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扁担帮

    大门一开,门外的几个人就映入眼帘!

    这几人年纪都不大,有男有女、大多都是十一二岁的模样,穿着普通的农家衣服,个个都显得十分惊恐、其中一个女孩子眼眶红红的双目含泪。

    “小灵灵,怎么回事?”随意一看,萧沙面带微笑的看向那个还在滴吧滴吧掉泪的女孩。

    “沙哥,帮帮我爹,我爹快被他们打死了”

    “是啊,扁担帮的那些人真过份,刚才他们来收钱林大叔就不满的说了一句,结果被他们打得吐血,现在村长已经到了,青叔呢?青叔在吗?”

    “哎,来不及叫青叔了,沙哥你且和我们先去吧,青叔在哪里?我这就去请?哼,这个月都第二次了,而且又涨价了,真是太贪了。”

    “沙哥,你和村长、青叔这次得给扁担帮那些人点颜色看看,他们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被他一问,女孩快步上前不顾男女之防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旁边的几人也急急上前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简单的几句就把事情说了个明白,让本就忍着几分怒意的萧沙心下更火。

    不过他本人心理终究是成年人,即使再火也还能保持情绪,基本了解情况后抬手对着村外的某处数林一指:“大哥在那里树林练剑,我先随灵灵去看看,你们去请”

    说完,他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小灵灵往灵灵家走,其他少年见状急忙朝着他指的村外树林跑去,一转眼就已经跑出老远。

    ……

    扁担帮是这最近被官府默许的新兴势力,帮主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后来一次进山打猎误入一处陌生洞窟,得到了一门棍法和不错的内功修行法门,苦练了几年独自一人一举击溃了盘桓在这附近的百来名强盗从而一举成名。

    进山得奇遇这种事情在萧沙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有很多种,扁担帮帮主的待遇曾经让他和他那个好武的便宜大哥羡慕了好一阵子,两人更时不时进山走走也希望遇到那种事情,走了好几次最终屁都没有遇到一个才作罢。

    奇遇是令人羡慕的,但是就扁担帮帮主的为人却和很多奇遇的主角大不相同,甚至令人不齿!

    扁担帮帮主成名后一开始为了保护当地农人招兵买马创立了扁担帮,本意乃是有了扁担有吃穿的意思,以此彰显他不忘本的本质。

    可是随着他的地位逐渐提高和扁担帮的人数越来越多,这个识字不多的农人就开始变了性子,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开始作威作福起来。

    这种变化在他儿子出世后越演越烈,他开始和一些家族门派和官场中人学习排场,开始和以前的那些匪徒学习巧取豪夺,开始自高自大,就连原本扁担帮下辖之地的各地税收、也就是保护费都越提越高。

    最近因为扁担帮要和钢刀门开战,他急着四处招揽会武功的好手,徐家村地域范围也在他管辖之内自然不能幸免。

    徐家村这边会武的就三个人,其中村长虽然会五招完整的刀法终究没有内功年纪又大了些、而且有些背景。而另外一人在城内大户人家当护卫他也不好去城里挖人,只能对萧沙这个大哥徐青出手。

    可是徐青哪里想搀和他那破烂事,连续几番拒绝后令扁担帮帮主大为不悦,于是在他示意下,往常来这边收钱的扁担帮帮众最近就没事找事。

    前几次来多有辱骂打压,更把保护费提高了不少,言语之嚣张令人厌恶,只是徐家村一直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一直未作反抗,连续几个月下来就连萧沙都有点看不过去只是按照不想给徐青惹事而强忍罢了。

    在有点智慧的人看来扁担帮这种不为我用就直接欺负上门的做法实属不智,很容易就会把人才往对手那边挤。

    但是事实上扁担帮帮主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大智慧的粗人,而且最近的钢刀门门主的为人连他都不如,看不上扁担帮的人更看不上钢刀门,也根本不存在这种竞争。有好武功的人自然有好去处,只有徐青这种不上不下的人才会遇到这种情况。

    ……

    灵灵的家是在村口马路边上的拐角处,一家五口都没人会武功的他们家境比不得徐青和萧沙以及村长等人,一家子不过三间普通的瓦房,除了门口有片小院和一口井、其他的和普通徐家村人没什么区别。

    此刻小院里,十来个身穿蓝色劲装、手持扁长木棍的彪悍汉子在两个人的带领下正和从村子里汇聚过来拿着钉耙、菜刀、木棍等物堵在灵灵家门口的村民们对峙。

    这群人领头的两人一人身形出奇的壮硕、双手持着两个脸盆大、大手指粗的澄亮铜环、虎目瞪视自有威严。一人身材秀小、身穿一身大离王朝很普遍的书生白袍、左手中拿着一只筷子长、小指粗的铁笔正和站在村民们最前方的村长说话。

    在这个世界,任何稍微好点的职业都需要会武功的人,没有武功就没有未来。所以即便是徐家村的村长也会两手武功,此刻正握着一柄厚背大铁刀横在胸前,五十多岁的脸上即使因为年纪渐长而显得苍老、配上那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和胡须倒也威风凛凛。

    “这不可能”

    一声洪亮的声音从村长口中传出,他怒视着那个手持铁笔的书生道:“你们上个月和上上个月已经先后将费用提高了一倍,这个月的费用七天前也已经给了,你们还待怎样?而且小林子不过说了一句实在话,你们又何必下此重手?”

    说着这话,村长怒气勃发眼光一扫两拨人中间,此刻被自家老婆和其他几个村民架起来拖到一边的一个三十六七的男子,在见到那男子气若游丝吐血不断后更是怒发冲冠,手中铁刀捏得紧紧的,若不是心有顾忌恨不能直接把眼前这群人劈个干净。

    “瞧徐前辈这话说的……我们扁担帮一向都是按照规矩办事,之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先前两个月和上次收费的那些人一收到费用后就跑了。你们给的钱都被卷走自然不能算是交了,说来我们只收这个月的费用还是格外开恩”

    见村长怒气勃发,手持铁笔的书生不但不惧脸上的笑意反而更甚,他瞥了边上被村民扶着的汉子,笑道:“我们如此大恩他不但不知道感激报恩反而污蔑岂不是不当人子?如此忘恩负义之人岂不该受到惩罚?”

    “放屁”

    村长闻言勃然大怒,论道理识字不多的他根本说不过眼前之人,但是也知道那所谓的卷钱走人根本就是他们的借口,闻言手中铁刀一动就忍不住要动手。

    “胡说八道”

    这时,又是一声怒骂从他身后的村民中传出,声音入耳顿时让本来还带着笑容的书生面色一冷,村长有武功有背景他能忍能退,现在说话的人又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说话?

    不过当他看清来人后脸上现出的些许怒容又快速收敛起来,眼珠一转笑容再现:“哦?箫少侠也来了?却不知徐大侠可在?”

    “我大哥何等人物,来这里和你浪费口舌值当吗?”

    一声不温不火的声音再次从村民中传出的时候,聚集起来的村民中自动让出一条小路。

    人群散开后,和书生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萧沙倒提木剑从中走出,略瘦的身躯、稍显稚嫩的面容、身上的气质却罕见的稳重,漆黑明亮的眼眸中隐隐带着几分锋锐。

    他才一走出,跟在他身后小灵灵就快步冲到那吐血不止的汉子身边,和他母亲一起一边照顾一边心疼痛哭,紧跟着他们而来的另外几个少年则站在村民中对对面的扁担帮帮众怒目而视。

    “浪费口舌?箫少侠此言差矣,我们读书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理字,岂不闻一理值千金?哪有浪费之说?”

    被萧沙说了一句的书生也不生气笑盈盈的回道,那欠揍的笑容和一副已经掌握了大局的架势看得萧沙真想上去将他揍一顿,不过他强忍下来。

    在这里混迹半年的他可是知道这家伙不但会武功而且还不低、乃是扁担帮帮主麾下六大好手之一外号铁笔书生,能说会道颠倒黑白可是长项,而且会四五招铁笔招式,如果直接放对即使是自己的大哥徐青也未必能稳胜。

    这种人物若是放到会武之人众多的城里撑死也就是百里挑一,但是在这附近确是和徐青一样罕见的会武功的人才,前几个月前来收钱的人中并没有他想来是有事在身,没想到此次亲自来……

    “呵……理?”

    萧沙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冷笑一声、转眼看到边上哭的稀里哗啦的灵灵母子和依然吐血不止的汉子徐林。

    他还记得半年前自己刚来这里偷衣服被抓被打的时候打的最凶的是这个汉子,事后不时给自己和自己那位大哥送腊肉粮食,一起喝酒吃肉聊天说地的还是这个汉子。

    这是一个一条筋的磊落男人,但是光看他此刻的伤势只怕已经伤到了脏腑,如果没有个百两巨款医治恐怕活不长了。

    百两银子……在这个物价低廉的世界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光灵灵家怎么出得起?

    这心里的火……快要忍不住了啊!

    “道理是不用说了,你铁笔书生的名声在这方圆数百里已经人尽皆知,你此次来的目的大家都心里明白,不过你们这样怕是不大好吧?”初初看了一眼,怒气更甚的萧沙脸上的笑容无形中淡了几分,冷冷道。

    本来他想说点什么难听的,但是想想对方是帮派势力,而且事情起因还和自己那个便宜大哥有关于是强行压下这几个月积累的火气,回这一句不过是恶心对方一下。

    不过越忍心里就越不是滋味,这几个月来自扁担帮的压力似乎因为眼前的这一幕面临点燃的边缘。

    凭什么自己人被打成这样,这段时间被欺负成这样自己还得忍住火气?凭什么?

    方圆数百里人尽皆知?

    铁笔书生不笑了,那双不大的小眼睛冰冷的往走到村长身边的萧沙身上扫了扫,一股淡淡的怒意就跃上心头。

    他的名声不好他自己明白,但是那不是他的初衷,加入扁担帮之初他想传扬的自己乃是大善人大君子,但是一番经营下来他那自以为是的坑人计谋绝大部分都被人识破、被大家暗地里叫做伪君子烂小人。

    这一直是他的心病,往常碍于扁担帮的威势和他的武功一直都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如今萧沙虽然没有直接说说却也点的明明白白,这让他如何不怒?

    “小鬼,不愧是传闻中少年老成的神童……不过你父亲没教过你说话还需三思吗,理不可偏啊!”

    看了看站在萧沙身边,握着铁刀的村长,铁笔书生阴测测的道,如果不是忌惮村长和他背后的背景他真想直接动手撕了眼前小鬼的嘴,可惜他知道自己一动得罪的不止是村长,而且还有村长背后的背景、以及这小鬼那不知道武功高低的父亲。

    “废话”

    蓦然,一柄木剑横空呼啸!

    本来在村长身边看起来还算冷静的萧沙突然暴起,一个转身手中木剑就化为一道褐色弧度直刺书生面门,剑起之时风声呼啸、纵使手中只是木剑也很有几分威势。

    是的,以前几次萧沙是忍了乃是因为一直没人出现重伤,但是如今忍不住了!

    不管怎么少年老成、平时怎么爱笑、他终究是一个男儿,穿越前是血气方刚的性子,现在也还是!

    有事没事就来找碴?

    忍不住就不忍了,趁着这次自己拿便宜大哥不在先打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