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423章,傅瑾城篇602

    高韵锦跟着他去过g市很多次了,也见过了他的那些家人。手机端 m..la

    但对于他的很多事,他不说,她也从来不会去打听,更加不会问他。

    以至于她对于他的过往,真的不了解。

    现在听他说起,听他的语气,她才知道,他小时候估计过得很苦。

    她有些心疼,摸了摸他柔软浓密的碎发,“那……我讲给你听?”

    “嗯。”

    他就算不看她,听她的语气他就知道她这是心疼他了。

    傅瑾城心坎酥软了几分,笑了笑,也抱紧了她,“不过,你确定你能记得住吗?”

    “能啊,我简直倒背如流呢。”

    “哦?”

    “你忘记我有个比我小挺多的妹妹啦?在她小的时候,我爸妈其实也不怎么关心她的,所以都是我跟她讲睡前故事的。”

    “这么说,我是托了妹妹的福?”

    两人聊着聊着,他心底那些沉重的心情慢慢的缓解了些,不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

    但高韵锦意识到他们似乎聊得有点久了,低头亲了他一下,说“好了,你赶紧给我睡觉去,不要再问了。”

    傅瑾城笑了,“好。”

    高韵锦就抱着他,开始轻柔的讲故事。

    傅瑾城听着她的声音,心里却没有睡意,心里也没有觉得满足,反而越来越空虚,心头的不安也越来越烈,眼底的不舍也更加浓了。

    高韵锦说完一个故事了,察觉到他似乎还是没睡觉,拍了拍他的背脊,“真的睡不着?”

    不是她自恋,但她就是觉得,就是因为有她的存在,他才睡不着的。

    她推了推他“你还是自己睡吧,我在这里,你今天都未必能睡得着。”

    傅瑾城没放手,起身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床上,拉着她一起睡,“不说话,陪我一会就好。”

    “……”

    他语气是很温柔的,但他抱着她的手可是用了点力气的,根本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

    她只好由着他了,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安静的陪着他。

    她昨天晚上睡得不错,但因为太累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后,居然真的睡着了。

    傅瑾城却还没睡着,听到耳边传来细微均匀的呼吸声,他无奈的笑了下,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才慢慢的放松了心情,抱着她睡了过去。

    高韵锦毕竟是睡了一个晚上的了,所以她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就醒来了。

    傅瑾城却睡得正熟。

    她打了个呵欠,在他的唇上啄了下,轻手轻脚的起床,洗漱后拿上钱包下楼去买菜了。

    现在还早,她知道傅瑾城喜欢喝汤,而且是那种老火靓汤,所以她打算到楼下去买一些骨头熬点汤给他补一下身子。

    她挑好了骨头,也买了点肉,正在挑一些配料,耳边就响起了一个她不太愿意听到的声音“高小姐,你也来买菜?这么巧?”

    高韵锦皱了眉头,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这林以熏比她想象的还要难缠。

    她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想跟她交朋友,也说过希望以后就是碰见也当成彼此不认识的陌生人。

    可林以熏还是上前跟她打招呼。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热情或者是友好。

    但她们两人身份尴尬,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她打招呼,她是真的觉得有些烦,不太想理会她,所以表现得比之前冷淡很多。

    “你这是准备煲汤吗?”林以熏像是没察觉到她的冷淡,高韵锦还没回答,又说“看材料似乎是煲g市那种解暑的汤啊,高小姐真贤惠,什么都为了瑾城着想。”“瑾城是我的未婚夫,很快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我为他着想不正常吗?”高韵锦冷淡的说完,又说“林小姐,我说过了,我们真的不熟,能不能麻烦您下次见到我

    不要再跟我打招呼了?您这样会让我觉得很困扰的。”

    林以熏似乎没想到她会说得这么直接,笑容僵在了唇边,忙说“对不起,我……我忘记了。”怕她误会,她又说“我以为我跟瑾城的事过去了这么久,我也解释过了我现在对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之后,你会理解我的。我没想到你还会这么紧张,抱歉,我下一次绝

    对不会这么做了,很抱歉,打扰到你了。”

    这么多次了,高韵锦哪能真的因为她服软的态度就心软?

    虽然她看上去真的有些委屈。

    但她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委屈的,明明是她自己的问题,又不是她主动上前跟她炫耀她跟傅瑾城的事的。

    她态度也依旧很冷淡,说“道歉就不必了,只要林小姐不要再忘记就好。”

    林以熏一副怕她真的生气的样子,非常诚恳的弯腰道歉“我会的高小姐,打扰到你了,真的很抱歉。”

    换了旁人,不知道林以熏为人的,在看到她这副作态的情况下,可能都会心软,甚至觉得是自己太过尖锐了,甚至会对她温声安抚一番。

    可高韵锦没有。

    她态度依旧,直接越过她转身离开了。

    林以熏看着她的背影,抬头的时候,微风拂过,吹起了高韵锦肩头的秀发,露出了她纤细白皙的脖颈,还有……

    上面深深浅浅的吻痕。

    现在是夏天。

    高韵锦和傅瑾城在一起这么久了,对于傅瑾城在那方面的事情上的一些习惯,她还是清楚的。

    她知道傅瑾城很爱在她身上制造一些痕迹,她也习惯了。

    昨天晚上他又这么不知节制,她自然知道自己脖颈上有吻痕,所以她刚才出门前,已经习惯性的穿上有领子的衣服出门。

    领子的扣子还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一头秀发也没扎起来,就是为了遮挡傅瑾城昨天晚上留下来的痕迹。

    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她会觉得不好意思。

    没想到这回正被林以熏看到了个正着。

    刚才高韵锦那番话,让她很不爽。在她看来,高韵锦不过是出身小门小户的普通人而已,要不是因为傅瑾城的喜爱,她什么都不是,她这么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她居然可笑的敢居高临下的警告她,还真

    以为自己坐稳了傅太太的位置了?想到这,她眼神阴冷,不知想到了什么,随即又笑了起来,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