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秦母贾玉

    第八章:秦母贾玉

    缓缓睁开眼后,烛火微弱的烛火光进去秦昊的视线,原来此时天已经黑了。

    活动一下身体,秦昊发现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缓缓起身一看,只见一位身穿华服相貌绝美的妇人,趴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

    那妇人年约三十,端是芳华绝代,不过绝美的脸上却布满了疲惫之色,一见就是劳心劳力所致。

    秦昊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位绝对是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因为自己和这位妇人眉宇之间竟有七八分相似,不是母子又从何解释?

    我的天哪,这一世的老妈也太漂亮了吧,简直甩前世那些女明星十几条大街,这哪像是十岁孩子的母亲了?秦温老爹艳福不浅啊,不过这么趴着也不是个事啊,会着凉的,还是叫醒她吧!

    “娘,娘。”秦昊推了推自己这一世的母亲,轻声呼喊道。

    妇人听到秦昊的声音后立马清醒,惊喜的望着秦昊,激动的说道:“昊,昊儿。”

    妇人无比激动,声音都在打颤,也不怪她激动,她已经五年没有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话,更别说叫自己“娘”了。

    哎,妈永远是妈啊。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后,秦昊笑着说道:“是我,娘,昊儿没事了!”

    “昊儿你总算好了,为娘了担心死了!”妇人激动的将秦昊拥入怀中,哭着说道。

    “娘亲不要哭,孩儿好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昊儿大难不死反而因祸得福,将来必定会成为人中之龙的!”秦昊用自己的小手轻轻抹去妇人的眼泪,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自信的说道。

    望着儿子反过来安慰自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秦母顿时笑了出来,“为娘才不要我儿人中之龙,只要我家昊儿平安健康,娘就心满意足了。”

    秦昊一听顿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秦母的话让他想到了自己前世的母亲,两人一样的伟大和无私。

    母亲,儿子这一世注定要走一条无比危险的路,对不起啦。秦昊心中暗道。

    “娘现在去告诉你爹,昊儿!”

    “不用了,因为我的事父亲已经很累了,现在天也黑了,就让父亲好好休息休息吧!”秦昊抓着母亲的手阻止她离去,然后说道:“娘,孩儿虽然好了,但是往事却是一点也不记得了,你和孩儿好好说说吧!”

    秦母一听叹了口气,说道:“昊儿不记得也很正常,毕竟当年昊儿刚刚患上痴傻之症时才五岁,这五年昊儿语不清口不利,就连我和你父亲也不认识,能记得过往才是怪事呢。”

    之后秦昊就躺在美女母亲的怀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这一听就是一夜,连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

    通过这一次聊天,秦昊已经将自己家的情况给摸的差不多,今后不至于一问三不知了。

    这一世的父亲名叫秦温,字伯仁,咸阳第一大族秦家的家主。母亲名叫贾玉,曾是凉州大族贾家的大小姐,被誉为凉州明珠,是凉州出了名的美人,现是秦温的正妻,秦昊乃是两人嫡子也是唯一的儿子,秦昊之后还有一个八岁的妹妹,秦雪。

    在和贾氏的对答中,秦昊感觉自己的便宜老爸并不像外表那么人畜无害,反而是个有能力又手段的人,而且背景还很深。

    秦温乃是名将皇甫规的弟子,曾追随皇甫规多次镇压西面羌族的反叛和入侵,关中有名的儒将,官位最高做到了执京吾,负责帝都洛阳的治安,后因党固之争而遭到罢免,如今闲赋在家,不过秦温并不甘于寂寞,一直有托人在朝中活动,重新出仕之日估计也不远了。

    母亲贾玉是在秦温镇压羌族叛乱时与其结实,因仰慕秦温的才华与风采,贾玉主动追求,后嫁入秦家。

    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母亲贾玉却为了自己的幸福,主动出击追求心仪之人,绝对是这个时代女性中的奇葩,奇女子啊。

    而秦家除了家主秦温外,秦昊还有四个叔叔,分别是秦良字仲义、秦恭字叔礼、秦俭字季智和秦让字幼信。

    刚刚听到这四个叔叔的名字时,秦昊心中就不禁暗暗吐槽,爷爷秦山也太会起名字,温良恭俭让,伯仲叔季幼,仁义礼智信,这对仗也太工整了。

    二叔秦良文武双全,不过因在凉州战场为秦温挡住一道冷箭,现已逝世;

    三叔秦恭如今相当于秦家的大管家,府内大小事务和府外的各种生意皆尤其管理;

    四叔秦俭有勇力,故秦温令其掌八百族兵;

    而最小的五叔秦让,一成年就失去了消息,贾氏嫁进秦昊后就没有见过其人,现在更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从贾氏口中,秦昊虽然搞明白了不少事,但随之而来的疑问更很多。

    从母亲口中秦昊得知自已之所以会变傻,实际上是因为五年前的一次暗杀,那场暗杀因为二叔秦良的及时赶到秦昊的小命倒是保住了,但脑部却意外撞到硬物,结果傻了五年。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谁要杀自己?

    而二叔秦良为大哥秦温挡箭而死,但是暗箭却并不是从敌方射来的,而是己方,所以又是谁要杀秦温呢?

    而秦昊“病”好后,秦温口中这一次的“小劫”,简直就更是离谱。

    七天前秦温带着自己的傻儿子回秦家祖地骊山秦家村祭祖,秦家如今虽是豪门望族但却是平民出身,秦昊的爷爷秦山就是从骊山秦村走出,并且一点一点打下了秦家的基业,交到父亲秦温手上后再次发扬光大,成为咸阳第一大族。

    秦山这一脉虽然已经脱民为贵,但是并没有忘本,每十年一次的祭祖大典依然会返村参加。

    秦温作为大典的主持自然是没有时间在管儿子的,而秦昊作为一个傻子,人到了意思意思也就行了,并没有必要必须参加,于是跟一群熊孩子跑到骊山后山玩去了,结果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条赤色巨蟒,并且仿佛会认人一般直奔秦昊而来,熊孩子们一见蟒蛇顿时吓得哭喊着一哄而散,而秦昊则傻不拉几的在原地,巨蟒一把将秦昊勒住正准备享用眼前这顿美食的时候,晴空突降一道惊雷,巨蟒好似受到惊吓,犹如小猫般仓惶逃窜而走。

    而蛇口下再次保住一条小命的秦昊却一直昏迷不醒,在张神医的医治下过了七天才醒,当然此秦昊却已经被从两千多年秦昊所取代。

    得知之前过往之后,秦昊心中简直想要骂人,当时这么多孩子巨蟒为什么谁都不咬专咬自己啊?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蟒蛇是受人控制的,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绝对有人想要自己的命,而且不止自己父亲秦温也是对方的目标!

    可是秦昊就是一个小孩,除了一双重瞳有点价值外,并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至于秦温得罪的人就多了,朝中的宦官、政敌,羌族等等!

    看来秦家并不想自己想的这么简单,绝对有秘密啊!秦昊心中暗暗想到。

    不过目前情报太少,秦昊也推断不出什么线索,但是秦昊有种感觉,幕后黑手恐怕离自己很近很近,心生警惕的同时也在不禁暗暗担忧。

    “老师啊,你倒是快点来啊,你不在徒弟没安全感呐!”秦昊心中哀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