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人丹

    众人皆沉默了下来,只待杨青反应。

    但杨青却一言不发,阴冷地看着杨妄杨帆。平日的杨青温文儒雅,但此刻眼神却犹如毒蛇一般,叫人心底发凉。

    直到过了半晌,多数人已经承受不了这阴沉的气氛。杨青才慢慢道:“老六,给我一个不动他的理由。”

    杨帆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方才面对杨青的目光,他不是修炼之人,能抵挡这么久,就算他心志坚定。

    杨青的心思甚难猜透,杨帆做了杨青这么多年的兄弟,也一直把握不住杨青这个人。刚才他还真怕杨青一怒之下会把他和杨妄干掉。

    此时见他这样说,就知道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杨帆回头看看杨妄,再对杨青道:“二哥尸骨未寒,请大哥手下留情!”

    “好!”杨青不等杨帆说完,就转身离去。

    众人见杨青都走了,只要灰溜溜跟过去。杨云和杨鼎倒是对杨帆叔侄二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

    “等等!”杨妄突然大声喊。

    今日要是让杨青走掉,要验证心里的猜想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那个向杨玄下药的人,是杨妄这辈子最痛恨的人。

    当杨妄很小的时候第一次看见父亲躲在被子里偷偷流泪的时候,他就发誓,他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将他千刀万剐。

    所以,他很急,他甚至没有一点忍耐的意思。

    他恨不得现在就确认杨青就是那个混蛋,恨不得马上就杀死他,哪里还去管自己的生死?

    “小畜生,你是想死想到不耐烦了是吧!”

    杨鼎猛然回头,他紧紧握着拳头,手臂上、脖子上青筋暴起,看起来像是他身上缠了众多的毒蛇。

    “小畜生?杨鼎,若我是小畜生的话,你不就是一个大畜生?那么你父亲杨青,不就是一个天大的畜生?”杨妄突然朗声大笑,然后把目光移向杨青,“杨青!收起你家主的架子吧,你在别的地方可以作威作福,但在这里你就是一坨屎!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手下留情!”

    如果这样杨青还不怒的话,那真是没天理了。

    杨妄的计划其实很简单,让杨青发怒,甚至怒得失去理智,他再乘机责问他是不是当年的下毒之人。

    杨青被突然问这问题,若他真是凶手,那么他自然会在露出一些马脚,比如说震惊,比如说瞳孔扩大。

    当然他也可能没有这些反应,不过这并不与杨妄的脱身方法矛盾。

    不论杨青是不是当年的凶手,他都一口咬定杨青是,这样杨青再杀他的话,就不免有杀人灭口的嫌疑,传出去的话,他苦苦维持数十年的名声就全毁了。

    若杨青不是凶手,确实是对他不大公平,但杨妄一切都是为了杨玄,杨青这一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方法实在太过凶险,意外也实在太多。

    若是杨妄说的每一句话没有把握好那个度,或者说把握不住杨青的情绪,他都有可能身亡,但是为了杨玄,尽管惊险之极,他也豁出去了。

    最多,他把自己变成水魑的模样,相信也可以利用他们一时的震惊逃离的。

    这是大脑的战斗,比拳脚战斗更危险,每一个小小的偏差,都会令他丧命。

    一群人鸦雀无声,杨帆的脸色也骤然变得惨白,他傻傻看着杨妄,不知道平时聪明的他怎么会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胡话。

    杨青白净的脸刷的一声,黑了。

    他慢慢转过身,目光就像是两根锥子,刺得杨妄浑身不舒服。

    杨青是真龙境第六重的人物,六脉俱通,只差一点儿就能结成人丹,此时一怒,旁边数人都被震开。

    他体内六条真龙般的真气卷着火焰猛窜,惊人的热浪开始在这个院子里席卷开来。

    此等侮辱,若是传了出去,那他就真的不用做人了。

    “杨妄!你,必死!”

    杨青一声暴喝,杨妄感觉脑袋像是被锤子捶中,嗡嗡作响。

    杨帆和一些躲着偷看的丫鬟仆人们更是不堪,齐齐喷出一口鲜血,面无人色。

    杨青一步步向杨妄走去,每踏一步,杨妄都感觉犹如一块大石压在他身上。

    时候到了。

    杨妄猛然抬起头,血红的双眼,看起来像嗜血的凶兽,凄厉地怒吼:“杨青,你对我父亲做的还不过多吗?如今他尸骨未寒,你就跑来这里撒野,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杨青瞳孔猛然扩大……

    杨妄这话别人听不懂,但假如杨青真是凶手的话,他必定明白杨妄在说什么。

    杨妄自然看到杨青这一刻的眼神,里面透露出一丝慌乱,但是,马上就消失了。

    不过,这就足够了,杨妄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在心底怒吼:“是他!很有可能是他!就算不是亲手,也铁定和他脱不了关系!!”

    杨青眼中凶光一闪,猛然加快脚步,向杨妄杀去。

    杨妄也压抑住紧张、兴奋、仇恨等心情,正要吼出最后一句:“杨青,当年那令我父亲沦为废人的毒药,就是你下的吧!你这是想杀人灭口吗?!”

    但是他还没说,杨青便被一个老人截住了。

    杨妄记得这个老人是他二爷爷,并不常在杨家大院出没。

    杨妄这十七年来也是见过他数次而已,不过,这老头却是杨家现今的第一强者,相传已结成人丹,成就金丹境。

    并且还拥有强大的传承神通。

    传承神通不一定强于真武战技,但却珍贵非凡,甚至匪夷所思。

    杨妄的心思向来转得极快,刚才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大家不懂只有杨青懂,那半句话也让杨青露出了马脚,剩下半句话纯粹是保命的。

    但看到这个老人来,杨妄就知道自己的命已经保住了。

    并不是老人与杨妄有啥关系,而是因为,他竟然截住了杨青,截住了一族之长,自然是要保杨妄了。

    这一下,原本要吼出杨青就是凶手的杨妄,突然急中生智,改口叫道:“……我父亲卧病在床,你非但没有寻药救他,反而每次气得他吐血,若不是你,我父亲怎么早早去世?要我说来,你就是害死我父亲的罪魁祸首!”

    这样说的话,虽然语气重了点,但却没有扯到当年那件事,也是可以接到前半句去的。

    杨妄刚刚丧父,有了这句话后,他今日情绪激动,屡屡口出妄言,也有一个比较妥当的解释了。

    这句话就给杨青造成一个假象:杨妄并不知道他的下药之事,方才一句‘你对我父亲做的还不够多’,也是他自己理解错误而已。

    这样一来,杨青自然对杨妄杀意稍减。

    短短不到半刻钟,次次在死亡边缘徘徊,此时终于圆满完成。

    杨妄被吓得一声冷汗,其中惊险之处,除了杨妄,外人哪里知道?

    他们都当杨妄刚刚丧父,情绪激动,这才胡言乱语而已。

    接下来,就看二老太爷和杨青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说起来杨妄此时仍然没有脱离凶险,杨青乃一家之主,虽然念及杨妄丧父,“心智错乱”,但是杨青终究是有大身份的人,代表着杨家的脸面,若就这样被杨妄侮辱,不免令为人笑话。

    杨青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眼前面无表情的老人抓住时,脸色一变。

    他明白他二叔的为人,寡言少语,但是却极其固执,他认定的事情,天塌下来也改变不了。

    杨青脸色稍缓,道:“二叔,杨妄口出狂言,辱及侄儿,若不严惩,贻笑大方,侄儿名声不足虑,但是杨家的名声,侄儿却不得不维护。”

    二老爷子满头银丝,目光炯炯,他看了杨青一阵,杨青活了四十多年,也免不了心惊胆战。

    二老爷子轻轻地说了一句:“杨青,适可而止。”

    然后就走了,除了杨青,谁也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

    但这句话对杨青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面无表情站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妄也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听到二老爷子说了什么。

    过了一阵,杨青才看了看杨妄,目光连连变化。

    杨妄心里也是一沉,他不知道他最后那句话有没有起到效果,若杨青是下药之人,而刚才自己又没有蒙混过去的话,杨青固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杀他,但是在这年代,杀人可是有很多方式的。

    最后,杨青这才道:“杨妄,若在县里大比没有取得冠军,你就滚出杨家吧。”

    逐出家门,不能认祖归宗,这算是很严厉的惩罚了。

    “正合我意。”杨妄冷笑道,不过只有杨帆听到他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