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阴云下的约定

    我最终还是买了一把新太刀。

    并不是我有意想遗弃掉这把伴我风雨的太刀,真的是有原因的。

    在确定找不到肯帮我修理这把太刀的修补匠之后,我决定找武器商商量商量,将这把太刀进炉重铸。

    虽然改变了固有的形态,但还是那块铁不是。

    没想到被武器商一口回绝了。

    我以为他可能是因为铸造赚的钱不如卖出一把武器来得快,但是当我连续咨询十几家武器铺子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统一而又确信的答案——这把武器是用废铁残渣炼制出来的,你能用到现在还没让它断掉,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思虑再三,我还是眼含热泪的将这把陪我多时的用废铁残渣炼制的破旧太刀卖给了街边收废品的老爷爷。

    在我的执着之下,老爷爷痛心疾首的付给我两枚铜币,为此,他险些犯了心脏病。

    四枚银币最终变成了两枚铜币,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背着花费了三十枚银币购买的锋利太刀,揣着剩余的八十二枚银币和四枚铜币,我踏入了咖啡馆。

    迎面扑来一阵针锋相对的气息,我不寒而栗。

    凤凰鼓着一对粉嫩的小腮帮子,皱着小鼻子,瞪着双眼,怒气冲冲的瞅着对面,好像要用气势将对方震慑住。

    另一边,猫女芭芭拉咧着小嘴,呲着锋利的小白牙,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好像一只正在愤怒的小猫。

    不远处,吧台那里,老板娘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较劲儿的两个女孩儿,见我站在门口,向我抛了一个玩味儿的眼神。

    接着,她害死人不要命的大声道:“安小毅来了啊,想要点点儿什么?”

    虽然低着头,但我仍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四道凌厉的目光射在我的身上,如同四道威力十足的龟派气功,足以将我在一瞬间轰成渣渣。

    本着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我打算偷偷溜走,却不想一瞬间,两只手都被牢牢的抓住,抬头一看,左边的是怒气冲冲的凤凰,右边的是横眉立目的芭芭拉。

    “今天。。月亮。。真圆啊!”

    我试着转移话题,抬起头,才发现今夜是阴天。

    被强行拽进店里并强行按在椅子上的我,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本能的戒备着一左一右两只红太狼的夹击。

    “我说。。你们想喝点什么?”我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今天我请客。。”

    “一杯艾瑞葡萄酒,一块上等黑毛牛排!”

    芭芭拉气冲冲的拍着桌子,可一双猫眼却始终恶狠狠地盯着我看。

    “一大杯艾瑞葡萄酒,一大块上等黑毛牛排!”

    凤凰有样学样,还不忘在前面加一个大‘字’,逗得周围食客纷纷窃笑。

    这里虽然是咖啡馆,但并不单纯售卖咖啡,由于老板娘的人脉很广,所以无论多么难弄到的食材她这里都有存货,而且老板娘的烹饪手艺也非常棒,因而受到广大食客的欢迎。

    无论冒险家,公会高层,甚至包括大家族的首脑人物,都时不时的会来品尝一下老板娘的美味风情。

    正因为如此,许多知名饭店才能有卖的名贵菜肴,在这里也同样有卖。

    艾瑞葡萄酒在和风大陆的名酒谱中完全站得稳脚步,一杯艾瑞葡萄酒的价钱大约是一枚金币。

    黑毛牛排也是和风大陆公认的十大美食之一,一块上等的黑毛牛排同样需要一枚金币。

    和风大陆的货币度量衡是这样计算的:一枚银币能够兑换一百枚铜币,一枚金币能够兑换一百枚银币,而一枚铜币的价值大约相当于地球上的一块钱。

    也就是说,我需要花费四万块钱来为这俩不知什么原因而斗气的小妞买单。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天晓得这两个小妞还会弄出什么乱子来。

    当艾瑞葡萄酒和上等黑毛牛排被端上桌的那一刻,我读懂了老板娘的眼神——我不管你们怎么闹,如果让芭芭拉受到一点儿委屈的话,有你好瞧!

    末了,她还伸展出足有我小腿粗壮的结实手臂,秀了一下手臂上突起的肌肉。

    我打了个寒颤,脸上在微笑,心里却在滴血。

    芭芭拉一口气灌了小半杯艾瑞葡萄酒,打了个小嗝,小脸儿瞬间变得通红,醉意也涌了上来,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吼道:“说,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这模样,活脱脱一个女汉子。

    我苦笑道:“我们一起探索地下城的,她是我重要的伙伴啊。”

    “重要的。。”芭芭拉生气的对我道:“我就不重要了吗!”

    “重要,重要”我忙堆着笑,顺着巴拉拉的话往下走。

    结果另一边,一只奶白的小手,也狠狠地拍打起桌面。

    我转过头,凤凰带着醉意,小脸通红,原本时刻带着天真笑容的小嘴,此刻竟然变成了Ω形,一双大眼睛也变成了口冲上的月牙,怨气冲天的冲我喊道:“伙伴!你竟然当我是伙伴,都一起睡过觉唔唔嗯嗯唔嗯。。”

    我忙用手捂住了凤凰的小嘴儿,阻止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天晓得这个小妞喝醉了怎么这么没节操没下线。。

    本想向在座的食客解释一下,但还未转身,就感觉身后汇聚了无数道刺眼的目光,有挺我的,有羡慕我的,有嫉妒我的,还有恨我的。。而更多的,是能用两个字来表达的比喻——禽兽。

    我瞬间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禽兽。。要是真做过什么,我也就认了,但是。。我竟然什么都没做。

    我简直禽兽不如啊啊啊啊啊!

    放下了阻止凤凰的手,脸上满是白痴一般的表情,我已经崩溃了。

    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都认了,再不行,我卖身娶你俩去!

    接下来,就是两个醉酒的女孩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发泄时间。

    身为两世加起来三十三岁的老处男,我又哪里听不懂两个小妞的意思呢。

    只是我现在要钱钱没有,要地位地位不够,要等级等级不高,凭什么得到两个美丽优秀的女孩儿的爱。

    而且还有一个非常危险的隐患。。

    我看了看自己的左臂,在层层纱布包裹之下,那些令人心悸的黑色花纹,天知道这东西会在什么时候突然爆发,毁灭我连同我所爱的一切。

    在没有弄清楚左臂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之前,我不会随便接受任何一个人的爱。

    我不是小孩子,做不出完全不计后果,不担责任的莽事。

    虽然,我一直渴望着爱情。

    我轻轻叹了口气,一抹寂寞在脸上稍纵即逝,老好人般的白痴笑容再次挂到了我的脸上,一边毫无缘由的点着头,一边应付着两个女孩儿的幽怨。

    这场闹剧终于在两个女孩儿一先一后伏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而告终。

    酒足饭饱的食客们也都看完了热闹,嘻嘻哈哈的离开了咖啡馆。

    只剩下老板娘,忙着打扫收拾的可爱女仆们,还有一左一右睡倒在桌面上的两个天使般的可爱女孩儿和我。

    在收拾完食客们留下的狼藉桌面后,老板娘提前给女仆们放了班。

    关上大门,老板娘坐到了我的对面,充满怜爱的抚摸着芭芭拉的红色短发,仿若自言自语的道:“芭芭拉从小就是个孤儿,她的父母死在了地下城中,别看她每天都嘻嘻哈哈的不着调,其实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爱。”

    “我能够感受得到,这个孩子非常的喜欢你,但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老板娘仿佛看透世人的目光看着我,让我没有丝毫隐瞒的角落。

    叹了口气,我说出了心里话:“是的,我也非常喜欢她。”

    “那这个女孩儿呢?”老板娘指的是凤凰。

    “我对她和芭芭拉喜欢的程度是一样的。”

    老板娘似乎不太满意这个答案,她道:“爱情是专一的,是自私的,你这样子可不好,如果非要让你选一个,你会选谁?”

    “那么左手和右手,你更喜欢哪一只?”我狡猾地回答。

    老板娘先是一怔,而后朗声笑了起来:“你真是个狡猾的小家伙。”

    我也在笑,不过笑的有些苦涩。

    “好吧,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让芭芭拉伤心的话,我可是不会饶过你的!”

    说着,她又露出了结实的手臂。

    “我会处理好的”我微笑着道。

    如果能解开左臂的诅咒的话。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凤凰满身酒气的躺在小吱的背上,她的身上盖着我的外衣,像一只小猫般,将全身都缩了进去。

    我在前面走,小吱在我的后面跟着。

    我们三个形成了一个很奇妙的场景,就好像一个骑士在前面探路,而后面跟着一位高贵的,躺在宠物身上呼呼大睡的公主。

    这情景怎么有点像坐着马车的睡美人?

    我放慢了脚步,和小吱并排同行,转过头,看着心动的可人儿,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柔软的嫩白脸颊。

    一只小手蓦地伸了出来,抓住了我的手,嘴里喃喃道:“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微微一笑,刚要说些什么。

    “师父。。”

    身形突然僵了一下,我停下了脚步,小吱一下子就超过了我,见我没有往前走,它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回来,瞪着一双红灯笼般的大眼,骨碌碌的瞅着我。

    “师父。。”我喏喏的重复着,心底泛起了微微的酸楚,能让一个女孩儿如此挂记的人,又岂会是师徒这么简单。。这个人,究竟和凤凰是什么关系?朋友?兄妹?还是说。。情侣?

    看着夜空,我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剧烈的晃着头,驱散了不切实际的猜想,我微微苦笑,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资格去想那些。

    试着抽出手,才发现凤凰拽得很紧。

    无奈之下,我也爬上了小吱的背,这才发现,原来坐在小吱的背上,竟然会这么舒服。

    微微凹陷的背顶,刚好一个人舒适的躺在上面,外壳下面不断冒着被驱散的余热,暖烘烘的十分舒服,好像一张温暖的大床。

    我深切地怀疑创世之神在创造这个物种的时候,是否有考虑将它们当做舒适的坐骑。

    “我敲左,你就朝左走,我敲右,你就朝右走,听懂了吱一声。”

    吱。

    我将凤凰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外套依然当做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右手揽着她娇柔的香肩,左手指挥着小吱朝家的方向前进。

    同时担负着两个人和一袋材料的小吱并没有感觉到吃力,它甚至还能抬起两条最强壮的后腿,锻炼四条稍弱一点的前肢。

    “小吱,你有没有喜欢的母甲壳虫?”我随口问道。

    吱。

    听到了它的回应,我笑了,接着道:“那你追求过她吗?”

    吱。

    “怎么样,成功了吗?”

    吱。。

    小吱的声音变得低沉而落寞。

    我同情的拍了拍它的触角,问道:“是它不喜欢你?”

    吱!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好的猜测,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她不会被我们杀掉了吧。。”

    吱吱,吱吱吱!

    听着急促的吱吱声,我的心放了下来,继续道:“那是。。被其他强壮的甲壳虫怪夺走了?”

    吱。。

    小吱的声音再次变得消极。

    “这样啊”我哈哈地笑了起来。

    小吱不满的吱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笑你”轻轻拍打小吱的触角,安慰着小吱,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刚刚的酸楚也随着哈哈的笑声消失无踪。

    “我们来做个约定好不好?”

    小吱疑惑的看着我:吱?

    让我们为了变强一起努力,直到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吱!

    小吱坚定地回应着。

    一人一虫,在阴云下,缔结了彼此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