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门口偶听传闻

    前世,虽然是个宅男,却并不意味着我只对爱情动作片感兴趣。

    魔术,则是我的另一个爱好。

    大变活人、五马分尸之类,我是万万做不到的,不过变张扑克牌,移动个硬币之类的小技巧,还是非常热衷的。

    尤其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我更是把闲极无聊的时间用到了这上面,将原本还有些笨拙的小计俩,熟练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就算同前世的那些大魔术师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些障眼法,用来戏弄眼前这群对魔术毫无认知的小白人,简直是手到擒来。

    看着他们求知若渴的表情,我在心底得意的‘嘿嘿嘿’狂笑三声。

    心道老子也有如此牛逼的一天啊!

    故作沉吟,又拖延了大概十七八秒,看着一干食客们的眼睛都快要急绿了,大有一副‘我手中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你要是再不告诉我们金币去哪儿了,那后果可就——嘿嘿嘿嘿’的恐怖加猥琐神情。

    向老板娘借了一把锋利的菜刀,轻轻吹了一下刀锋,嘴角流露出诡异的微笑。

    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刀锋贴近油炸沙丁鱼的鱼嘴,左手食指轻轻按住鱼身,右手腕微微用力,刷的一下,寒光闪过。

    鱼身纹丝未动,却自鱼嘴开始,直到鱼尾,连出了一条极细的线,将这条油炸沙丁鱼均分两份。

    食客们一阵短暂的欢呼:好功夫!

    又向老板娘要了一个盘子,用菜刀将其中一半油炸沙丁鱼轻轻抬起,放入其中。

    沉默了大约一秒左右。

    “好!”

    食客们瞬间沸腾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另一半静静躺在盘子里的沙丁鱼鱼刺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枚金币。

    好像从开始就已经生在那里一般。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帮忙鉴定金币的精灵族青年非常好奇,他看着我,有些急切的问出了心底的问题。

    “这是个秘密。”

    我神秘的一笑,转而向他轻轻点头,道:“不过,谢谢你的帮助。”

    精灵族青年略带遗憾的叹了口气。

    “现在!”

    抬起头,我突然提高了音量,咖啡馆的食客们再次安静了下来,纷纷看着我,眼神中满是兴奋与好奇。

    “我要将手中的沙丁鱼,献给我心爱的女孩儿!”

    托着盘子,我缓步走回餐桌,如同侍者一般彬彬有礼。

    “这一盘,献给我们可爱活泼的芭芭拉女王!”

    食客们欢呼了起来。

    喧闹中,我轻轻将盘子递放到芭芭拉的面前,看着她兴奋到涨红了的小脸儿,我献上了我的祝词:“愿她如欢快的鸟儿,永远活泼,永远快乐!”

    “这一盘!”

    我提高了嗓音,再一次将食客们的欢呼声压了下来。

    “献给我们美丽善良的凤凰女王!”

    看着凤凰由嗔怒到惊喜的表情变化,我再次献上了祝词。

    “愿她如自由的鱼儿,永远欢腾,永远开心!”

    食客们再一次疯狂的欢呼起来。

    我看到,小萝莉莉莉的一双大眼中,闪出了星星,而洛基,则一脸兴奋到差点没跪地膜拜,他的双手大拇指冲我高高竖起,兴奋地大叫着:“老大牛逼,老大威武,膜拜啊,老大!”

    转过头,老板娘正摇着头冲我笑,看模样,好像在称赞我:‘真是一个狡猾的小鬼头’之类的。

    我得意的闭上右眼,露齿一笑,灯光下,大板牙‘叮’的闪出一道亮光。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已经是当晚十一点。

    虽然对霸占了半条鱼的凤凰仍旧保持着淡淡的不满,不过芭芭拉还是非常兴奋的,两侧的猫耳不停的转啊转啊转,冲着离去的我不停地招手。

    老板娘抱怀倚在门口,满脸的横肉舒展开,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许久,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狡猾的小鬼头。”

    凤凰坐在小吱的背上,哼着没什么旋律的小曲儿。

    在她的旁边,趴着萌蠢萌蠢的莉莉。

    小萝莉不胜酒力,喝了一口果酒之后就酣睡过去,直到现在都没醒过来,如果不是她一脸幸福的吧嗒着嘴儿,我还以为她已经驾鹤西归了呢。

    洛基闲极无聊,一边摆弄着手中的火铳,一边很有节奏感的迈着步子。

    我则单手插兜,仰望天上的月亮,时不时还会喝一口装了满满一壶的果酒。

    这种果酒的味道很像前世的葡萄汁,度数很低,很甜,很爽口,还会散发出一股醉人的芳香。

    听老板娘讲,酿造这种酒的果子,叫做紫珍珠,是大陆东边的特产,一年两收。

    质量上乘的果子都会以新鲜水果的方式贩售,而一些形貌不扬的,则统一送到酿酒坊进行加工,大概两个月就能成功发酵出一批这样的果酒。

    临别前,老板娘还特意递给我一串新鲜的紫珍珠。

    不过这串紫珍珠到我手里的,就只有区区一枚,其余的,都已经进了凤凰的肚子。

    看着形如葡萄的紫黑色原型果实,我的内心中升腾起一抹怀念。

    恍惚间,天上的圆月,似乎都出现了瑕疵。

    回到家,洗漱完毕,凤凰抱着睡得像幼犬一样的莉莉不放手,死活要和萌物一起睡。

    无奈之下,我只得再收拾一个房间,和洛基这个奇葩一起休息。

    夜深,却无眠。

    我看着被月光映照成青色的天花板,发呆。

    “老大,睡了吗?”

    洛基的声音不大,却很清醒,显然,他也毫无困意。

    “没呢。”

    我回了句。

    “老大,你今天真威风,尤其是你那个魔术,我都看傻了。”

    呵呵。

    我干笑一声。

    “对了,老大,你那个魔术是从哪儿学来的啊,我听都没听说过,有空教教我呗?”

    沉默了会儿,我嗯了声。

    有些想家。

    “洛基。”

    “什么事儿,老大?”

    “你的家在哪儿?”

    我顿了一下,发觉说的有些不清楚,改口道:“就是你以前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地方。”

    “家啊。。”

    洛基的声音似是怀念,却仍带着浓浓的陌生。

    “我不记得了。”

    洛基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能听得出,他在装傻,我却也不好过问。

    话题再次终结,我只得非常无奈的‘呵呵’。

    “老大。。”

    洛基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话要说。

    “睡觉。”

    我已经不想再和他聊下去了。

    “谢谢你。。”

    我没有回答,却早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第二天大早,我在厨房里做饭,凤凰穿着蚕丝睡衣,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抱着布娃娃样的莉莉,摇摇晃晃的来到我的身后,小脑袋瓜往我的背上一靠,嗅着锅里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含糊的问我:“今天吃什么哦?”

    “炖牛肉。”

    瞬间,一双原本还处于惺忪的睡眼,登时精光四射。

    “好棒!”

    凤凰欢脱的两臂上下摇摆,手中的小萝莉早已经被晃到晕头转向,口吐白沫,一双萌萌的大眼不停的转着圈。

    “喂,小心一点,别把莉莉晃死了。”

    我好心提醒她。

    “嗯?”

    抬起手,盯盯的看了半一会儿,接着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天然呆的她才反应过来,手中的萌物根本就不是什么布娃娃,而是一只快要挂掉的小萝莉。

    “莉莉,你别死啊,莉莉,你的命好苦啊!”

    我无奈的捂住脸,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

    做好了饭,洛基还在呼呼大睡,鼻孔里的鼻涕泡在半空中飘,嘴角流下的口水快要淹到他的耳垂。

    “洛基,起来吃饭了。”

    我推了推酣睡的洛基。

    “别碰我。”

    睡梦中,洛基一脸的飞扬跋扈,口中不住嘀咕道:“我可是伟大的火枪手洛基大人,你们都来给我跪舔!”

    我的额头上多了一个‘井’字。

    耐着性子,再次伸出手,推了洛基一下

    “你们几个,对,就是这样,都给我喊出声来,‘伟大的洛基大人万岁’,哇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额头瞬间布满了‘井’字。

    鼻子以上位置秒速黑化,狂暴状态开启,双手关节发出咔咔咔的轻响。

    热身完毕。

    倘大的道场颤抖了起来,房间内,整整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杀猪般的惨嚎。

    当我微笑着离开房间的时候,地板上,躺着一具惨不忍睹的生物。如果仅凭长相去辨别身份,估计连他姥姥都难辨认出他是谁了。

    在客厅里盛饭的小萝莉莉莉,仰着小脸儿,蚊声蚊语的凤凰:“凤凰姐姐,这是什么声音啊?”

    凤凰思索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对莉莉道:“应该是猪叫,你小毅哥哥杀猪呢。”

    “有猪肉吃啦!”

    莉莉睁着星眼,欢呼了起来。

    吃过饭,洛基满脸谄媚的跟在我身后,到厨房收拾碗筷。

    全部准备完毕,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驶向冒险家基地——昨晚没更新能力值。

    还没进大门,一些传言便流进了耳中。

    “听说了没有,昨天地下城出事儿了。”

    “怎么了?”

    “好像是死人了。”

    “地下城死人不是很正常吗?”

    “对头,地下城这么凶险,哪天不都得死几个不长眼的。”

    “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听说是一整支队伍都死干净了。”

    “什么!真的假的,他们不会是被boss团灭了吧。”

    “好像不是打boss,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哎,操个什么心,跟咱们有毛关系,多留点神,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走了走了,打怪去,这几天老子都快穷死了。”

    听到这里,我和凤凰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皱了下眉头,快步走进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