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跟甲壳虫角力

    有美女送上门,却只能看着,而不能做一些有利于身心舒畅的事情,这是很痛苦的。

    我并不清楚当年柳下惠是怎么做到坐怀不乱的,不过我是这样认为的,要么是他身上的某个零部件出了问题,要么他就是个弯男。

    反正这一夜,我没有睡,不仅思考了柳下惠的问题,同时也弄清楚了下半身的那个哥们是有多执着——竟然坚挺了整整一宿。

    一个两世加起来三十三岁的老处男,挣扎在欲望和良心的边缘究竟是有多痛苦,这其中的滋味又有谁能品的出来。

    所以,不到四点,我就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坐在门口,拿着早餐,望着尚未大亮的天,发呆。

    你能想象:大清早,一个年轻的男人,满头乱糟糟的白发,顶着俩黑眼圈,捧着半块黑面包,看着满院子杂草,慨叹生命的短暂,唏嘘人生的渺茫,这种悲怆的场景吗?

    反正我知道凤凰不能。。

    这个只属于单细胞思维模式的女孩儿,迷迷糊糊的爬起床,洗了把脸,捧着个酸奶酪,晃晃悠悠的坐在我的旁边,盯着我的脸好半天,然后,伸出奶白的手指,在我的眼眶上一圈一圈的画着,画完后,将手指送到自己的眼前,奶声奶气的问我:“这个不掉色的眼影哪里有卖?”

    我泪流满面。

    是的,为了保住这个女孩儿的贞操,我彻夜未眠。

    然而,这个女孩儿竟然以为我在脸上涂了高档眼影。。话说,你是有多单纯。。

    吃完早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背着一把砍出了齿痕的破旧太刀,带着一对黑眼圈和一脸的困意,我朝着地下城的方向走去。

    身后,凤凰撒开小脚丫哒哒哒的跟了上来。

    “喂喂,我是要去地下城打怪赚钱,不是去参加女性园游会,你跟着我来干吗?”

    我不解的问她。

    她并没有反驳我的话,而是用嫩白的小手从衣兜里抓出一张纸递了过来。

    打开纸的瞬间,我震惊了。

    这是一张冒险家的身份证明。

    证明上清清楚楚记录着冒险家的一切资料:

    姓名:凤凰

    性别:女

    年龄:16岁

    等级:三

    职业:气功师

    天赋:吹灰之力(有几率释放气功魔法而不消耗魔力值)

    天赋等级:f

    力量:d

    速度:f

    体力:e

    敏捷:f

    魔法:e

    魔力值:150

    魔法技能:气功弹

    物理技能:无

    仔仔细细读了三遍,终于抬起头,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还是小瞧了这个女孩儿,一直以为她手无缚鸡之力,没想到啊,力量值竟然比我的都高。。

    。。而且还有那么逆天的天赋。。

    苦笑中,我回想起自己昨天更新的冒险家数据:

    姓名:安小毅

    性别:男

    年龄:22岁

    等级:五

    职业:战士

    天赋:破釜沉舟(濒死状态下,有几率使出致命一击)

    天赋等级:e

    力量:e

    速度:e

    体力:e

    敏捷:d

    魔法:f

    魔力值:100

    魔法技能:无

    物理技能:无

    我始终对天赋这项技能抱有看法,濒死状态我忍了,只要能打出致命一击说不定就能险死还生,但是前面‘有几率’这三个字却让我感觉到揪心摧肝。

    也就是说,濒死状态下并非每一次都能打出致命一击,万一哪天运气不好,碰到个牛逼的boss,自己一刀砍出去,人家boss嘛事儿没有,我可就完蛋了。

    我的整个人生都完蛋了!

    凤凰完全没有察觉到我脸上不自然的表情,她习惯性的拽住我的衣角,拉着我往前走,还时不时的回过头看我。

    “你一遍一遍的看我,难道我长的很帅吗?”

    我有些自恋的问。

    “不是啊”凤凰如实的回答:“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眼影在哪儿买的。”

    我捂住脸,不想再搭理她。

    在地下城里行走,大多时候都需要小心翼翼的。

    地下城与外界的空间完全不同,蜿蜒曲折的路径,怪石嶙峋的洞窟,鬼斧神工的雕塑,还有那神出鬼没的怪,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从哪个角落蹦出来一只埋伏多时,早已饥肠辘辘的可怕怪物。

    所以,你必须全神戒备,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否则,那将会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次疏忽了。

    我和凤凰肩并着肩,缓步前行着,现在是地下城第一层。

    地下城前三层的怪都是一级的,很容易杀死,就算集体出现,也造不成什么危机,只要有最基础的防备意识,就不会受伤。

    前三层度过的很平稳,凤凰没用魔法,而是用拳头硬碰硬,拥有d级力量的她,面对一级的小怪基本能做到每击必杀。

    而我则悠闲的看着凤凰‘表演’,时不时挥刀砍掉一些打算偷袭我们的小怪。

    挂掉的小怪都会爆出一些东西,多数是一到两枚铜币,偶尔也会爆出一些常见的材料,如史莱姆的鼻涕,哥布林的指甲,鬼面蛆虫的蛀牙。

    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怎么在意,反倒是凤凰,好像小家雀一样蹦来蹦去,满地捡拾掉落的材料和铜币,还一脸幸福的样子将材料和铜币统统塞进了自己的背包,将原本就不大的背包装得满满的。

    我并没有阻止她,因为她的举动让我想起我初来乍到时候的模样,想一想,都已经过去了五年,还真是怀念啊。

    突然,我有些话到了嘴边,想要问她。

    “凤凰,你一个女孩子可以做很多既轻松简单又能赚钱的职业,为什么非要从事冒险家这个危险的职业呢?”

    我很不解,看着她欣喜的笑容,问道。

    听到这话,凤凰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一种莫名的难过席上她的脸庞,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充满了委屈和难过,而泪花就在这中间打转儿。

    “我是不是说到你的痛处了,对不起啊。。我这个人就是,就是嘴贱。”

    我痛斥自己伤害了凤凰的行为,并表示了深深的自责——许诺弄到了钱给她买好看的衣服。

    凤凰这才抽抽嗒嗒的转悲为喜,只是她的眼中仍有挥之不去的忧伤。

    我没有再问她类似的问题,或许她的双亲曾经在地下城中死去吧,又或者她最珍惜的朋友被地下城中的怪物杀掉了,总之,地下城对于她来说一定是一个非常难过的地方。

    但我始终不懂,既然这么难过,又何必还要再来呢?

    想了好久,我只能得出一个答案:她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得多。

    进入了黑色混沌状的传送门,我和凤凰来到了第四层。

    从第四层开始,再也没有了两侧的岩壁,取而代之的,是无底的深渊。

    一旦不小心掉下去,很有可能会跌入更深的层面,那样的话,即使没摔死,也得被更深层的可怕怪物干掉。

    所以自第四层开始,之后的每一层都要倍加小心。

    我握着血迹斑斑的太刀,跟在凤凰的后面。

    四层到六层的怪是二级的,对我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对凤凰却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毕竟她才三级,而我已经五级了。

    几只二级的甲壳虫爬了过来,朝着凤凰和我发动了攻击,它们的攻击很单一,就是靠着坚硬的触角刺穿对方的身体。

    在行动之前,这种甲壳虫怪常常会向后退几步,两条后腿憋足了劲儿,紧接着一个冲锋,朝着敌人冲了过去,除非撞到了某样东西或者后腿儿的冲劲儿跑完,不然它会一直冲下去。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冲动且没有智慧的愚蠢生物,因为好多次,我都眼睁睁看着它们冲出了石面,坠入了深渊。

    虽然第四层的甲壳虫怪被爆掉之后也不会多掉落哪怕一枚铜币,但我还是有了一些收获——我终于清楚了凤凰的力量值为什么这么高。

    这丫头竟然用双手抓住甲壳虫的坚硬触角和它角力!

    我见过力量型的男性战士有用过这种方法对抗甲壳虫的,但我从来没见过气功师用这种笨方法角力的,尤其这个气功师还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儿。

    在看到凤凰一步一步的将甲壳虫推到了深渊的边缘,接着再将甲壳虫推下了深渊的举动,我简直是大跌眼镜,布满黑线的额头旁挂着一滴大大的汗珠。

    “这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力量吗?”

    我在心中喃喃的问自己。

    于是,我打算亲自试验一下甲壳虫的力量。

    在一只卯足了劲儿的甲壳虫冲向我的同时,我也卯足了劲儿冲向了甲壳虫。

    d级的敏捷让我很轻易的抓住了甲壳虫坚硬的触角,但是甲壳虫的力量却超出了我的想象——它的力量竟然完全不在我之下!

    接着,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场景。

    一边是我,一边是甲壳虫,两边都卯足了劲儿,想要逼着对方后退一步,但无论哪一边都不肯有哪怕一丁点的认输。

    六条腿和两条腿都绷得紧紧的,势均力敌。

    大约过去了三分钟时间,没有分出高下,凤凰那边已经推下去第十一只甲壳虫了。

    大约过去了十分钟时间,还是没有分出高下,凤凰那边已经推下去除这只外的最后一只甲壳虫了。

    我的脸憋得通红,两个腮帮子鼓得老高,连气儿都不敢大出。

    甲壳虫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吱吱的怪叫着,原本就通红的眼睛更是像极了两颗闪亮的灯泡。

    终于,我憋不住了,对着甲壳虫低声道:“老兄,我不行了,你那边怎么样,行的话吱一声,不行的话吱两声。”

    吱,吱。

    完全听懂了我的话,这也太智能了吧!

    我惊叹道。

    接着,我继续同甲壳虫交流:“这样吧,你看咋俩都不行了,今天可不可以就先到这里,赶明儿咱俩再较劲儿,你看如何?”

    说完话,甲壳虫却没有丝毫反应。

    我心中纳闷道:“是我沟通出了问题,还是刚刚的只是意外?”

    猛然间,我想起了什么,心中暗骂:“安小毅啊安小毅,你就是个笨蛋,甲壳虫又不会说话,你叫它怎么回答你?”

    自责过后,我舔着脸,嘿嘿笑道:“是我没说清楚,见谅,甲壳虫兄,刚才的事儿你要是同意呢,就吱一声,不同意呢就不用出声。”

    吱。

    毫不例外,甲壳虫完全能理解我的话。

    我见有效果,又道:“这样吧,我数1-2-3,数到3,咱俩一起撤力,好不好?”

    末了,还不忘加一句:“好的话吱一声。”

    吱!

    “好嘞,听好了1-2,3!”

    我猛地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此同时,甲壳虫也放松了六只绷紧的脚爪,笨重的身躯碰的一下撞到了地上。

    我连连大口喘息,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而且还有更多的汗水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凤凰蹲在我身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甲壳虫看,甲壳虫也毫不避讳的让她看,而且一对深红的虫眼也一动不动的盯着凤凰看。

    这一人一虫好像一对失散多年的亲人,泪目汪汪的瞅着对方,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