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偶遇暴风公会

    我停下脚步,观察。

    对方是八人队伍,四个战士,一个魔法师,两个治疗员,一个跟随者,从他们与哥布林战士的厮杀场景来看,除了一个敢于正面硬抗的战士应该是四级外,其余的大约都只在三级左右。

    与他们交手的,是四个身材高大的哥布林战士,从他们墨绿色的皮肤,以及满嘴流涎的疯狂模样来看,智商绝对在脚脖子以下,应该是只会使用蛮力战斗的普通种而非精英。

    即便如此,四个一帮的它们也断然不是八个三四级的冒险家随随便便就能够欺负的。

    被一拳砸飞的那个战士的脸,痛苦的扭曲着,捂住小腹,急促的喘息。

    他的兽骨重铠被砸塌了两处,断裂的兽骨支出的尖锐面,刺入了他的皮肤,鲜血顺着指缝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滑过兽骨下装粗糙的表面,滴落在身下的碎石堆里。

    一名治疗人员赶忙上前几步,挥舞着手中的短棒,念叨出一连串儿简易的咒语。

    这个咒语我很熟悉,是入门级别的治疗魔法。

    在刚刚得到冒险家职业证明的时候,我很欢乐(二【逼】)的用光了身上剩下的所有金钱,购买了一大堆毛用没有的入门技能书,并且将它们全部学了个遍。

    傻【逼】呵呵的以为,拥有了如此繁多技能的我,终于可以天下无敌了,从此将迎来一个杀通地下城,干死创世神,成为高富帅,赢娶白富美的星光人生!

    然而,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疯狂被虐以及玩命逃亡之后,我才恍然大悟,这堆看起来名头霸气,凶猛无匹的入门技能,真的屁用都没有。

    有时候冷不丁放出个响屁都能把蹑手蹑脚靠近过来的小怪吓一嘚瑟,而在你穷凶极恶的释放花样繁多的入门技能的时候,就算是一级的哥布林都会变成疯狗一样,拿条树棍往你身上猛抽。

    不仅如此,入门级别的技能书在冒险者基地的售出价格高的吓人,每本都是十几枚银币。

    而我所购买的这些技能书加起来足足花费了两枚金币。

    在和风大陆,铜币是基本的货币单位,一枚银币等于一百枚铜币,一枚金币等于一百枚银币。

    一个人一天的收入不过几十枚铜币,有时候吃一顿饭需要花费的也只有仅仅的几枚或者十几枚铜币。

    如果换算成前世,一枚铜币的价值相当于一块钱,而一枚金币也就是一万块。

    天真的我,花费了两万块钱,买了一堆华而不实的废品!

    这就相当于我花了两万块钱,买了一个法拉利的车轮挂在脖子上,以为这下可以酷炫吊炸天了,谁晓得走上大街却被警【察】叔叔带走了,原因竟然是怀疑我有精神障碍问题,害怕我暴起伤害路人。

    这他姥姥的去哪里说理去!

    于是乎,愤怒的我找到了冒险家基地,强烈谴责他们坑骗新手冒险家的无良行为。

    不过这群舔着创世之神脚趾头过活的,所谓的上等人,完全无视我的抗议,甚至想要派人将我驱逐出去。

    万幸这时候,一个美到令人发指的精灵女战士帮我解了围。

    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我敢肯定,她的身份绝对不低,因为我看到,在她的面前,那群所谓的上等人一副见了主人的哈巴狗模样,就差吐出舌头跪舔精灵女战士的高跟鞋了。

    于是,纠纷得到了解决,冒险家基地郑重的向我道了歉,并且愿意赔偿我一枚金币的损失。

    拿着索赔的一枚金币,我转身离开了那里,却再也找不到精灵女战士的影子。

    直到现在,我也希望能够当着她的面向她道谢,以及,再瞥一眼她美到令人发指的容颜。

    贵的,不一定就是好的!

    这是我自那件事情之后,总结下来的至理名言。

    而现在,当我再次看到同样被坑的新手冒险家的时候,心底多多少少泛起了丁点同情。

    一团微弱的光芒闪过,战士小腹的伤口暂时止住了血,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法迅速加入到战场中去。

    唯一达到四级的那个战士,在治疗员的辅助下,死命的硬抗着两个哥布林战士的沉重攻击,而另外两个战士,则在魔法师的掩护下,各自绕着一个体型巨大,身手迟缓的哥布林战士兜圈子,想用持久战手段将哥布林战士的体力耗尽,或者试图找到它的致命弱点,给予致命一击。

    然而他们还是太过低估哥布林战士的大块头了。

    堆积了厚厚数层脂肪的它们所拥有的体力,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耗尽的,并且三级的战士,对于四级哥布林战士的伤害,会产生弱化效果。

    除非,你的各项指标都达到了b级以上,否则,越级杀怪,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当下,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且战且退,陆续通过传送门,逃到第八层。

    因为我发现,不与人类同行的地下城怪物,是没有办法通过传送门的。

    例如小吱,在甘愿充当我们的跟随者之后,才有资格通过传送门,踏入到其他层面,当然,也包括地下城外面的世界。

    除此之外,还有被捕获的怪物,同样可以被带出地下城,只是这些怪物仍具有攻击性,如果释放出来,多半会是一场灾难吧。

    不过这并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

    当下,我要决定的事情只有两件:帮助他们,或者无视他们。

    其实我的内心中还是向往着直接无视他们好了,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凤凰她看向我的,美丽的小眼神儿为什么始终泛滥着圣母的光辉呢?

    拜托,我不是凹凸曼,没有一路打小怪兽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义务好不好。。

    在连续抗击凤凰的圣母泛滥必死小眼神长达半分钟之久,我终于还是感觉自己要败下阵来。

    “投票吧,赞同去救的人多,我就去救,反之,咱们就躲在这里,权当做无视了。”

    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后的垂死挣扎。

    “老大,我支持你!”

    洛基明显变成了我的脑残粉。

    小萝莉莉莉是标准的随洛基倒,哪里有洛基,她就在哪里。

    我本以为一切都会按照我的计划顺利执行,轻松通过投票,轻松无视对方的死磕,轻松充当路人甲,最后轻松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然而,我错了。

    我万万没想到凤凰竟然打出了一张‘感情牌’。

    纵然有小吱同志不畏强敌,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到我这一边,但我们的阵脚还是一击即溃。

    凤凰用她饱含杀意的温柔眼神,瞬间秒杀了小萝莉莉莉以及洛基坚定的立场,将我们自以为坚固到牢不可破的强大联盟,瞬间瓦解成一地稀泥。

    看着倒戈的一对奇葩,我真想一巴掌把这俩货拍到岩壁上当海报。

    虽然内心中有万般的不情愿,但毕竟是我提出的建议,必须严格执行,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我悲伤的看了看小吱,小吱也摊开两只前爪,吱了一声,汪汪的泪目表达了对现状的无奈和对以暴力威胁解决问题的痛斥。

    叹了口气,握着太刀,我一马当先走出了岩壁。

    对方魔法师眼尖,当先看到了走出岩壁的我,立马向我发来求助。

    “你们是哪座城哪个公会的?”

    我大声问道。

    “暴风,我们是艾瑞城暴风公会的!”

    向我求助的魔法师大声回应着,一边再次释放一颗魔法飞弹,将哥布林战士砸下来的拳头放缓。

    暴风公会。。

    思索了一下,我并没有想到任何关于暴风公会的信息,看来这个暴风公会在艾瑞城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而已。

    一个哥布林战士趁着其中一名战士看我的空档,一脚将其踢飞,低吼一声,转过身,嗜血的红色眼珠死死盯着站在十几米外的我,好像一头正在盯着猎物的饿狼。

    我将太刀扛在肩膀上,歪着头,挑衅的看着身高马大的哥布林战士,伸出左手食指,冲着它勾了两下。

    虽然哥布林战士的智商可能没有脚脖子高,但这并不表明它就是个白痴。

    如此富含挑衅意味的举动让它瞬间暴怒,弯下腰,张开血盆大嘴,冲着我咆哮起来,巨大的唾沫星子迸溅出一米开外,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喂,你几年没刷牙了?”

    我皱了皱眉头,真想喂它吃一箱绿箭口香糖。

    哥布林战士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口气究竟有多臭,它挥着巨大的拳头,朝着我冲了过来,好像一辆隆隆压迫而来的重型坦克。

    看着冲过来的笨重怪物,我丝毫不意外,只要抓住时机,快速移动位置,这货指定会像没头的苍蝇那般,一头撞晕在岩壁上。

    或许还有可能破壁而入,直接摔入深渊底层。

    不过我并不打算这么做。

    相比较取巧的胜利,我更喜欢用手中的太刀将敌人切成肉片。

    那种浴血狂热的感觉,多少能刺激一下我奄奄一息的干劲儿。

    来吧!

    我的表情仍旧平淡无奇,只是身子微伏,双腿紧绷,肌肉隆起,粗壮的血管好像弹簧一样嵌入皮下,随时等待着下一秒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