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秦本姓赢,嬴政的赢

    第十四章:秦本姓赢,嬴政的赢

    秦温此言一出,除秦昊外,所有人都有点莫名其妙,秦昊也只是隐隐有点不安,并没有猜透秦温的用意。

    国仇家恨?哪儿来的国仇?哪儿来的加恨?秦昊满脑子都是疑惑,父亲秦温也并没有准备进一步解释,而是转身走到秦山的牌位前,跪下叩首道:“父亲大人在上,秦家第二任家主秦温,今日要将公布我族之秘,望父亲在天之灵,佑我秦家!”

    三拜后,秦温对牌位下的一处石壁轻轻一按,一道暗格立马展现出来,将暗格开关开启后,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爷爷秦山的牌位下居然开启了一道暗门。

    暗门开启后,秦温依然不发一言,没有理会众人,独自走了进去,秦昊见父亲进去了也立马跟了上去,秦政则紧随其后,秦恭父子三人则有些犹豫,不过半响后秦恭也不再犹豫,带着两个儿子走了进去。

    跟在秦温后面的秦恭越走越心惊,自己掌管家族财政十多年,都不知道家族地下有一间这么庞大的地宫,而且看此情况,恐怕是在父亲秦山那一代,建宅初期就已经开凿好的,可父亲开凿这么大的一个地宫到底要干嘛呢?

    走着了大约十几分钟后,秦温将众人带到另一个祠堂,找了一个蒲团坐下后,挥手示意众人也坐下。

    秦昊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由于祠堂上的烛火并未点燃,所以看不清供奉牌位上所写的名字,不过在秦家的家族祠堂下面,却又隐藏着另一个祠堂,这个祠堂供奉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秦昊知道所供奉之人肯定见不得光,不然哪有必要在地下又建一个祠堂秘密供奉呢,自己的家族有大秘密啊!

    “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这个祠堂所供奉的是何人,不过一见祖宗牌位可就意味着要承担家族的重任,这是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

    秦温对众人轻声说道,不过视线却集中在秦昊一人身上,表明秦温虽然是对众人所说,但实际上却是在问秦昊一个人,秦昊当然明白,所以想也没想,直接冲秦温点点头。

    家族的重任再难,能有系统地狱级考验还难吗?能有一统天下难吗?瞻前顾后怎是成大事之人。

    秦昊点头后众人也纷纷冲秦温点头示意,见众人纷纷点头,秦温起身将祠堂上的烛火点燃,烛光点亮后,昏暗的祠堂立马明亮起来,祠堂上供奉牌位之人的名字也显露在众人面前。

    秦昊目瞪口呆的望着祠堂上的排位,只见最上面的牌位上写道,先祖大秦始皇嬴政之位,而第二排则是嬴扶苏之位,第三排是赢子婴之位……最后一排是自己的爷爷秦山,不,现在应该叫赢山。

    秦温扫视了下众人的反应,缓缓说道:“现在你等可明白,我秦家其实是先秦皇室后裔,体内流淌的乃是先秦皇室的血脉。

    当初刘邦攻入关中,百官皆叛,子婴先祖见大势已去,于是自缚请降,希望可以借此为我赢氏一族留下一丝血脉。

    刘邦表面上虽然接受先祖的投降,道但暗地里却大肆逮捕我族人员,由于我赢氏在关中威望甚大,那小人自己不敢动手,却将我赢氏成员囚禁于阿旁宫,准备借霸王项籍的刀。

    项籍深恨大秦,自然不会放过我赢氏,赢氏遭到大肆屠杀,族人死伤殆尽。不过子婴先祖也没有将希望全部放在刘邦身上,在投降之时就做了二手准备,将长子刚刚出世的孙儿,也就是我们这一脉的先祖,托心腹秘密送了出去,后隐居于骊山。

    赢氏皇族虽已被屠杀殆尽,但刘邦依然害怕民间有赢氏旁支,会危及大汉的统治,于是大肆捕杀天下赢姓之人,无数无辜人惨遭屠戮。

    我们的先祖为了躲避追捕,不得不改换姓氏,用大秦的‘秦’作为后代的姓氏,也是告诫后人勿忘国仇家恨。

    而到如今四百多年过去了,新生的赢氏早已经在骊山扎根,并且开枝散叶,秦村数百人都是我赢氏子孙,不过赢氏秘密却只在嫡系中流传,我秦家一脉就是这一代赢氏的嫡系后裔。

    每一代嫡系后裔的身上都肩负着兴家与复国的重任,四百多年来大汉虽纷争不断,但根基稳固,根本看不到复国的希望。

    直到从父亲这一辈开始,大汉天子一代比一代昏庸,内耗越来越厉害,外有异族觊觎,内有世家掌权,百姓民不聊生,各地贼匪横行,大小起义不断。

    大汉的动荡让父亲看到了希望,于是只身离开秦村,十数年的奋斗,我秦家终于再一次屹立于关中大地。

    父亲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可成大事之人,担不起复国的重任,于是将希望全都放在后辈的身上,对我兄弟五人的教育可谓是不留余力,甚至立下让立贤不立长的诺言,就是为了培养出一个拥有复国希望的继承人。

    我兄弟五人虽各有各的本领,但父亲依然没有从我们五人中看到复国的希望,直到昊儿的出世,自古身具重瞳者,无一人平庸,父亲终于看到希望,于是立我为家主。

    九年前父亲病危,于是在此逼我立誓,必须终身以兴复大秦为目标,否则非我族类,死后不入家族祠堂。

    后我秦温成为秦家第二任家主,在父亲打下的良好基础之下,我代领秦家一步步壮大,直到现在成为咸阳第一家族,后来我也借老师和家族之力,步入了仕途。”

    父亲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在秦昊的耳中嗡嗡作响,震惊,实在是太震惊了,秦本姓赢,而且还是嬴政的赢,打死秦昊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是秦始皇的后人啊。

    虽然后世对秦始皇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千古一帝,也有人说他是一位暴君,但是秦昊对秦始皇却是发自骨子里的崇拜,这是一个真正的皇者,王道霸道并存,后世无一人可比。

    复国倒是与系统任务不冲突,反正以后我也是要去争霸天下的,罢了,既然这一世是秦始皇的后裔,那么就让我再造一个大秦帝国吧。这个秦山爷爷真不简单啊,不但看到了汉室的覆灭,而且培养儿子以后去造反,还把家族建在秦旧都咸阳,胆大不过决心也大呀。秦昊心中暗暗想到。

    秦恭闻言一脸震惊的同时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初父亲明明说要将家主之位传给自己,但后来却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大哥。那是因为兄弟五人都不是那块料,自己虽然有这个野心,却没有那个能力,但是秦昊不一样,天生重瞳的秦昊,生而不凡,只有他才有希望在未来乱世,带领秦家搏出一个光明的未来,重立大秦帝国。

    除了秦昊和秦恭外,其他三人也是一脸的震惊与复杂,任谁得知自己居然是前朝“余孽”,注定要对抗一个庞大帝国的时候,不复杂才怪呢。

    秦温没有理会众人复杂的心情,而是起身走到秦恭的面前说道:“父亲当年对我说,为了复国,任何代价都可以付出,为此当年父亲更是亲手将五弟给,给……三弟,现在到你做出牺牲的时候了!”

    秦恭闻言顿时愣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温已经拔出腰间长剑,直接刺穿了秦恭的左肩。

    秦龙秦天两人见父亲遇险,立马想要过来营救,可是奈何身无寸铁,被背后秦政连刺数剑,倒在地下。

    “大,大哥,你,为,为什么?”秦恭抓着刺入肩膀的剑刃,难以置信的说道。

    “为什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了你二哥!为什么啊?”秦温红着眼,对秦恭吼道。

    秦红闻言顿时低头不语,哎,果然还是被发现了,二哥,三弟恐怕要去见你了。

    此时的秦恭竟然一种轻松的感觉,二哥和他的感情一直也很好,失手杀了二哥对秦恭而言何尝又不是一种煎熬。

    秦温抽出长剑,直指秦恭,泪水已经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一脸痛苦的说道:“当年父亲临终之际就警告过我,说我兄弟五人中就数老三你的野心最大,他死后你必定不会服我,所以要我秘密处死你,我没有那么做,哪知当时一时心软居害死了二弟,我悔呀,阿良是大哥害死了你。”

    秦恭知道,大哥既然和自己摊牌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自己父子今日估计是必死无疑了,望了眼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两个儿子,秦恭哀声请求道:“成王败寇,小弟无话可说,大哥给小弟一个痛快吧,不过龙儿天儿是无辜的呀,他们都是受我这个做爹的蛊惑,才会……求兄长念在我们三十多年兄弟的份上,饶他们一命吧。”

    “哼,龙,天,三弟你真的好大的野心啊。三弟你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对昊儿出手,昊儿身上倾注了我秦家四百多年来无数先辈的希望,你让我如何放过你的两个儿子。”秦温冷声说道。

    秦恭一听,面色顿时无比苍白,跪下来求道:“大哥,求你了,三十多年来,这是三弟我第一次求你,求求你放过他们吧!”

    秦温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于是将身体转过去,不去看求饶的秦恭,冷冷的说道:“政儿,还快不送你三叔上路,你父亲在下面早就已经等急了!”

    “大哥你……”

    秦恭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寒光闪,只见秦政挥剑直接将秦恭的头颅砍下。

    “父亲。”秦龙秦天兄弟两喊道,喊声无比悲切而且绝望,他们知道父亲死后,下一个恐怕就是他们了。

    大仇得报的秦政跪下,仰天悲喊:“爹,孩儿为你报仇了!”

    “三弟,好走!”

    两行清泪再次从秦温紧闭的眼中流出,不过这次秦温不是为了二弟秦良流的泪,而是三弟秦恭,到底三十多年的兄弟,岂能真的做到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