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淬毒

    决定了参加县里大比,杨妄不得不制定好计划。

    计划的目的很简单:在获得第一名的同时,避开杨青的追杀。

    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十分困难。

    首先要获得第一名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吞噬一元重水后,杨妄现在的实力相当于他还在真龙境第一重时,虽然没得施展炎阳重拳,但是普通攻击力却已经比那时候更强。

    以这个实力,对付杨鼎他还是有一些把握,但是林寒涧,杨妄却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他曾经打得林寒涧头破血流吗?

    他还真不记得有这回事。

    小小年纪能修炼到真龙境第三重,几乎是可以媲美杨玄的天才了。

    天才的话,总有一些他突出的地方,不会如杨天杨平这么好对付。

    杨妄能干掉真龙境第三重的司马云,那是因为水魑变身和下雨的缘故。

    县里大比,众目睽睽之下,若是他变身水魑,肯定还没比赛就给县里的老一辈干掉了。

    完全以人体的实力打败真龙境第三重,杨妄可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打过谁知道谁厉害。

    更重要的一点是,杨青。他就像是一个定时的炸弹,随时就会吞噬杨妄的性命。

    此次若是回去白泽县,铁定会与他对上,若是被他杀死,也不会显得意外。

    所以此时的白泽县不亚于云梦泽,皆是杀机四伏。

    杨妄为了救杨玄敢进入云梦泽,那这白泽县,他说什么也得回去闯一闯了。

    大庭广众之下,只要口齿伶俐,反应灵敏,杨青是杀不了他的。

    就怕无人的时候。

    杨妄决定只要在白泽县,就往人多的地方凑去,而夜晚只能回来白泽河这里了。

    有了这条河,杨青要杀他,那还真是难于上青天了。

    水魑分身是一个很有用的隐藏行迹的方法,只要杨妄把自己化小一些,变成一小滩水,在这下雨的天气谁能注意到他?

    一切就绪,只欠东风了。

    三天时间,杨妄就在河边熟悉这身体的力量,或者化成水魑,然后去控制这具奇妙的身体。

    在人形的时候,若想伸手,只要心念一动,就会伸手,水魑之身也是这样,若想某个部位凸起,心念一动,这个部位就会突起。

    人只能控制四肢,而水魑之身时,他的大脑特别活跃,控制上百条水鞭竟然也得心应手。

    不过杨妄想到蜈蚣就释然了,蜈蚣虽小,但也不是控制着数十条上百条腿?他会控制不过来吗?

    水魑之身只是比它更灵活更高级而已。

    七月十五日,县里大比正式开始。

    是日,天有小雨。

    不过就算是大雨,大比也照样进行。

    杨妄身上无非是一把短剑,一颗云纹果,一片剧毒的云纹果叶而已。

    云纹果不方便携带,他就藏在白泽河河底一个地方,当然,他有用一个宝盒将云纹果放好。

    至于云纹果叶,杨妄想了想,就把这果叶的剧毒淬到了匕首上,县里大比凶险异常,多一份狠辣,自然就多了一份保命的机会。

    不过淬毒以后杨妄又想到,他去白泽县和从白泽县回来的时候,自然不能以人形大摇大摆的行走。

    黄土坡上杳无人烟,说不定就给杨青干掉了,所以他必须化成水魑赶路,不过麻烦的是衣服。

    杨妄想在白泽县放一套衣服,白泽河里一套,这样一来便解决了衣服的问题,他也可以很好的逃命。

    不过这样一来短剑却没必要带去了,累赘。

    县里大比主要是比武,讲究点到即止,杨妄在短剑上没什么功夫,主要是用来杀人,所以没带短剑战斗力也不会怎么下降。

    这样一来这短剑倒只能放在白泽河了。

    七月十五号,小雨淅淅沥沥,天刚亮,杨妄就只身向白泽县赶去。

    今日虽然下雨,但是白泽县却热闹的很,万人空巷。

    此时还早,但已经有很多人向白泽县中心的演武擂台上赶去了,当然,他们是去占位置的。

    杨妄把自己的身体变得只有一尺高,走得又是小街小巷,一有人就马上化成一滩水,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混进一户商铺,这商铺恰好有成品的衣服出售,杨妄化成人形拿了一件衣襟上绣有两把小剑的黑色衣服。

    本来他是想随便拿一套衣物的,但是无意间看到手中这件衣物衣襟上的小剑确实绣的不错,很像他自己的短剑,这才选了这一件。

    拿了衣服,便立刻走人,他动作迅速,倒也瞒过了店家的眼睛。

    他不愿欠人,自然来时就有裹了银两过来,放在摆衣服的橱柜上,店家稍微注意就能发现。

    至于鞋子,不穿也可以。

    走出商铺,外面已经是热热闹闹的了。

    行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今年大比的几位突出角色。

    林寒涧自然是被提得最多的那位。

    多数人已经确认他必定是此届冠军,也有不少人认为杨鼎也有希望,其解释如下:

    “我倒觉得杨鼎少爷会是冠军,你看,杨鼎少爷人高马大,那个肌肉疙瘩,简直吓死人,林家二少爷是真龙境第三重没错,但是不但瘦弱,还斯斯文文的,怎么看也不是个会战斗的人啊……”

    “说得对,上次我看见杨鼎少爷,几个万斤的石锁,拿在手上玩一样,林家二少爷哪有那本事!”

    “这你们错了!都说你们没见识了,还不信,他们都是真龙境强者,斗的是真气,不是肌肉疙瘩,林家二少是真龙境第三重,真气足足比杨鼎少爷多了一倍不止呢!所以我觉得林家二少是冠军没错了!”

    “不会啊,其实我看林家大少、李家大少、公孙二少爷、百里大少爷都是真龙境强者呢,我父亲说,战斗不一定是境界高的人胜利,所以他们还是有机会的呢!不过那个杨家二少爷可就惨了,以前听说他挺厉害的,但是杨家二老爷一死,他修为就退回淬体境,这次怕是连第一场都斗不过去吧?”

    “这家伙还真是可怜,哈哈,听说他得罪了不少人,很多人都等着看他笑话呢……”

    这些人没完没了,杨妄还真是有点无语。

    从这些人话中,他就获得了一个信息,杨青并没有将他逃离杨家的事情公布出来。

    这种事情也不好公布。

    不过这样更好,他参加县里大比,恰好给杨青一个惊喜。

    他没有让别人认出自己,在极为靠近演武擂台的地方找一家客栈,要了一个房间。

    此时距离大比开始还有一个时辰,他吃了些早饭,便闭目养神起来。

    一个时辰眨眼过去,外面已经人山人海了。

    杨妄出去后,此时大家倒是认出他来,不过却都摆着同情的样子,觉得这家伙第一场铁定就要悲剧了。

    淬体境第六重?这次大比选出的六十四人四分之三都是淬体境第六重以上。

    大比中六十四人中,在年龄规定范围内,只要修为达到淬体境第六重就自动获得一个名额。

    这次大比淬体境第六重以上有四十五人,剩下的十九个名额是上百个淬体境第五重的青年武者进行预赛选拔出来,预赛在两个月前就举行了。

    因为这大比只需要选出冠军,所以采取晋级对战的模式,若是几场比赛中都赢,那自然就是冠军,但只要输掉一场,就会淘汰出局。

    演武擂台上人山人海,这第一天共有三十二场对战,所以场面也极其壮观。

    杨妄一眼就看到了主席位上的杨青和杨云,也看到选手中的杨鼎、杨天和杨平,不过因为人太多,他们都没有看到杨妄。

    杨妄平时孤傲,县里年轻一辈认识的人很少,一般认识的都被他揍过,就连几个真龙境的“天才”也一样,所以别人都觉得杨妄树敌太多,这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至少几个真龙境的家伙就恨不得狠狠羞辱他一顿。

    杨妄还是真龙境的时候,他们不是杨妄的对手,但是杨妄掉落淬体境,他们就不客气了。

    旁边几个参赛者认识杨妄,却也没人和他说话,大家就等着看他笑话呢。

    对战需要抽签,杨妄抽到的号码是五十八,那他的对手就是五十七号了。

    大比的擂台有八个,所以对战是分四批进行的,杨妄恰好是最后一批。

    若是快些,半个时辰就能等到,若是慢一些,怕是要等一个时辰了。

    没兴致去看那些对战,杨妄就找个角落坐了下来。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旁边的参赛者一一上场,身边的人也渐渐减少。

    围成一团的杨鼎、杨平、杨天在第一批就上去,他们知道杨妄不会来,所以也没刻意去寻找,竟然一直没有看到杨妄在场。

    杨天大腿上被杨妄捅了一刀,不知道能不能过第一战?

    很快,六十四人便剩下十六人,一目了然,几个家伙围在了杨妄的旁边,领头的一个,是林家大少爷,天才林寒涧的哥哥林凌云。

    他剑眉高鼻,一表人才。

    半年前,两人都还是淬体境的时候,林凌云就给杨妄修理过一次,自然对他恨之入骨。

    “杨妄,听说你父亲去世了?听说你退回淬体境了?别太伤心,哈哈,人生多有不如意之事,或许远不止这一些呢?到时候你哭也哭不来啊,不知道你几号?你不会就是那个倒霉的五十八号吧?”

    他是五十七号,但是找遍了其他十四人,都没有五十八号的,毫无疑问杨妄就是那个五十八号。

    终于有报仇的机会,他怎么不兴奋呢?

    杨妄突然站起来,吓得林凌云后退几步。

    杨妄给他的阴影太大,他见杨妄突然站起来,还以为他恼羞成怒要攻击呢,顿时吓了一跳。

    不过等他反应过来后顿时羞怒无比,杨妄不过是个淬体境第六重的弱者,自己为什么要怕他?

    这简直是耻辱,于是心里对杨妄的恨意又多了一分,恨不得马上将杨妄千刀万剐。

    杨妄见他胆小,讥讽一笑,道:“胆小鬼,吓破胆了?本来还想下手轻点,别让你像上次那样跪地求饶,丢了你老爹的面子呢,这次不同,这是大庭广众之下,你再跪我的话你老爹会要我的命的,哈哈……别怪我,我会下重手的……”

    “你……”心底的伤痕被杨妄扯出来,林凌云气得要疯了。但此时,外面突然传来——

    “最后一批,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