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二十级强者的风采 新

    苦思冥想数日,争执讨论数日,最终也没讨论出个子丑寅卯来。

    这不禁让我感到颓然,有些灰心丧气。

    不过好在接下来的数日,不断有不错的消息递来。

    首先就是,这场魔界乱象的初步阶段,誓卫者组织取得了大优胜,并成为除古代图书馆以外的损失最少的组织。

    排名第二的,是旋魔会,由于精灵使·凯蒂的关系,无论是佧修派亦或是第二个约定,又或者塔拉库沓,都不敢对旋魔会大动刀戈,只是象征性的杀掉一些无关紧要的冒险家。

    紧随其后的,是第二个约定,这个组织没有旋魔会那般强硬,与佧修派的综合实力也算是旗鼓相当,所以损失不小,但好在还没有伤筋动骨。

    下一个便是塔拉库沓,虽说塔拉库沓的幕后指使和佧修派的幕后指使都是哭泣之眼·赫尔德,但两个组织之间的争锋却从未断过。

    正因为这两个组织总是争锋不断,故而在这场混乱中,两个组织撕破脸皮,根本也不在乎他们的老大是同一人的关系了,直接刀兵相向,杀的那叫一个惨啊。

    至于最后一名,也是损失最为惨重的,便当属佧修派了。

    在这里我不得不称呼佧修派一声勇士,牛逼!

    这场战乱的苗头是佧修派挑起的,期间还不断拉扯其他组织的人进入战场,这还不算,在战斗过程中,他们甚至因为某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同时与其他五大组织作战,而且还是同时五线作战,若不是佧修派人员众多,早就万劫不复了。

    不得不说,佧修派这些年的笼络手段的确令人惊异,即便五线作战,即便伤亡人数达到上述所有组织的综合,佧修派的总人数依旧稳占前二。

    放下战报,我不由得叹道:“真不知道是佧修派招募手段了得,还是门槛太低,竟然会有这么多成员。”

    “门槛低吧”海洛伊丝道:“佧修派和其他组织不同,从来都打着一视同仁的幌子招人,哪怕就算是普通的流氓混混,只要有些战斗力的,都能入驻佧修派,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此番混战,佧修派伤亡最为惨重。”

    “这么说来,他们战殁的冒险家数量并不是很多?”

    “可以这么说吧”海洛伊丝道:“若是阵亡了这么多冒险家,佧修派早就伤筋动骨了,怎么可能仍继续五线作战,只是随着混战的逐渐升级,各组织也会逐渐派遣精英冒险家入阵,到了那个时候,才是混战的最高点。”

    “精英冒险家得是什么程度?”我好奇问道:“像我一样,还是像西岚一样?”

    海洛伊丝有点尴尬,沉默片刻,指了指自己:“像我一样。”

    “哦”我点点头:“也就是说,掌握褪变之力的冒险家,都可以被称作精英冒险家呗。”

    “正是如此。”

    “这样看来,魔界和和风大陆也差不多嘛。”

    海洛伊丝眉尾一扬:“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转向西岚,问道:“你那时候的情况和我说的差的大吗?”

    西岚挠挠头:“有些出入,不过差别不大。”

    “那就是了”我转望向海洛伊丝,道:“十级冒险家被称作精英冒险家,十三四级冒险家,大概就会被称作冒险家的顶点了吧?我指的是人类。”

    “你这么说,我也无话反驳”海洛伊丝道:“目前魔界最强的人类冒险家大概十四级左右。”

    说着,我再次转向西岚,问道:“西岚,你多少级?”

    “不知道”他摇摇头:“已经多年没测量过了。”

    “最后一次测量的数值,你还记得吗?”

    “我想想啊”西岚捏着下巴,思索片刻后,道:“十八级吧。”

    “嚯哦”我惊呼一声,道:“十八级,那是够强的,至少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人类当中最高等级。”

    “可在我那个时代,这并不是最高等级”西岚摇头道。

    “你那个时代的最高等级有多高?”海洛伊丝突然好奇道。

    “二十一级吧......”西岚喃喃道:“也可能是二十二级。”

    “那会有多强啊?”海洛伊丝双眸绽放神采,追问道。

    “具体不大清楚,但大概比你们的使徒大人略强一些吧。”

    “你都不清楚,如何判定会比使徒更强?”海洛伊丝反问道。

    “我见过一个二十级的冒险家出手,一刀便将一片陨石雨斩成了灰烬。”

    “陨石雨......”

    我喃喃道。

    有点骇人听闻啊。

    陨石雨是什么,那可是天灾啊,而且属于大面积天灾,说不好听了,当规模达到一定程度,足以将一个国家的文明彻底摧毁。

    便是这样的天灾,竟然在一刀之下化作尘埃......该不会是禁招吧,就是威力大,要命的那种。

    于是我也追问道:“一刀过后呢?那个人怎样了?”

    “那个冒险家吗?”西岚想了想,道:“喝酒去了。”

    还能喝酒,看来这一刀真的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招,我的天哪!

    想我如今的实力,只有十三级,距离二十级还有七级,这七级却好似天堑,令我望尘莫及,不知何时才能触碰到。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黯然。

    西岚喝了杯酒,突然一笑,拍了拍我的肩,道:“你也不必灰心丧气,像你这般年轻,却能够熟练掌握褪变之力的冒险家,将来未必就没有机会晋级二十级,甚至更高峰。”

    “你说这话我信,可是,眼下的情况却是时不待我啊”我苦着脸,道:“没有二十级的实力,我根本没把握战胜那个女人。”

    “身为和风大陆的人,还说这种丧气话,该罚!”西岚给我酒杯里斟满酒,道:“来,罚你三杯。”

    苦笑一下,我端起酒杯,连饮三杯。

    而后西岚才放下酒坛,道:“其实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挑战使徒,未必就没有胜算。”。

    “嗯?”我顿时来了兴致:“说下去。”

    “虽说使徒实力强大,但毕竟没到达令人绝望的程度,便是我都能在刺杀那个女人之后活着离开,可想而知,使徒并没有高到难忘项背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