智的伸手去推她,简芷颜无处可躲,整个人往后坠!

    “小颜,小心!”

    郭默晚大惊失色,尖声叫了出来。

    不只是她,其他人也脸色突变,想上前拉她,可是,他们距离简芷颜和汪雯雯又一小段的距离,已经来不及了。

    “啊——”

    简芷颜整个人往后翻,后面是灌木斜坡,她整个人往后滚了下去!

    “小颜!小颜!”

    郭默晚吓得眼泪立刻夺眶而出,而其他人,尤其是汪雯雯,吓得脸色发白,“我……不是我,我,我没有推她,表姐,我没有推她。”

    这么深且倾斜度这么大的斜波,下面还是灌木林,简芷颜这样滚下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有没有推大家都是有眼睛看的。

    何诗冉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她跟其他人说:“快点打120,我们先找几个人先下去看看。”

    “小颜,小颜,小颜——小颜!”

    几十人下了斜波,找了差不多十分钟,还是郭默晚在山脚下找到了被大树卡住了的简芷颜。

    只是,在见到简芷颜的时候,郭默晚双腿发软,立刻哭了出来,“小颜!”

    其他人纷纷走了过来,而见到昏了过去,身上衣服破烂脏乱不堪,手脚,脸上和脖子上都被扎满了伤痕,而其中一个小腿上还被一根锋利的数字贯穿了整个小腿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是十几个人等在了手术室门口。

    手术室的门刚关上,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骚动,几个警察快速的跑了过来。

    简芷颜班上的同学都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其中一名警察说:“谁是汪雯雯,何诗冉和朱咏烟?”

    “我——”

    “她们三个!”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可郭默晚却反应很快的给警察指了出来。

    “有人跟我们反映你们故意伤人,跟我们回去警局接受调查。”

    汪雯雯惊恐的往后躲时,警察已经给她扣上了手铐。

    何诗冉和朱咏烟均脸色突变,“警察,我们没有——”

    “有什么回去警局再说!”

    由不得他们反抗,很快的,他们三人就被带走了。

    郭默晚看到这里,烦闷的心情好了很多。

    警察走了不久,简老爷子还有简母行色匆匆的到了医院,再过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熄灭,护士推着昏迷过去了的简芷颜走了出来。

    简母焦急的问:“医生,我女儿怎么了?”

    “病人身上有许多伤痕,可都并不致命,最严重的伤在小腿,可也没有伤到筋骨,不过因为伤口太深,需要休养二十天左右才能正常走路,病人的头部因为受到剧烈撞击而昏迷了过去,至于具体情况,得等病人醒来再度检查一番才能完全确定下来。”

    医生的话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确定简芷颜没事之后,其他同学跟简老爷子和简母打个招呼就离开了,剩下简母,简老爷子还有郭默晚三人留了下来。

    事情的经过他们在电话里就知道了,也没有再多问。

    倒是简母见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悦的问:“爸,慎之呢?小颜伤得这么重,他做丈夫的怎么不第一时间来看看?”

    简老爷子垂眸,“我刚打了电话,不过没有能打通,他前段时间出差了,现在应该还有事情后要忙。”

    简母不以为然,“他又不是做大生意的,有什么好忙的?他的生意重要,小颜的性命就不重要了?”

    “慎之又不知道小颜会出事,这怎么能怪慎之?”简老爷子皱眉的说完,将简母似乎仍有喋喋不休的意思,他脸色一沉:“好了,小颜还需要休息,你这个当妈的就不要吵着她休息了。”

    简老爷子在简家向来代表着权威,简母心里虽有不满也不能乱发泄,只好沉默了下来。

    而郭默晚听着他们两人的话,也就明白过来他们口中的慎之就是简芷颜那个新婚丈夫了。

    她对那个她还没见过面的男人本来是没有什么想法的,可听到这里,又想起了汪雯雯的话心里就不舒服了,觉得那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简芷颜才醒了过来。

    “小颜,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简母忙问。

    简芷颜还没回答,感觉到腿部的伤口的痛楚还有头部的眩晕感觉整个小脸骤然刷白,开始冒冷汗了。

    “小颜?哪里不舒服?”

    “我……”

    她声音沙哑不已,喉咙也干涩不堪,简母忙喂她喝了点水,之后又忙问:“好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