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祭奠

    杨鼎莽货一个,根本不懂利害,依然向两人冲来。

    杨妄二话不说,一剑刺在杨天的大腿上。

    杨天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对他来说,这是十七年来都没受过的痛。

    杨鼎终于被他惨叫吓住,生生止住脚步,他面色狰狞地对杨妄厉声吼道:“杨妄,我此生不杀你,誓不为人!”

    杨鼎比弟弟大了七岁,自然从小就疼爱这个弟弟。

    此时见他痛得如此凄惨,自然的,对杨妄的恨意,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此时的情况也让杨鼎心中慌乱,他回头看向父亲,却更是吓了一跳。

    杨青被杨妄讽刺后便一言不发,此时正森然看着杨妄,原本白净斯文的脸变得无比狰狞,一条条青筋暴起,就在毒蛇般在他脸上、脖子上、手上蠕动着。

    杨妄却没有看他,逼开杨鼎后,他猛然大吼:“杨云,你若再前进一步,休怪我废了这小子双腿,让他下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

    没错,杨云已经绕到他后面去,正准备一拳毙掉杨妄了。

    此时竟被发现,他立刻止住脚步。

    他大哥杨青对这个二儿子极为疼爱,若是他出了差池,今日就算杀了杨妄,怕也平息不了杨青的滔天之怒。

    杨妄说到“下辈子只能躺在床上”,自然就想到杨玄凄苦的一生,眼角竟不觉流出一滴泪水来。

    同时,对杨青的恨意,也到了前所未有之深。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两人的仇却是真正结下了。

    杨帆却在这个时候跑了过来,一眼看到杨妄竟然把剑都横在杨天脖子上,心顿时凉了一半。

    他急忙对杨青说:“大哥,丫鬟瑜儿说,二哥是司马风杀的,杨妄在无意中听到这事实,一怒之下便杀了司马风。今晚他所做之事,皆是心情激动使然,望大哥大人大量,再饶他一回!”

    杨帆根本不知道杨妄刚才做了什么,只是看杨青的脸色和惨叫着的杨天,他就知道今天这事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杨帆之言,在场的人看见杨妄疯狂的姿态,自然就信了大半。

    但是杨青却根本没有回应他,他一言不发,只是如野狼盯猎物般盯着杨妄。

    “杨妄,你到底想做什么!”杨云脸色凝重地说。

    杨妄的胆大远超过他的预料,虽然说两人站的立场相对,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杨妄的胆识心智远超过同代。

    就是杨鼎,除了有真龙境第二重的实力,其他也远不及杨妄。

    “很简单,我要用司马风的尸体,来祭奠我的父亲!”

    杨妄和杨云说话,但是眼睛却一刻也不离杨青。

    杨云是一头猛虎,而杨青,却是条杀人不眨眼的毒蛇。

    更多的时候,毒蛇比猛虎更可怕。

    “不可能,陵园乃先祖安息之地,岂容你带外人的死尸进去胡闹!”杨云毫不犹豫就说。

    杨妄却只看着杨青,道:“我祭奠完毕自然就放开杨天,司马风乃我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若不在父亲坟前将他千刀万剐,教我父亲如何瞑目?家主,你若是不答应,可别怪杨妄情绪激动之下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杨青却不回答,全身冰冷的杀意却使得周边的人纷纷退开,惟恐受到他的迁怒。

    杨妄咄咄逼人,莫说是一家之主,就是平常长辈也会按捺不住,出手杀人了。

    杨青没有回应,二老爷子却发话了。

    他站在暗处一动不动,但是已经有数人发现了他的存在,当然也包括杨青。

    杨青没有立马把杨妄杀掉,也是因为他在那里站着。

    白日二老爷子的一句话,杨青到现在还心惊胆战。

    二老爷子说:“你进去。”

    这是对杨妄说的。

    杨妄心中一喜,二老爷子竟然说出这话,自然就是要维护他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终究是好事。

    他这才把杨天扔向杨鼎,竟然二爷爷发话了,他还挟持着人质,未免太不成样子。

    “二叔!”杨青转过头看着二老爷子,一双眼睛都快冒出烟来,“杨妄目中无人,残忍暴戾,你却屡屡助他,如此,家族脸面何在?”

    老爷子却根本不去理他,继续对杨妄道:“进去。”

    杨妄哪里还有不把握机会的道理,他说了声“谢二爷爷”,便收起短剑,拖起司马风向陵园迈进。

    却不想杨青却突然怒吼:“二叔!我倒要问问你,你杨家还是我做主吗!”

    他的意思倒明显了,到底你是杨家之主,还是我是杨家之主?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你二老爷子不是杨家之主,有什么理由行家主之权力?

    听了这话,二老爷子脸上一冷,道:“这不是杨家谁做主的问题,而是……”他指了指自己的左胸,道:“是良心的问题。”

    杨青知道他话有所指,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此时杨妄早已趁机冲进陵园。

    杨妄能否进去祭奠,对杨青来说都是小事,是一句话的问题,但杨妄言辞狂妄,冒犯于他,这就不是他能够忍受的。

    其实对他来说,杨妄虽然能让他发怒,但说到底还不值得他花太多心思,主要是二老太爷的存在,让他不得不心惊胆战。

    二老太爷名为杨陵,是现今白泽县鼎鼎大名的人物,名头甚至盖过杨家家主杨青,主要因为杨陵是人丹境界的强者。

    杨青也是迫于杨陵的实力,才没有立刻向杨妄动手。

    不过杨青心胸狭窄,经过今晚之事,毫无疑问,杨妄成了他必杀之人。

    杀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就算有杨陵保护,杨妄也难以逃脱死的命运。

    “所有人,都回去!”杨陵突然道。

    杨陵是杨家的守护神般的人物,没人敢逆这他的意思。

    就连杨家二把手杨云,在杨陵一瞪之下也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杨天大腿受伤,也少不了他来稳定杨青正房的情绪,这些妇人要是闹起来,更加不好收拾。

    转眼间,便走剩杨青和杨陵两人。

    ………………

    轰隆一声,厚重的云层闪过一道紫色的电光,雨仍然没有下起来,空气却沉闷多了。

    这雨一下,恐怕就是个倾盆大雨。

    杨妄将司马风的尸体重重的摔在杨玄坟前。

    杨玄惊艳半生,凄苦半生,人生之大起大落,令人咋舌。

    杨妄跪在杨玄坟前,还未说话,却已泪如雨下。

    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何况养育之恩?

    慢慢举起手中短剑,杨妄声音哽咽:“父亲在上!今日妄儿杀死司马风,用这贼人尸体,祭奠父亲在天之灵!”

    “今日孩儿便将这贼人千刀万剐,以报父亲养育之恩!”

    “这一剑,报父亲给孩儿一日三餐!”

    手起刀落,杨妄的短剑划过司马风胸口,顿时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已经变得暗红色的血液慢慢涌动,顿时染红了司马风的衣衫。

    “这一剑,报父亲给孩儿四季衣裳!”

    这一剑捅进司马风腹部,绞烂了他的肠子。

    “这一剑,报父亲教孩儿分清善恶!”

    “这一剑,报父亲教孩儿明辨是非!

    “这一剑,报父亲对孩子谆谆教诲,让孩子习得一身武艺!”

    “这一剑,……”

    半晌过后,司马风已经体无完肤。

    暗红的血液喷到杨妄身上,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地狱里走出的恶魔。

    杨妄满脸泪水,猛然抱住杨玄的墓碑:“父亲,您对孩子的大恩大德,孩子这辈子都无法还清,今日杀死司马风,却也不够报答万分之一!今后我定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努力修炼,将来走出白泽县,走出四海国,甚至走出这玄黄大陆,您教与孩儿的梦,无论为你为我,孩儿都会去实现它!”

    突然,他目光一凝:“父亲,为何不告诉我当年的下毒之人是谁,您是受害者,必然心里有数,那杨青内心狠毒,若那丧尽天良的人是他,我必定如今日般将他拖到你坟前,让他死无全尸!”

    轰的一声,雷声大作。

    杨妄默默擦掉脸上的泪水,慢慢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