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信仰

    约三个时辰,杨妄回到了白泽县。

    他变成了水魑那样的怪物,但又不全是,因为只要他不想变化,他就是一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人。

    但如果他想变化,那些经过淬体的皮、筋、肉、骨、血、内脏就会在顷刻间化成黑色的水团,甚至可以变换成任何模样。

    这个事实犹如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他身上。任谁变成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心里也不会好受。

    “二少爷!”

    听到有人喊,杨妄定睛一看,原来是护院司马风。

    司马风年约四十,身材魁梧,模样俊朗,听说年轻时候也在外面闯荡,被人断了一臂,只得沦落到为杨家看家护院的地步,也是个可怜人。

    杨家也算是白泽县大家族之一,家主杨青,功力通玄,杨妄的父亲杨玄排行第二,与杨青同父同母。

    老三则是杨云,老四老五年轻时候就与人争斗被杀,杨妄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老六,即是杨妄六叔,名杨帆,天生体弱,不能修炼,但颇有商才,杨家的生意,倒是大半由他把持。

    杨青大儿子杨鼎今年二十四,是踏入真龙境第二重,打通商阳脉的人物,杨妄十七岁,在诸位堂兄堂弟间排行第二,其余几房的兄弟年龄也在十六七岁之间,但皆不成才。

    杨妄这一房只有他父子二人,六叔杨帆年幼时经常受到杨玄的照顾,兄弟情谊颇深,两人便共同住一大院中,杨玄生活多有不便,杨妄不在的时候,多是杨帆在照顾。

    司马风便是杨帆在外请来的护院,一身真气已经冲破了少商脉、商阳脉、少泽脉,稳定在真龙境第三重,因为他缺了一臂,战斗力自然有所下降,不过仍远远强于一天前的杨妄,更不用说现在的他了。

    司马风为人豪爽大方,不拘小节,但此时,他却是表情沉重。

    杨妄心里一紧。

    “二少爷,我已经找了你一夜了……”

    “发生什么事?”杨妄话里很平静,但心里却在颤抖。

    “嗯……”司马风一脸悲痛,“二老爷他,昨晚已经……去了。”

    叮的一声,杨妄手中的短剑掉在了地上。

    司马风还没回过神,杨妄已经失去了踪影。

    司马风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喊出来,他慢慢蹲下身,将杨妄的短剑收起来,脸上沉重的表情慢慢散去了……

    ………………

    砰地一声,杨妄撞开了大门,直接向里面冲去。

    他整颗心都在抽搐。

    “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的!……”

    他心里疯狂地念着,他刚得到云纹果,父亲眼看着就可以延年益寿,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父亲就去了呢?

    推开门,灵堂已摆设好,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下面是一口棺材,尚未封盖。

    棺材前面是香炉,上面已经插了不少香。

    轰的一声,杨妄的天空倒塌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他的坚持,他的拼搏,全部化成了泡影。

    他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向杨玄躺着的地方走去,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绕过香炉,他停在了棺材旁边。

    黄色的符纸铺得整整齐齐,杨玄就躺在这些符纸中央,二十五年的病魔折腾得他瘦骨嶙峋,明明才四十几岁,看起来却老迈得像七十老翁。

    这老翁至死脖子上都挂着一条银色的链子,那是杨玄将玄字吊坠送给杨妄的时候,杨妄回送他的礼物,同时也是杨妄对他的承诺。

    这就是他的父亲杨玄,年轻的时候叱咤风云,热血而善良,却得到了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灵堂里低低的抽泣声如蚂蚁般爬进了杨妄的耳朵。

    他忍住暴躁的,想要杀人的情绪,低吼道:“不要哭了!”

    众人看到他通红的双眼,就知道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就是信仰坍塌的结果。

    杨玄就是他的信仰,他这十几年来做的所有努力,全都是为了向杨玄证明,他的儿子能为他实现他的梦,但现在就算实现了,他看得到吗?

    “……二哥。”

    一双胖胖的小手突然抓住了杨妄的手,此时的杨妄就像是一个烈性的炸药,极易被引爆。

    他突然一声吼叫,那抓他的手竟然连人都被甩了出去。

    是小孩的哭声冰冻了他的暴戾。

    他就像是骤然间落到了冰窟,全身发冷,那刚要被他甩开的小孩又被他抓了回来。

    这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小袄,手上串着两个银晃晃的钢环,脸胖胖的,十分可爱。

    不过此时却哭得满面梨花。

    “小梨儿……”杨妄这才仿佛被拉回这个世界一般。

    他轻轻地将小姑娘抱起,暴戾的情绪完全消去,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悲伤。

    小梨儿是杨帆的大女儿,杨帆育有两子一女,两个儿子今年才三岁,不懂人事,只有小梨儿知道平时疼他的二伯去世了,自然哭得很伤心。

    “小梨儿乖。”杨妄平时也非常疼这个小丫头,此时看到她满脸泪水,心里的悲伤就更深了几分。

    不过他性格要强,才不会在众人面前哭出来。

    “别太伤心……”杨帆也是双眼红肿,他转过头看着杨玄苍老的脸,说:“妄儿,死亡,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这些年来他承受了这么多的折磨,无非是想看着你长大成才,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他离去的也不算早……”

    “就是没让他看到我大比夺冠,娶妻生子。”杨妄咬咬嘴唇。

    “够了,够了,妄儿,看到你平安长大,他已经很满足了。你没做过父亲你不明白,对一个父亲来说,子女平平安安一辈子才是最重要的,扬名立万倒在其次。”杨帆叹了叹气,说道。

    杨妄一愣,细细思考着杨帆的话。

    兴许他说的真不错,杨玄平时对他严厉,给了他很多压力,但无非也是为了让他有自保的实力,可以平安度日。

    不过他刚拼死夺来云纹果,父亲却没有熬过这最后一刻,心里落差确实太大,他几乎无法承受。

    “六叔,昨晚我在云梦泽得到了云纹果……正赶回来。”

    杨帆愣了愣,随即苦笑道:“二哥一辈子命苦,没想到死前还被命摆了一道,天道不公啊。”

    杨妄硬咽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丧礼继续进行,杨妄跪在一旁,望着杨玄的棺木出神,上香的人陆陆续续地经过他,突然,他的肩膀被按住了。

    一位穿着淡青色长袍的中年人站在他跟前,中年人身材修长,脸色白净,留着半尺长须,颇有出尘之感。

    此人正是杨家家主,杨妄的大伯杨青。

    “妄儿,节哀顺变!”

    杨玄与他大哥不和,这是总所周知的事情,杨妄也从来没给过他大伯好脸色。

    兄弟去世,杨青身为杨家家主,无论和杨玄有何芥蒂,都得在外人面前做足样子,和杨妄说了一句节哀顺变后,他便忙着接待前来吊唁的人。

    杨青刚走,杨妄的三叔杨云便走上前来。

    杨云一切唯杨青马首是瞻,杨妄自然也不喜欢他。

    “妄儿,二哥早早离去,今后可要加倍努力,莫要辜负二哥的期望了!”

    杨云人高马大,声如洪钟,这句得体的话倒让半个灵堂的人听见。

    杨妄冷冷地看着他,果不其然,杨云突然低下声音,声音阴沉却带着一些嘲讽:“妄儿,你怎么就退回淬体境了呢,我原本因为你是个天才,没想到是个废物啊……”

    说完,看都不看杨妄,杨云便立马离开了。

    “三叔!”

    杨妄突然站起来,叫住了杨云。

    灵堂安静,杨妄一声叫嚷自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杨云停了下来,目无表情地盯着杨妄,说:“什么事?”

    “父亲去世,我自然会加倍努力,不过三叔你也该好好督促你的好儿子们,免得在县里大比丢了你的脸,丢了你的脸不怎么样,就是别丢了杨家的脸!”

    杨云脸色一下黑了大半。

    杨青走了过来,平静地道:“妄儿不会因悲痛而忘了修炼,这是好事,老三,你儿子也确实得好好督促督促,平儿前天已经进入淬体境第六境了吧?这是好事,好事。”

    “屁的好事。”

    杨妄嘀咕一声,回过头,没有再去理这两人。

    他的目光落在杨玄那比杨青苍老十倍的脸上,心底又涌起了浓浓的苦涩。

    …………

    新书急求鲜花收藏。

    别看我是个新人,其实已经扑街过几次了,这次准备充足,发书就签约,大家顶顶。

    负责任的说,这是一本好书,也是一本爽文,以本人挺拔的rp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