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427章,傅瑾城篇606

    傅瑾城问她“你有什么想求的吗?”

    高韵锦愣了下,想了半响没想出来,傅瑾城却笑了笑,觉得她这样算是无忧无虑了,也挺好的。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高韵锦却当真想到了,拉着傅瑾城,先许了个愿,然后再求签。

    把签交给方丈的时候,高韵锦不知怎么的,居然有些紧张。

    方丈看了两眼,便淡淡的说“施主所求之事,能成。”

    高韵锦眼睛一亮,“当真。”

    方丈点头一笑。

    高韵锦不知道准不准,但她心里是高兴的。

    到傅瑾城了。

    她让高韵锦如果无聊就出去走走,不用等她。

    高韵锦觉得他估计是有话想要跟方丈单独说,她就出去了。

    傅瑾城把签交给方丈的时候,方丈多看了他两眼,“喜忧参半。”

    傅瑾城猛地抬头,“那可有化解的办法?”

    “多做善事,才能有转机。”

    “善事?”傅瑾城顿了顿,冷淡的问“善事,意味着退让吗?”

    如果说做人要行善积德,那他对林氏的打压,是不是就与之相违背?

    可如果他不主动出击,谁来帮他保护高韵锦?

    难道要她出事之后,他才能出手?

    可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之后做再多,又有什么异议?

    “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去定夺了。”方丈想了想,又说“这几年你做得挺好的。纷争不一定代表恶,因为你的成就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机遇。”

    傅瑾城明白了,他也放心了,“谢谢方丈。”

    之后,他给寺庙捐了一笔钱修葺善堂后,在寺里吃了一顿斋饭后,拉着高韵锦离开了。

    他这么认真,高韵锦也没再闹了。

    所谓是出必有因。

    他应该是遇到什么难解的题了。

    但她没问。

    不过,她看傅瑾城的表情,似乎是找到了处理的办法了,她也就放心了一些。

    过了几天,南方某些地区发生洪灾,看完了新闻后,傅瑾城说“小锦,我们给灾区捐点钱和一些生活用品,好吗?”

    “啊?”高韵锦不知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但她还是点头说“好啊。”然后又说“这是好事啊,你如果想做好事,不用跟我说的。”

    傅瑾城失笑“你忘了?现在我的钱都在你名下,当然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了。”

    高韵锦“……”

    她忘了。

    虽然手续是办了,但她完全没有自己很有钱的知觉。

    反正在她的心里,傅瑾城的钱虽然已经是在她的名下了,但这些钱依旧是傅瑾城的钱,一般来说,她基本上是不会动这些钱的。

    这只是开始。

    给灾区捐完款后,傅瑾城又花钱在一些贫困地区捐款建希望小学,资助给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学等,花了一大笔钱。

    但他一点都没有心疼。

    在每次花钱之前,他都会跟高韵锦打一声招呼,高韵锦觉得这样做挺好的,一直很支持他。

    不过,她不知道傅瑾城每一次都是以她的名义捐的款。就这样,傅瑾城每年都会在慈善上花上一大笔钱,并且毫不声张,等十多二十年后,网络媒体更发达之后,事情被媒体翻出来,大家才知道他不但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

    妻控,还是一名慈善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g市。

    这几天林氏的人一直忙得焦头烂额。

    忙了几天之后,他们也终于找到了头绪,察觉到了不对。

    林母气恼道“这次的事,是傅瑾城的手笔?”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确实是。”林父皱眉道。

    林以熏脸色很难看,林以津也沉了脸色。

    林母气极了“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是答应过我们不动我们的吗?”

    “这谁知道?”林父也一头雾水,“不过好在他似乎没有彻底搞垮我们林氏的意思,他留了情面。”“留了情面?”林母却嗤之以鼻,“如果他真的给我们林家留了情面,他就不会随随便便就动我们林家!而且g市这么多人都没事,偏偏,偏偏就我们林家出了事,他分明就

    是故意的!”

    “我……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他!”林以熏红了眼眶,哽咽道。

    其实,她心里有些慌。

    之前没发现是傅瑾城动的手脚时,她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

    可现在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但她也不敢肯定是不是正就如她所想的那样,傅瑾城真的是因为她想要谋划的那些事才对林氏动手的。

    毕竟,傅瑾城没理由盯上她,而她的计划也非常隐秘,连她的家人都没发现,傅瑾城又怎么察觉得到?

    想到这,她心里安稳了些。

    电话拨出去了,却没打通。

    显然是把她的电话给拉黑了。

    林以熏脸色僵硬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拿了其他人的电话拨了出去,这次打通了,却没人接,而且很快就被人挂断了。

    “算了,不用打了。”林以津淡淡道“他估计是猜到你会联系他的了,所以才屏蔽了你的号码。”

    “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被动下去?”林以熏哭了出来“他不明不白的就来这么一出,连个原因都不给,实在是太过分了。”

    “或许,他只是给我们一个警告?”林以津猜。

    “警告?警告什么?”林母听不懂。

    林以津看了眼林以熏“或许他误会了小薰,以为小薰会出现在京城,是对他不死心,想破坏他和他女朋友的感情,所以——”

    林以熏瞪大了眼眸,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可我根本什么都没做。”“就是。以津你这个猜测根本不成立!”林父哼了一声,坐了下来“先不说小薰不是因为他才去的京城,就算是,那小薰也没做过任何伤害他跟他那个女朋友的事吧?他怎

    么就一声不哼的就惩治我们?凭什么?这根本说不通!”

    说完,又说“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事情的起因我们确实该弄清楚的,不然还会有下一次。”“对。” 林以津点头“我们公司这次损耗过大,如果再有下一次,会撑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