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第九层的惨叫

    在身为新手小菜鸟的时候,为了能够将等级快速提升上去,我踏遍了前十层的每一个角落,消灭了前十层穴居的每一只怪物,最后终于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情报,就是从第八层开始,每一层都会有一只到数只的精英小怪。

    相对于绝大多数蛮横冲动低智商的小怪而言,精英小怪通常都会有不错的智慧,它们可以利用有利地形进行埋伏,或者指挥无脑小怪们分批分次的进行攻击。

    这些手段往往会令很多新手冒险家头痛不已,有的一个不小心,甚至有可能丢掉了性命。

    而且这并不是个别现象。

    就像现在,大约有二十几只大牙老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一只只弓着背,呲着牙,瞪着眼,蓄势待发。

    看着它们呈扇形的包围攻势,我敢肯定,在附近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定有一只精英大牙老鼠闪烁着狡猾的目光,正奸计得逞般的唧唧怪叫。

    “小毅,我们被包围了。。”

    除了昨天的怪潮之外,凤凰很少见到如此大的阵势,一时拿不定主意,眨着双大眼睛渴望我的建议。

    也难怪,从一层到七层都是新手冒险家的天堂,用冒险家基地里那群老工作人员的话来说——它们就是创世之神甩落的头皮削,弱小,杂乱,从不团结。

    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总会恶意的把创世之神意淫成一个坐在电脑前,捧着方便面盒子,一头乱糟糟鸟窝发型,脸上还时不时流露出猥琐笑容的怪大叔形象。

    还会想到他稍微动一动脑袋,头皮上就会如同下雪般簌簌掉落头皮削的恐怖场景。

    而且那些白花花的头皮削还会变成一到七层的小怪兽。

    偷偷瞄了一眼小吱,它会是哪块头皮削变成的呢?

    我不禁恶寒一下。

    不去开那些令人反胃的脑洞,我来到凤凰的身旁,手中的太刀在空中虚晃两下,咧嘴笑了笑,轻声对她鼓励道:“不要怕,就是干!”

    说完,我就冲了上去,迎着扑上来的两只大牙老鼠,用力的挥动手中的太刀,将它们留在了半空中。

    叮叮,掉落下来两枚铜币和一枚银币。

    凤凰并没有被我燃情的话语和行为所打动,而是在看到了掉落的三枚钱币之后才涌起了满腔的热血。

    身为小财迷的她,第一次遇到能直接掉落银币的怪,整个人都瞬间狂化了。

    呀呀呀呀呀呀呀!

    凤凰张着小嘴,发出稚嫩的咆哮,一双小粉拳不断舞动着,卯足了劲儿的释放气功弹。

    一颗又一颗纯白色的气功弹仿佛冒光的鹅卵,不要钱般的轰向了面前的二十来只大牙老鼠。

    突如其来的疯狂攻击令大牙老鼠们猝不及防,好容易摆开的阵势如同遭遇了大潮的泥墙,瞬间被瓦解的干干净净。

    偶尔一两只幸存的大牙老鼠也如同惊弓之鸟般,屁滚尿流的朝着黑暗的角落逃去。

    凤凰不依不饶,一边呀呀呀奶声奶气的咆哮着,一边挥动着两只小手,不断释放出气功弹,誓要将这些移动的银币一枚不剩的炸出来。

    这一幕看得我心惊肉跳,没想到小妮子竟然对金钱有着如此恐怖的执著,若是将来真的把她娶回家,弄不好我一天只有两个铜币的零花钱可以支配。。

    下意识地,我攥紧了衣袋里的金币,感觉单身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凤凰在距离黑暗角落几米处的地方干掉了最后一只大牙老鼠,她欢快的弯腰去捡掉落在地上的银币,我则若无其事的跟在她身后,四处张望。

    而就在这时,黑暗中,一道凉风嗖的划了过去,好像一只捕食昆虫的蝙蝠,直奔凤凰娇嫩细白的脖子。

    哼,我微微冷笑,早已等待多时,二话没说,举起太刀用力一刺。

    刀尖破开凉风,以迅雷之势刺入了来物的身体,如同切入了略带弹性的豆腐干,毫无阻滞的将它钉在对面的岩石上。

    是一只一尺多长,仍在拼命挣扎的大牙老鼠。

    它的肚子被我的太刀洞穿了,泊泊的流着黑红色的鲜血;四只异常粗壮的脚爪在半空中不断抓挠着,却无奈生的太短,根本无法抓到我们任何一个人,只是徒劳的不断挥舞着;一对赤红的眼珠子瞪着我,散发出憎恨的幽光;两颗硕大的门牙并非一般大牙老鼠的那般森白,而是漆漆的黑色,令人心生厌恶。

    呀!

    凤凰吓了一跳,直接坐到地上,她拍打着饱满的胸脯,喘着气,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看她吓得毛发都炸了起来,我在心里暗自窃笑,不过还是装作关切的走上前,将她扶起,摸着头顶道:“摸摸毛,吓不着。”

    然后拉着她,来到还在垂死挣扎的大牙老鼠近前,让她看了个清楚。

    “真是的,吓了我一跳,原来是只大牙老鼠。”

    凤凰长出口气,突然指着大牙老鼠的一对黑色大门牙,有些惊恐道:“咦,它的牙怎么。。该不会是长期不刷牙导致的蛀牙吧。。呕。”

    “你见过刷牙的大牙老鼠吗”我抽动几下嘴角,无奈的道:“黑色的门牙代表着它的身份,这是一只精英大牙老鼠,就是刚刚那群大牙老鼠的头儿。”

    说着,我撇了一眼毛皮慢慢失去色彩,四肢缓缓变得僵硬的精英大牙老鼠,对凤凰道:“估计因为刚刚的围攻没有奏效,它还不甘心,就隐藏在角落里伺机等待,准备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

    凤凰恶狠狠的盯着微眯着双眼,彻底变得僵硬的精英大牙老鼠,气鼓鼓道:“原来还有这么坏的东西,快扔掉这个死老鼠吧,别弄脏了你新买的太刀。”

    听着凤凰天真的话,我还是没忍住笑。

    “你笑什么?”

    凤凰不解的看着我,眼神中还带着少许怒怨,好像在责备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她这些。

    “谁告诉你这只老鼠死了?你还是小瞧了精英怪物的智慧,列队攻击和埋伏只是它们后天学习到的手段,而它们天生就具备的,是装死的技能。”

    我将太刀再次用力插入,那只早已已经死去多时的精英大牙老鼠突然睁开通红的双眼,再次疯狂的挣扎起来,这情形比上一次的挣扎来的更加猛烈。

    随后,手腕一扭,太刀将这只一尺多长的精英大牙老鼠拦腰斩断,尚未落地,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的雾气,消散在半空,同时,两颗黑色的门牙也掉落了下来。

    “这才是地下城怪物死掉后的状态。”

    收起太刀,捡起地上散落的两颗黑色牙齿,心中暗自高兴。

    精英大牙老鼠的门牙,这可是比较罕见的材料,至少也能兑换两枚金币。

    我在心里盘算着。

    一抬头,凤凰正怯怯的站在小吱旁边,双眼紧紧盯着我手心里的两颗黑色门牙不放,一脸的欲说还休。

    我知道她对钱币和材料的执着,同时也看出她是真的厌恶黑色的东西,尤其是黑色的牙齿,还是门牙。

    我伸出手,将两颗门牙递了过去,她有些畏惧,向后退了退。

    “没关系,是干净的。”

    我安慰她道。

    “我。。我知道,就是感觉。。不舒服。”

    凤凰微低着头,两手食指对碰,声音很小,和蚊子相仿,我差一点就没听清。

    “以后总是要习惯的。”

    我上前一步,将手中两颗门牙塞入凤凰的小手。

    凤凰的身体冷不丁的一抖,两颗门牙再次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对。。对不起。”

    凤凰一脸歉意,不过看得出,她还是对这两颗黑色的门牙抱有恐惧的态度。

    “我,我不太擅长对付黑色。。”

    我并没有责怪她,只是俯下身,将两颗门牙捡起,在衣服上擦了擦,放入小吱背上的口袋,转过身,轻轻抚摸着凤凰的头顶,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容。

    “没关系,不喜欢就不要碰了,以后黑色的让我来就可以了。”

    凤凰偷眼看了看我的表情,发现我并没有生她的气,这才嗯了一声,在脸上呈现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凤凰对黑色恐惧这件事情,其实我早该知道。

    她从不肯追逐怪物到漆黑的角落,也不敢站到深渊边上向下张望;即便再贫穷,一旦入夜,也会在屋子里点亮昂贵的魔石灯,将整个屋子照得通明;每次我收拾完一切家务准备睡觉的时候,凤凰都会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只是单纯的喜欢抓着我的胳膊入睡,直到刚才我终于明白了,她是害怕黑暗。

    或许这是天生的,也或许这和她失踪的师父有关,可无论怎样,这都是她心底最大的障碍,也许会在某一天,这个障碍,将成为她前进道路上的最大敌人。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看了看被绷带紧紧缠绕的左臂,回想着这条左臂上精美且神秘的花纹,以及因为它而引发的种种惨剧,我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

    安慰好了凤凰,我们再次向更深的地方前进。

    有了之前的教训,凤凰再也没有放松过警惕,再次干掉一波大牙老鼠之后,她一边探头探脑的四处观看,一边迅速的将地上的钱币和材料捡起,并麻利的丢入小吱的背包中。

    我虽然对她过度谨慎的做法感到好笑,不过谨慎总比大意要好得多。

    很快,我们便将第八层的主干道彻底‘清洗’了一遍,至于那些黑暗的角落和昏暗的拐角,凤凰不喜欢去,我也不打算冒那个险。

    眼前,就是第九层的传送门。

    凤凰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毕竟她现在是三级,而我告诉她里面的怪物都是四级的,一旦进入里面,她就不能够再乱跑乱跳单独行动了,必须时刻跟在我的身边。

    这对于一向喜爱欢脱自由的她来说,无异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挑战。

    在她考虑的期间,我和小吱无聊的在地上画起了憋死牛。

    就在小吱要将我无情的憋死在角落里的时候,混沌的传送门里,突然传来两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