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大清洗

    第十七章:大清洗

    嗅着少女身上的处女芳香,秦昊心中却有股想哭的冲动。

    眼前的这位美若天仙,不是自己刚“出世”的大姐秦良玉,又能是何人!可如此美人,却是自己的姐姐,世间最悲哀的事也莫过于此了吧!

    感受到耳朵上的剧痛后,秦昊立马陪笑着求饶道:“疼疼,姐,我错了还不行嘛,快松手,要断了!”

    见秦昊求饶,秦良玉也松开玉手,绝美的脸上岁充满笑意,说道:“看你还敢不敢!”

    秦昊见此暗叹吃不消,魅力97的秦良玉都如此的诱人,那么四大美女又会美到什么程度呢?

    尤物?妖精?有外挂的感觉真的好幸福啊!

    “不敢了不敢了,哎对了,良玉姐,这么晚你到我房间来干什么?”秦昊连忙岔开话题,不过却意外问到了关键。

    秦良玉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父亲说我们家最近会有些不太平,有些担心弟弟你的安危,所以让姐姐我来保护你几天!”

    秦昊闻言心中感动不已,秦温对自己真的是好的没话说,不过转而他又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于是有些紧张问道:“可是我这里只有一张床,你来了睡哪啊?”

    “当然是睡你的床喽,反正这么大,多我一个也不多嘛!”

    秦良玉指着秦昊的那张长两米五宽两米的豪华大床,毫不矜持的说道,是真一点也不拿秦昊当外人,不,是男人。

    在系统为秦良玉植入的记忆中,她和秦昊从小一起长大,并且处处保护痴傻的弟弟不受欺负,两人感情很深,睡在一起这种事是经常发生的,所以秦良玉并不在意和弟弟一起睡。

    可是秦昊却没有关于这个姐姐的丝毫记忆,系统给所有人都植入了关于秦良玉的记忆,但是偏偏漏掉了秦昊,谁让“秦昊”五岁后都是傻子呢,而五岁前的记忆又有几个人能真的记住呢!

    “这怎么行呢!”秦昊激烈的回应道,不过内心却隐隐有些期待。

    秦良玉一听,奇怪的望着秦昊,“这有什么,以前小昊儿你又不是没和姐姐一起睡过,哦对了,姐姐忘了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秦昊一听小俊脸顿时羞得通红,心里是又期待又抵制,万分复杂。

    “我不干,男女有别,我现在已经是男子汉了!”

    “不干不行,就你还男子汉,什么时候打败姐姐我再说吧。就这么定了,很晚了,早点睡吧!”

    说着秦良玉将秦昊的衣领一提,秦昊就如同小鸡般被秦良玉拎在手里,然后缓缓向床边走去。

    “我不干,我才不要和你睡呢。”

    秦昊欲拒还迎的挣扎起来,可秦良玉根本就不搭理秦昊,直接将其往床上一扔。

    “乖,早点睡,明天姐姐教你剑法!”

    秦良玉哄孩子般哄着秦昊,而秦昊古怪的看着躺在自己枕边的姐姐,这豪爽的性格与仙女般的气质真是一点也不搭,简直,不,就是一个女汉子!

    ……

    自咸阳丧失了关中心脏的地位后,就平静的多了,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除了十年前秦家生了位重瞳子外,最大的新闻就这位天之骄子意外陨落变成了个傻子。

    不过最近平静了十多年的咸阳倒是连连爆出大事件,首先是秦家重瞳子傻了五年,居然因祸得福康复了,这让人不得不感叹,重瞳子果然是受天眷顾。

    其次更加劲爆,简直就是地震般的大新闻,那就是秦家三爷秦恭,居然死在秦家祖地骊山秦村外十里处。

    当时秦恭一家三口外加十名护卫,只有一个护卫死里逃生,不过后来因伤势过重还是没有救过来,可是这位护卫临死前却说出了凶手,那就是骊山五十里外的虎啸山贼寇。

    秦昊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一开始他还在想父亲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来掩盖这件事呢?秦恭在秦家地位尊崇,一般的方法是遮掩不住的,可是却没想到会是这么简单的栽赃嫁祸。

    办法虽简单,但效果却出奇的好,最起码没有人怀疑到秦温的头上,秦家内部以秦俭最为愤怒,然后是原秦恭的党羽,都要求立即发病剿灭虎啸山,不过却被秦温以敌暗我明给暂时制止。

    而外面有很多家族都在猜测,秦家是不是得罪哪位大人物了,不然为什么要在秦家冉冉升起的时候狙击秦家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秦家立足关中六十多年,经过两代家主的大力发展,底蕴还是很丰厚的,没有那么好对付!

    毕竟秦家那八百经过战场洗礼的精锐私兵,可不是摆设,而秦家那位打的羌族都没脾气的家主,更不好招惹。像虎啸山这种只有一两千喽啰的山寨,根本就不够人家秦温塞牙缝。

    暗暗揣测的这些家族虽然猜不到那位大人物是谁,但是见这位最终也没有后续行动时,就知道虎啸山这颗弃子,肯定会受到秦家疯狂的报复。

    果不其然,故意装作摸清情况后的秦温,立马领着三百私兵,以为三弟秦恭“报仇”的名义,杀向虎啸山。

    知道这个消息后,秦昊一开始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在这些土匪身上耗费家族有限的力量呢?后来想明白后,秦昊不禁感叹,心软的人在这个时代是注定成不了大事的!

    而虎啸山大当家听秦温亲自领兵杀来时,原本是准备跑路的,可是见秦温居然只带着三百人,心安的同时也更加愤怒,认为自己受到了轻视,于是立马点齐山寨可战之兵,共一千八百匪徒,下山与秦温决战。

    六比一的人员比例,按理说就算秦家护卫精锐,不计伤亡的话也是可以打赢的,虎啸山大当家是信心满满,可是却低估了秦温的领兵能力。

    此时统帅90的秦温,单论统帅能力已经可以排进目前大汉前五,就算是比起现在的曹操孙坚也不逊色,也只有皇甫嵩、卢植等人老辈名将才能稳压秦温一头。

    虎啸山地势凶险,秦温就算将秦家八百私兵都带上,也不一定能攻下,就算攻下也是得不偿失,秦温作为一代儒将,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之所以只带三百人,只不过是为了示敌以弱,将匪寇顺利引下山,令其失去地利,到时如何宰割还不是秦温说了算。

    在秦温看来靠三百精锐正面打败两千匪寇其实不难,但全歼却非常的困难的,他不是项羽,做不到一抵十,不过他这次出兵的真实用意很深,必须尽全功。

    所以稳妥起见,秦温早就暗地里派秦俭带领四百私兵悄悄跟在队伍后面,只待两军交战就立马绕道从敌军背后,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虎啸山大当家只不过是个连字都不识的土匪,哪懂得这些计策,直接带着手下就向秦温冲杀过去。

    秦温见对方居然这么轻松就上当,自己连骂战都省了,于是直接指挥队伍且战且退,在秦俭的队伍跟上来后,秦温立马指挥部队停止撤退,开始进行决战。

    一方因一直追击而士气高昂,一方因被动挨打而无比憋屈,双方是打的如火如荼,各有死伤,当然匪徒一方的伤亡更大,秦家私兵的训练素质在战斗中很快就体现了出来。

    就在秦温一方完全挡住对方攻势时,秦俭率领四百人马突然从背后杀出,大当家和一众匪徒见此场景顿时都吓蒙了,秦家仅凭三百人就挡住了一千八百人的进攻,现在又多了四百生力军,这还怎么打?

    双方的差距原本就非常大,秦家八百私兵个个身穿皮甲,手持钢刀,而且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军人。(注:这个时代由于钢铁的产量有限,所以皮甲才是主要的制式战甲,而且都不是所有不对都能装备的上的,铁甲只有军官和少量的精锐才有资格穿。)

    而匪寇中除了几个当家之外,几乎无人着甲,兵器大多也都是木质长枪,再加上一个铁质枪头,有的连铁枪头都没有,而且一个个看上去就面黄肌瘦的样子,更别说训练了。

    这样的队伍打顺风仗或许还可以,硬仗肯定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面对秦温和秦俭的两面夹击,匪寇几乎是一触即溃,瞬间就死伤惨重。

    一心为兄报仇的秦俭,则一马当先,直奔大当家而去,三回合就就将其斩杀,顺便还解决了二当家三当家两位首领。

    首领的死亡和大量的伤亡已经令匪徒们胆寒,纷纷跪下求饶希望可以保住一条小命。

    若是平时秦温或许会绕过他们一命,但是这次出兵可是为弟“报仇”,所以对于这些投降的人,秦温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虎啸山一千八百余众,最终有一千五百余人被斩杀,两百多人投降后被坑杀,只有几十人乘乱逃走,秦家仅损伤了一百五十多人,而且几乎都是在秦温带领下,诱敌的那三百人。

    在外人眼中这些人或许是死于匪徒之手,但在秦昊眼中他们都是死于秦温的算计。

    秦温明明可以率领着300人正面击溃对方的队伍,这样伤亡或许还小点,可秦温却偏偏且战且退,要知道战斗中一撤退可就不是自己说的算了,在精锐的队伍也会有损伤的,秦温这样让队伍处于不利状态的反常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是因为这次带出来的这三百人,都是三叔秦恭的忠实党羽,而这次剿匪其实也是秦温想借匪徒之手,歼灭秦家内部的不稳定因素,顺便在稳定一下关中的治安。

    此次出兵剿匪,秦温可谓是赚足了好处,一是以为弟报仇的同时又为民除害,这使秦昊赚足了好名声,当地百姓无不对秦温感恩戴德。

    二是对秦家内部进行了一次润物无声的大清洗,使家族更加团结,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不过只要一想到这种好处是以近两千人的头颅作为代价时,秦昊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算这个时代人命不值钱,可父亲也太冷酷了,简直是为达目不择手段。

    秦昊内心中其实知道父亲这么做是对的,只是隐隐有些难以接受,两千多条生命啊,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消失了,真的太残酷了。可秦昊却没有丝毫办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不是改变,而是适应这个世界,让自己强大起来,这样将来他才有机会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