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2章 璀璨如夏花

    第012章 璀璨如夏花

    当时周健就读蓝海第一高中,蓝海第一高中是蓝海市最好的高中,不过如果中考分数不够的话,只要肯花钱,一样进来,当时周健班就有一个靠花钱进来的高富帅。

    篮球打的比骡子好,样子长的比周健帅,至于家世更是不用说了,除了学习差的一塌糊涂,当然,对这位高富帅来说,学习成绩神马的都是浮云。

    高富帅每天开红色宝马跑车上学,穿的一身名牌,没用多少功夫,他就把周健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全部搞破身了,之后又开始对邻班的女生下手,一泡一个准儿,有些女孩明知他是个花花公子却甘愿倒贴,或许她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纯真是多么珍贵,奢侈的用它换取了一次坐在宝马跑车里的虚荣……

    对此,无数男生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不过周健倒是没什么可怨的,他习惯了自己贫穷的家庭背景,习惯了隐匿在人群中无人注目和喝彩。

    周健相信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定是朴实无华、默默无闻的,甚至很可能是一个孤独者,只有这样他才会有更多的时间去静静的思考,去默默的奋斗,直至到破茧成蝶,宝剑出匣的那一刻。

    他知道每个人的是不一样的,但是有高低之分,终点却只在自己脚下。

    周健依然每天玩网游,并靠卖装备得到的钱来支付这所全市最好高中的昂贵学费和生活费。

    其实周健的老妈一直都不知道蓝海第一高中的学费是多少,因为周健撒谎说他高中三年的学费全部由长城爱心组织支付了。

    这一切骡子都看在眼里,所以骡子很信周健,无论周健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会说的一句话就是,“干吧,兄弟挺你。”

    一晃眼到了高三,就是这时候,闻人慧音转校到了蓝海市第一高中,她就像一颗投入水中的沉石,让沉寂了太久的高三(文)6班沸腾了。

    她那种宁静清澈的美丽,即便什么都不做的坐在那里就是一道让人赏心悦目的风景,看着她的一颦一笑,期待着下一个唯美的瞬间,那种感觉就好似目睹春天的绿柳一点点抽出嫩芽的喜悦。

    那时闻人慧音的追求者络绎不绝,甚至有些外校的男生都慕名而来,渴望着成为闻人家族的女婿,美人财富双丰收,但是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拒绝。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不配。

    高富帅这样说。

    然后高富帅出马了,他信心满满的买了一千零一朵玫瑰,送到女生宿舍楼下,附上卡片说道:“你是我的千里挑一。”

    这样大的场面,即便是在富家子弟众多的蓝海市第一高中也是史无前例,整个校园都轰动了,甚至惊动了校长,在谈恋爱被禁止的蓝海第一高中,送这么多花当众求爱这还了得,但是因为高富帅的家世,校长也只是打了个马虎眼,哼哼唧唧的在校大会上不点名提了一下,然后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人们本以为没有女生能拒绝这样的浪漫和盛情,即便是家世同样出众的闻人慧音。

    然而没想到,那此表白却成了高富帅的滑铁卢,他同样被闻人慧音拒绝了,哪怕拒绝的方式都没有半点不同。

    从此,再也没有人对闻人慧音抱有幻想了,因为她的清澈让人不忍亵渎,她就像一株纯净的白莲,盛开在恋爱关系混乱的蓝海第一高中,却出淤泥而不染。即便是那些习惯了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也因她而记起了世间还有“珍惜”二字。

    本来以周健的性格,是绝不会与闻人慧音有什么交集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那么多前车之鉴,周健也不会自讨没趣。

    所以平时周健见到闻人慧音时,绝不会多看一眼,倒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他不想被别人在心底鄙夷,不想别人戳脊梁骨说:“看,又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过周健万万没有想到,闻人慧音竟会主动找上自己,当然不是因为周健那还算过得去的容貌,以及踢得半生不熟的足球,更是不是因为他会玩什么网游。

    仅仅是因为,周健数学学得好。

    是的,周健身上有优点,一个在物欲横流的世界被忽视了的优点——学习好。

    虽然周健那时天天玩网游,但是他学习却科科优秀,尤其是数学物理,当然因为是文科班,所以物理显得无足轻重了。

    对大多数文科生来说,数学确实挺让人头疼的,可偏偏不学又不行,因为数学的分值比重大,而且比英语语文更容易拉开分数。

    闻人慧音的文史哲都学得很好,唯独数学不行,她遇到不懂的题目就会来找周健,这让班里的其他男生眼珠子都红了,纷纷发誓一定要学好数学,当然,这东西不是说学好就能学好的。

    其实,以闻人慧音的家世弄个保送名额轻而易举,就算学习跟高富帅一样烂,也能读一个让人羡慕的重点大学,可是她却偏偏学习比谁都认真,每一个等式都写得一丝不苟。

    所以高三一年,周健跟闻人慧音关系很近,甚至有时候他们会一起去饭堂吃饭,每当这时候周健都能感觉到周围杀人的目光。

    当然两人讨论的话题多数还是离不开学习,只是偶尔,周健会在闻人慧音面前侃侃大山,聊一聊自己尚不成熟的人生观价值观,这时候闻人慧音多是聆听,很少发表意见,只有在周健谈到一些人性的丑恶面时,说人会怎么的骗人,怎么的出卖朋友,怎么的贪婪自私,这时闻人慧音才会睁大了她那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惊疑的说道:“怎么能那样,不至于如此吧?”

    那时的闻人慧音,总喜欢穿一身长长的雪白长裙,将柔顺的长发扎成朴素的马尾,简单的装束,却始终散发着一种轻灵的味道,她浑身唯一的点缀,就是头上那海星型的粉色发夹了。

    周健与闻人慧音在一起的时候,有时也会禁不住转头去看她唯美的侧脸,看她夕阳下倩瘦的身影,看她的白裙子盛开在草坪上的样子,看她那始终挂在脸上的浅浅笑容……

    他不知道那时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似乎朦朦胧胧的,但是却从未想过超过友情之外的东西。

    周健知道自己跟别人不同,他们可以挥霍青春和金钱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他却注定要在人生最重要的这几年中默默的奋斗,直至走出那个村子,在这个繁华的都市站住脚跟,让辛劳一辈子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

    所以在那些富家少爷招三呼四的去喝酒唱k的时候,当那些花花公子打情骂俏的时候,他都默默的消失,他奢侈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