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表演一个魔术

    嬉闹笑骂的咖啡馆,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所有食客的目光都迎向了我们这桌。

    这其中,不乏羡慕的,嫉妒的,嘲弄的,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以及打酱油强势围观的。

    甚至,我还能感受到一两道颇带赞许的目光,给予我满格的能量。

    不过,在这一两道饱含正能量的目光中,似乎还隐藏着一股淡淡的同情和忧伤。

    我估计,目光的主人,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曾遭遇过类似的情形,年少无知的他或许一不小心选择了一个错误的选项,瞬间就被爱慕的女子们无情的丢弃了。

    从此走上一条只能与小左和小右相伴终生的,被称之为单身狗的不归路。

    我惊出了一滴冷汗。

    一脸横肉的老板娘努力展现出人畜无害的祥和笑容,试图让我感受到她对我的浓浓关怀。

    如果她眼睛中那抹幸灾乐祸的神情,能够隐藏的更好一些的话,说不准我还真就信了。

    哼哼哼。

    我在心里冷笑三声。

    你还是太小瞧我了,老板娘。

    我既不是一边流着大鼻涕,一边舔着棒棒糖的三岁屁孩子,也不是没事儿撒尿和泥球,拿着弹弓子掏鸟蛋的八九岁熊孩子!

    我的内心中,隐藏着的,是一位,两世加起来足有三十三岁的,宅男大叔的灵魂啊!

    宅,是一种精神!

    是一种不阅尽大片不罢休,不赏遍动漫不闭眼的不死精神!

    三十三,是一段阅历!

    它见证着我的一双麒麟臂的成长与变强,同时还保护着我那渴望着爱的日渐成熟的心!

    在我这位既有精神同时又兼备阅历的大叔面前,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任何困难都将变成浮云!

    虽然此刻,我的面部表情还僵固在微笑这个格局。

    虽然此刻,我的右臂内侧已经悄悄攀上了芭芭拉的一双纤指,随时可能会遭受到拧发条一样的甜蜜酷刑。

    虽然此刻,我的右腿小腿的某个位置,已经被凤凰踢到彻底麻木,估计再这么持续几分钟的话,我就可以去维特大叔那里订购木腿了。

    但是,我没有认输,也没有放弃!

    我的大脑如同工作着的,五千转的马达,轰隆隆响个不停,争分夺秒的为我提供着任何有可能为我挽回局面的想法。

    挂在墙壁上的魔法石英钟,发出咔哒咔哒的轻响,当时针轻微摆动,定格在‘8’这个数字上的时候,琉璃烧制的淡蓝色表蒙,在魔法灯光的笼罩下,涌过一抹如同海波一样的流光。

    可惜这道原本令人惊叹的美景,在不合时宜的氛围中流淌出来,且恰好被我瞥到,好似在抿嘴讥讽我的蛇蝎美人。

    真想一刀把它斩作两段啊!

    我发出了内心中的声音。

    一刀。。两段。。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烧脑回忆。

    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如意神剑!

    脑子里突然回忆起一部非常遥远的岛国动漫,里面一个长相畸形的少年,拿着一把能够发光的塑料宝剑,驾驭着一台不知道由什么材料打造的高达机器人,同另一群畸形少年展开殊死搏斗的热血脑残故事。

    而里面的主角,那个畸形少年,最喜欢用的招数,就是‘一刀两断,如意神剑’。

    这个招数往往有一个惊人的特效,就是能将敌人的高达,乃至里面的敌人,分割成绝对均等的两部分。

    这霸气威武的一招,也曾令正处于脑残年纪的我所津津乐道,为了能练成这一手盖世神功,甚至不惜抓了几十只无辜的昆虫血祭。

    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练成这套惊天绝技。

    但,这一切,只限于前世。

    这是和风大陆,不是蔚蓝星球。

    我也不是那个二十八岁的痴肥宅男。

    在这里,我是二十二岁的有志青年,生着一头不需要漂白就能够达到完美白的银发,以及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一具蕴含无限潜力的身体,和一双苦练了三十三年的麒麟臂。

    虽然我仍旧没有摆脱单身狗这个称号。

    但是!

    与前世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因为眼前,正有两个妹子,为我争风吃醋。

    虽然她们俩,一个正用白皙稚嫩的小手,拧着我胳膊的内侧,而另一个,则用小巧精致脚丫,以每秒钟四百多下的速度,精准的踢打着我右小腿的同一个位置。

    但是,我还是感觉到非常的幸福。

    甚至,想哭。

    真疼啊。。

    而就在我的胳膊里肉即将宣告坏死,右腿小腿也快要面临截肢的危急关头,我清了两下嗓子,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

    芭芭拉和凤凰也瞬间收了手脚,如同淑女一般,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向我报以最甜美的微笑。

    我绅士的朝着诸位食客鞠了一躬,又朝着老板娘鞠了一躬,微笑道:“感谢老板娘赠予的美味的油炸沙丁鱼,很抱歉,我并不能享用它。”

    “因为,我想要将它献给我最心爱的女孩儿。”

    “哦哦~~”

    “呜啦~~”

    众食客们发出惊天的呼哨,有真心为我祝福的,更多的,则是打酱油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

    我举起手,摆了摆,食客们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在此之前,先让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小小的节目,既能够高涨兴致,又可以烘托气氛,你们说,好不好?”

    “好!”

    “来吧!”

    食客们的兴致很高,所有目光都聚拢到我这边。

    凤凰,芭芭拉等人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老板娘仍旧微笑不止,似乎想看看我能做出什么有趣的小把戏来。

    表面上我在微笑,实际上却正处在尴尬之中,这条缓兵之计用的的确非常成功,但是,问题来了,我压根就没想过要表演什么节目!

    天知道我脑子一抽抽怎么就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离谱的话来。

    虽然我的意思是将盘子里的油炸沙丁鱼一刀分成均等的两份,但这算是节目吗?

    拜托,在场的绝大多数冒险家都能做到这一点。

    个别的说不定还能顺手在鱼的身上刻一个茴香豆的‘茴’字,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其他三种不同的写法。

    但我也不知道啊!

    此刻,我的表情还是那般的平淡与自然,但是内心中早已掀起了万丈巨浪。

    天晓得,一旦我表演不出来什么能够镇得住场子的节目,保不准他们会不会像某些无脑爱国片似的,来一场手撕鬼子的现场演绎版。

    我甚至能够看到,在某个角落里,一个全身肌肉的光头强,握着四百多斤重的大锤,不断的敲打着地面助兴,凶神恶煞的脸上,充满了期待的光芒。

    如果知道了这其实是我的缓兵之计的话,估计会一锤子飞过来,把我镶嵌到墙壁上当壁画。

    该怎么做,才能够既满足大家的期待,又将盘子里的油炸沙丁鱼分成两份呢?

    我的大脑还在疯狂的转动,耳朵里甚至都开始冒出袅袅青烟。

    咔嗒一声,我的思维定格在一个非常妙的主意上面。

    从背包里掏出一枚金币,在大家的眼前晃了一下。

    “这是一枚金币,货真价实的金币,来,这位英俊的先生,您可以上前鉴定一下,这是否是一枚由真金打造的金币呢?”

    精灵族的英俊青年在我的授意下,来到近前,开始了细致的鉴别。

    拥有自然之子天赋的他们,很轻易的就能辨别出一件事物的真伪。

    这是大自然赋予他们的优越性。

    是其他种族望尘莫及的。

    淡绿色头发的英俊青年鉴定了一小会儿,转过身,点了点头。

    “是的,这的确是一枚真金打造的金币。”

    “然后呢?”

    “难道只是我们看一下金币的颜色吗?”

    食客们又开始起哄了。

    “接下来——”

    我的音量提高,咖啡馆里杂乱的声音瞬间降了下来:“我将给你们表演一个魔术。”

    “魔术是什么?”

    “和魔法一样吗?”

    食客们窃窃私语,不过目光仍旧聚集在我的身上。

    “魔法,只会将金币毁坏,而魔术,却能够将它变没。”

    我回了他们一个极具魔性的笑容。

    金币静静地伫立在拇指和食指间,反射着耀眼的金光,刺激着所有人的眼睛。

    晃了一下金币,我将它平摊在手中,展示一下,而后快速的丢入到另一只手里,两只手都微微握住。

    “现在金币在我的右手里,对吗?”

    我问所有人。

    “没错。”

    “是的。”

    轻轻展开右手,那枚金币静静地躺在手心,花纹向上,好像一张戏谑的笑脸,正讽刺着我失败的表演。

    然而,表演仍在继续。

    “下面,才是真正有趣的环节。”

    我微笑着,将桌子上的油炸沙丁鱼轻轻托起,放在吧台边上,而自己,仍旧面向食客们站着,满脸自信的笑容。

    左手右手缓缓叠交,手中的金币也慢慢被并拢的双手掩盖,手指微动,仿佛在弹奏琵琶的琴弦,令人不易察觉。

    双手完全并拢,手掌间再没有一丝缝隙。

    轻轻的朝着双掌并拢的直线吐了口气,缓缓将双手垂下,来到食客的面前,左右手由拇指开始,一点一点的分离开,仿佛要向所有人展示出一个真相。

    每一对手指张开,食客们就会很默契的‘哦’一声。

    当五对手指全部分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我的最后紧贴着的手心上,一下也不肯移开。

    唰的一下,掌心分开。

    空的,什么都没有。

    食客们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瞬间沸腾了起来。

    “金币呢?”

    “金币呢?”

    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期待。

    凤凰和芭芭拉更是恨不得扑上来搜遍我的全身。

    老板娘也略带着一点点的好奇,等待我解开魔术的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