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国仇家恨

    第十三章:国仇家恨

    听到系统的提示的内容后,刚刚被打了一把掌的委屈,立马消散。十点智力啊,可以兑换十点召唤点了,秦昊距离召唤顶级武将的距离就又近了一步了。

    “小萝莉,是不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完成一些事情,是可以增加自身属性的?”

    秦昊在脑中的呼唤道,转瞬间小萝莉甜腻腻的身音就传了过来。

    “是的,不过这得看具体的情况,宿主属性较低时是比较容易触发,而宿主属性提高后触发的难度也会随之变大,而且增加的点数也不会像这次这么多。”

    秦昊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看来这坑爹系统也是有空子可钻的嘛!

    ……

    接到监视三叔秦恭的任务后,秦政不敢有丝毫怠慢,立马付之行动。

    在小心避过秦恭宅院的守卫后,秦政偷偷翻上秦恭卧室房顶,掀开一块瓦片后一看,发现三叔大哥二哥都在场,不过三叔好像是正在训斥两位兄长。

    秦恭怒拍了一下桌子,脸色铁青地说道:“我秦恭英雄一世,怎么生了你们这两个废物,连个十岁孩子都奈何不得,要你们何用啊?”

    秦龙和秦天两人唯唯诺诺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两人虽然都没有出声,但是从其脸上不忿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心中并不认同父亲所言。

    “我就不明白了,面对秦昊那个小兔崽子,爹您有必要退缩吗?甚至还牺牲了孙管事?”秦天将头别过一边,一脸不忿的说道。

    “二弟,别说了,爹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秦龙闻言连忙对其摇头道,示意弟弟别再惹父亲生气了,不过秦天貌似并没有发现哥哥的用意。

    “让他说!”秦恭面无表情的说道。

    “本来就是嘛,就算秦昊那个小兔崽子去大伯那里告状又能怎么样,在大伯来之前我肯定能把缺失的药材给补齐了,没有证据就算是大伯也不能奈我和孙管事分毫,更何况咱们也不怕大伯,大不了和他鱼死网……”

    “啪!”

    秦天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恭却已经听不下去了,甩手直接给了儿子一巴掌,只见秦天俊秀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起来。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废物,居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看不出来,你连一个十岁孩童都不如啊。”秦恭一脸失望的说道:“秦昊那小子之所以不断的挑衅,真正的目的不过是试探我的反应,他恐怕猜到一些事情了,真以为那小子在乎孙管事的那点破事吗!”

    秦龙见弟弟挨打立马求情道:“父亲息怒,二弟只是一时被怒火冲过了头,所以才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已。都怪孩儿无能,不能为父亲分忧。”

    “亏你也知道自己无能,当初龙儿你信誓旦旦的和为父说秦昊必死无疑,可结果呢?秦昊不但没死反而连痴傻症都好了,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吗?我看你比你二弟也好不了多少,都是废物!”秦恭冷哼道。

    伏在房顶的秦政闻言,双眼顿时一凝,看向秦恭父子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三叔一家居然要害五弟,看这情况说不定已经蓄谋已久了,那当年射向自己父亲的那一枝冷箭,会不会是三叔放的呢?

    这时只听秦龙继续说道:“父亲这件事真的挺怪的,那驱蛇人是孩儿花费百金从南蛮雇佣而来的,驱蛇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当时大伯忙着祭祀无暇顾及秦昊,孩儿略施小计就通过那群熊孩子把秦昊给骗到后山,秦昊若死于蟒蛇,就算是大伯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计划本来是万无一失的,可谁想……”

    伏在屋顶的秦政听到这时,心中已经翻起了万丈巨浪,是任谁也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大哥秦龙居然心狠至此,竟然暗中谋划要将五弟葬于蛇口,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孩儿亲眼看到那条赤蟒已经将秦昊那小子给缠起来,可谁知赤蟒正准备吞食之时,居然天降一道惊雷,赤蟒被雷声所惊立马逃窜而走。父亲你说这怪不怪!”

    “哼,为父不看过程,只要结果!”秦恭冷哼道。

    听了父兄的对话后,秦天有些心虚的说道:“父亲,秦昊那小子天生重瞳,不会是有天相助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真的能斗的过他吗?”

    秦龙一听,立马训斥道:“胡说八道,那小子只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有天相助?凭那小子也配!”

    秦天这次所言,秦恭倒是没有反对,反而叹了口气说道:“哎,就算真是如此,我们一家也没有退路了。从四年前二哥被为我射死的那一刻起,我们一家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只能一条道儿走黑了。”

    听到这儿时,屋顶上的秦政已经忘记呼吸,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真的,而父亲秦良那慈祥和蔼的面容立马浮现在秦政的眼中。

    秦恭你这个畜生,居然杀死了自己的二哥,爹,你死的太冤了,孩子一定要给你报仇,我秦政对天起誓,若不手刃秦恭,天打雷劈!不行,我必须立马将这个消息告诉大伯!

    此时的秦政一刻也不想耽误,恨不得立马手刃杀父仇人。小心翼翼屋顶跳下来,又确认没有人发现自己之后,连忙向秦温那赶去。

    秦温正在书房阅读兵书,哪知道一个一身杀气之人没有敲门就闯了进来,可秦温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刺客呢,连腰间的宝剑都已经拔出来一半,不过仔细一看后才发现来人居然是自己的侄儿,这才放下心来。

    “政儿,这是怎么回事?”秦温关心的问道。

    见到秦温后,秦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哭喊道:“求家主为小侄做主,小侄请求家主允许小侄斩秦恭老贼狗头。”

    听秦政连伯父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自己家主,还说要斩自己三叔,秦温就是再蠢也知道这里面有事,而且是大事,于是寒声道:“你且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大伯定为你做主。”

    秦政擦掉眼角的泪水,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将刚刚自己的所见所闻,原封不动,一字不漏的转告给秦温,而秦温则是越听越心惊,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没有怀疑秦政所言的真假,因为任何子女都不会拿自己亲生父亲的生死来作假的。

    “二弟,阿良啊,大哥对不起你啊!老三,秦恭,你这个畜生,居然对你亲哥哥下手,你,你,噗……”

    秦温捂着自己的心脏嚎啕大哭,而苍白的脸上却显现出一道异样的潮红,然后喷出一口黑血。

    秦政见此大惊,连忙上前扶着摇摇欲坠的秦温,着急道:“伯父,伯父,你可不能有事,秦家不能没有你啊!”

    秦温闻言悲痛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努力站稳后,背对秦政寒声说道:“传我命令,让三叔一家现在立马去家族祠堂,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对了,让你五弟也过去,不要惊动你三叔一家!”

    “诺!”秦政抱拳道,然后立马出去吩咐。

    就在秦政走出门之后,秦温再次喷出一口黑血,秦温强行扶着桌子不让自己倒下,嘴里喃呢道:“父亲,伯仁错了,悔不听父亲所言,如果当初伯仁能狠下心,二弟也不会……阿良,大哥对不起你,今天大哥要为你报仇,为家族除此祸害。”

    正在练武场跟四哥秦虎后面练习秦家剑法的秦昊,见三哥秦政铁青着脸叫自己去家族祠堂时,心中还在疑惑到底是谁惹到三哥了,不过秦昊没有问,老老实实的跟在其后面,一到家族祠堂发现三叔一家都在,而父亲则背对着众人一动不动时,心中顿时感觉恐怕要有大事发生了。

    “大伯,人都到齐了!”秦政走到秦温身边恭敬的说道。

    秦温闻言面无表情的转了过来,挥手示意闲杂人等通通离去后,淡淡对众人的说道:“今天把你们招过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件我秦家祖传的大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我秦家核心人员才有资格知道。”

    “父亲,怎么不让四叔和四哥过……”

    秦昊还没说完就被秦温狠狠瞪一眼,感受到父亲眼神中的警告之后,秦昊顿时将脑袋一缩,不敢在多说一言。

    秦恭一听倒是起了兴趣,笑着问道:“大哥,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秦温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说道:“国...仇...家...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