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训练场 新

    “那么......”我顿了顿,反问道:“我们的队伍拥有能够对抗使徒的力量吗?”

    西岚也把目光投向海洛伊丝,后者面色尴尬,吞吞吐吐道:“暂、暂时还没......”

    呼。

    我松了口气,也可说是泄了口气。

    “也就是说,还没有,对吧?”

    海洛伊丝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罢了,没有就没有吧,反正现在仍在筹划之中,你尽量多费心吧。”

    海洛伊丝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又转向西岚,问道:“这一仗,你打算参加吗?”

    西岚点头道:“有机会完成承诺,我自然乐意之至。”

    “说不定这次仍会失败”我笑道:“你难道就不担心这次万一失败,就再也没有下次的机会吗?”

    “不怕”西岚笑道:“往日我独自一人,仍敢刺杀于她,何况这次战乱可不止区区一人,一旦失败,想要逃出生天,其实并无难度。”

    “哈,你个卖队友的”我笑骂道。

    “这叫有备无患”西岚道:“与没队友何干?”

    想想倒也无甚关联,毕竟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

    随后又住了几日,我有些腻了,见海洛伊丝要走,便凑到近前,问她打算去那儿。

    海洛伊丝告诉我,她打算回组织,趁着打乱未起,操练兵马,提前做好战斗准备。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打算和他们一块儿回去,正好去往组织内部的训练场磨练招式。

    回旅馆后,我将想法说与蓝色魔女听,后者听罢,倒也没有反对,只是说最好能在有美食,颇安静的地方居住,因为她要趁着这段时间冥想。

    我挺好奇。这冥想为何物?

    蓝色魔女白我一眼,回道:“亏你拥有这么多魔力值,竟然连冥想都不懂,就是一种提升魔力值的手段。”

    “原来如此,受教了。”

    我虚心回应道。

    而后,又找到西岚,将想法说与他听,尤其提出想要和他切磋一下的想法。

    西岚闻言,笑了:“我是只有一只手的废人,而且还是个数千万岁的老人,与一个又废又老的家伙对战,你真甘心?”

    “这有何不甘心的”我摊摊手,无所谓道:“有道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何况你现在身体情况也不似年迈之人,或许比我们这些青年都更要壮实呢!”

    说罢,拍了拍他的右臂。

    嘶,还真够结实的,手感跟摸石头似的。

    听我这么说,西岚沉吟数秒,又道:“酒要管够。”

    “这点没问题”我道:“就算海洛伊丝不给你准备酒,我也会买足够的酒给你喝,谁叫我财大气粗呢。”

    说话间,摸出腰包,打开系口,满满的带有魔法波动痕迹的金币露了出来,在阳光下绽放出炫目的光彩,极为诱人。

    西岚见此巨额,差点没忍住冲动,上前抢夺。

    倒不是他见钱眼开,实在是在魔界穷怕了,早已习惯了没钱的日子,突然见到这么多钱,心里会不由自主去想能买多少酒喝,想着想着,他就会止不住那颗奔腾的心。

    一切谈妥之后,我们便离开了酒城,乘坐机车,重回城镇。

    此时的城镇,早已不同往日,街道上不时就会发生恶性伤杀人事件,昔日里组织城镇纪律的护城队人员,如今也已经抛弃了老本行,改替人收尸了。

    这里唯一不变的,大概也只有那些小商小贩了。

    混战虽可怕,但饥饿更绝望,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不少小商小贩一边躲避危险,一边伺机做生意,可谓是两头奔波。

    不得不佩服这些于刀光剑影之中求生存的平民,他们的意志之坚,处世之圆滑,预感之准确,行动之谨慎,简直堪称冒险家的教科书。

    然而偏偏他们都不是冒险家,只是一群求生存的人,这就不得不令我慨然一叹,略显遗憾了。

    当然遗憾归遗憾,冒险家这职业又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哪怕拥有了天赋,前期也未必会一帆风顺,而且前中期更是被称作新人冒险家的死亡时期,有无数新人冒险家凭借并不熟练的战斗经验,陷入怪物设下的陷阱,并成为了它们的口粮。

    相比那些人,这群小商小贩的日子过得倒是很充实。

    我们一行人刚刚进城,就遭遇沿途而来的暴徒的袭击。

    看来人使用的是魔法飞弹,想来要么是塔拉库沓的人,要么是佧修派的人。

    反正不管是塔拉库沓亦或是佧修派,都与哭泣之眼·赫尔德有关,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反正最后削弱的是赫尔德一方的实力,我乐见此幕。

    一招精简的拔刀斩过后,数颗魔法飞弹齐齐断开,数颗人头也飞上了天。

    待落地后,那些个脑瓜子尚未反应过味儿来,眼珠子仍转个不停。

    “好快的招式!”西岚赞道:“凌厉而霸道。”

    我转过头,冲着西岚一笑:“不如你的快。”

    西岚不置可否。

    他毕竟是被尊为太刀达人以及四剑圣的男人,哪怕失去了一条手臂,但相信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他的实力已然又提升了一截吧。

    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

    当然这也未必是真,因为倘若怠惰了,人的实力就会变弱,这与变强的道理是一样的。

    由于杀人招式十分凌厉,使得一众冒险家面色皆变,不得不老老实实退到一旁,继续厮杀。

    一个个躲我的样子像极了在躲瘟神。

    有这反应我倒也能够理解,毕竟他们之间的争斗,互有胜负,就算战死,也只是一次死个把人,但于我争斗却不然,只要他们的脖子不够硬,只要我的刀足够锋利,他们的脑袋就是用来飞的,血就是用来喷的。

    能活着,谁稀罕去死?

    这是赤果果的真理。

    哪怕是这些刀口舔血的冒险家,也不会拿命去儿戏。

    毕竟活着,才会有更多的希望,也才能够体会更多的人生乐趣。

    之后的一路,可谓是顺风顺水。。

    我们很快来到誓卫者组织的分部。

    进了大门,直走,右拐,再左拐,就能抵达誓卫者组织的训练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