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试探

    杨青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场战斗。

    他身为一家之主,杨鼎不经过他的同意便贸然动武,而且还是同族中的争斗,本来他应该喝止才对。但是从他此时的态度,看来是默许了。

    杨妄自然注意到他的态度,心里冷冷一笑,暗道:“你也想摸摸我的底?”

    他的修为退回淬体境,按理说应该会变弱许多,但从方才打杨天杨平的事情看来,他的战斗力还是蛮强的。

    大火轮声势浩大,杨妄身为杨家之人,对这一杨家武战技,虽未正式修习,但也了解的很透彻,知道它的一些不足之处与破解之法。

    以他的实力,正面对撞纯粹是找死。

    杨鼎进,杨妄退。

    大火轮滚动起来自然奇快无比,远超杨妄的速度,但杨妄也不需拉开距离。

    他是直接朝一面墙撞去的,身后风火呼啸,杨妄心里却挺冷静。

    杨鼎是他的假想敌,所以他也思考过很多次如今日这般对付杨鼎大火轮的方法,此时施展开来,倒是轻车熟路。

    上墙,蹬腿,杨妄刷的一声倒回,反向杨鼎撞去。

    不过在墙上时他已经错开一个角度,此刻并不是与大火轮对撞,而是稍微偏向火轮的侧面。

    三十六路散花踢法!

    这是杨玄十二岁时创造的腿法,当时他没有晋级真龙境,所以这腿法完全是靠肉体力量来施展的。

    杨玄是个绝世天才,甚至远远超过杨妄。

    这三十六路散花踢法招招凌厉,只要踢开第一路就能一气呵成踢成三十六路,每一路又有数个变化,一招得手,攻势就如狂风暴雨。

    杨妄之前能在淬体境打败无敌手,也是依靠这散花踢法!

    三十六路散花踢法,最大的特点是快而散,散却有序。

    杨妄与大火轮在空中对撞,第一腿便抽在大火轮的侧面,随后踢法展开,就如一朵花散开一般,到处都是腿影,满耳具是砰砰的声音。

    大火轮原本声势浩大,但经过杨妄从侧面的数十下磨打之后,旋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杨鼎的身影隐约可见,这一下几乎是变成两人在半空中交手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两人保持着高频率的交手向地面落去。

    杨鼎苦修十余年,战斗力远超他弟弟杨天,虽然大火轮差不多已被杨妄破解,但他的实力还是摆在那里。

    杨妄腿快,但是却不能给杨鼎造成伤害,但是要是杨妄挨他一拳的话……

    战斗结束在落地的这一刻。

    杨青突然大吼:“够了!”

    没想到平时仙风道骨的他吼起来声音比杨云还要恐怖。这一下吼叫直震的旁边的树叶都在猛烈摇晃。

    杨妄一脚落地,全身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左腿就像鞭子般刷的一声抽在杨鼎的脑门上,不过支撑的右腿接着挨了杨鼎一脚,杨妄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其实要是杨妄还在真龙境的话,这一下他已经胜了。

    他的腿是先击中杨鼎的,若是他真气仍在,杨鼎铁定得受重伤,哪还有力气再送杨妄一脚?

    “妄儿!”杨帆看着这激烈的打斗,本来心里就紧绷着一根弦,此时见杨妄倒地,脸色一变。

    “杂种,不堪一击!”

    杨鼎吐了一口口水,浑然不知自己脑门上印着一个鞋印有多滑稽。

    “谁不堪一击?真龙境二重对淬体境六重,你不觉得羞耻吗?”

    杨妄冷笑一声,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脸色如常,右腿也像没有受过伤一般。

    杨帆上前和杨妄站在一起,看到他真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别看杨妄表面上平静,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杨鼎的攻击力比他强数十倍,正面击中他,为什么他不会受伤?

    原因是,在杨鼎击中他的那一刻,他本能般的把右腿化成了一团黑水,把杨鼎的力道卸去了一大半!

    因为穿着长裤,所以谁都看不到他这个秘密。

    他想起了水魑,他的拳力打在它身上的时候,水魑晃动几下就卸去了他的力道。

    杨妄心里一喜:这不就相当于一个小小的不死之身吗?

    不过又念及自己变成这样的怪物,他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杨妄能这样站起来,自然引得杨青一行人的惊讶,尤其是杨鼎,他可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劲。

    按道理来讲,受了他这一击的杨妄必定会县里大比结束都不能爬起来的,没想到他竟然没事一般。

    惊讶之下,竟忘了回应杨妄的话。

    杨青也疑惑地扫了杨妄一眼,没什么发现,就冷声道:“杨妄,殴打族弟,本应执行家法,但念你即将参与县里大比,故特地网开一面,跪下,向诸位长辈认个错,就赦免你的罪过。”

    杨青说话低沉冰冷,自有他的威严。

    杨妄一愣,旋即笑道:“我没错,何须认错?”

    看到杨青,杨妄就想到杨玄苍老的脸,不由得心里一盆怒火。

    当年的事情他也没把握说是杨青干的,但是他看到杨青一脸道貌岸然,就感到非常厌恶。

    杨青脸色阴沉了下来:“殴打族弟,证据确凿,顶撞长辈,目无家法,莫非这还不是错吗!是不是等你屠杀同胞,那才算是错!”

    “家主言重了……”杨妄已经不称他为大伯,而是家主了。

    杨妄此刻心里突然很紧张起来,因为他想做一个实验,那就是试探!

    试试能不能从杨青的话中,他的表情动作中,推测他是不是当年的下毒之人。

    看到杨青,杨妄想起杨玄看杨青时那种仇恨的眼神,再想到杨青是杨玄亲大哥,下药自然极为方便。

    所以,杨青的嫌疑桑非常大。

    在和杨青对话中试探,自然非常危险。

    但为了杨玄,杨妄连命都可以豁出去,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所以,他要激怒杨青,使他失去理智,然后,才方便从杨青口中套出话来。

    杨妄深吸一口气,冷然道:“家主明鉴,我殴打族弟,纯粹是因为其父母管教无方!我顶撞长辈,只因长辈两眼昏花,善恶不分!”

    这句话就太严重了。矛头已经直接指向到场的所有长辈,尤其是,杨妄殴打的是杨平和杨天,这就无异于杨妄直接指着杨青和杨云的鼻子骂他们两个了。

    “竖子胆敢妄言!!”

    杨青旁边一些旁系的叔伯们炸开了锅,若不是杨青未发话,他们就上来乱拳揍死杨妄这个忤逆子了。

    杨青沉默了一阵,怒极反笑:“杨妄,你胆子倒挺大,那今天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杨文,杨厄,执行家法!”

    “我来!”杨云脾气暴躁,早已被杨妄气得怒发冲冠,此时哪里还忍得住,顿时用一头猛虎般盯着杨妄,一步步向他走来。

    “小心些,别弄死了,老二刚去呢……”杨青在杨云的耳边轻轻地说。

    杨云森然一笑:“放心,我有分寸,不过他这辈子就得像老二一般,废了……”

    杨妄表面平静,全身的神经却崩得紧紧,他已经决定豁出去了。

    这个时候他并不是不怕,家法严酷,杨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给他搭上非死即残。

    不过杨妄是留有后招的。

    今天只要他小心一些,不但能逃过大难,或许也能从杨青的话中推测出一二。

    杨帆挡在了杨妄的前面,这倒是杨妄始料未及的。

    杨帆不能习武,一直在众兄弟间地位特殊,其实他本没什么地位,但是却因为卓越的商才,一举跃居杨家的风云人物。

    说到底,整个杨家都是他在养活呢。

    “想动他,过我这一关。”杨帆声音很平淡,但这二十余年商海纵横,自然也养成了一股威势。

    “老六,你疯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杨云舔舔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帆。

    “我倒要知道,怎么就没我说话的份?老三,你要是有种的话呢,就把我杀了,然后就领着杨家子弟去喝西北风去。西北风可不大好喝,你媳妇喜欢燕窝鲍鱼,你出去给人做打手,不知道能买上几碗燕窝,几条鲍鱼?”

    杨帆向来说话幽默,但道理极深,杨妄自然就喜欢他。

    此时见他拦在身前,自然内心感动。

    杨云一时被反驳的哑口无言,他本来就是粗人,打打杀杀倒在行,说话斗嘴却不如杨帆了。

    不过相对来说,他倒比杨鼎更懂得一些利害关系。

    杨家产业从杨帆接手前的破败到他接手后的蒸蒸日上,无不说明着杨帆在杨家的重要作用。

    杨鼎被杨妄踢了一腿,此时正郁闷,见到六叔为杨妄说话,上前就吼:“杨帆,你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莫非真以为杨家没了你就得垮吗?”

    他一心修炼,自觉拳头最大道理最大,所以杨家长辈,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六叔杨帆了。

    杨鼎话一出,杨青就脸色一变。

    杨妄果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朗声道:“杨鼎,你好大的胆子,长辈的姓名是你可以直呼的吗?族中长辈是你可以辱骂的吗?家主,你可要明察秋毫,杨鼎侮辱长辈,趾高气昂,当执行家法,以儆效尤!”

    “大哥,杨鼎侮辱于我,称我为废物,可寒了老六我这二十多年来兢兢业业,为杨家奔波劳累的心,情节严重,更甚杨妄,大哥可要扪心自问,慎重考虑,莫要落了个偏私的罪名,传了出去,败坏的不只是你的名声,更是杨家数百口人的名声!”

    杨帆脸色冷然,直直与杨青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