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逼子杀兄,用心良苦

    第十五章:逼子杀兄,用心良苦

    亲眼目睹三叔秦恭就在自己面前被三哥秦政一剑砍下头颅后,秦昊已经被眼前这血淋淋的一幕已经给吓傻了,残酷的事实不停的摧毁着秦昊的心灵。

    虽然他曾经将刀架在孙管事的脖子上,但那毕竟是唬人的,真动手的话秦昊可没有这个胆子。说到底秦昊也只是个刚刚穿越几天的青年,身体更是一个小正太,表面装的在冷酷,内心都是善良的,这么血腥的一幕,秦昊怎么可能受得了。

    秦昊确实很讨厌三叔一家,甚至想要除掉这条随时会反噬自己的毒蛇,但三叔真的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秦昊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充分感受到这个世界真的太残酷,生死只在一瞬之间,兄弟之间说杀就杀,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这个果决狠辣的男人,真的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父亲吗?他就这么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哎,我不但小看了这个世界,也小看了父亲,他远没有我想的简单,我只是稍微提醒一下,可他却已将证据都给找到了。假意交代家族秘密,实际却是兄弟相残,好果绝的手段,好狠的心。秦昊望着正在无声流泪的父心亲,心中暗暗想到。

    这时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出现在秦昊的心中,父亲秦温是个可怕的人,不过秦昊不知道的是,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可怕。

    “昊儿。”

    秦温缓缓走到秦昊身边,右手将配剑递到秦昊面前,左手指着秦龙和秦虎两人,说道:“杀了他们!”

    秦龙秦天二人闻言顿时面如死灰,不停的求饶。

    秦昊难以置信的望着父亲,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父亲所说之言,他居然让自己年仅十岁的儿子,亲手去杀自己的大哥二哥,这,这,还有没有人性!

    “父亲,这,这...”秦昊难以置信的望着秦温,可得到的却是秦温冰冷的回答。

    “接剑!”

    望着父亲冷漠的眼神,秦昊颤抖着伸出右手,刚触碰到剑柄,就仿佛被针扎了一般,立马将手收回,恐惧的说道:“父亲,我,我,我做不到!”

    “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他们之前可是处心积虑的置你于死地,你又何必徒生怜悯,接剑!”秦温咄咄逼人的说道。

    是啊,父亲说的对,是他们要杀我的,所以我杀他们没错,秦昊在心中自我安慰自己,可是却依然不敢接剑。

    秦政见秦昊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心有不忍,于是说道:“大伯,五弟他才十岁啊,这么做是不,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还是让小侄代劳吧!”

    秦昊闻言希冀的望着父亲,希望父亲可以不要难为自己了,但是秦温却冷冷的回答道:“昊儿他和我们不一样,将来他将面对的可不是一两人的生死,而是数万数十万上百万,任何人阻止,你都要毫不留情的抹杀。须知任何一个朝代的崛起,都是以踩着前朝人的尸骨,你现在如果连谋杀自己之人都下不了手,将来如何能狠心行那百万人屠之事?又何谈复国?”

    秦政闻言顿时沉默下来,虽然理智上他认为大伯说的是对的,但是感情上却不能接受,看向秦昊的眼神中也掺杂着一丝怜悯,五弟只有十岁,却肩负着这么大的重任,哎,造孽啊!

    秦温见秦昊迟迟不肯接剑,叹了口气,放松语气说道:“不要怪父亲,九年前你爷爷又何尝不是这么逼为父的,今天父亲逼你杀兄,只为今后你可以走顺点。为父知此路九死一生,可四百年国仇家恨不能不报啊,每每想到大秦被灭,先祖们跪地乞降,却依然惨遭刘氏屠杀时,为父都恨不得亲领大军屠尽他刘氏,可,可……”

    “叮咚,系统检测,秦温仇恨再次满值,隐藏属性‘国仇’发动,此属性以一年的寿命为代价,五维全属性各长一点。秦温目前五维,统帅90,武力80,智力90,政治86,魅力96。”

    听到系统的提示后,秦昊总算明白为什么父亲的巅峰时期五维处于三流,但目前五维却是一流,原来是因为“国仇”这个属性的缘故。

    怪不得以父亲一般的资质,却能够hou住几位能力不俗叔叔,抵抗羌族入侵,最终成为关中有名儒将。仇恨的力量真是厉害,不但可以使人变得强大,而且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不过目前父亲的属性已经高于巅峰时期平均21点,这么说国仇居然已经发动了21次,也就是说被扣掉了21年的生命,父亲现在已经相当是五十多岁了,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过四十的时代,父亲还能有几年寿命呢?秦昊心中暗暗想到,并强忍着泪水不让自己在哭出来。

    秦温见秦昊强忍着不在痛哭,以为是被自己说动,于是抓着秦昊的双肩说道:“若为父有那个能力,又怎会将我儿往火堆里推呢,可为父的身体每况愈下,不知何时就不能再为昊儿遮风挡雨,所以昊儿你必须尽快强大起来啊。等你强大到无惧任何人时,你才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

    望着秦温真挚的眼睛,秦昊心中无比感动,点头道:“父亲,我懂了!”

    抹掉眼中的泪水后,秦昊颤抖着接过秦温的配剑,并且强迫自己狠下心来,酝酿了一会儿后,一对重瞳中终于产生一丝杀气,于是缓缓向秦龙秦天两人那走去。

    “五弟,二哥一时糊涂啊,求你放过二哥吧,二哥再也不敢……”

    “咔!”

    秦天见秦昊持剑走来,苍白的俊脸立马吓得面无血色,不停的求饶着,不过,话还没有说完,秦昊却已经闭目挥剑向秦天的脖子砍去。

    秦昊仅有十岁,力气并不足以砍下秦天的头颅,所以只砍到一半宝剑就无力再进,不过了结秦天的性命是足够了。

    秦天不可思议地望着秦昊,眼中充满了怨毒,嘴角吐着血沫,却发不出声,不过秦昊却看懂了秦天话里的意思,我不甘心,杂种,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秦天死了,被同族五弟秦昊亲手杀死,而且死不瞑目,秦昊费力将剑抽出走到秦龙面前,准备继续杀下一个哥哥。

    秦龙并没有像秦天那样求饶,而是引颈待诛,一副但求速死的样子。相比于秦天的贪生怕死,大哥秦龙确实硬气多了,知道必死无疑连求饶都懒得求饶了。

    “悲哀的家族,悲哀的血脉啊!”

    就在秦昊举剑准备动手之际,等死的秦龙突然开口,秦昊一听立马停手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临死之际我只是有些感叹,无论是四百年前的赢氏,还是四百年后的秦家,都没有逃过同室操戈的命运,这难道不悲哀吗?”秦龙淡笑着说道,语气像是在嘲讽,也像是自嘲。

    不过秦龙说的倒是一点也没有错,秦始皇登基后杀掉了自己唯一的弟弟成蛟,秦二世胡亥登基后,杀光了所有的兄弟,而在之前赢氏因王位而兄弟残杀的事件,虽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三叔秦恭杀了二叔秦良,二叔秦良之子秦政又杀了三叔,自己又要杀大哥二哥,这难道真的是命运吗?秦昊暗暗想到。

    “或许我们家族的血脉里就传承着这样罪恶的血液也也不定呢!”秦昊自嘲道。

    “答应大哥,不要再让秦家在同室操戈了!”秦龙淡淡的说道。

    “多了大哥提醒,秦昊向你保证,一定会好好教育后代子孙,绝不让秦家人手中的刀,绝不挥向自家兄弟!”秦昊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是眼神却无比的坚定。

    秦龙闻言淡笑着冲秦昊点点头,秦昊道:“大哥,一路走好!”

    言罢,秦昊手起刀落,大哥秦龙命丧黄泉,不过睁着的眼睛却缓缓闭上,脸上还露出解脱的表情。

    亲手杀了两位兄长后,秦昊彻底崩溃,跪倒在地上大吐起来,秦政见此连忙跑过来轻拍秦昊的后背。

    “政儿,带昊儿出去吧!”秦温叹气道,眼中说不出的悲伤,亲弟弟和两个侄子被被自己逼死,秦温能开心才怪呢。

    秦政立马将秦昊背起,缓缓向外走去,秦温望着秦昊的背影,轻声说道:“没有一颗凶狠的心,你是永远也无法成为王者的,昊儿,不要恨父秦亲,父亲所做的一切能是为了你,为了你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哪怕让为父死也在所不惜!”

    秦昊闻言全身一震,刚刚所有大抱怨和不理解立马荡然无存,然后紧紧伏在秦政的背上,装作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走出地道重回祠堂后,秦政见四周无人,于是对背上的秦昊说道:“五弟,你这么小的年纪,却让你承担这么多,真是难为你了!”

    秦昊一听顿时破涕而笑,“三哥不必安慰我,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我的事?我怎么了?”秦政指着自己疑惑的问道。

    秦昊一听,从秦政的背上跳下来说道:“我觉得三哥还是换个名字的好,要不然以后就尴尬了!”

    “换名字?这是为,为……”

    秦政恍然大悟,父亲为自己取名字的时候,并不知道家族的秘密,现在天下大乱之像已成,将来如果有希望改回赢姓的话,那不就和祖宗重名了嘛,这可是忌讳呀!

    “这倒是个问题,真是伤脑筋啊!”秦政头疼的说道:“五弟,除了改名字,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主意啊?”

    这个名字可是父亲留给自己除了生命外,唯一的东西了,所以秦政并不想改名字!

    “你还是自己伤脑筋吧!”秦昊双手举起抱着后脑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然后转身离去。

    “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