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陵园

    杨妄一路拖着司马风的尸体向家族陵园走去,他低着头,脸色冰冷的可怕。

    许多护院武士跟在他身后,可是谁也不敢上去触他的眉头。

    司马风头上被开了两个孔,红白混杂的粘稠液体不断流出,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线。

    后面的护院武士看着这一幕,差点没吐出来。

    二少爷为什么会杀死护院头儿司马风?

    这是大家现在的疑问,不过现在杨家主事人都没出来,也轮不到他们说话。

    司马风平时为人慷慨大方,倒博得众护院的爱戴,此时见他竟然如此凄惨,心里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杨家陵园其实还在杨家大院的范围内,杨家人敬祖,杨老大爷在的时候曾经大修过一次杨家陵园。

    此时的杨家陵园恢弘浩大,规模当数白泽县陵园之最。

    陵园是先祖的安息之地,自然禁止外人打扰,先祖英灵胜于一切,就连杨家本族众人,也只能在重要时节进入陵园祭奠亡灵。

    但是杨妄哪管这个。

    司马风已死,大仇得报,但是这也得让杨玄看见。

    他此番将司马风拖去杨家陵园,就是为了用这尸体祭奠亡父。

    今晚之事闹得动静颇大,很快整个杨家都变得一团乱哄哄的。

    杨妄一杀死司马风就将他往陵园拖去,很多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人也马上跟了过来,这队伍倒是越来越大。

    当然,消息也很快就传到了杨青等一干人耳边。

    不过杨妄此时眼中充血,根本没有在乎自己后面到底跟了多少人。

    他刚大步走到陵园门口,几个守墓的守卫便马上拦了上来。

    毕竟杨妄自己来倒罢了,还拖了个死人来,这举动无疑是对先祖的大大不敬。

    要是放他进去,不说手上这份工作,就是这条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二少爷,你这是要?”

    这些守卫皆是淬体境四五重的高手,几个人堵在杨妄前面,倒是让他停住了脚步。

    杨妄一心想用司马风祭奠杨玄,原本心情就极为激动,甚至还带着一些疯狂,此时见有人拦路,眼神立刻便冷了几倍。

    几个守卫被杨妄的眼神一吓,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久前杨妄还是真龙境的高手,收拾他们就像对付小鸡似的。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众人念及杨妄仅仅是淬体境第六重,实力大幅下降,再加上后有家主杨青撑腰,底气便足了些。

    其中领头的守卫厉声道:“二少爷,陵园是杨家众位先祖安息之地,你带了一具尸体,莫非想进去不成?……啊,司马风?!”

    这守卫一认清司马风的面容,立马吓了一跳。

    司马风在杨家,尤其在护院守卫之中名气不小,杨家谁人不知断臂司马风有真龙境第三重的实力?

    但是此时见他竟然变成了一具尸体,自然大为震惊。

    他们用震惊的眼神掠过杨妄,心里暗道:莫非这司马风是杨二少爷杀的不成?

    但随即便摇摇头,淬体境第六重杀死真龙境第三重?开什么玩笑。这不等于三岁小孩杀死了三十岁的壮汉吗?

    那谁敢在杨家杀死司马风?

    司马风正气凛然,究竟所犯何罪,落了这个被一剑穿头的下场?

    同是护院一流的人物,几个守卫顿时心里一冷。

    杨妄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只是冷哼一声,便要径直穿过这几人,进入杨家陵园。

    领头的守卫顿时心里一惊,连忙拦住杨妄,道:“二少爷留步!没有老爷的令渝,谁也不能在这时候进入陵园。”

    叮的一声,杨妄抽出绑在大腿的短剑,抵在这守卫的喉咙上。

    这短剑没有擦过,上面皆是司马风的红白之物,此时便一一滴下,落在这守卫的衣衫之中。

    众人看到这短剑,再想起司马风头顶上的创口,顿时心里一个激灵。

    事实摆在面前,穿透司马风头颅的短剑,必定就是杨妄手中这一把了。

    领头的守卫被吓得一动不动,他被杨妄凶兽般的眼神直直盯着,吓得全身发毛。

    看杨妄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要是司马风就是杨妄杀的,他还真信了。

    杨妄不与他们纠缠,收起短剑,一手扯着司马风的腿,然后向陵园拖去。

    没想到刚走几步,后面便传来一声暴喝:“杨妄!”

    是杨青的声音,杨妄心底顿时升起滔天的怒意。

    杨玄浑噩半生,杨青脱不了干系,但他却没有丝毫羞愧的意思,屡屡压迫于他。

    莫非此时,连用司马风的尸体祭奠杨玄,他也要阻止,耍耍家主的威风不成?

    天上铅云压得更低,隐隐有风雷之声在天地间响动。

    杨妄回过头,果然看见杨青、杨云一干人等正站在他身后,一群人皆脸色铁青,场面极其壮观。

    “还真是阴魂不散!”

    杨妄心中冷笑,昂起头看着杨青,没有丝毫迫于下的威压之下的意思。

    这十七年来,他不怕天不怕地,更不用说杨青了。

    杨青虽然有轻易致他于死地的实力,但是杨妄并不怕死,他所怕的,仅有父亲杨玄一道失望的目光而已。

    “杨妄,你杀死护院司马风,到底所谓何事?今天要是你不交代清楚,那就休怪我无情了!杨家是有规矩的家族,却容不得你这孽子恣意妄为,为非作歹!二弟已然离世,你若是作恶多端不知悔改,我倒要替他好好教训你,免得你让杨家名声扫地!”

    他一说杨玄,杨妄就愤怒得像就要爆炸的炸药。

    一想到杨青极有可能就是毁了杨玄一辈子的人,他心里便涌起熊熊的怒火,让他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杨妄嗤笑一声,道:“替我爹教训我?你说得倒好听,杨家现在谁人不知早晨发生之事?我打了你儿子,你这做父亲的就马上为他出头,意图除去我这杨家的败类,若不是我六叔和二爷爷维护,我怕是早就死在你手上了吧?那里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作恶多端不知悔改?我怎么作恶了?怕是你急于除掉我,就想用言语激怒我,好让我再犯一次目无尊长的罪吧?哈哈,杨青,你倒是了解我,我这人,就是受不得激!”

    杨妄无意间看到二老爷子就站在暗处,心里更加大胆起来。

    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在杨玄的坟前将司马风千刀万剐。神挡,弑神,魔挡,杀魔。

    “闭嘴。狗杂种!”

    “我杀了你!”

    闹哄哄的现场,这两声倒特别响亮。

    杨妄转头看去,原来是杨鼎和杨天两兄。

    他们刚赶来这里就听到杨妄的话,顿时气得头顶冒烟。

    就连刚被杨妄打得头缠绷带的杨天,此时也不乏血性,向杨妄杀来。

    杨天从小就崇拜父亲,对他来说,杨青就是神。

    此时听见自己心目中的神这样被杨妄亵渎,顿时就失去理智,动作反而比杨鼎还先了一步。

    杨妄还没来得及看杨青的脸色,但是他却明白,他肯定对自己是杀意滔天了。

    能把杨青逼到这种程度,尽管即将面临死的危机,他也不怕。

    更重要的是,自己还一定会死呢。

    上午那句保命的话还没说出来,此时人数众多,几乎大半的杨家的人都聚在这里,若是说出那话,杨青还敢杀他,那才真是没天理了。

    杨青敢这样背负一辈子的骂名吗?

    他不敢,一般的伪君子都不敢。

    再说,二老爷子还在暗处呆着呢,他救了杨妄一次,就会救第二次。

    杨妄虽然怒到极致,但是脑子依旧能够冷静的思考,此时他就是要利用眼前的大好形势,完成两样他自己制定的任务。

    其一,自然是用司马风尸体祭奠杨玄。

    其二,让杨青真正露出他的马脚。

    眼见杨天竟然先张牙舞爪冲向他,杨妄自然知道,这是一个大好的契机。

    他站着一动不动,冷眼看着一脸怒气的杨天,等到两人相距不到五步的距离的时候,杨妄突然放开司马风,猛然向杨天冲去。

    这时候杨鼎只在杨天身后三步的距离了。

    杨妄身穿黑衣,此时四周虽然灯火明亮,但是杨天依然看不清他的身影。

    他还没出拳,脖子已经被杨妄的胳膊狠狠勒住,一时间竟不能喘气,脸色煞白。

    毫无疑问,杨鼎知道自己弟弟不是杨妄的对手,更多是来保护杨天的。

    大概杨青他们没有立即拉回杨天,也是因为有杨鼎护着。

    杨妄一直很好地把握杨鼎的视线问题,他突然加速,突然制住杨天,这一切杨鼎都看不见,因为杨天的身体正挡在他前面。

    所以,当杨妄抱住杨天飞起一腿踢向杨鼎的时候,杨鼎躲避不及,脸上直直的挨了一脚。

    虽然受伤不大,但是极为丢脸。

    更重要的是,杨妄踢开他后立刻拖着杨天后退,同时,一把短剑就横在了杨天的脖子上。

    他内心极狠,还没有用杨天威胁别人,杨天的脖子就已经被割出一条血痕,鲜艳的血液丝丝渗透,和司马风的血液脑浆混在一起,看起来极为吓人。

    杨天则被吓傻了一般,过了一阵才发出一声痛叫。

    杨妄嫌他吵,一拳打中他肚子,才让他安静了下来,不过却是痛得在抽搐而已。

    “混蛋!放开他!不然你死定了!”

    杨鼎无缘无故被踢了一脚,爬起来就看到杨天已经被杨妄劫持了,顿时目眦尽裂。

    “站住!你信不信我捅死他?!”杨妄声音不高,但是冷意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