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大火轮

    杨妄回去后,略微清洗了下,杨帆已经在他房间等候了。

    “六叔。”

    “嗯。”杨帆抬起头来打量着他,微微一笑:“你精神状态还不错,我还担心你会一蹶不振呢。”

    “不会。”杨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为杨帆沏了一壶茶。

    杨帆喝了一口,才道:“听他们说你退回淬体境了,怎么回事?”

    “我在云梦泽夺取云纹果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古怪的事情,醒来后真气尽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杨帆叹了一口气,说:“那这次大比,你要夺冠就麻烦了。再等五年的话,又怕你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期。”

    杨妄也是心里一沉,旋即说:“叔,别看我实力倒退了一层,林家、李家、公孙家、百里家这几个真龙境一重的家伙我还是能够拼上一阵的,不过麻烦的是杨鼎,他是真龙境第二重,我要胜他,恐怕真没可能……若我还在真龙境,我倒有胜他的把握。”

    杨鼎就是杨青的长子,十九岁时他已经参加过一次县里大比,不过才得了个前四,今年二十四,刚好没超出大比的限定年龄范围。

    “杨鼎这几年异常努力,这次大比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他自然会拼尽全力,不过妄儿,今年你最大的对手却不是杨鼎。”

    “谁?”杨妄一愣。

    “林寒涧。”

    “林家的?怎么没听过?”

    杨帆哈哈一笑,说:“你还真健忘,忘记了吗?你七岁的时候,把林家二少爷打的头破血流那件事吗?那个林家二少,就是林寒涧。八岁的时候他被林家老四带去云龙城,这次回来,可是已经有真龙境第三重的实力。听说这次大比冠军会被送入四海国两大宗派之一的玄武宫,所以他就回来和你们抢这个名额了。”

    杨妄听到后,沉默了下去。

    真龙境第三重,冲破了少泽脉,就算是全盛时候的他,也毫无战胜的可能。

    不过,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

    “二哥,为什么二伯老是躺在床上呢?他很喜欢睡觉吗?……我也很喜欢睡觉,但是我睡懒觉的话,娘就会打我屁股……”

    小孩子没什么心思。小梨儿一看见杨妄脸色没有几天前那样紧绷着,就以为杨妄完全从杨玄逝去的悲伤中解脱出来,便大胆地去问她一直很费解的问题。

    “二哥二哥,二伯真的是大伯的弟弟吗?为什么二伯看起来比大伯老呢?”

    “对了,娘说二伯生病了,所以二伯看起来比大伯老,所以二伯老是喜欢躺在床上。”小丫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杨妄真拿她没办法,只好任由她胡言乱语。

    他自己却一句话也不说,急得小梨儿团团转。

    “二哥二哥,娘说二伯讨厌大伯,是吗?”

    “别乱说。根本没这一回事。”杨妄无奈地捏了捏她的胖脸,恐吓她。

    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总挂在嘴上,终究不大好。

    “不对啊!”小梨儿歪着脑袋,“那为什么每次大伯来我们这里,二伯就对他说‘滚出去’呢?二伯那时候好吓人啊……”

    小丫头想了半天,突然灵光一闪,说:“我知道二伯为什么讨厌大伯了,首先呢,大伯怕比二伯老,所以他就让二伯生病,然后二伯就老了,所以他就讨厌大伯!哈哈,二哥二哥,我是不是很聪明呢?”

    杨妄敲了两下她的头,说:“你聪明个屁,我爹生病是因为……”

    说到这里他就没说下去了,因为杨玄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中了奇毒。

    这可不关杨青的事。

    当年那一次县里大比进行到最后决战,原本几乎被所有人认为绝对是冠军的杨玄突然中毒,沦为废人。

    凶手是谁,大家心里有数。

    当时另一冠军候选人是林家中人,林家是白泽县第一世家。

    杨家老大爷一直想寻找证据,为杨玄报仇,但却一直苦无头绪.

    杨家老爷子一死,这事就不了了之。

    不过,在这个时候,杨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令他自己都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想法:杨玄为什么看见杨青就好像遇到有血海深仇的敌人那样?

    会不会当年向他下药的不是林家人,而是他的亲兄弟杨青?!

    想到这里,他惊出一身冷汗。

    正巧这时,前院突然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杨妄听出是杨青他们来找他。

    不过刚才那个想法牢牢地占据着他的脑海,他越想忘记,就会越去想,甚至还回忆起一系列的事件,来证明那个想法的可能性。

    小梨儿当然拉着他的手跟了过来,不过当看到对面杀气腾腾的一群人时,小梨儿吓了一跳,找到她娘后,连忙躲到她后面去。

    杨帆回头对他妻子说:“带小梨儿进去吧。”

    虽然万般不愿,小梨儿还是被她娘带入里屋。丫鬟仆人们也连忙躲到别处,偷偷看着。

    杨青,杨云,甚至连一直闭关修炼的杨鼎都在。

    再加上一些旁系的叔叔伯伯,倒也声势浩大。

    杨鼎虽是杨青的儿子,但身材魁梧,脸色黝黑,一双眼睛冷厉有神,充满杀伐之气,倒更像杨云。

    最近县里大比将近,杨妄打伤杨天和杨平,说不好听点就是毁了他们的前程。不过谁都明白杨天和杨平要想在大比夺冠,那就简直比登天还难了。

    看着杨青变得铁青的脸,杨妄却根本没去想他打伤弟弟们的事情。

    那个突来的想法仍然盘踞在他脑中,此时他看杨青的目光,不仅仅是以前那种不顺眼,还带着一种跃跃欲试的仇恨。

    而如果他的想法真的成立的话,那就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了!

    “杨妄!你好顽劣的性子!你两个弟弟不过是挡住你的路,你竟然就这样将他们打伤,你眼里还有兄弟情谊吗!还有杨家家法的存在吗!”

    杨云声音洪亮,短短几句话就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杨帆更是眉头一皱,脸色开始泛白。

    这就是下马之威了,若是杨妄其他几个堂兄弟,被杨云这一吼自然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杨妄不会,他从来就不归这个三叔管,也从来没有怕过他。

    “三叔何出此言?”杨妄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杨天和杨平出言不逊,我身为兄长,教训他们乃天经地义之事,何来藐视家法之说?”

    “混账!你倒说说,他们如何就出言不逊了?”杨云铜铃般的眼珠盯着杨妄,一股股怒气从中散发出来,一旁的丫鬟仆人吓得心惊胆战,动都不敢动。

    杨妄冷然一笑,道:“这我倒忘记了,莫非三叔被人辱骂后,会去记得他人的侮辱之语,日日背诵不成吗?”

    他虽然在与杨云针锋相对,眼睛却是不时扫过杨青。

    若是平时,他自认自己是晚辈,也会稍稍给杨青杨云面子,但是自从脑中有了那想法之后,他却越发大胆起来,恨不得马上看清两人的真面目。

    “闭嘴!”突地一声暴喝,一个黑影从杨青旁边窜起,猛然向杨妄冲来。

    杨妄知道那是谁——除了杨鼎,还会有谁?

    要说杨妄在今天之前真正的讨厌的人,这杨鼎绝对榜上有名,因为他从未把杨妄当作杨家人看,并且屡屡出言辱骂。

    事实上杨妄本来就并非是真正的杨家人。

    他是杨玄卧床近八年后才收的养子,当时他还是个刚出世不久的婴儿,衣服上就绣着一个单名“妄”字,没有姓,但却有出生日期。

    杨妄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杨家人,他只要自己是杨玄的儿子就行了。

    他们不是真正的父子,但是胜过真正的父子。

    杨鼎不当他是杨家人,他倒无所谓,但他屡屡用难听的言语辱骂杨妄,就不是杨妄能忍受的了。

    “杨妄,你这个杂种!你还真当自己是个角色,看我今天不一拳砸死你!”

    杨鼎人未来声先到,对他,杨妄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注意。

    县里大比终究还是得和杨鼎对战,此时摸摸他的底,也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这也是杨妄计算好的,杨鼎就是个大脑简单,脾气暴躁的莽货,不用激他,稍微与杨云等斗个嘴,他就会立马冲上来了。

    杨鼎的手臂比杨妄粗大一倍,体内更有两脉的真气流动,硬碰的话,十个杨妄都不是对手。

    但战斗这事,不是力气大就一定能赢的。精怪水魑那么厉害还是死在杨妄手中,换做杨鼎去对付水魑,怕不到几个呼吸就血肉无存了。

    轰得一声,杨鼎双腿踏在杨妄刚才立足之处,而杨妄却退开两步,扭腰,就像个陀螺般旋身,反身一腿向杨鼎脑门扫去,强大的腿劲拉起了呼呼的风声。

    杨鼎单臂抵挡,啪地一声,鞋板砸在他手臂上。

    不过杨妄出腿时有刻意在地上撩了一下,鞋板上沾的沙土倒是撒得杨鼎灰头土脸。

    杨鼎大怒,反手就要揽住杨妄的腿,但杨妄哪能让他如愿,在击中他的那一刻,杨妄已经抽腿急退了。

    “杂种!你十七岁踏入真龙境,我倒还有些钦佩你,不过如今你退回淬体境,在我面前连鸟都不是!淬体境?哈哈,那你就不用去县里大比丢脸了,给我乖乖躺在家里吧!”

    杨鼎怒吼一声,蹬腿,起跳,整个人忽地化作一个巨大的火轮向杨妄撞来。

    杨鼎修习的也是炎阳真经,此时使用的武战技是他拿手的大火轮,大火轮威力巨大,但是相对于炎阳重拳来说,却不免显得笨拙,同时消耗的真气也多。

    大火轮起,一股热浪便向杨妄席卷而来……

    …………

    家族里杀机重重,杨妄该怎么生存,同时狠踩别人呢?

    下一章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