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飓风龙卷

    天是灰色的,细细的雨帘,让视线模模糊糊。

    几天的暴雨,坑坑洼洼的地上满是积水。

    这个重要的时刻,多数人是不打伞的。

    本来就人山人海,每人再拿起一把伞的话,演武擂台这里就不够站了。

    玄黄大陆,武风盛行,平常百姓都能习上几手。邻里之间好勇斗狠,并不罕见。

    县里大比,这算是白泽县最巅峰的武学盛事,民众对它的态度自然是狂热的。

    此时,人山人海,喊声震天。

    小雨迷蒙,众人都已湿身,犹如落水狗。

    唯有部分胆大的姑娘家敢来这里,她们撑着伞儿,遮住了身子,才不至于出丑。

    不过,暗中轻薄姑娘的泼皮,也是有不少的。

    这些姑娘们娇柔的声音,倒是给场中对战的青年哥儿极大的激励,他们个个眼睛血红,努力拼斗。

    就算得不到大比冠军,得到姑娘们的芳心,那也是大大的胜利啊。

    世家子弟们自然不能如这些平民一般,他们坐在高高的茶楼上,近距离的观赏着比斗,品香茗,聊着天儿,对场中人物指指点点。

    白泽县几大家主作为公证人,自然坐在离演武擂台最近的地方,此时杨青正微笑着与旁边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大汉聊着天。

    这时候,第四批已经陆陆续续进场。

    “林兄,寒涧这孩儿真有出息啊,年轻轻轻的,就已经有如此成就,前程无量,前程无量!白泽县……远不是他的舞台!”

    “杨兄过奖了,寒涧就是运气好,有高人指点,再说鼎儿也不错啊,成熟稳重,能为家族分忧,远不是我儿能够相比的……”

    “哈哈,林兄莫要说笑,鼎儿年已二十有四,这次若不能胜,以后倒是要永远留在白泽县了,不过这也好,我年已渐老,将来的杨家,还是要靠鼎儿撑起来,鼎儿性格莽撞,去了外面也是得吃人亏,倒不如在白泽县……对了,林兄,你大儿子凌云,就在这第四批吧?凌云踏入真龙境,这第一战却是稳过了,不像我家天儿……”

    “天儿似乎大腿受伤,却是怎么一回事?”

    杨青一滞,突然想起杨妄来,心中顿时一片杀意,不过他乃老油条一个,怎会将这些情绪摆在脸上呢?

    林晋元突然想起几天前从杨家传出的种种关于杨妄的事情,马上就想到杨天的腿伤,立刻便想通了缘由。

    不过这些话是不能在杨青面前提起的,林晋元立刻打个哈哈,转移话题,他指着陆续进场的第四批人,道:“云儿进场了,他的对手是谁呢?”

    第四批出来的人这时候已经走上了各自的擂台,杨青顺着林晋元的目光看去,突然,他眼睛圆瞪!

    杨妄上台后,顿时感觉到一道火辣的目光注视着他,他抬头看向四十步外的茶楼,果然,杨青在冷冷地盯着他。

    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

    杨妄知道他眼神中包含的意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林晋元倒是听说了杨妄屡屡羞辱杨青,最后神秘消失的消息,他以为杨妄已经被杨青干掉了,却没想到此时仍然大摇大摆的上台,甚至不把杨青放在眼里。

    对于这个昔日天才杨玄的儿子,他顿时高看了一分。

    不过就算他知道这事,也只能装做不知道,这事太伤杨青面子。

    他虽然心里冷笑,但也不能提出来,折煞杨青的面子。

    “哦?原来是杨妄,听说杨妄修为退回淬体境了,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林晋元仿佛没看到杨青难看的脸色,注视着场中道。

    杨青这才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瞬间变脸,略微有些心痛的说:“妄儿孝顺,为我二弟寻找续命药进入云梦泽,回来却已经这样了,我问他,他却不想说……这孩子倒是非常可怜,小小年纪便无父无母,又真气尽失……”

    林晋元心中冷笑一声,但是脸上却是微笑着说:“当年杨玄惊才艳艳,杨妄也应该不差,虽然云儿是真龙境,对上杨妄怕也不能稳胜。”

    杨青想起司马风的死,虽然不知道杨妄是怎么杀死司马风的,但是肯定有些实力。

    杨天也是淬体境第六重,真打起来竟然不是杨妄的一合之敌,所以杨妄今日若是能够胜过林凌云,他也一点儿也不惊讶,能把他逼到这种程度的人,能简单吗?

    不过他嘴上却说:“那怎么可能,真龙境和淬体境乃天壤之别,妄儿是能胜凌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哈哈,都要开始了,我们两个老家伙看着便是了,江山代有才人出,这白泽县,还得看这些年轻人啊!”

    林晋元不置可否,笑了。

    在他们下面一层,杨帆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妄儿啊妄儿,你怎么这么冲动呢?二叔好不容易让你逃出白泽县,你却又回来!唉,平时你都聪明理智,怎么二哥去后,你就完全变了个样呢!杨青做梦都想置你于死地,这该如何是好?”

    “爹爹,爹爹!二哥!我看到二哥!你不是说二哥出去打坏人,不来大比了吗?怎么又来了呢?爹爹,你骗我是不是?你是存心不想我看二哥打坏人是不是?哎呀我要告诉娘,让她捏你耳朵,让你睡地板!”

    小梨儿古灵精怪,哪里知杨帆心里苦闷,一看到杨妄出场,他就马上责怪杨帆,一双小拳头直捶着杨帆胸口。

    不过杨妄马上就要开始了,她才懒得理杨帆,对着杨妄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喊:“二哥二哥,加油!快打坏人!快,打得他认不出老娘!”

    外面声音嘈杂,杨妄根本听不见小梨儿喊什么。

    不过他却看到杨帆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他给了杨帆一个放心的眼神,但杨帆如何能放心?

    这时候,比斗正式开始了。

    林凌云不动。

    “怎么不动?害怕了?”杨妄戏谑地说。

    “害怕?怎么可能?”林凌云眼露凶光,“杨妄,我要等他们打完,等全场都把目光集中在这个擂台上时,我才堂堂正正地打败你!你敢吗?”

    “你自己想要把脸再丢大一些,我也无所谓。”

    “大话谁都会说!淬体境第六重?哈哈,真是可笑!”

    “你现在这小人得志的蠢样,那才是真正的好笑。”

    “你……杨妄,你听着,我会揍得你跪地求饶的!”

    “去年你也这么说,但后来哪个狗娘养的跪下去了?”

    “我……我……我要杀了你!”

    为了避免没开打就把对方气死,杨妄识趣的闭上了嘴。

    他们两一动不动,倒是已经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了。

    “怎么不动啊?林家大少,你不是真龙境强者吗?快在一个呼吸间击倒他啊!”

    “是啊,快动手啊,干净利落地干掉他啊!”

    有个姑娘听不下去了,道:“什么一个呼吸啊,杨家少爷也是很厉害的好不?若不是他真气尽失,林大少还真不是他对手呢!”

    男人们哈哈地笑起来。

    “妇道人家,知道个屁,真龙境强者再弱,也是淬体境第六重的十倍,杨妄还能打败比他强十倍的人不成?你能不能打赢我啊,哈哈……”

    一个泼皮乘机狂笑:“床上就能赢,小娘们腰身一挺,屁股一扭,立刻吸的你精尽人亡!”

    那姑娘被说得满脸铁青,直欲流泪,身边几个姐妹顿时看不下去,插着腰狂骂这些臭男人,本来他们也是觉得林家大少稳赢的,这下反而支撑杨妄了。

    若是杨妄能挣一口气打败林凌云,她们也就出了一口气。

    底下闹剧,杨妄自然不去理,不过现在最后七场已经渐渐结束,剩下他这个擂台还没动手。

    底下议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不过大多人都在猜杨妄明知不敌,不敢出手,林家大少却是猫玩耗子,准备戏弄他呢。

    再过片刻,两人身上已经挂满了近三万人六万道目光,大比第一战,转眼就剩下最后一场对战了。

    台下人干脆吼叫起来。

    “林凌云,揍他!”

    “林凌云,快,打败他!”

    “林凌云!”

    支持杨妄的也有少数,但白泽县男人尊敬强者,林凌云在他们心目中比较强,杨妄的声音就逐渐被取代了。

    于是,三万人一起呼喊林凌云,几乎震得擂台都在发抖。

    “废物!开始吧!我就让你看看!真龙境与淬体境的差距!”

    林凌云怒吼一声,身边立刻狂风呼啸,吹得他的衣衫猎猎作响,长发扬起。风度翩翩,恍如绝世战神!

    “让你看看我们林家的武战技——飓风龙卷!”

    林凌云向杨妄冲去,小雨迷蒙,细小的雨滴在风的作用下加速旋转,也变成了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是吗?”杨妄冷然一笑。

    场外,众人呼喊“林凌云”,吼声依旧震天。

    在场外观众的眼中,林凌云声势浩大的攻击杨妄,杨妄猛然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林凌云身边。

    接下来,就是他们下巴集体掉在地上的一幕。

    轰得一声,杨妄第一脚正中林凌云腹部,林凌云惨嚎一声,喷血飞退。

    杨妄追上去,一脚把他劈在地上,再轰得一声,林凌云就不再动了。

    结束了。

    方圆上千的广场突然就鸦雀无声,很多人都还滑稽地保持着喊“林凌云”的嘴型,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搞什么?酝酿了这么久,这就没了?

    一个声音特别的突兀,是小梨儿的。

    “二哥二哥,踢他的头!快,打得他老娘都认不出他来!快,踢他头,断子绝孙,断子绝孙!”

    最后四个字杨妄没教过她,不知道哪里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