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剑魂武者

    杨妄与林寒涧一同上场,自然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注意。

    于是议论纷纷。

    “他们俩怎么走到了一起?莫非他们喜欢对方?喜欢男人?真恶心!”

    “是你恶心吧?这种事情也想的出来。”

    杨青眉头一皱。

    林晋元看到了,不动声色的笑道:“涧儿生性随和,交友广泛,与杨妄怕是第一次见面吧?看他们相谈甚欢,我心甚慰啊。”

    杨青也大笑了起来。

    杨妄的对手境界和他一般,都是淬体境第六重,但实际实力却与杨妄相差甚远。

    他一拳打向杨妄,拳头被杨妄抓在手中,挣脱不掉后,他就识相认输了。

    杨妄胜利后,其他擂台才刚开始对战,但林寒涧已经在下面等他了。

    “还是林兄快了一步。”

    “我那对手没开打就认输,不算。现在时候尚早,咱们去旭日酒楼喝一杯,我请客,如何?”

    时候确实很早,今天才打十六场,只有昨天一半的时间,所以此时才刚刚正午。

    杨妄本来想先找个地方藏起来,但是若有林家二公子陪伴,杨青怎敢动手?

    “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旭日酒楼太远,不如去这家客栈如何?此客栈有酒‘英雄醉’,劲道十足,正好去尝一尝?”

    “那就去这家客栈吧。”

    两人来到这客栈,便在二楼选了个好位置,叫了几碟小菜,几壶酒,开怀畅饮。

    “杨兄此前是修炼炎阳真经?”

    “嗯,不过现今炎阳真气尽失,修为已经退至淬体境第六重。”

    林寒涧微微叹息,旋即又说:“不知杨兄再进入真龙境,是否还会修炼炎阳真经?”

    杨妄微微一愣,道:“自然是修炼……”

    说到此处,他突然想起来,水魑完全是由水而生,他之后大部分的战斗力也是依靠水,而炎阳真经属火,属性完全相冲,恐怕对他今后的影响非常不好。

    想到此处,他眉头皱了起来。

    “杨兄?”

    杨妄这才回过神,道:“炎阳真经,怕是不会去修炼了。”

    不修炼炎阳真经,但是他手中却没有任何的真战技,若是某日进入真龙境,这也是个麻烦。

    林寒涧喝了小口酒,顿时脸色酡红,像遇到心上人的姑娘似的。

    “这也好,真武战技中,炎阳真经在白泽县算是顶尖的,但是与外面的一比,却差了很多,杨兄若是修炼炎阳真经,今后走出白泽县,以杨兄的天赋,自然能得到更好的真战技,但是要再次转化真气性质,怕是要花上不少时间。耽搁修炼。”

    这个问题杨玄也曾经说过,杨妄自然明白。

    此时见林寒涧好心提醒他这些,对林寒涧的印象又好上了不少。

    “不过杨兄,你现在不准备修炼炎阳真经,手上可有更好的真战技?”

    林寒涧这种话,完全是两个交心的朋友才敢这样问。

    若是两人不熟悉,杨妄哪会告诉他自己手上有没有,不怕他抢?

    杨妄抬起头看了林寒涧一眼,见他脸蛋红通通的像个苹果,但眼睛却是很清澈,便哑然一笑,道:“怎么可能有?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若是我到真龙境,也可以不先修炼真战技,先找到一种好的再说。”

    林寒涧皱起眉头,道:“这却是个麻烦。”

    “林兄不会喝酒吗?”

    林寒涧尴尬道:“我师傅不让我喝,所以,这倒是我这九年来第一次喝酒,不过小时候倒喝过,哈哈……”

    “既然如此,那就喝个痛快,人生在世,少不了忧愁苦闷,若不能喝酒,何以解愁?”

    杨妄直接用大大的酒壶与林寒涧干了一杯,一喝到底。

    “不知林兄修炼的是哪种真战技?”

    “我没有修炼真战技啊。”

    杨妄一愣,道:“莫非林兄走的是兽魂之路?”

    “不不,我炼得是剑魂。”

    剑魂?这杨妄倒是没有听过。

    杨玄只与他说过兽魂,却没讲过剑魂。

    “不知剑魂是何物?比之兽魂如何?”

    林寒涧正感到天昏地暗呢,杨妄一问,他倒是清醒了些,道:“你竟然不知?哦……很少人修炼剑魂,比修炼兽魂的还要少的多,你不知道,却也不奇怪……”

    “兽魂谁都可以修炼,但是剑魂不同,修炼剑魂,主要看天赋,也就是说,是否有天生剑胎,当日师傅就是发现我天生剑胎,这才收我为徒。”

    “何为天生剑胎?”

    “即丹田一魂,人体有三魂七魄,但是我却多了一剑魂,剑魂藏于丹田,故又称丹田一魂,剑魂与其他魂魄完全不同,它没有灵性,却包含着一缕先天剑气,用这先天剑气淬体,速度可比其他人快上一倍,这也是我很快就达到真龙境第三重的原因。”

    “踏入真龙境,这剑魂就完全就融入真气之中,使真气完全转化成先天剑气,我现在是真龙境第三重,便拥有三道先天剑气。”

    “先天剑气凌厉刚猛,天下少有,同境界攻击力,修炼剑魂之人,要比修炼兽魂之人更强一分。”

    “真龙境后,先天剑气凝成剑丹,剑丹能发出无数道先天剑气,更能金丹化剑,刺出金丹淬灭剑气,攻击力更强上一分,至于金丹之后,师傅没有说,我便不知晓了……”

    “不过修炼剑魂,想要达到很高的境界也是非常难的事情,不如你修炼真武战技轻松,不过若是能得到好的真武战技,以后的成就尤胜剑魂或兽魂修炼者三分。”

    林寒涧侃侃而谈,杨妄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这剑魂的修炼是要看天赋的,他也羡慕不来。

    “剑魂如此厉害,林兄他日定当震惊寰宇。”

    “哈哈,能打败你,出一口憋了好几年的恶气,我就满足了,还震惊什么寰宇……”

    林寒涧已醉了三分,说话比杨妄更放开了些。

    杨妄微微一笑,林寒涧性格率直,倒也算和他“臭味相投”了。

    “林兄何必如此着急?县里大比正在进行,你我终有一战,不过到时候我可不会对你客气。”

    “你对我客气?得了吧?就怕你败在杨鼎那个大家伙拳下。”

    “林兄莫要说笑,别说杨鼎,就是你,我也不会败的。”

    “这我倒相信了……”林寒涧突然坐直起来,指着杨妄的胸口道:“杨兄,这是一颗属于强者的心脏,别说杨鼎,白泽县没有一个人能有你这么强悍的强者之心,有了它,震惊寰宇,指日可待!”

    杨妄怔了怔。

    强者之心?这就是鞭策他不断前进的力量源泉吗?

    林寒涧指向自己的胸口,他已经醉了。

    “这也是一颗属于强者的心脏,有了它,白泽县?四海国?远不是我们的舞台!”

    说完,砰地一声,倒在桌上。

    …………

    将林寒涧扔在床上,杨妄脱了自己的衣服。

    把衣服放好,眨眼间他便化成一团黑色的水,水越缩越小。

    到拳头大小后,杨妄滚到床底,平铺开来,黑色渐渐淡去,直到薄薄的一层,然后,他黏到了床伴下表面,这里是一个眼睛看不到的死角。

    林寒涧一醉不醒,杨妄灵机一动,把他拖到房间的床上来。

    如果杨妄没有预料错,杨青和杨云在就在客栈外面守好了,今天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杨妄逃掉的。

    杨妄在与林寒涧喝酒的时候就注意到几个家伙在有意无意地观察他。

    他知道,这些都是杨青的手下,而且应该是家族秘密培养的死士。

    直到杨妄进了这房间,他们还在外面盯着。

    有林寒涧在,就算杨青怀疑这房间有地道啥的,也不好大肆地破坏。

    杨妄藏身的地方虽好,但是也怕杨青发起疯来,被波及到。

    杨妄耐心十足,变成水魑后一动不动。

    很快就快入夜了,杨青让人盯好客栈的每一个角落,杨云守着大门,他便独自进入客栈,打开杨妄的房间。

    又没人?

    杨青的脸顿时黑了。

    人倒是有,林寒涧在床上睡着大觉。

    “莫非这小子挖了地道不成?”

    杨青在房间的地板上踩了好几脚,给他的感觉都是实的。

    他仔细的搜索,眼睛自然也有从床底身上扫过,但是没在意。

    杨青一头雾水,顿时怒了。

    “杨伯伯,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青正要发飙,却看到林寒涧正从床上站起,一手摸着头,一副头痛的样子。

    杨青把愤怒压了下去,摆出一副笑脸,道:“我正好在这吃些东西,听说你喝醉了,正好过来看看……”

    “哦哦……那谢谢杨伯伯关心!”林寒涧一脸感激。

    “呵呵,不用谢,我有事,这就先走了,你若没事,还是早些回家吧,莫让你父亲担心。”

    “是是……恭送杨伯伯!”

    杨青一走,林寒涧这才打量这地方。

    “大概是杨兄把我送来的……竟然喝醉了,当真丢脸。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过上一夜吧!”

    他很快睡着了。

    半夜,杨妄这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