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女装男装和我

    在怪潮中疯狂的挥舞着太刀,我不知道自己已经这样劈砍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劈砍多久。

    我的衣裤早已经被怪物的脚爪抓破,一道一道溅血的伤痕布满了我的身体,好像身上爬满了红色的蚯蚓,包裹着左臂的麻布也被撕扯掉了几条,好在黑色的花纹还没有显露出来,这让我大大的放心,同时也令我大大的分神。

    我的胸口又被抓出了几道血痕。

    挥刀的右臂已经麻木,早已没有了什么酸软疼痛的感觉,只是机械性的挥着刀,劈砍着来犯的每一只怪物,而我的心里也早没了多余的念头,唯剩那个承诺支撑着我没有晕过去。

    凤凰那边的情况比我好很多,她的身前有小吱,而这些怪物都不会主动攻击趴在地上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的小吱,所以智商不高的它们会选择避开小吱这座路障,从旁攻击凤凰本人。

    而凤凰的身后靠着的是我,我的太刀从不会给任何想要攻击我和凤凰的怪物留一点情面,因此,能在我太刀下侥幸存活下来,且还没残胳膊断腿的怪物,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零星的这些怪物对身俱蛮力与气功的凤凰来说,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

    往往是噼里啪啦一阵暴打,捎带着再附赠几团气功弹,一滩被虐成稀烂肉泥的惨死怪物就这么被无情的抛了出来。

    地下城中低级的怪物智商虽然不高,但他们并不傻,在看到被打的不成怪形的残尸之后,哪只怪物还有勇气再送上门?

    于是乎,他们纷纷调转矛头,集体瞄向了我。

    这样一来,我的压力更大了。

    面对斩不尽杀不绝的怪物,我的体力渐渐不支,挥刀的手臂也不那么利索了,眼前的景物变得越发的模糊。

    完了,我快不行了。。

    我在心底默默地想着。

    如果我死了。。凤凰怎么办。。

    脑子里突然闪过凤凰蹲在地上哭泣的心酸场景,我的身体再度涌起一丝力量。

    创世之神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我求你帮帮我吧,就算我死了也不要紧,但一定要让这个孩子活下去啊!

    猛然间,右臂泛起了金色的光芒,我知道,这是天赋激活的征兆,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出了最后的一刀,接着,我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谢谢你啊,创世之神。。

    冷冽的风吹拂过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耳边传来了欢快的哼声。

    我睁开眼,是一片昏暗,抬了抬手,发觉全身上下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喉咙里还干渴的要命。

    水。。水。。

    我张开早已干涸的口,虚弱的发出无力的声音。

    哗啦,一阵东西落地的清脆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醒啦!”

    凤凰的脸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泪滴,不过却是满脸幸福喜悦的样子。

    虽然不忍心打断这么温馨的场景,但是我的喉咙真的干得快要着火了。。

    水。。

    我用尽剩余的力量再次重复了无力的词语。

    凤凰忙从小吱背上的背包中取出水袋,拧开塞子,将袋口冲着我的嘴,咕嘟嘟的灌了下去。

    我像突然掉进水中的快要干死的鱼般,疯狂的吞咽着水袋中的水。

    甘冽的清水润湿喉咙的一刹那,我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如果不是干涸到早已没了泪水的话。

    什么他乡遇故知,什么洞房花烛夜,什么金榜题名时,去他姥姥的。

    能在渴死的前一秒喝到甘甜的水,这才是幸福啊!

    抱着水袋牛饮了好半天,喝干了水袋中最后一滴水的我,用力的擦了下嘴角,豪爽的吼了一声:爽!

    再次活过来的我,看了看四周,满地都是怪物掉落的材料和铜币,而在我的不远处更是散落了密密麻麻的一小堆儿。

    应该就是刚刚凤凰失手掉落的那一堆儿吧。

    我站起身,看了看一片狼藉的衣服,摆弄了下还挂在我身上,将掉不掉的麻布条,自嘲的笑了一下。

    凤凰来到我的身前,扯了扯我零碎的衣角,满脸委屈的对我说:“都怪我。。你的衣服都坏掉了。。伤口也这么多。。而且全身都是血。。”

    她纯洁美丽的大眼睛里再次集合了泪花小分队,看样子,如果我不能在短时间内说出什么沁人心扉,感人至深的话,就会引起大规模的眼泪攻势了。。

    那个。。

    我挠着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举目四望,突然来了灵感。

    “伤口是小事儿,我还有一瓶恢复药剂,而且你看这满地的钱,我们捡回去买衣服好不好,想一想我也该换套衣服了。。”

    凤凰不为所动,抽了抽鼻子,精巧的小嘴已经撅了起来,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对了,还有你喜欢的那件衣服,也买给你,我美丽的凤凰就应该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样。”

    凤凰终于破涕为笑。

    女人啊。。

    我感慨万千。

    收集起满地的钱币和材料,我和凤凰的袋子都装的满满的。

    看着其中一袋子的铜币,我的心情还算不错。

    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我转过头问凤凰:“你还记得我昏迷之前做过什么吗?”

    凤凰白嫩的手指抵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兴奋的大眼睛突然冒出了光,拉开她还带着奶味儿的语调,绘声绘色的向我描述了昏迷之前的那段场景。

    基本上就是我手臂金光大作,砍出了威风凛凛的一刀,刹那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然后,她就看到了如同收割麦子般的场景。

    怪物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最后还能安然无恙的站立着的,加起来不超过十只。

    剩下的这些怪物明显被我的王八之气所震慑,先是呆立片刻,接着二话不说,抱头鼠窜,像一群没长眼睛的愣头苍蝇,东撞一头西撞一下的躲进了黑暗之中,再也没敢出来。

    讲到这里,挽着我手臂的凤凰的双眼笑得眯成了月牙,银铃般动人的笑声也不绝于耳。

    心安理得的接受着美丽女孩儿崇拜的目光,感受着时不时就会触碰到的柔软波涛,我整个人都沉浸在快乐且猥琐的暗爽之中。

    鉴于怪潮的原因,一大波冒险家都逃到了六层以上,这也使得六层以上的怪物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我们回去的路上竟然没有受到一丁点儿的阻碍,这也让我感觉到大为欣喜。

    毕竟能够和凤凰这样一个漂亮的巨【乳】萝莉形同约会般的漫步在回去的道路上,而且还没有任何煞风景的电灯泡出现,简直就是人生中的一大快事。

    至于后面跟着的小吱,它就是个甲壳虫怪,对凤凰的感觉除了认为她比较亲切外,没一丁点能够激发它雄性荷尔蒙的地方存在,她毕竟是个人类,而不是只母甲壳虫。

    换言之,你总不会对只雌性甲壳虫产生浓厚的性趣吧,即便它在甲壳虫群里属于眉清目秀的那种。。

    和凤凰慢慢悠悠腻腻歪歪的走出地下城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而这时,也正是艾瑞城夜生活中最热闹的时段。

    带着小吱行在街道上行走并不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情,我还见过有钱的商客雇佣哥布林充当搬运工的场景,尤其在看到这种绿皮肤的小矮子毫不费力的把一袋袋似乎比它还要沉重的货物搬上车厢时,我总会慨叹创世之神的恶趣味。

    它就像是地球上的蚂蚁一样——渺小而强大。

    既然小吱并不是众人侧目指点的原因,那么问题就一定是出在我和凤凰这里。

    凤凰?

    我可以立刻排除掉这种可能性,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巨【乳】萝莉,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始终闪动着活泼的光,她的存在只能让人艳羡,而不是议论。

    那么就只剩下我了。。

    顺着众人嘲讽一般的怪异目光,低下头,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在与怪潮的殊死搏斗后,我的衣服裤子大多都已经被撕扯成布条,碎破的麻布条甚至都无法完全遮掩我若隐若现的重要器官。

    好在走出地下城之前,我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心痛的喝下我所拥有的最后一瓶昂贵的恢复药剂,将密密麻麻如同红色蚯蚓一般的伤口治愈,否则我可能早就被患有密集综合症的冒险家暴打致死了。

    虽然并不太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但毕竟和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儿并肩在街道上散步,衣着打扮什么的即便不庄重,至少也要得体一些。

    我轻咳一声,附耳对凤凰道:“那个。。我先去买套衣服,你要不要跟我来。”

    凤凰兴奋的连连点头,她最喜欢买漂亮的衣服了,无论是给她还是给我。

    于是,单细胞又身俱蛮力的她很欢乐的拉着我往最近的那家女装店跑。

    在一阵尖叫和利爪的攻势下,我带着一身的伤和更加破烂的衣服,被女衣店老板踢出了大门,孤独的站在风中悲伤。

    而凤凰,则开心的买下了她最喜欢的那套衣服。

    我以为她是在故意报复我之前的自私行为,后来才知道,她自懂事以来就没进过男装店,天然的她竟然没有发现女装和男装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