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开始同居生活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的物种和地球的物种会是惊人的相似。

    但是我错了。

    例如地球的汪星人,时不时会品尝一顿便便盛宴,以满足空虚的内心,排解寂寞的尘世;但是和风大陆的兽人族中的犬类却截然不同,因为嗅觉的异常灵敏,他们对便便的厌恶程度仅次于风干的咸鱼。

    如果逼着让他们品尝一下便便盛宴的味道。他们宁可去死,恩,大概就是这样了,

    令人悲伤的是,这一点我在当时竟然没有发现,才会引发接下来的惨剧。

    那天我在清洗水池里堆积如山的盘子,而芭芭拉就坐在我的身旁,一边满脸幸福的趴在水台旁边的烤箱上偷懒,一边卖着萌。

    我看到她的一对精巧猫耳不断的微微颤动,就知道老板娘要来了。

    一转头,果不其然,老板娘就站在门口,双手抱怀,像一面敦实的墙,一脸不高兴的瞅着芭芭拉。

    “芭芭拉你又开始偷懒,快起来刷盘子!”

    彪悍的嗓音震得我双耳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能再听到声音,心有余悸的我很担心芭芭拉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突如其来的女高音而出现什么不好的异常状况,要知道,猫族都是很细腻的。

    但是当我看到芭芭拉依旧一脸慵懒的表情的时候,才长出了口气,是我多虑了。

    正在舒心微笑的我,不经意间就看到芭芭拉的一对毛茸茸的精巧猫儿缓缓的从她可爱的小圆脸上竖起,晃了几下,又回归到之前转来转去的有趣状态,我的心里就开始痒痒了。

    记得还在地球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抚摸各种类型的喵星人,尤其是它们的耳朵。

    薄薄的软软的毛茸茸的感觉很容易让人上瘾,而那些喵星人也对摸耳朵的感觉同样非常受用,常常是一副享受的样子。

    于是乎我就萌生了一个理所当然的想法,如果摸了芭芭拉的耳朵,会不会比地球上的喵星人的耳朵更舒服呢?而芭芭拉是不是也会感觉到非常受用呢?

    我快速的洗干净了所有的盘子,擦干了手,一脸期待的摸向了芭芭拉的耳朵。

    一声软腻的呻吟过后,芭芭拉竟然从椅子上滑落下去,吓得我赶紧上前去扶,就看到芭芭拉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一双又萌又大的眼睛里泛着蒙蒙的雾气,迷离而又诱惑的看着我。

    这感觉。。怎么看怎么像武侠剧里吃了春毒的女侠客的表现。

    接着,我就被芭芭拉扑到了。

    然后,这发飙的小妞对着我的衣服就是一阵猛烈的撕扯。

    要知道,我穿的可是麻布衣服,比起寻常丝织衣服坚韧得多,却都经不起芭芭拉的一次撕扯,整个胸膛都暴露了出来。

    惶恐之下,我想推开骑在身上的小妞,却惊奇的发现,我竟然还没有她的力气大。

    要知道,那时候,我刚好通过了冒险家的体能测试,身体各项素质根本就不是寻常人可比的。

    即便这样,我还是被这个小妞轻易地按在地上,接下来可能就要发生一系列少儿不宜的场景。

    当时的我,内心中,并不完全抗拒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毕竟上一世做了28年的老处男,一朝将要翻身,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莫名的兴奋,但是,第一次竟然是被一个娇滴滴的猫女以这种形式强行夺走,额。好吧,我还是无法接受的。

    念头在脑中一闪即逝,我大声的发出了求救。

    好在老板娘及时赶到,制止了芭芭拉接下来的暴行,同时也保住了我的贞操,羞愧的我紧紧的捂着被扯断的腰带,浑身激灵灵颤抖着,一双眼惊恐的看着芭芭拉,这个看似娇弱,实则充满蛮力的猫女。

    为了惩罚我不经大脑的鲁莽行为,老板娘还是扣去了我一整天的工钱,并且责令我赔偿了挣扎中被我失手打碎的盘子。

    再次见到芭芭拉是在三天后,我简直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芭芭拉还是很大度的原谅了我,她告诉我,猫族人的耳朵和尾巴是不能随便乱碰的,一旦碰触,就很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表示深有体会。

    然后芭芭拉对我说,还好当时有阿姨在场,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会怎样?”

    我一脸紧张。

    “不然的话,你就等着卖身娶我吧。”

    我有些愕然,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娶了这么可爱,热情又会卖萌的小丫头,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开玩笑的啦。”

    芭芭拉的声音很开朗。

    但我始终感觉没有那么简单,听她的语气的确像是在开玩笑,但说这话的时候芭芭拉却别过了头没有看我,隐约只能看到她的脸颊和脖子一片通红。

    事情大约就是这样。

    芭芭拉对我的到来表现出了异常的热情,但是当她看到凤凰后,一张笑脸突然吧嗒掉了下来,神情是又不开心又不自然,我问她怎么回事儿她也不说话,只是在我洗完盘子坐下休息的时候,给我的手背狠狠的挠了一爪,而且见了血。

    疼得我直吸凉气。

    她则一脸别扭的背对着我,完全一副生闷气的样子。

    头顶两侧那对精巧的猫耳也耷拉了下来,没有了之前灵活转动的灵光。

    我虽然有心安慰,却根本不知道这丫头究竟生的哪门子气,索性也不去劝她,只是一个劲儿的刷盘子干活。

    忙到了深夜,终于要打烊了,我的手都快抽筋儿了,肚子也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

    老板娘一脸暧昧的拿出一大堆面包奶酪鲜奶给我们,我的口水都快淌到桌子上了,一番饕餮吞咽,食物被我们消灭了大半。

    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能吃的女孩儿,看着凤凰身旁堆积的一大摞空盘子,又扫过她丰满的两团,我恶意的想:这些东西吸收的营养不会都聚集到那里去了吧。

    结果我的脚被芭芭拉踩得很疼,而这小妞竟然装作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回去的时候,老板娘又给了我很多没吃完的食物当做明天的饭,芭芭拉也送到了门口,只是她还在赌气,小嘴噘的老高,脸色也不好看。

    我却因为吃得很饱很开心,抱着食物向他们开心的道别。

    现在是深夜,这时候还亮着灯的店铺已经所剩无几,我漫步走到小广场,准备找个干净一点的地方休息。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露宿街头。

    当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很牛掰的秒杀了他自己和父母连同整个村庄的时候,我又很不凑巧的接管了这具身体,一跃成为了这个倒霉孩子的继任者。

    望着满目荒芜的废墟,我很苍凉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只剩自己了,所以,无论做什么,只能靠自己。

    没有了父母这块坚实的后盾之后,我深切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在成为一个寒酸的冒险家的同时,我又找到了一个省钱的办法,那就是露宿街头。

    和风大陆的夜并没有地球那般寒冷,小广场上也总会有一些能够遮风避雨的角落可以睡人,有时候能捡到几张和风日报当被子盖也不失为一种幸运。

    但是此刻,我却没有这么做,因为我发现,凤凰,这个童颜巨【乳】的小丫头,竟然还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拜托,玩尾行也应该是男人的专利,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凑什么热闹。

    “你怎么还不回家?”我不解的问。

    “你住在这个地方?”凤凰一脸认真,答非所问。

    “是啊”我自嘲道:“对于没钱没家的流浪冒险家来说,还有什么地方比小广场的角落更能令我安心。”

    “你要不要去我那里住,我一个人,有点怕。。”

    凤凰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入耳。

    “怕?”我突然感觉眼前的小姑娘三观有点不正,于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你就不怕我大半夜的非礼你?”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凤凰的表情很认真,语气同样很诚恳。

    “你凭什么相信我?”

    “因为你肯给我弄吃的。”

    我很抓狂,真心不了解这孩子的监护人究竟是怎么给这孩子灌输思想的。

    说真的,我很心动,无论是她提出的住宿问题,还是我自己说的那啥问题,我都非常心动。

    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突然发现,对这个童颜巨【乳】的小丫头,我竟然连一丁点的抵抗力都没有。

    满脑子就两个念头,一个大声的催促我:上了她,上了她;另一个大声的附和着:啪啪啪,啪啪啪。

    去他姥姥的,不管了。

    真要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卖身娶她还不行吗!

    就这样,我晕晕乎乎的住进了凤凰的家。

    凤凰的家很大,类似地球上的道场。

    进了门,我终于能够体会到凤凰的心情。

    这是一幢很古老的日式套房,木质的门,纸糊的窗子,一排屋子连在一起,围绕成了一个圆,圆的中心便是这套房子的小院。

    小院里杂草丛生,看来很久都没人清理过了,有些拉门上的窗纸也都破烂掉了,窗纸内黑漆漆的一片,看了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凤凰带着我长驱直入,进了正对大门的房间,拉开门的瞬间,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呛得我直咳嗽。

    进了门还没两步,老旧的地板就欢腾的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把地板踩破。

    屋子里的霉味久久不散,不过我已经适应了。

    凤凰铺好床铺,在一旁招呼我。

    我转过头,这才发现,她铺的两床被子竟然是紧紧挨着的。。

    “快过来睡。”

    凤凰摆手招呼我,自己则钻进了其中一个被窝。

    “这,这样不好吧。。”

    我咽了口口水,润了润被欲火焚烧到干渴的喉咙,结巴道。

    “快来吧,没关系的,我一个人睡觉,怕。”

    凤凰的表情还是那么坦诚,而且她的眼神也还是那么纯洁。

    我却有点把持不住了,身体的某个物件正在迅速的膨胀,勃发。。

    冷静了一会儿,我对自己狠狠道:“都送上门了,怕什么!”

    然后,我机械的走过去,打开被子,生硬的钻了进去,活脱脱像是一个木偶。

    我在心中不断地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刚有那么一丁点的效果,凤凰的整个人就贴了上来,缠住了我的手臂。

    刚刚消减下去的某物再次膨胀起来,完了,前功尽弃了。。

    我一脸的悲痛欲绝。

    本想要抽出手臂,却又不好惊醒已经熟睡的凤凰(话说你睡得是有多快)。。

    只得在心底再次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还未等到有任何效果,凤凰的身子微微扭动,两团柔软的波涛再次贴了上来。

    噗嗤一声。

    我的鼻血喷了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