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这是我的承诺

    在地球的时候我曾经玩过一款名为‘掉线城与勇士’的游戏,对游戏中气功师妹子的精美cg表示大爱。

    每天摩挲cg海报不下百次的我,以为对气功师萌妹子的魅力已经有了相当的抗性,但是当我亲眼所见凤凰这个萌系气功师出手还招的英姿时,我才发现——深深的错了。

    容我擦一下不止的鼻血。

    她纤细的腰肢,柔软的身体,过肩的清丽长发,充满了萌与坚毅的精巧面容,永不言弃的眼神,以及,她每次出招时都会引发不断颤动的胸前的两对巨大波涛,巨大波涛,巨大波涛。。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相信,如果再不移开我的双眼,肯定会因为承受不住欲望的冲动而做出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所以,我做出了一个英明而又果敢的决定——闭上一只眼。

    接着,我就为我的这个决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因为无论是谁,只用单眼看着一件极具吸引力的事物时,都会放弃对周遭事物的观察,我也不例外。

    华丽丽的,我被一只绿皮肤,矮个子的投石哥布林扔出的石头砸中了脑袋。

    清晰的痛楚和脑袋上的大包让我感觉到非常愤怒。

    我拔出太刀,在那只投石哥布林跳起的瞬间,将它砍成了片。

    尚在空中就被我挂掉的哥布林,瞬间化作了一阵黑烟,而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四枚铜币,坚硬的铜币翻滚着一枚不落的砸到了我的脑袋上。

    给我的脑袋又增添了四处新伤。

    这一幕被跟在后面的小吱看了个全,结果这货的六条细腿抖个不停,口里还不断发出吱吱吱的怪叫声,我原以为这只甲壳虫怪是不是病了什么的,结果一走进,才从它一对无法遮掩的红灯笼大眼里,读出了讥笑的味道。

    我竟然被一只甲壳虫怪取笑了!

    我怒气勃发,拔出太刀就要替天行道,被刚好干掉最后一只投石哥布林的凤凰发现了,她像是脱缰的野狗般朝我飞奔过来,白嫩的小手本来是要将我拦腰搂住,以防止愤怒的我将小吱砍成土豆片,但是在接触到我后腰的一瞬间,她却鬼使神差的推了我一下。

    本来就处于前倾状态的我在被力量属性d级的怪力丫头狠狠一推之后,双脚离地,整个人停不住的向前飞去,呯的一声重重撞到了离这儿不远的一块平底竖起的巨石上。

    好似被镶在石头上的我只感觉头晕眼花胸口闷,整个人好像贴在墙面的肉饼一样,紧紧的黏在墙面上慢慢的滑了下来,最后内流满面的平趴在地上。

    你让我走。。

    好容易缓过劲儿来的我,带着太刀和空空的背囊在落寞悲凉的背景音乐中,缓缓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我决定离开。

    我再也受不了单细胞蛮力妹子和高智商甲壳虫怪这对组合的折磨了,这是直达身心的赤裸裸的摧残啊!

    保守估计,如果再跟他们相处几天的话,我一定会死,而且铁定不是死于地下城,因为在再次下到地下城之前我就会被这对奇葩给活生生的玩死了。。

    走出了大约十几步,留恋的回过头,瞄了一眼凤凰伟岸的波涛,啊,真是舍不得。。不过跟小命相比的话,我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后者。

    美女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在转身的一瞬间,我瞄到了凤凰,她愣愣的站在那里,双手不知所措,一对大眼睛里始终闪着光,盯盯得瞅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解,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相反的方向,但是她并没有追上来,只是在原地傻傻的站着,好像一尊美丽而纯洁的雕像。

    我没有停住脚步,因为我有种感觉,只要稍稍止步,就再也离不开了。

    走到一个拐角,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撇过头瞅了瞅,他们并没有跟过来,不觉叹了口气。

    突然的离去并没有给我多少轻松的感觉,反倒让我感到心乱如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离开了那对奇葩,我应该感觉到开心才对,为什么胸口这里。。胸口这里好像压了一块石头一般,那么沉重,那么刺痛,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我把四肢全部伸展开,形成了一个大字,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艰难的喘息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痛,这么沉闷。

    当得知忽然间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在看到这具身体的原父母以及村人都被杀死,而自己只能孤独的面对整个世界时,我同样没有多少难过的感觉;当赚的钱不足以支撑最便宜的地下室而被连哄带拽的赶出去时,我仍旧只是笑着躺在小广场冰冷的地面上,望着星空自嘲。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我会这么难过,为什么他们没有追上来?

    如果他们肯追上来,哪怕只是她追上来,对我说不要我走,我都不会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

    我痛苦的喘息着,大力的捶打着胸口,想要将胸口里堵塞的那块石头敲碎,可是肌肉曲线如此自然地胸口哪里又会有什么石头存在。

    正当我迷乱之际,拐角旁突然有不少两级三级的冒险家匆匆跑过,有的人还在拼命地呼喊着:“快跑吧,怪潮来啦!”

    怪潮!

    我一惊,整个人从地上跳了起来。

    怪潮,就是指地下城中的怪物如同潮水一般成群结队的杀戮过境,这种情况对于即使比怪物高出一两级的冒险家来说,也是非常致命的。

    唯一求生的办法就是逃跑,拼命地逃跑,朝着一些犄角旮旯里跑,只要躲进了那种地方,一般是不会受到怪物特殊关照的,除非你天生一张嘲讽脸,或者是故意作死。

    说实话,我对于三级的怪潮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曾经二笔呵呵的试着挑战过一次,最后濒临死亡的我靠着天赋技能的偶然激发,在一瞬间团灭了怪物群。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危急的险情,也是第一次在心底对自己说:安小毅,你真是个,差点玩大了吧。

    从那之后,我下定决心,不再面对怪潮,至少在我还没找到牛逼哄哄的队友之前。

    看着疯跑过去的一个个冒险家,我还是没有找到凤凰和小吱的身影。

    一把拉住了其中一个冒险家,我大声问道:“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带着甲壳虫怪的女孩儿?”

    “没有!”

    他一把挣开了我的手,瞧也不瞧的继续逃命。

    我一边向之前离开的地方跑,一边随即抓过路人询问。

    “没看到。”

    “没有。”

    “不知道。”

    。。

    一连串儿类似的回答让我的心彻底沉入了冰窟。

    她不会出事了吧。。

    我的心忐忑不安,恨不得马上能看到凤凰娇小的身影。

    大口喘息着,我拼命的朝着人群相反的方向跑,很多路人经过我身边的同时都对我投以作死白痴的眼神,有些好心的路人劝我也快快逃跑,以免受到怪潮的波及,然而我已经顾不得那些,只想快些找到凤凰,我不希望她有事,是的,我不希望,如果她真的出了事情,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在快要跑到我和凤凰分手的地方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小姑娘,快跑吧,怪潮要来啦!”

    我探出头,看到凤凰满脸泪水的靠在小吱的身上,一双大眼睛中充满了执拗与失落,她娇小的嘴里发出了略带嘶哑的奶音:“我不走,我走了小毅就找不到我了,我要在这里等着他。。我要在这里等着他。。”

    说到最后,凤凰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完全掩埋在低低的哭泣中。

    我的心化了。

    一股浓浓的负罪感在我的心里升腾,我竟然是这么自私,这么没有胸怀的一个男人,为了芝麻大点的小事,就抛下了如此珍视我的女孩。。

    用力擦干了眼上的泪水,看着最后那个好心人带着惋惜的表情无奈的离去,我缓缓走向凤凰。

    凤凰还在那里哭泣,嘤嘤的哭泣声令人心酸,她一边哭,一边说着模糊不清的话:“呜呜呜,师父离开我了,现在你也离开我了,不是说好不离开我的吗。。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我要一直孤零零的一个人,为什么,呜呜呜呜。。”

    “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抛弃了这么好的女孩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凤凰娇小的身体突然一颤,她停住了哭泣,缓缓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似乎没有看清一般,她又用力揉了几下眼睛,在确定真的是我后,发疯一般扑入了我的怀里,大声的嚎哭了起来,并使劲儿的用手掐我腰间的细肉,疼得我拧眉咬牙直吸冷气。

    紧紧的将女孩儿拥入怀中,强忍住腰间传来的阵阵痛楚,用最温柔颤抖的声音对凤凰道:“刚刚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是我不对,对不起,请你原谅。”

    轻轻地捧起她梨花带雨的精巧小脸,我的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我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你了,一辈子,永远。”

    “恩”凤凰用力的点了下头,精致美好的小脸儿上终于露出了如同天使一般的笑容。

    怪潮带来的轰鸣已经咫尺可闻,我甚至能够看到火柴头大小的怪物的狰狞面容。

    轻轻的放开凤凰,拔出后背那把带着齿痕缺口的破旧太刀,脸上的笑容竟然平静而强大。

    我不会死,至少不会死在这里,因为我不会让她一个人再孤零零的哭泣。

    这是我对她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