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不同的回锋落雁

    “你敢”

    眨眼间剑风扑面,本就在暴怒边缘的书生怒喝一声,双手一摆,本来空着的右手中也突然多了一支和左手一扬的铁笔。

    其双笔快速往空中左右一架欲夹住木剑,岂料萧沙剑到中途突然收回,一双铁笔带着惯性‘叮’的一声互相击打得火星直冒,却是直接打了个空。

    根本没料到萧沙会中途撤剑的书生一愣,却见本来已经收剑的萧沙一身一转居然再次挺剑直刺自己小腹。

    木剑剑出如电,那被削得异常尖锐的剑尖眨眼已经到了书生小腹前,再近几寸就要贯体而入,被自己互击力道震得手指发麻的书生急忙双臂下挥阻挡。

    然而在他铁笔碰到木剑前,萧沙居然再一次突然撤剑,让他奋力下挥的双手击了一个空。

    玩我?

    被一个娃娃玩弄至此书生不由大怒,还不等萧沙再次出剑快速上前两步,一双铁笔在指尖一旋就直接冲着萧沙脸上打去。

    未免和萧沙背后的那个不知深浅的徐青结下生死大仇他不敢下杀手,但是这一击若是打实,以他苦练多年的铁笔力绝对能在萧沙脸上划下永久的痕迹。

    此时的萧沙正处于转身出剑的空档,回锋落雁未免力道不足往往需要以旋转的离心力加大剑的惯性和速度,是以每次出招都需转上半圈或一圈。

    此时的他圈刚转完还没出剑就感觉眼前一暗,两道银光扑面而来,在变招不及、脚步还没转回来、无法后退的情况下他不由脸色大变,一颗心都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突然发现从来没用武功真正和人交过手的自己还是太嫩了!

    “手下留情!”

    蓦然,刀光乍起,雪白如练!

    一旁的村长眼看萧沙就要吃亏,手中铁刀猛然划出一道弧线。

    刀锋破空从下而上直削书生上半身,锐利的刀光和中气十足的吼声同时传出,让已经攻到萧沙面前的书生勃然变色,村长这一招攻其必救,若不回防定然一刀两半。

    这时,一边手拿两个大铜环的彪悍男子见双方开战浓眉一挑,猛然冲上前拿起铜环就对着村长的额头奋力砸下,以他的体格和粗壮的手臂以及铜环的重量来说,即使他也没有内功这一击也足够将村长打晕甚至打死。

    这又是一招攻其必救,村长不回防后果也是严重。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萧沙的动手本就让人预料不到,书生的进攻也是出乎意外的快速,村长错愕之下动刀救援倒是在人预料之中,使用铜环的汉子出手大家也都能理解,可是一连串的事情加起来就这么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现在的情况,除非萧沙脱困反过来保护村长,或者再有徐家村人加入战局,否则还未出招的萧沙必伤在铁笔之下、来不及退走的书生必死、村长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接下来的就是扁担帮死了人后的大规模报复。

    这事情发生的太快、武功上的事情徐家村的村民也不懂,所以在这电光石火间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要出手帮忙。

    除了一个人!

    一个徐家村此刻还在村里且懂武功的人——徐青!

    在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村长身后的村民中,一道雪白的剑光如闪电般刺出,‘叮’的一声准确刺在那彪悍汉子砸下的铜环边缘,巨大的力道和极快的速度让大汉整条手臂都一下酸麻,抓着铜环不由自主快速退后好几步站稳。

    与此同时,顾及自身性命的书生也快速收招往后猛退,刚好避过村长上撩的一刀,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白袍褶皱发丝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刚站稳身形的他也不去看差点杀了自己的村长和令他厌恶的那个小鬼,只将目光看向村长身后的人群中咬牙切齿道:“徐青……”

    “是我”

    人群中,一个身穿朴素青衣,看起来有些憔悴的二十七八男子排开人群走出,普通的面容上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锋锐,左手拎着剑鞘,右手则是已经出窍的剑,剑身雪白光滑显是平时保养得极好,此人正是徐青。

    他缓缓走出人群无视书生那惊魂后充满杀念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村长和惊魂未定的萧沙,然后又扫了一眼边上气息奄奄的徐林,最后单手持剑直指书生:“人是你伤的?”

    “我干的,你待如何?”

    书生还没说话,他身边一直没吭声的彪悍汉子就上前一步首次开口。

    刚才蓄势待发的一击被徐青铁剑点退这是他鲜少遇到的事情,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传闻中传承一样不全的家伙能有这份精准度和力度,那是只有拥有完整传承的门派弟子或者江湖中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不服之下直接承认还想再战。

    “承认就好”

    徐青面色一冷身形一动,单体原地一旋、手中铁剑瞬间化作一道银色剑芒朝着汉子的脖子横斩而去,剑起时风声呼啸、更有撕裂空气的声音凌空响起,同样一招回锋落雁他在手中威势可比萧沙要强太多。

    “来啊!”

    见他出手,早就期待交手分个胜负、好让帮主知道徐青不过如此的汉子一双铜环一转‘叮铛’两下合作一处挡在侧面。他已经打定主意、一旦挡下这一招立即分开双环上下齐攻,这什么徐青的不过是一柄剑根本挡不住双环。

    一旦自己将这个胆敢几次拒绝帮主的家伙打残了、回头在帮主面前就是一个涨面子的大功,说不定以后都不用以边上这个小白脸书生为主,自己也能坐镇一方管辖一两个村子,搞不好还能被传授一点点内功。

    内功,那可是江湖上很多普通人最为向往的存在,不但能延年益寿还能越来越强,这可比自己普通的锻炼肌肉打熬力气强太多了。

    铛叮……

    就在汉子想着这些的时候,一声剑环相击、环环相击的声音齐齐响起,他突然双臂一麻一酸、铜环失控般脱离了他的手掌带着强大力道‘嘭’的一下反砸在他身上,他整个人就地退后七八步直到撞在他们身后的帮众上方才停住脚步。

    被人扶住的他还未站稳就感觉胸口和下巴一疼,看了一眼在半空翻滚两圈哐啷掉在地上、两个都已经从中弯折的铜环满脸的不可思议!

    徐青这一剑他挡是挡住了,但是这一剑的力道出奇的大、不但一下震得他松开铜环、而且还把对叠起来的铜环双双打弯,并且顺势震得脱手砸到他身上。

    这力道……是剑法吗?传说中的内功……他会?

    “你……你这是……”“这个……”

    在汉子的惊诧中,边上的书生的一双小眼睛一下瞪得老大:“你这是……内功?还是剑法?”

    “关你屁事?”

    一剑击败对手,徐青单剑斜斜落地,冷着脸看着铜环大汉,对着边上的徐林一瞥眼:“前几次你们没有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也还罢了,这次的事情你们必须给一个……交代”

    “对,必须给一个交代”

    话音落下,边上的村长也持刀喝道,说话的时候眼神不由往徐青身上一撇,眼中也带上了几分惊讶,似乎同样是为徐青那一剑的力道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平常不懂内功的剑客根本没有这样的力道。

    之前因为扁担帮没有怎么过分徐青这些年一直没有动过手,这一动手就把他这个村长也给吓了一跳。

    不只是他,就连扁担帮的那十多个蓝衣帮众在看到铜环汉子落败、以及听见内功二字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面面相觑大为惊讶,而其他村民则大多面色一喜。

    这天下,内功这个字眼代表的往往就是强大、长寿和神奇,最起码在这一群不懂什么是内功的人眼中就是如此。

    所有人中,只有萧沙面对这一切始终不为所动!

    他剑和徐青的剑不同,虽然都是相同的一招回锋落雁,本身力量不足、修炼也晚的他还停留在快、准、巧的基本阶段,徐青已经到了最熟悉的层次,甚至都已经变成了以快、准、重为主的另类剑招。

    他曾经见过徐青用这招一剑斩断了手持板斧的汉子十来下才能砍断的一颗大树,这一剑的力量和速度就可想而知。这么多年光练习三招剑法可不是说着玩的,光论对这三招的熟悉程度只怕那三个门派的弟子也未必有徐青熟练。

    当然,在剑招连不起来的情况下,这也是徐青经常练剑练到脱臼的原因,根本不是什么内功。

    他甚至敢断定,如果刚才自己这位大哥含怒之下毫无节制的出手,铜环汉子直接躲开剑招、在没人抵挡化消力量的话,这一次说不得还得脱臼一次,之所以被击退还是这家伙倒霉!

    “交代……”

    书生面色铁青的看了看徐青和边上依旧威风凛凛的村长忌惮的退后两步:“你想要什么交代?不管你怎么强,在打败我们帮主之前徐家村还在我扁担帮管辖范围、你想要什么交代?”

    一句话,即使是已经战胜的徐青和村长、包括萧沙都沉默了!

    不错,即使打败了他又能怎么样?扁担帮聚众千人,即使因为顾及朝廷和村长背后的势力也绝对不会向徐青低头,除非他打败、甚至杀了扁担帮帮主,但是可能吗?

    不可能还需要什么交代?

    “……你们给我滚”

    在压抑的气氛中,在一众村民的注视下,身为一村之长的村长咬牙怒骂一声,声音中的憋屈几乎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嘿嘿,好……这是这几年头一次有人敢叫我滚……徐前辈你有背景我们可以不计较,但是徐青……”

    阴测测的冷笑一声,书生收起双笔扫了徐青一眼,又看向萧沙:“还有你这个嘴毒的小鬼……我们没完!”

    “你们帮主也不敢叫你滚吗?秀才?”

    看到书生那怨气冲天的眼神,本就很不爽的萧沙冷笑一声,差点被毁容的他心情很不好。之前连续试探发招本意以为自己用的是木剑、想让书生猜不到自己哪一招是真攻击而伤他一下,岂料却差点让自己毁容甚至死掉,这事情干的……

    他这一句话出,秀才明知被人抓了口误在周围帮众的注视下也不好回嘴,捏了捏拳头转身就走,看似不想和小孩子计较但是他眼里的怨毒愤恨是个人都能看得明白。

    这事没完没了!

    一时间,大家心里都有了这么一个想法,本来就似大山一般压在众人心头的阴影一下变得更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