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秦昊“舞剑”意在...

    第十章:秦昊“舞剑”意在...

    第三日。

    苦着脸接过贴身侍女允儿递过来的汤药后,秦昊一咬牙一闭眼,屏息一捏鼻子,以视死如归之态,大口大口的将汤药喝了下去。

    汤药一下肚,一股燥热之感顿时传来,秦昊立马运转起家传内功心法,运转数个大周天后,感受到体内的内力有着明显的增长,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

    刚刚秦昊所喝的汤药是武道初期筑基的必备良药,虽然不知道具体价值,但是看允儿那生怕撒了一滴的小心模样,就知道绝对价值不菲,而且就算在秦家这样的大家族,也只有嫡系子弟才有资格享用,足可见其价值。

    “穷文富武”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穷人练不起内功,因为没钱买药材辅助,所以最多只能练一练外功,可是这样很难踏上巅峰。有道是:书生十年寒窗苦,武夫一载百两金。

    将体内的药力都消耗之后,秦昊检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发现武力值涨了1点,目前武力为6,秦昊望向手中汤碗的眼神顿时火热起来,不过他也知道武力是练出来的,嗑药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起身望望了眼身旁的绝色女婢允儿,秦昊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如果自己一直这么傻下去的话,四年后眼前这位比自己大两岁的绝色少女,将会成为秦家传宗接代的工具,为一个傻子生儿育女。

    作为秦昊的童养媳,允儿但是绝对是个美人胚子,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媚态已显,凤眉琼鼻玉耳丹唇,而且样貌与后世的亚洲女神林允儿竟然有九分相似。

    刚刚见到允儿的时候,秦昊差点以为林允儿也穿越了或者是小萝莉给自己的另一个“福利”,几番试探再加上小萝莉的连番保证,秦昊最终才确定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允儿出生平民之家,因家中实在是困难养不起这个女儿,所以才被卖到秦府当傻子秦昊的童养媳兼侍女,而来到秦府之后她的生活和之前更是天壤之别,所以允儿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打量了允儿好一会儿,直到将允儿看的满脸羞红后,秦昊笑着说道:“允儿姐,练功场在哪?带我去。”

    允儿一听,羞红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自己只是一个婢女,少爷叫自己姐姐这怎么当的起呢,要是让其他少爷们听到肯会责骂自己的,虽然已经和少爷说过很多遍了,但貌似一点用也没有,少爷好像都叫习惯了。

    “少爷请跟我来!”允儿叹了口气后,说道。

    作为咸阳第一家族,秦府的占地面积非常广,反正秦昊目前还没有把秦府逛完。

    跟在允儿后面走了大概十五分钟,秦昊终于来到专供秦家子弟练武的练武场。练武场上是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大小石锁应有尽有,端是让秦昊看花了眼。

    刚刚活动一一下身体后,秦昊发现练武场东面有动静,走过去一看发现是四叔秦俭之子秦虎。

    此时秦虎正在手持一把长刀,一套秦家刀法挥舞的有模有样,石桌上的汤药还留有余温,很明显秦虎也是在刚刚喝完筑基汤药后立马进去修炼当中。

    “四哥,好刀法。”秦昊一边鼓掌,一边称赞道。

    秦虎一见来人是秦昊,立马收刀,迎上去笑道:“原来是五弟啊。”

    秦昊虽然是家中的嫡子,但却非长子,上面上面还有四位哥哥,秦家长子乃是三叔秦恭之子秦龙,老二同样是三叔之子秦天,老三是已经亡故的二叔秦良之子秦政,老四秦虎,父亲秦温虽然在叔伯中最为年长,但秦昊却最小,排在第五。

    “四哥年纪轻轻就已经将家传刀法练至小成,数位哥哥中以四哥的武道天赋最高啊!”秦昊笑着说道,不过却没有半分拍马屁的意思,秦虎年仅12岁,就已经将秦家刀法这套适合沙场作战的刀法练至小成,确实是天赋异禀。

    “比起五弟来可差远了,我可是听说五弟第一次就修炼出了内力呢,四哥比起你差远了。”秦虎正色说道,眼中充满了敬佩,当然还有那么一丝不甘,当初他可是花了一天的时间才修炼出内力,而秦昊只用了一次,其中差距已经在明朗不过了。

    “内力仅代表内功,沙场作战靠的还是外功,外功强大才是真的强大,所以四哥不必妄自菲薄。”秦昊笑道,后又指着石桌上的汤药,似笑非笑的说道:“四哥所用的汤碗怎么是小碗?难道还有人敢克扣四哥的月例不成,一定要和父亲好好说说,太不像样了。”

    秦虎一听连忙一边也摇头一边摆手的冲秦昊说道:“不用,不用!”

    “哦?四哥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秦虎沉默的一会后,无奈的说道:“哎,筑基汤药价值不菲,就算是四哥我也无法天天饮用,可是我现在练功正直关键时刻,日常供应那点的汤药根本不够,所以只能自己掏钱购置。”

    秦昊闻言顿时一阵沉默,就算是一家人,待遇还是有差别的,秦虎虽然是四叔之子,但比起自己这个嫡子加少主,待遇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四哥不必忧虑,你今后练功所用的汤药就包在小弟身上了。”秦昊笑着说道。

    “真的?”秦虎惊喜的说道,不过转而又想起了什么,情绪顿时低落下来。“掌管库房的孙管事是三叔的人,除非有三叔的命令,不然谁去都不行。我已经和他商量了几次,可孙管事理都不理我!”

    秦昊一听心中顿时生出一个想法,他一直想试探一下自己的三叔,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现在机会来了。

    “四哥,你可是我秦家的四少爷,有必要和一个奴才商量吗?”秦昊冷笑着说道。

    “五弟,孙管事可是三叔的人,我看他再不爽,总要顾及一下三叔吧。”

    “哼,三叔只是三叔,不是家主,就算是家主也不能置青年后辈的未来于不顾。四哥,现在你跟我一起去库房,孙管事敢有半句推诿,少爷我废了他。”秦昊冷哼一声,霸气的说道。

    秦虎呆呆的望着霸气侧漏的秦昊,愣愣的跟在秦昊后面,走到库房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秦昊淡漠的扫了眼肥头大耳的孙管事,双手别再身后,故意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孙管事,我和四哥练功需要用的药材给我们各备一份,有急用。”

    秦昊已经想好的万全之策,无论孙管事给还不给,他都可以通过这次机会试探一下自己三叔的反应,看看自己这个三叔到底是不是有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