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2章 鬼杀者名剑

    第002章 鬼杀者名剑

    有些人有钱,投钱进《神魔》是一种付出,有些人有时间,投入时间也是一种付出,而周健两样都投进去了,把全部身家都变卖了背水一战,怎么也该有点回报了。

    周健赌对了,当然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所谓鬼杀者就是拥有精神异能的盗贼,说白了就是掌控师职业和盗贼职业的结合。

    一般盗贼的精神力属性不超过二十,而鬼杀者每次升级精神力这一属性都会大大提高。拥有精神能可以隔空取物,控制怪物,使用精神攻击等等。

    盗贼本来就精通暗杀,如果再能远程控制,通晓精神异能,达到行踪无迹,世间万物皆是兵器的境界,那么其暗杀术将达到恐怖的地步,鬼杀者之名就是由此而来。

    周健本想低调升级,不过很快新副本的开启以及通过副本后的高额奖励让他动心了,但是他一个人不可能闯副本,于是他在天尊行会露了几手,最终他得以进入天尊小队。

    其实虽然周健是隐藏职业鬼杀者,未来成就肯定不小,但是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升级呢,仅仅学了一个掌控师最基础的技能隔空取物,论战斗力在天尊小队中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这次副本比较特殊,十五个人进入副本,其中十四个是战斗人员,最后一个是“信使”,信使的任务是在其他十四个人与终极boss魔王的仆从战斗的时候,负责将npc赠予的任务物品——护身符潘多拉的封印放置到魔王祭坛上,封印魔王的心脏。

    在这个游戏副本中,魔王的仆从负责守护魔王的心脏,它的力量也来自魔王的心脏,只要将心脏封印,魔王仆从的力量就会锐减,杀起来会轻松很多。

    然而盛放魔王心脏的祭坛其实是一个岩浆熔炉,心脏悬浮其上,不管你多少级,跳进岩浆中必死无疑,所以能够当信使的人只能是掌控师,凭借隔空取物将潘多拉的封印安放到魔王的心脏上。

    可是新问题又出来了,祭坛周围围了一圈怪物,身板脆的要死速度又慢的掌控师,想慢吞吞的走进怪堆里,摆好造型,再施展个隔空取物,将潘多拉的封印安排好根本不可能。

    世界几百个小队,试过各种方法都以失败而告终,最终他们选择不要信使了,硬拼终极boss,最后全军覆没……

    而周健,虽然一身装备要么是做任务拿到的垃圾,要么是在商店淘的地摊货,论身板,他比高等级掌控师还不如,怪物摸一下必死,但是他却会两个技能:盗贼的潜行,以及掌控师的隔空取物,他来做这个任务太合适了。

    潜行隐身穿过怪物群,一个隔空取物把封印扔上去,这个世界和谐了,然后他什么也不用管,就等着boss一死,拿到巨额经验,一件系统奖励的紫色史诗装备,六点可分配属性点,1000荣誉值,除此之外,还有boss掉落的未知装备。

    值得一提的是,《神魔》中的宝物分玩家掉落,每个玩家只能看到属于自己的装备、金币、药品,完全可以慢悠悠的去捡,而凡是拾取绑定的装备都是本职业的装备,不必担心打出一个既不能用也不能交易的东西。

    这样就杜绝了哄抢战利品,以及战利品分配不公的问题,如果在这种设定下还有谁老是打不到装备,那只好怨自己的长相问题了,多去扶老奶奶过马路吧。所以周健也不怕因为自己等级低而分不到战利品。

    周健正做着这样的美梦,登陆游戏,然而他带上头盔之后,却得到了一条让他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消息,系统提示:鬼杀者“暗剑”角色不存在,系统数据丢失,丢失原因:未知。

    我擦!

    开什么玩笑!

    周健不信邪,重新登录,提示依旧如此。

    我草!

    周健抓狂了,三个月的努力,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就等着玩这游戏收入一点银子,还上买头盔的外债,怎么会是这种结果?

    这三个月,周健几乎没上过课,虽说大学可以逃课,但是并不意味着逃课没有惩罚,周健已经上了很多老师的小本本,就等着考试的时候收拾你,可以说,周健的重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在岭南大学,重修是要交重修费的!每一个学分一百块,周健保守估计这次重修要交个千八百,如果自己没有收入,难道向贫困的家里伸手要钱?

    除此之外,周健因为“不务正业”,班上的女生对他印象普遍不好,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网游玩得好虽然能挣不少钱,但总不是正当职业,所以即便周健有幸来到了一个美女如云的班级里,但他想在大学谈个小恋爱基本上是没戏了。

    要是游戏账号再丢的话,他就真的鸡飞蛋打,什么也没有了。

    周健一遍又一遍的试着登陆账号,但是得到的始终是系统无情的提示,他有些郁闷的摘下游戏头盔,就在这时宿舍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大个子走进来,这家伙长得鼻梁高挺,浓眉大眼,打眼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此时他右手转着一个篮球,左手提着一个盒饭,身穿红色篮球背心,下面是黄色运动短裤,露在外面的小腿长满了一片毛茸茸的腿毛。

    此人名为罗海山,外号是“骡子”。他是周健从小学到大学的死党,两人高考的时候一起报了岭南大学中文系,后来被“碰巧”分到一个寝室,说是“碰巧”,其实他们一个班总共三个男生,全部被分到一个寝室还没住满……

    “神奇了,你居然没玩《神魔》,不是今天刷副本么?我篮球都不打了,就为了回来看你呢。”罗海山随手放下盒饭,这是周健的晚餐,这几个月他一心扑在游戏上,晚餐都是骡子买回来的。

    周健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不是吧,这都行?《神魔》不是号称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服务器么?怎么可能出这种错误?”

    “不知道,我准备报到官网去发封邮件,看看能不能找回来吧。”话虽这样说,但是周健心里一点底没有,《神魔》是世界级的游戏,玩家太多,客服每天要处理的邮件多的难以想象,而周健在《神魔》投入的资金为零,也就是所谓的非人民币玩家,拥有的优先级十分靠后,想要解决问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到那时候就算账号找回来了,它的价值也远不如现在了。而且就算邮件被《神魔》客服看到了,已经丢失的系统数据真的能恢复么?

    “没事,咱兄弟来日方长啊,吃饭先。”骡子把盒饭递了过来。

    周健郁闷的打开盒饭,一边吃一边写给官网的邮件,“唉,本来想靠《神魔》挣点钱的,现在看来欠你的八千块头盔钱今年够呛了。”

    周健买头盔的钱就是借骡子的,总共八千两百块,一个网游账号玩的好的话一月收入个几千块没问题,周健本来打算这学期就能还清欠骡子的钱,现在看来希望渺茫。

    骡子家境很好,父母开了个小公司,在这个时代,大城市中高层白领的月收入普遍过万了,当然消费也相应上涨,但是八千对一个学生来说依然是一笔巨款,尤其周健家境不怎么样,一年的生活费也不过五千块钱。

    骡子从床底下抽出两罐啤酒,拉开一罐递给周健道:“没劲了啊,这点小钱哥哥我扛得住,别再跟我提。我又不是不清楚你这货的实力,借钱的时候我就估摸着你要亏,压根没准备你还,虽然后来被你走狗屎运弄了个隐藏职业,结果系统丢失数据这样的极品事情都能被你赶上,纯粹长相问题,这你怪谁啊。”

    周健知道骡子损自己纯粹是为了调节气氛,要是在平时他肯定得损回去,不过今天他却没那心情,“行了,我都这么惨了还损我,没事,我扛得住,就算真的找不回来我从头开始,反正头盔还在呢。”

    “哈哈说得好,来,咱干一杯。”

    正在这时,周健的电话响了。

    他本来不想接,一看是老妈的号码,只好调整了一下心情,拿起电话,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叫了一声,“妈。”

    “小健啊,我怎么接到班主任的电话,说你老不去上课?”

    周健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美女班主任真是吃饱了撑的,连辅导员都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居然把电话打到自己家里了,这不是打他三寸么。

    没办法,这美女班主任是刚毕业的研究生,工作认真到无法解释。

    “妈,哪有的事儿,我前些日子身体不怎么舒服,也没落多少课。”周健虽然孝顺,但是对老爸老妈撒谎却是顺手拈来的事儿,用他的话说这都是“善意的谎言”。

    “别以为你妈我糊涂,我听你班主任说你买了个游戏头盔天天打网络游戏,一个游戏头盔最便宜的也要八千多块,你哪来那么多钱?”

    周健无话可说了,他跟骡子关系虽然铁,但是借钱的事儿绝对不能跟老妈说,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借钱打游戏非得气病不可,要知道,他读岭南大学的学费还是靠助学贷款。

    而且网游这种事跟她根本解释不清,周健确实喜欢玩网游,但是他玩网游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减轻家里的负担,现在的网游利润太高了,试想一个玩家过亿的平台,不说别的,光是媒体广告收入就得有多少钱?这里完全可以自成一个虚拟世界,其中的风云人物拥有的影响力不可想象,一个一亿多人的世界,听起来没什么概念,但事实上这比英国、法国的人口都多,相当于一个人口大国了!

    周健相信《神魔》一直玩下去,能改变他的人生,当然其中充满艰辛,但是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他是去社会上奋斗的话,在这本科生不如猪狗的年代,想闯出一片天空恐怕比玩《神魔》更难。

    之后,周健一直嗯嗯啊啊的接受老妈的思想教育,足足过了十多分钟,终于放下了电话。

    骡子笑眯眯对周健说道:“哈哈,看来咱的美女班主任挺关心你的,美人恩难消受啊,你有福了。”

    “我晕,你这头牲口嘴上积点德行不。”

    骡子笑着抿了一口酒,表情稍稍严肃了点,“怎么个打算?还是决定一直玩网游?”

    周健点点头,“我不像你还有点家庭基础,我身无长处,学的专业也不好找工作,四年后我要在房价过万的花都市生存,必须现在就开始起步了,否则将来我助学贷款都还不上,而且……我爸身体还不好。”

    周健生活在农村,父母开了一个乡村小诊所,不过他父亲身体一直都不好,药都是一边卖一边自己吃,生活过的很紧,家里修新房的钱还是借的。

    周健身上的担子很重,现在这个社会压力太大了,就算周健各科成绩优秀的毕业,毫无工作经验的他也不可能在花都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就算找到了,家里的欠款包括助学贷款也够他还上两三年了,那时候结婚谈恋爱什么对来来说都是太过奢侈的事情。

    所以大一别人还在谈情说爱幻想未来的时候,他就要开始努力了。

    骡子拍了拍周健的肩膀,“啥也不说了,兄弟挺你,来,咱干一杯。”

    两人喝了一个小时,搞定了半箱啤酒,骡子是海量,周健酒量一般,喝的迷迷糊糊,十点就上床睡了。

    至于骡子,他在外面租了房子,跟女朋友一起住,等周健睡着了,他就出去陪女朋友了了,他跟女朋友约好了明天逛街。

    骡子的女朋友是他邻居,两人青梅竹马,骡子报考岭南大学中文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她,女方的家境也不错,两方的家长都见过面了,说好了毕业后就结婚。

    至于周健的另一个室友,名字叫王小饮,跟周健一样,也是光棍一条。他是花都市本地人,明天周末,所以他下午就逃课回家了。

    于是今天,宿舍只有周健一个人。

    迷迷糊糊中,周健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成了一个能飞天遁地的大盗,惩奸除恶,盗取秘宝,快意恩仇,家产无数,赢得无数美女的倾心……

    梦里的周健太牛逼了,所以连他自己都意识到了在做梦,后来,周健因为喝得太多,被尿憋醒了,这美梦做一半就泡汤了。

    真是个奇怪的梦,周健稀里糊涂的爬起来,却猛然看到自己的书桌前站了一个人,黑漆漆的看不清脸……

    周健吓了一跳,困意一下气全没了,“妈的,小饮,大半夜不睡觉你想吓死我!”

    没有回音……

    等等,那人虽然看起来身高跟小饮差不多,但是细看起来轮廓又不太像,再说小饮今天回家了,没理由半夜回宿舍啊。

    想到这里周健心中咯噔一下,这人是谁?进来想干什么?

    小偷?强盗?杀人犯?

    周健背脊发寒,下意识的伸手想摸点趁手的家伙,却只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你到底是谁?”

    周健点开背光灯,借着光亮一看,差点惊叫出声,那站在书桌前的人竟然是……自己?

    这怎么可能!?

    可是看那五官长相,分明跟自己一模一样,如果那是自己的话,那躺在床上的“这一团”又是什么?

    自己还在做梦?

    喝多了眼花了?

    绝对不是,这种真实而清晰的感觉肯定不是假的。

    难道自己梦游的时候撞死了,然后灵魂出窍了?

    床上的是魂儿,书桌前的是肉身?

    妈的,开什么玩笑!

    周健心中火大,一翻身滚下床,“啪!”开灯!

    年代久远的日光灯闪了闪,仿佛有些启动不起来的样子,而那个人影也在一闪一闪的亮光中忽明忽暗,这短短的几秒钟分外漫长……

    周健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这古董砖块手机分量不轻,他想着要是那人影扑过来的话,他就全力把手机扔出去,料想也能把他头打破。

    终于,整个屋子亮了起来,周健看清眼前的情景后嘴巴张的足以放下一颗鸡蛋,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桌前的“自己”,半天说不出话。

    那人确实跟自己一模一样,只不过眼睛没有半分神采,不过这不是周健吃惊的原因,毕竟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让他惊讶的是,那人身上穿的居然《神魔》游戏中的盗墓者披风,手上绑了一对血色攻击之爪,腿上穿的疾风护腿,脚上是速度之靴。再往他颈部和手上看,居然还有暗杀者戒指以及疾风项链。

    这……这不是自己在《神魔》中穿的装备么?

    周健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这人是游戏中的“自己”?

    在《神魔》网游中,游戏角色的容貌会反映真人容貌,当然,如果玩家不愿意泄露容貌可以选择蒙面,也可以适当的易容,周健用就一直是本来的容貌。也就是说,周健游戏中的样子与书桌前这个家伙一模一样。

    不会是……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鬼杀者“蹦”出了系统,来到了现实世界吧?

    所以系统才会把数据弄丢,一切解释起来倒是挺“合理”的,可是……居然有这种事?

    周健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感跟真人完全一样,不过那人似乎没有意识,就像个机器人。

    周健突然意识到了一种荒谬的可能,他拿过游戏头盔,佩戴好,启动游戏。

    “嘀——”系统提示:鬼杀者“暗剑”角色不存在,系统数据丢失,丢失原因:未知。

    然而,虽然系统这样提示,但是周健却依然进入到了“游戏”之中,他的视野先是模糊,继而清晰起来,角色切换成功,只不过他眼前的场景不是游戏中的盘古城,而是他无比熟悉的522宿舍,而且他面前赫然坐着戴着游戏头盔的“自己”。

    也就是说,他的意识从原本的自己身上,切换到了鬼杀者暗剑身上,而两人却都在一个屋子里。

    好家伙,这玩笑开大了!

    周健活动了一下“新身体”,查看自身属性,力量:40,敏捷:120,体力:40,魔力:20,精神:20。

    他随便跳了一下,直接从书桌前跳到了门口,一步跨过了五六米远的距离。

    周健深吸一口气,掏出了身上的盗贼之钥,发动开锁技能,对着门捣鼓了两下,啪!门开了。

    能力与游戏中完全一样!

    他感觉脑子有点懵,来到了阳台边,从阳台上俯视楼下,此时正是凌晨两点多,夜深人静,外面一个人也没有,而且宿舍楼后面就是学校后山,就算是白天也罕有人迹。

    周健心一横,一咬牙跳下下去。

    这可是五楼,虽然在游戏中类似的动作周健做了很多次,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尝试一次,他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呼啸的风迎面而来,周健感觉自己像个大鸟,身体十分轻盈。

    “啪!”

    平安着落,周健在地上就势一滚,双腿稍稍有点发麻,不过问题不大,这比游戏中的感觉还要真实一些。

    仰望自己的宿舍,几乎消失在黑暗中了,虽然场景无比真实,他还是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起跳!

    周健一下跳出四五米高,直接攀附在二楼的阳台上,接着手臂用力,再度起跳,像一个壁虎一般在宿舍楼的墙壁上攀爬,只用了半分钟的功夫,他就从楼下爬到了五楼,回到了自己宿舍的阳台!

    真的跟游戏中鬼杀者的能力一模一样!

    周健深吸一口气,心中逐渐涌现出一股激动和喜悦混杂的情绪。

    现在周健缺钱,很缺钱,所以他得到了这样一个可以控制的鬼杀者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利用它来赚钱。

    鬼杀者说白了就是盗贼就是刺客,不过在现实世界中偷东西和杀人都犯法,这事不能干。

    可惜现在没有奥运会了,要不利用身体优势去参加奥运会,肯定能得到不少金牌和奖金。

    奥运会是十五年前取消的,主要原因是古武的兴起,古武世家的弟子们很容易刷新世界纪录,对他们来说,参加奥运会比的仅仅是谁的武功高。

    人类经历了上世纪中叶的灾难后,古武逐渐开始渗透到现实社会中,在华夏,有七大古武世家,他们对普通民众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若是正常情况下,周健跟他们不会有任何交集。

    去古武世家当个教官长老什么的,拿高额工资?

    貌似也不行,毕竟自己还在上学呢,再说古武世家与政府多少有些联系,一旦自己拥有鬼杀者的秘密被发现,恐怕政府就会介入,以探究未知科学或者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对自己进行软禁研究,搞不好成小白鼠了。

    赚钱……赚钱……干什么最赚钱?

    似乎是开公司,可是用鬼杀者开公司能干什么?开个武馆还靠谱些……

    等等,开公司,周健忽然灵机一动,就开一个赏金猎人公司!专门接那些高难度高风险的活儿。

    不过开公司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需要场地,需要注册资金。

    而且赏金猎人公司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公司,政府估计也不会批准,只能私底下跟人接洽,可是问题又来了,如何打响知名度,如何联系雇主?

    难道刷电线杆小广告?说不定被城管部队打一顿,就算刷上了,人家能信么?

    臆想容易,可是真的操作起来还不是一般的麻烦。

    周健感觉昨晚的酒精劲儿还没过去,想这些东西脑子乱哄哄的,算了,还是先睡觉吧。

    他退出游戏,将头盔取了下来,这一取下头盔,立在屋子里的鬼杀者竟然凭空消失了。

    咦?

    这家伙去哪儿了?不会就这么没了吧,老天,你别玩老子。

    周健又带上了头盔,从来不信神的他也不禁念了几句阿弥陀佛,登陆游戏后,意识再度切换,周健又变成了鬼杀者。

    看着好好的坐在凳子上的自己本尊,周健长出一口气,好家伙,吓死老子了。

    退出游戏,鬼杀者再度消失。

    周健反复试验了几次,终于确定,只要带上头盔,鬼杀者就会出现,而摘下头盔,鬼杀者会隐匿起来。

    以后就叫这具傀儡为“名剑”吧,这样想着,周健爬上床睡觉了。

    这一觉,周健睡的十分香甜。

    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若是平时,他肯定不舍得睡这么晚,因为早晨服务器中人最少,无论升级还是做任务都要快很多。

    今天周末,骡子陪女人去了,小饮回家了,宿舍就周健一个人,习惯了一起床就带上头盔,进入游戏,现在突然无所事事,周健感觉空落落的,还是想想怎么用鬼杀者赚钱吧。

    周健想去网上搜搜,那些古武世家的高手平时都怎么赚钱,而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陌生号码。

    接通后,一个异常甜美的声音响起,“你好,请问您是周健先生么?”

    “是我,请问你是?”

    “周健先生,我是《神魔》的客服人员,我们收到您的邮件,你在邮件中说您建立的游戏角色‘暗剑’系统数据丢失,是么?”

    周健猛地一愣,《神魔》工作人员,不可能啊,以自己的优先级,发送的邮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客服看到,何况今天周末,值班的客服人员肯定比平时更少。

    不过疑惑归疑惑,能接到客服人员的电话,周健还是喜出望外,“是的,你们把账号找回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