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林寒涧

    回到白泽河,杨妄日夜潜修。

    他感到凝练真气的时候差不多要来了。

    事实上他已经冲破了少商脉,只待真气衍生,化为神龙,盘踞少商脉,就能很快就进入真龙境第一重,修炼真武战技。

    三天后,大比第二战。

    此战共有一十六场,胜出的十六人将进入大比第三战。

    天远远没亮,杨妄就来到了大比旁的那间客栈,他上次的衣物还留在这里,不过是放在客栈的橱柜里而已。

    这个房间,杨妄已经付了一个月的钱,客栈掌柜自然不会发现他人不在,就把房间撤掉。

    杨妄没有马上就显出人形,等待了半个时辰,天已大亮,外面人声鼎沸,他才化成人形,穿上衣物。

    他没有呆在房间里,而是在外面点了几个小菜,一壶小酒,慢悠悠地吃着。

    相比于三日之前,他现在的名气倒大了许多,多数人已经觉得他的实力只在林寒涧和杨鼎之下了。

    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你说那个杨妄厉害?切,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林家大少那日发挥失常,恰好给他捡了个便宜罢了,其他的真龙境强者,杨妄哪有实力去击败他们?奇迹发生一次还可能,但是有可能连连发生吗?要我说……啊,杨妄!”

    说话的是一个贼头鼠目的汉子,他在客栈里口若悬河,高谈阔论,一不小心看到杨妄竟然就在旁边喝酒,自然吓了一跳。

    他灰溜溜地坐了下去,不敢再发一言。

    客栈人多,很快位置就给人坐满了。

    这客栈靠近演武擂台,多数人在这里急匆匆吃些小食,便去占位置去了。

    但是也没人靠近杨妄。

    杨妄平日寡言少语,多数人都觉得他乃冷酷凶残之人,所以没人敢去撞他这铁板。

    除了另一块铁板。

    杨鼎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三天前和他一起的两个人,杨平和杨天都在第一战中就灰溜溜地回家了。

    所以现在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

    “回来送死?”杨鼎一脸凶光,“我已经和我爹爹说了,让我在擂台上光明正大的打败你,杀了你。”

    “哦?”杨妄流露出讥讽之笑,“那我不是还得感谢你不成?感谢你是个十足的蠢货?你那畜生爹爹怕是没有答应你吧?他恨我入骨,恨不得马上杀了我,那能听你这蠢货的蠢话?”

    “杨妄!”杨鼎一手拍在桌子上,好好的一张桌子就散架了。

    桌上的杯盘纷纷落地,砸得粉碎。

    客栈里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到这里来,一脸震惊。

    兄弟不和?自相残杀?大多数人脑中都是这个念头。

    “你今天的对手,最好不要是我,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的,绝对会死得很难看的!”

    他极其愤怒,声音却压得很低,颇为纠结。

    杨妄对他很无语,骂了声“蠢货”,他就看也没看杨鼎,直接向外面走去,这时候,第二战差不多要开始了。

    演武擂台上继续人山人海。

    今日天晴无雨,凉风阵阵,来的人就更多了。

    三十二个年轻人相继入场,杨妄这次抽得号码是十九,他的对手是二十号。

    今日的战斗分为两批上场,杨妄又是最后一批。

    杨鼎怒气冲冲的向他走来,压低声音,压下愤怒,道:“你几号,是不是八号?”

    恰好那边有一个青年狂笑道:“八号?这不是‘发’吗?八八八,发发发,莫非今日我气运大好?哈哈,哪个倒霉鬼成为我的对手呢?”

    没人回答他。

    “哼!”杨鼎怒视了杨妄一眼,“那就让你多活三天!”

    “别说的自己很厉害一样,杨鼎,你就觉得你吃定我了?在六叔院子里,谁脑袋上被我踩了一脚?在陵园前面,谁被我一脚踢翻?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在我面前吹牛,你这蠢货,你老娘莫非只给了你肌肉,却没有给你一丁点的脑子吗?”

    杨鼎冒烟了。

    “第一批,上场!”

    这时候,外面钟声响起。

    杨鼎顶着两颗血红的眼睛,走了。

    这里瞬间就空了一半。

    剩下的十六人分散到各个角落中,大比关系到一生的成败,无论如何,一些紧张倒是有的。

    此时还没上场,大家都在稳定着自己的情绪。

    杨妄倒没有,在他心里,林寒涧极难对付,杨鼎虽强,但把握还是挺大的。

    所以他的真实对手只有这两人而已,若是杨鼎败在林寒涧手中,那他只需要对付一个林寒涧就可以了。

    杨妄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杨兄?”

    杨妄睁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少年。

    他身穿天蓝色镶边的白色长袍,身高与杨妄相仿,却长得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目若朗星,着实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杨妄这十七年来见过最英俊的人,怕就是他了。

    这绝对是那种单论外貌就能让无数少女春心萌动的人物。

    不过在杨妄看来,这少年虽然俊朗,但却稍微有些娘气。

    杨妄的外貌也不差,他的脸有棱有角,鼻梁高挺,锋芒毕露,气势逼人,尤其是一对狭而长的眼睛,精光外露,完全就是一对鹰眼,叫人一看,便心生恐惧。

    少年见杨妄睁眼,便微微一笑,当真一表人才。

    “在下林寒涧,久仰杨兄之名。”

    杨妄早就看过他了,这十六个人中,唯有他真气磅礴,给杨妄的压迫感不下于司马云。

    杨帆曾经说过,杨妄在七岁的时候曾经打得对方头破血流。

    虽然杨妄不记得有这事,但是他不记得可不代表受害者不记得,所以杨妄就觉得,林寒涧也是那种一见面就恨不得一雪前耻的人。

    但今日看来并不是这样,林寒涧笑容怡人,举止有礼,那像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

    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杨妄却也不得不抱有警惕之心。

    杨妄说话直接,自然单刀直入,道:“什么久仰,小时候我们就见过吧?当时的事我早忘记了,不过最近六叔有提起过,你是否还记得当时之事?”

    他一下就把那件事扯出来,就是想试试林寒涧的态度如何。

    林寒涧见杨妄如此直接,哑然失笑,道:“杨兄还真是口直之人,小弟佩服,当年之事,我早猜到你已忘记,因为那时候小弟在你眼中怕是个不值一提的,养尊处优的小孩罢了。”

    杨妄见他没有否认,对他的感觉这才好了一些。

    若是杨青这个伪君子,自然会说“当年之事?当年什么事?”,然后在杨妄解释后,他才恍然大悟,大声笑道:“杨兄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这等小事,大丈夫怎能记在心上?”

    事实上他却一直刻在心上,就等机会好好报复杨妄呢。

    但林寒涧不是杨青,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是话中已经透露出他还惦记着当年的事呢。

    “哦?这个从何说起?”

    林寒涧的表情顿时变得郁闷,道:“杨兄,事实上我这几年来一直都不明白,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那时候你天天跑去黄土坡修炼,我看你是个努力认真的人,就一直想和你交朋友,有一次,我鼓起勇气喊你名字,却没想你立马就跑过来,一棍子打在我头上,我当时就被打懵了,这几年也一直懵着,不知道你为何要打我?”

    随即他的表情变得极为纠结,“你已经早已把这事忘得精光,那这事怕已经成了未解之谜了……”

    杨妄顿时冷汗连连,他倒知道自己小时候脾气还要比现在暴躁几倍,林寒涧描述的这事,怕是真正发生过……

    “还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杨妄声音尴尬。

    林寒涧展颜一笑,道:“这屁事还真叫人纠结,不过杨兄,我现在与你交朋友,你该不会再莫名其妙揍我一顿吧?”

    杨妄也被他逗笑了。

    林寒涧完全不是他之前想象中的那种世家培育出来的说假话做狠事的小人,他说话风趣,性格坦然,仍具少年心性,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于是杨妄笑道:“没想到没过几年你在修为上就已经远远超过我了,莫不是你被我打了之后就内心气愤,发奋图强,一心想要揍我一顿报仇,才会有今日这般恐怖的成就?那你还得感谢我,若是没有我,你怕也是你大哥那样的蠢货?”

    这话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不过最后一句确实是骂人的话。

    杨妄认为林凌云是个十足的蠢货,就绝对不会去掩饰心里的想法。

    林寒涧苦笑一声,道:“你就别提我大哥了,三天前他的表现差点将我笑趴下,你说他是蠢货一点儿都没错,哈哈,倒是你怎么知道我拼命修炼的原因?我这次回来一半的原因是进行县里大比,另一半原因就是一雪前耻,揍你一顿。”

    杨妄心有依仗,自然不会因为对方是真龙境第三重就胆怯,于是他道:“想揍我一顿,可没有那么容易,我能打你一次,就能打你两次,若是这次给你赢了,接下来的修炼你就会松懈,那不是害了你?”

    林寒涧咋舌道:“杨兄说的对,但是若真被你打败,我怕是又要纠结好几年了?”

    他虽然知道杨妄只有淬体境第六重,但是一点儿也不小看他。

    三天前,他打败林凌云那干净利落的两腿,那种攻击速度,还有杨家传出他杀死司马风的消息,都向他证明,杨妄的实力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杨妄刚想说话。外面便传来钟声。

    “最后一批,上场!”

    “你几号?”

    “十八。你呢?”

    “……十九。”

    “呃……就差一点儿就可以揍你了!”

    “那就看谁先解决对手吧。”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