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水魑

    北方有小国,名为四海,四海国四海皆非海,乃一泽一渊二湖,其中一泽即是大名鼎鼎的云梦泽。

    云梦泽终日黑雾缭绕,虫蛇遍地,妖兽横走,是一处死地。不过,死地虽险,天财地宝却俯拾皆是。

    杨妄从黑泥潭中爬出来时,已是一身泥浆。

    他慌忙在胸口摸索一阵,感觉到吊坠的存在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块拇指大小的方形木牌,通体黑色,中间雕刻着一个“玄”字,“玄”字盘曲蜿蜒,像条阴冷的黑蛇。

    这是杨妄的父亲杨玄给他的,没有告诉他来历。

    打他记事起,父亲已经卧病在床了。

    这个男人在床上躺了半辈子,年轻时候的雄心与梦想早已衰老得不成样子。

    在杨妄十岁的时候,杨玄把他叫到床前,将玄字吊坠挂在杨妄的脖子上,对他说:“妄儿,父亲这辈子的梦,就靠你去实现了。”

    他的声音很平淡,仿佛是在和儿子聊着无关紧要的琐事,但他的眼神,是灼热的。

    父亲的梦想很老套,成为绝世强者,帮助他人。

    年轻的时候,杨玄确实有实现梦想的潜质。十八岁的时候,他已经冲破少冲脉,踏入真龙境第四重。

    毫无疑问,他可以成为当时县里大比第一名,进入四海国大宗派进修。

    但是,在决战的前一晚,他突然身中奇毒,功力尽失,沦为废人,至今已苟延残喘二十五年。

    杨妄将玄字吊坠重新收回怀里,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开始沉没进黑暗世界的云梦泽。

    入眼尽是浓重的黑雾和翻滚的泥浆。

    父亲病情加重,若无灵丹妙药,恐怕真的时日不多。这也是杨妄冒险进入云梦泽的原因。

    差不多又是五年一期的县里大比,这个时候他本应在家里好好修炼巩固,却跑到杀机四伏的云梦泽来,就是为了为父亲续命。

    粗略地扫掉脸上的泥浆,杨妄紧紧握住手中的一尺短剑,谨慎地朝云梦泽深处走去。

    云梦泽毒虫毒蛇不计其数,杨妄深入两里,就连连劈掉十余条窜起的毒蛇,杀死一条长达九尺的泥沼巨鳄。

    这巨鳄凶残异常,若不是杨妄在五个月前成功晋级真龙境,也不能如此容易就杀死它。

    修炼一途,先有淬体六境,淬体即淬炼肉体。皮、筋、肉、骨、血、内脏,即是淬体六境。

    淬体之后,则为真龙六境,真龙境衍生真气,真气如龙,冲破人体六大脉,少商脉、商阳脉、少泽脉、少冲脉、中冲脉、天冲脉。

    六脉俱通,则全身真气暴涨,凝成金丹,金丹有三境,分别为人丹、地丹、天丹。

    淬体境、真龙境、金丹境、通天境、神魂境、乾坤境、混沌境、天帝境,即为修行的八大境界。

    不过此时的杨妄,乃至白泽县的所有人,也不过是知道淬体六境、真龙六境、金丹三境而已。

    踏入真龙境,便可修习真武战技。

    成就金丹,便可施展传承神通。

    杨妄刚踏入真龙境,真气化龙,冲破少商脉,稳定在真龙境第一境。

    淬体境后,肉体凝练到极致,单手臂就有万斤巨力,五马不能分尸,杀死一条泥沼巨鳄,自然不在话下。

    真武战技,分为真战技和武战技,真战技踏入真龙境后方可修习,用于升华真气性质。

    对每个修炼者来说,得到一份好的真战技,是日后是否有大成就的关键。

    武战技则是招式,用于实战之中,炫丽而强悍,一份威力巨大的武战技,也是实战中取胜的关键。

    杨妄刚踏入真龙境就修炼父亲当年的真战技炎阳真经、武战技炎阳重拳,至今炎阳真经已有小成,炎阳重拳,他也可以略微施展一二。

    炎阳真经与炎阳重拳品质皆不错,至少在白泽县来说,俱是最顶级的真武战技之一。

    当然,也是因为两种真武战技都略有成绩,杨妄才能深入云梦泽近三里。

    从这里开始,已经有妖兽出没了。

    云梦泽乃玄黄大陆著名的妖兽聚集地,此中妖兽多是毒兽,凶残程度远远超过其他险地。

    夜幕之下,黑雾乱涌,稍微远的地方视线就不可及。

    杨妄开始有些心灰意冷,云梦泽如此之大,想要找到奇花异果,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黑夜中,他在杀戮中再前行了半里,原本已经打算放弃的他,突然发觉前方有一处地方泛起了白蒙蒙的光亮。

    没有犹豫,他立马向前靠去。

    前行数十步,杨妄已经能够看见发光的事物。

    “云纹果!”

    杨妄心里一喜。云纹果通体白色,因其上有云状纹路而得名,算不得绝顶妙药,但也有续骨生肌,延年益寿之妙用。

    有了这云纹果,杨玄至少能再活十年。

    不过很奇怪的是,听说云纹果叶却是剧毒之物。

    远处不时传来兽类凄厉的嚎叫,杨妄打足精神,环视四周,同时慢慢向云纹果移去,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他离云纹果就只有不到五步的距离了。

    突然,一声高昂的婴儿啼哭声在杨妄身边响起,杨妄汗毛倒竖,瞬间退开近十步。

    在他旁边的沼泽中,黑色的烂泥剧烈涌动着,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已经截在杨妄与云纹果之间。

    这怪物通体黑色,高达一丈,两个巨大的眼睛恍如红灯笼,叫声似婴儿啼哭。

    更古怪的是,它没有肉、骨、内脏,完全由一团黑水组成。

    “……水魑!”

    杨妄心里一寒。

    水魑是一种精怪,虽然不及一般妖兽凶残,但是以他目前的实力来说,也是极难对付。

    一般来说,这种精怪产生的概率要比妖兽低了无数倍,不说杨妄,连很多强者也毕生没见过一只精怪,更不用说精怪中比较罕见的水魑了。

    杨妄如果不是偶然间翻阅过《白泽图》,也不知道水魑这东西。

    不及多想,水魑的一足突然刷地一声伸长,凝成一条长达三丈的水鞭,狠狠朝杨妄抽来。

    杨妄蹬腿后退,躲过一鞭,但是却迎来了铺天盖地的鞭影。

    毫无疑问他没有一点正面对抗水魑的实力,连续闪过三道水鞭后,他就被抽中肩膀,巨大的力道几乎抽断他的骨骼,颠覆他的内脏,杨妄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半边的衣襟。

    视野一片模糊。

    更糟的是,刚被水魑抽中,他的右腿便被水魑的鞭子卷住,鞭子传来他无法抗拒的力量,将他拉往水魑。

    此时杨妄大脑已经一片混乱,但强烈的求生意志驱使着他强撑着自己的眼皮。

    很快他便撞在了水魑身上,水魑发出一声兴奋的啼叫,蠕动着身体,想要包裹住杨妄,但是此时杨妄已进入疯狂的状态,哪能让它如愿。

    他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双眼变得通红,因为他明白,他不但为自己而活,也是为他父亲而活。

    模糊间,杨妄看见上空晃动着两个红色的灯笼,他知道那是水魑的眼睛,也是它的弱点。杨妄奋力将手中短剑刺入水魑的眼睛,水魑惨叫一声,痛得全身收缩,杨妄被勒得吐血,手中的短剑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杨妄眼睛充血,暴喝一声,一记炎阳重拳卷起熊熊的火焰砸在水魑的眼睛上,水魑最后一只眼睛爆炸开来,艳红的液体淋了杨妄一脸。

    水魑自然惨叫连连,此时它已经包裹住了杨妄大半个身体,它吃痛之下,用力更大,杨妄的身体被挤压得变形。

    但它疯狂杨妄比它更疯狂,他疯狂嘶吼着,一拳一拳砸在水魑的身体上,虽然力量方面不会对水魑造成什么伤害,但是炎阳真经那一股灼热的热量,却是水魑的催命符。

    谁都不知道,云梦泽的边缘,正上演着这样惨烈的生死之战。

    终于,嘶吼声与惨叫声渐渐结束,杨妄倒在地上,已经被水魑挤压的几乎看不出曾经是个人。

    水魑则化成了一潭真正的水,形成了一个黑色水泊,而一团烂肉般杨妄,正躺在着水泊中间。

    突然,一块黑色的小木牌竟然从杨妄怀中钻出来,正是他父亲送他的玄字吊坠。

    这黑色吊坠非常诡异地在半空中移动,然后嵌入杨妄裸露在外的脊椎顶端,渐渐地融了进去。融入之处的骨骼上慢慢地,竟浮现出一个黑色的玄字来。

    接着,一股黑色的气流从这个玄字中出现,很快的就把杨妄整副身体包裹了起来,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大茧,同时,地上那滩水魑形成的黑水也渐渐收缩,被吸进大茧之中。

    破晓时分,杨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除了衣服破烂得不成样子外,几乎完好无损,他一下就懵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水魑呢?水魑呢?云纹果……”

    他回头一看,竟然发现云纹果好好竟长在那里,发着白蒙蒙的光亮。

    “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妄心里乱作一团,不过手却没有停着,将云纹果妥善的保存好后,他顺便也摘取了一片云纹果叶,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在这期间,他发现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其一:他体内真气全失,实力退回了淬体第六境。全县大比近在眼前,这对他来说无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其二:玄字吊坠不见了。

    这个吊坠是父亲送他的最重要的东西,他不允许自己遗失掉它。

    杨妄慌乱中在周围找了大半个时辰,却仍然没有找到玄字吊坠,倒是把自己的短剑找到了。

    他记得自己用这把短剑刺中了水魑的一只眼睛,但是,水魑呢?

    这众多的未知让杨妄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他决定先把云纹果让父亲服下,父亲的命,才是重中之重。

    走不到一刻钟,一潭泥水引起了杨妄的注意。

    其实并不是因为那泥水有什么,而是杨妄看见水后,他突然有一种很古怪的冲动,也可以说是一种自信。

    他伸出手,心念一动,整只手臂骤然间就变成液态……

    再心念一动,手臂就伸长了好几倍,变成水魑独有的黑色水鞭……

    他再心念一动,整个人化成了一团黑色液体……

    杨妄要疯了。

    ……

    兄弟姐妹们,恭喜挺过了漫长的第一章,后面开始精彩。

    这水魑的身体,到底会赋予杨妄怎样惊天动地的天赋呢?脊椎上黑色的玄字,又有什么秘密呢?

    请关注风青阳新书《玄帝》。

    还是那句话,有水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天下。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