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司马风

    入夜,玩闹一天的小梨儿业已睡下。

    方才杨帆说:“妄儿,叔不知道你今日这些做法有何用意,叔只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好好保住自己的命,对于你父亲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杨帆睡下后,杨妄就躺在屋顶上来。

    此时天色昏暗,乌云密布,一股沉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天地。

    虫儿不响,鸟儿不叫,一片死寂。

    杨妄心情也极为烦闷。

    今天也算是惊心动魄的一天,县里大比将近,本来这几天他应该好好修炼的,没想到因为小梨儿无心的话,引出了一系列的事件。

    杨青就是下药之人?他的亲兄弟?

    杨妄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同时,也感到愤怒和悲哀,悲哀的是杨玄,愤怒的是杨青。

    杨青仅仅一个神态还说明不了什么。

    杨妄必须让他露出更多的马脚,甚至让他自己承认,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

    杨妄坐了起来,喃喃道:“杨青,若你真是那丧尽天良之人,我必令你死无葬身之地!”

    已经很晚,杨妄不得不起身回房。

    突然,他看到司马风往后院偷偷摸摸移去。

    后院乃六叔女眷住处,司马风平时为人正派,去后院做甚么?

    心疑之下,杨妄闭住呼吸,跟着司马风的脚步走。

    他倒不是不相信司马风的为人,只是他举止太过怪异,杨妄才不得不生疑而已。

    天色昏暗,司马风却轻车熟路,很快就潜入了后院之中。

    杨妄从小就在这院子跑上跑下,自然也非常熟悉。

    两人一前一后,不过相差二十余步的距离。

    司马风修为比杨妄深厚得多,就算缺了一臂,也不影响他的警觉。

    所以杨妄不敢靠他太近。

    司马风钻进了一处假山之中。

    杨妄上前几步,就听到女子的喘息声,他心里疑惑,凝神一听,就听到司马风说:“瑜儿,几日不见,哥哥可想死你了……瞧,你这一对小兔儿又大了,还不是你哥哥的功劳啊……”

    接着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讨厌!死相……啊,轻点,轻点……”

    杨妄顿时冷汗连连。

    这司马风平时看见女人都目不斜视,得道高僧一般,却不想夜晚竟在此处偷情,偷的还是之前一直服侍杨妄父亲杨玄的丫鬟瑜儿。

    瑜儿本来是六叔正房李氏的丫鬟,因为心灵手巧,一年前被杨帆派去服侍杨玄。

    虽然和杨妄很近,但杨妄却和她并不熟络。

    印象中的瑜儿倒挺乖巧,平时服侍杨玄也挺周到,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大胆的人儿。

    一些大户人家有严格的家规家法,签了卖身契的丫鬟是没有人身自由的,更不用说私自出嫁了。

    不过杨帆待人宽厚,若是两人真是真心诚意在一起,杨帆也不会阻止。

    不过两人没请示过杨帆就来这里偷情,被人发现终究名声不好。

    杨妄倒也不是爱管这鸟事的人,此刻差点打扰别人的好事,他已经够汗颜的了。

    他心里暗暗想:“这司马风功力深厚,却不想是个脸薄之人,也罢,明日我就向六叔提提,也算帮他一把。”

    他只认为司马风脸薄,不敢向杨帆要瑜儿,其他便没有去想了。

    杨妄举腿欲走,没想到却听到这样的对话。

    “司马哥哥,你说我们还是快些逃离这杨家吧,那天的事虽然没被人发现,但奴家心里却老不踏实……你不知道,听姐妹说,今日家主对二少爷发飙,单单一吼,杨六爷就被震得吐血了……这杨家高手如云,若那日之事败露,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啊……轻些……”

    杨妄听到这里已经觉得不对劲了,那日的事,到底是什么事?

    莫非这两人还做过什么歹事不成?

    又想到六叔一家都是普通人,心里顿时一冷。

    “瑜儿别怕……那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非你不说,又有何人能知道呢?你看,在杨家我们虽然连见面都这么辛苦,但这两年来,你我配合,至少也捞来三十万两银子吧?再在杨家呆一年,那我们下半辈子岂不是只用坐着享尽荣华富贵?嘿嘿……”

    杨妄又是一愣,没想到司马风一表人才,看似正大光明,瑜儿平日乖巧听话,没想到都是这等偷鸡摸狗之人。

    这种人留在杨家终究是个祸害,杨妄今个儿无论说什么,也要将他们赶出去了。

    不过又念及司马风实力高强,怕他反扑,就决定明日再与杨帆商量解决。

    不过司马风又说话了:“瑜儿,你可真胆小,杨家老二已经入地七天了,莫非他还能跳出来指着我说,是我杀死了他不成?哈哈……不过这杨家老二可真是个吝啬鬼,不就是拿他个银链子吗?……”

    刹那间,杨妄脑袋一片空白。

    “司马风——!!!”

    血流奔涌,大脑瞬间变得火热。

    “你可知道,那条银链子,是他唯一的儿子这辈子送给他的唯一的礼物!”

    “你可知道,那条银链子,是他唯一的儿子对他一生的承诺!”

    司马风不顾自己的衣衫不整,慌忙回过身。

    在假山的外面,一身黑色的杨妄站在那里,双目充血。

    看到这眼神,司马风怀疑这不是杨妄,而是太古凶兽。

    “啊……”瑜儿一声尖叫,吓得面无人色。

    司马风真龙境第三重?当司马风说出那句话后,这已经不重要了。

    就算他是金丹境,杨妄也会走出来杀死他,千刀万剐。

    他一直相信杨玄是病死的,因为本来杨玄就时日不多。

    但是重要的是,杨妄当时带回了云纹果,有了云纹果,尽管杨玄病重,却能如正常人一般好好的活个五年十年。

    但是,司马风只为一己贪念,轻易就毁掉了杨妄从小到大的努力。

    他无数次出生入死,无不是为了找到能救杨玄的灵丹妙药,没想到的是……

    血海深仇,莫过于此吧。

    这让杨妄如何能不疯狂。如何不想喝司马风的血,吃他的肉?

    马上的,他就进入了比白天更暴乱的状态,他的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

    两人的对视只发生在一刹那之间,司马风虽然被杨妄吓得心惊胆战,但是他自恃比杨妄高上三重的实力,心里倒没有怕过他。

    他是怕杨家其他人出现,杨青,杨云,还有许许多多人,他司马风如何是对手?

    若是其他人赶到,那他真是必死无疑了。

    虽然已断一臂,司马风的实力也未受多大影响,假山里空间狭窄,他立马如猎豹般猛然向杨妄狂窜而去。

    杨妄嘴角闪过一丝狞笑,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癫狂的状态,莫说是司马风,就是杨青他也不会后退一步。

    假山内部空间很小,司马风向外窜,杨妄向里冲,两人瞬间就撞在一起。

    杨妄猛然杀起三十六路散花踢法。

    此处空间狭小,司马风顿时感觉到铺天盖地都是杨妄的腿影,不过他浸淫武道数十年,也不会被这小阵势吓住。

    暴喝,出拳!

    一股旋转的气劲猛然撞进杨妄的腿影中,这气劲并不精妙,但胜在是武战技。

    司马风是真龙境三重,真气强大可见一斑,这一招旋风魔拳一下便扰乱了杨妄的进攻套路。

    司马风虽断一臂,但真气比杨鼎更雄厚一重,整体比杨鼎更难对付一些。

    杨妄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没有退路。

    天色昏黑,杨妄的视野远没有拥有真气的司马风亮,两人一打斗,杨妄顿时落在下风。

    尽管在此之前,他手臂的万斤巨力连连击中司马风两次,但是这种打击对司马风来说不过是皮外之伤而已。

    杨妄战斗天赋极其出众,若两人境界相同的话,司马风必定不是他对手。

    时间不够,司马风开始着急了。

    不过他手上可丝毫不含糊,手臂断后,他练了一种腿上的武战技,名为泰山倒挂。

    此时施展开来,长腿就像一座山岳般砸向杨妄。

    杨妄虽有双手抵挡,但远远抵抗不了这巨大的力道。

    司马风的腿将他整个人劈在假山上,轰得一声,假山倒塌,杨妄的胸膛直接被劈得凹进入了一大块!

    “如此,必死无疑!”司马风心急,眼见杨妄必死,马上便回头,拉住差不多吓傻的瑜儿,急道:“快跟我跑!”

    却没想瑜儿却看着他的后背,双目圆瞪,脸色惨白,吓傻了一般。

    司马风只道她心情紧张,自然惊吓过度。没想太多。

    他正要拉着瑜儿跑,却没想到,无数条冰冷的、手臂粗细的黑色鞭子瞬间将他缠紧,巨大的力道勒得他全身剧痛,他刚想挣扎,一把短剑就刺进他的眉心,从后脑处穿出来,鲜红的血液,乳白的脑浆,渐渐从剑身上,混杂着滴下来……

    呼的一声,水鞭全部收回,司马风的尸体直挺挺摔倒在地。

    瑜儿浑身颤抖的望着黑暗中的假山外,杨妄一步一步走进来,然后,慢慢抽出司马风头上的短剑……

    瑜儿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外面燃起了无数的火把,把黑夜照得与白天一样。

    数十个护院的武士急匆匆的聚合,杂乱的声音响彻着整个杨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