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一对奇葩组合

    “有人遇险了!”

    凤凰一怔,脸上立马呈现出紧张的神情,想不不想,一头扎进了第九层的传送门。

    啊。。哎

    看着凤凰的圣母行为,我无力的呻吟了一声,站起身,追了上去。

    临进传送门前,还不忘一脚踩花了憋死牛的棋盘。

    小吱‘吱’的一声尖叫,一对前爪朝我比划了个卑鄙的手势,又看了看已经踩花到无法复原的棋盘,也无奈的跟了上去。

    刚钻出头,就看到一对正在狂奔的奇葩组合。

    撒开脚丫子飞跑的是一个年轻的瘦高男子,穿着被划出数道口子的黑色带眼穿绳的棉质夹克,挽到手肘位置的带着尘土油腻的白色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结实耐磨且穿起来非常舒适的淡褐色的牛仔裤上也多了不少细碎的破口,已经磨出了道道浅痕尚且没有裂开的牛皮靴子与地面接触时发出咚咚咚的闷响,瞥向他的腰间,别着一把随着他奔跑步伐而不断晃荡的火铳。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一个火枪手。

    此刻他一脸惊恐的扯着大嗓门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而在他的脖颈上,一个身材娇小到仿佛幼女的精致女孩儿,正牢牢地抱着他的脖子,一刻也不敢松开,小巧白皙的脸上,有着和他一样惊恐的表情,一张原本娇小的嘴夸张的张大,发出一连串儿刺耳的惨叫。

    在她的背后,一根比她还要长的法杖随着这对奇葩组合奔跑的姿势而左右摇摆,好像一根正在挥舞欢腾的尾巴。

    她应该是一个魔法师。

    大多数枪手都是冷静而沉着的,在任何场合中都不会忘记散发出冷酷的魅力;而魔法师一向都是优雅的职业,高贵而骄傲,无论是待人接物的礼节,还是在战斗中吟唱着咒语,无时无刻不是散发着令人仰望的气息。

    但眼前的这对儿却令我大跌眼镜。

    同时也让我对冒险家这个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

    看来,无论再酷炫的职业,也会有逗比的存在,呵呵。。

    创世之神啊,你在创造这两个奇葩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不会是随手甩出的两粒鼻屎吧!

    就在我发牢骚的时候,小吱突然伸出前爪,拽了拽我的衣角。

    我见它不住四处张望,神情顾盼不定,这才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凤凰哪儿去了?

    一把抓住正在奔跑的奇葩组合,瞬间止住了枪手的动作,由于惯性的作用,他脖子上的小萝莉被甩了出去,面朝下摔在了地上,四肢平摊,身体呈现出一个‘大’字,比她还长的法杖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背上,痛的她连声惨叫。

    我丝毫顾不得这些,粗鲁的把枪手提到面前,问:“刚刚是不是有个女孩儿从这里经过?”

    枪手并没有搭理我,而是把所有的注意都投放到小萝莉的身上:“莉莉你没事吧?”

    “好。。痛。”

    小萝莉蜷起身子,一双手捂着小鼻子,泪目汪汪的的回过头。

    枪手挣扎了一下,想要挣脱我的手,却被我再次提了起来。

    这一次,我伸直了手臂,他的双脚都离开了地面,即便踢到了我的身体,我也丝毫不在乎。

    因为我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右手搭在太刀的手柄上,我再次发问:“刚刚是不是有个女孩儿从这里经过?”

    枪手显然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发现自己的挣扎毫无作用之后,才结结巴巴道:“是。是有一个。”

    “她往哪儿去了?”

    我的声音很大,语气很焦急,带着恐吓的味道。

    “不许欺负洛基!”

    小萝莉好像小狗一样扑了上来,张开一嘴并不锋利的牙齿,拼命地啃咬着我的裤腿。

    我对她的行为置之不理,只是死死盯着枪手,眼神中快要冒出火来。

    “她往哪个方向去了,这对我很重要,快点告诉我!”

    洛基还没回答,我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突兀的从一个方向传来。

    “小毅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转头一看,果不其然,正是凤凰。

    此刻,她也一脸惊恐的朝着我疯跑过来,不过照比这对奇葩组合要优雅的多。

    在她的身后,四只身材巨大,手持木棍,强壮到不像话的绿皮肤哥布林,正对她穷追不舍。

    丢下手中的枪手,甩开一脸坚决的咬着我裤管的小萝莉,拔出腰间别着的太刀,快步走了上去。

    凤凰如同见到救星一般猫到了我的背后,我则毫无畏惧的迎向四只大号哥布林。

    身为五级的冒险家,四只四级的哥布林战士对我来说并不能构成任何威胁,除非同时出现十只以上的群体单位。

    力量很大但动作笨拙的哥布林战士对我而言就像是面对猴子的笨狗,我可以用各种方式虐它,而它却只能干着急。

    每只哥布林战士的身体上至少都被我砍出了四五处致命伤,伴随着痛苦的嚎叫和不甘的悔恨,四个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化作了四股黑烟,刹那间消失不见。

    叮铃铃,掉落出四枚银币。

    凤凰欢呼着将银币拾起,放入背包中,喜滋滋的摇着我的胳膊,一脸夸张的表情道:“小毅,你真厉害!”

    我瞪了她一眼,凤凰这才收敛起夸张的表情,抓着脑袋,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凤凰并没有受伤,我这才放下心来。

    吐了口气,拉住凤凰的小手,朝着传送门的方向走去。

    “走,今天回去吧。”

    凤凰听了我的话,突然变得像个执拗的孩子,整个人挂在了我的手臂上,一双脚用力的蹬着地面,满脸的不情愿,撒娇道:“时间还早,再呆一会儿嘛。。”

    “第九层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感觉自己快要升级了,求求你啦,带我在第九层转一圈啦,好不好嘛~~~”

    “你欺负我,我,我要找我师父,你松开手,呜呜呜t-t”

    “呜呜,我知道错了,我听你话,不再乱跑了,你就带我在第九层转一圈吧。。”

    终于,我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泪眼婆娑的凤凰,冷着脸儿道:“以后不许再乱跑了,听到没有?”

    凤凰执拗的偏过了头,只是用鼻音轻轻的应了一声。

    伸出手,轻轻擦拭凤凰脸颊上的泪滴,小丫头却执拗的把脸扭向了另一边。

    我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揽入怀里,凤凰执拗的挣扎了几下,狠狠的一口咬在我的胳膊上。

    嘶,真疼!

    我在心底暗道。

    一边强忍着痛,一边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对凤凰道:“刚刚你不见了踪影,真的吓了我一跳,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会愧疚很长时间的,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好么?”

    恩。。

    凤凰又哼了一声,送了口,把脸用力在我的胸口上蹭。

    感受着令人羡慕的幸福场景,我的内心却流满了泪水,因为我知道,这套衣服上一会儿指定会沾满眼泪鼻涕,而且,我的肱二头肌绝对被咬伤了。

    凤凰突然扬起小脸儿,眨巴着大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我。

    “如果,如果我出事了,你会,会愧疚多久啊?”

    诚然,这是一个既不吉利又充满了危险性的问题。

    如果在上一世,我可以睁着眼睛说是一辈子,毕竟那时候,我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将女孩儿感动的稀里哗啦,然后快快乐乐的结束处男的第一次才是当时的人生目标,什么誓言什么神鬼的都靠边站。

    然而这一世,我却没办法回答的那么随意了,天晓得那个什么创世之神会不会恶趣味的隐藏在某个犄角旮旯里等待着我的答复,然后在某一天猝不及防的帮她实现了这个危险的愿望,留下我一个人一辈子伤痛欲绝。

    上一世人们都说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这一世我才体会到当一个人从无神论者转化成坚定地有神论者之后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连瞎话都不敢睁着眼睛乱说了,他姥姥的。

    面对着凤凰不加掩饰的纯洁神情,我强作认真,一脸微笑,内心中却在纠结该如何回答这个尖端性的问题。

    恰在这时,我的腿突然被牢牢地抱住。

    低头看去,竟然是刚刚的奇葩组合,洛基和那只叫莉莉的小萝莉!

    “喂,你要做什么?”我晃了两下腿,一双眼睛都陷入了黑暗状态。

    凤凰也因为突然被打断了暧昧的氛围而感觉到异常的羞怒,已经开始舒缓手腕上的筋骨了。

    然而洛基和他背上的小萝莉对这一切丝毫没有察觉,好像万圣节祈求糖果的孩子一样,泪眼汪汪的抱着我的腿,两双眼同时朝我放光。

    “高人,高人你也带上我们吧,我们保证不乱跑,绝对不捣乱!”

    我的面部线条突然硬朗化,右拳竖起,伸出大拇指,朝着一边摆了两下,发出了一个重重的‘哼’声。

    凤凰的画风也变成了硬汉的模样,她强势的一把将小萝莉从我的腿上扯了下来,任凭她怎么甩胳膊蹬腿,就是不放手。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点了下头,同时开启狂化状态。

    一旁的小吱赶忙用前爪捂住了双眼,害怕见了太多血腥暴力的场面晚上会做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