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诡谲江湖

    徐青要卖房子给徐林治伤的消息经过村长的传递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村民们开始不信,经过村长和事后徐青的承认后都纷纷感动。

    这世道虽然江湖武林讲究侠义之道,但是愿意将自己仅存的房子卖掉救人的还是很少的,愿意卖掉祖宅救人的就更是稀少。

    于是本就在村里颇有人缘和威望的徐青在村民们的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起来,村里一些年纪不大、对传说中江湖侠义十分向往的年轻人不但感动、而且还把他当成了自己欲学习的对象争相传颂。

    听说他们要走了的小灵灵和他母亲哥哥更是提着家里不多的吃食酒菜直接登门拜谢,更多的村中之人在农耕之时也对这个事情赞不绝口。

    人都是有心的,十万中用出一千帮助人是小恩,一百中用出九十则是再生之恩,这笔账谁都会算、更何况徐青卖的还是祖宅,这根本就是以一族之力全力相助,如何能不让他们震动?

    本来大家不舍和佩服之下是想让他们多留几天的,但是登门求见的人除了当事人灵灵一家外基本都被徐青挡在了门外,一番好说歹说终于将热情似火的大家都劝了退去。

    之后,简单收拾好行李的徐青在宅子院中打了点水对着井边的磨石磨他那一柄今日和铜环对击稍有痕迹的普通铁剑。

    而在萧沙那比其他村民房屋都漂亮整洁的房间……

    此刻的萧沙蹲在自己的床边,一只手握着一柄暗红色阔面大刀刀柄,另一只手拿着一块破旧的抹布在床边地面、被一张床单包裹了一半的大刀刀身上细致擦着,双眼中看向大刀的眼神柔和清澈、仿佛在看宝贝一般。

    这柄大刀约有五尺长短,一尺来宽,刀身暗红透亮中带着一股凶悍气质,刀刃刀背皆是笔直透亮、只有刀柄上雕着一只狮头、重有百来公斤,乃是他穿越过来的时候在出现地点附近石头缝隙中发现的。

    当时的他急于知道自己身在哪里,而且这刀又太重所以没拿出来,事后定居徐家村后无聊时想起和徐青一起前往那处挖了半天才弄出来,此后就成为两人共同的宝贝,因为他很喜欢,所以徐青就直接交给他保管。

    这玩意太重他们用不动,但是两人光从卖相以及重量上和徐青的铁剑一对比就知道不是凡品!

    更何况这期间他们还用一些铁制品往刀刃上砸过,结果轻轻一用力那些铁制品就一分为二。吹毛立断什么的传说居然也是真的,放几根头发在刀刃上一吹也真能断开,就连砖头放刀刃上都能自动像豆腐一样切开,一点都不用人施加力量。

    这种程度的刀别说徐青、就连来自现代社会的萧沙都是第一次见,这品相和锋利程度、他们也深深相信这绝对是一口绝世宝刀,如果不是实在用不动、又不会刀法、以及走投无路他们谁都舍不得卖。

    而且要知道一口绝世宝刀出世对江湖中人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以他们的这三脚猫都不算的武功卷入其中说不定一不留神就尸骨无存,毕竟谁知道这刀原本是属于谁,又有哪些牛人会动心。

    但是现在没得选了!

    看着这重到以前地球上几乎没人能用得动,几乎有一米五长、三十厘米宽的厚实大刀,萧沙无奈叹了一口气……

    自己虽然心理年龄不算小却依旧还是有天真的一面,以为学了武功再狡诈一些就能像那些小说电视剧里的穿越者一样如鱼得水,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理想了!

    是的,萧沙承认自己怕死,也承认之前铁笔书生攻击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自己心里竟然产生了恐惧的感觉、事后更隐隐除了一身冷汗。

    再看看今天徐林被打成那样,村里的村长和徐青鼓起勇气也只敢和扁担帮的人要个交代,而且还是没交代的交代……这是多憋屈的一件事情,放在那个世界也只有最弱势的人才会如此。

    这是一种耻辱,也是一种无奈!

    相当于两世为人的他很清楚的明白即使自己怕死也改变不了什么,之前这小半年的安逸练功是自己根本没有重视到武功的真正价值。

    这个世界阶级分明,普通来百姓想要翻身正常情况下除了投身门派、得奇遇、以及购买秘籍外根本没有多少办法,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而自己现在手中的这口宝刀就是自己和徐青最大、也或许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他很清楚卖了这东西就是陷身于很多他和徐青都惹不起的人的视野中,但是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想法。

    好不容易来到这样世界,他根本不甘心跟着徐青就这么浪迹江湖过一辈子,更不可能看着对自己这么好的徐青终生不娶,就这样窝在这里一生。

    这半年,想得通透的他一直在犹豫,不舍和担心风险的心思一直让他难以走出这一步,但是今天的事情不管是铁笔书生的出手、还是接着的扁担帮压力都在刺激着他,最终让他下定决心。

    而从刚才徐青的态度看来,他其实也有这份心思!

    人生在世终究是要一搏!

    这一场,他博了,他也一样!

    ……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之时,原本各自忙各自的两人才聚在一起,在这徐青的祖宅中开始起火做最后的晚餐。

    吃饭时两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买卖的计划和路程,不多时就有争吵声从关闭的房门处传出一直持续了好一会,最后在萧沙那放低的声音中逐渐消失。

    ……

    天黑后,一向天黑就开始偃旗息鼓的徐家村丝毫不见半点黑暗,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在黑夜里点着火把聚集在徐青和萧沙的家门口。熊熊火光照射下,村长和他身边的小灵灵、以及灵灵他哥、他母亲、还有四周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格外分明。

    伴随着徐青宅子大门打开,一场萧沙在两个世界都从来没有见过的热情送别就此展开,村民们纷纷献上从家里带来的不少东西,又不舍的从他们宅子处一直将两人送到了离村四五里外的荒野,直至两人开口劝了好几次方才罢休。

    对于这些有时扣完脚丫抠鼻孔,张口闭口就是粗话的村民,萧沙很难说他们有什么素质和文化,但是直到离别的这一刻他才感受到什么叫做感恩和民心。

    那一张张发自内心的不舍脸庞和一句句真诚的话语落在他心里就像是一点火苗,让他的心里不但温暖如春、而且更有整个人都燃烧起来的架势。

    随着人群逐渐远离,那在黑夜下越来越微弱的火把群逐渐消失在眼帘内,已经开始融入黑暗的两人一时无语,直至想起了自己两人接下来的行程这种气氛才被打破。

    ……

    “就这里吧!

    骑着其中一家村民送的小毛驴,在拐了好几个弯已经远离徐家村后,萧沙勒住了手中的缰绳看着眼前分叉的几条黄土小道突然开口道。

    他一停下,他身边骑着村民们送的普通瘦马的徐青也唏律律的一下拉住缰绳,借着天上微弱的月光转头看向他,稍一沉默反问道:“你真要这么做?有几成把握?”

    “九成,还有一成留给意外,我进城后先去一个合适的当铺、换了钱就立即前往天工阁,想来都在城里面这么短的距离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萧沙自信一笑:“然后天工阁的规矩我们都知道,凡在天工阁购买武功秘籍的,天工阁都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更在买了秘籍后派遣高手护送客人到指定的地方,你在那里等我就是了。”

    “回头我们共享秘籍,一旦练成、先收拾了扁担帮帮主,然后帮你找回柔儿大嫂、最后赎回宅子。到时候我们想闯荡江湖就闯荡江湖、想休息就休息,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得?”

    “是你娘……最少也得称呼一声义母”

    “不错,是大嫂,最少也得称呼一声柔儿嫂子”

    “……”

    “还是那一句,你真舍得?如果你不确定我们可以直接去别处安身、只要出了这清源城管辖范围、扁担帮那些家伙根本不足为虑,顶多过的差一点。”

    “你不也舍得吗?只不过万一事后被人盯上惹了一身麻烦,我们也得有心理准备!”

    萧沙笑容未改、开口间更有一种豪雄气概,似乎经过先前那一场热情送别,连接下来有可能遇到的危险都已经不是这么重要了。

    “哈……”

    被他这么一说,本来还在担心他安危的徐青也被感染了似的豪迈一笑:“那有什么,这天下为了一本最末等的九流秘籍甘愿以身犯险的一大堆,以这宝刀的能力换来钱财买的秘籍岂止九流?这点险你都不怕我怎么会怕?”

    “倒是你……”

    一句话说完,徐青深深的盯着他的脸:“虽然你从小就聪明沉稳得让我们惊叹可毕竟还小,经验不足、要不然还是我去……”

    “算了吧!”

    萧沙笑了:“你都说了是接应的人最危险,还是我来吧!你老弟我从来到徐家村可没有吃过什么亏,就连林黑子、林豹那几个家伙都对我服服帖帖的。你就放心吧!我们之前不说都说好了吗?而且城里有朝廷管控,也没这么危险。”

    林黑子、林豹乃是村中无赖,向来只对徐青和村长敬服,萧沙来了以后不到半个月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不出一个月就已经当了那些人的头。

    虽然其中也有徐青儿子、或者兄弟的身份,但是徐青却能从那几个家伙的眼神中看到他们是真的对萧沙服气。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萧沙会说、能忽悠……这一点他自问自己除了武力慑服和僵硬的责骂外根本做不到萧沙那样。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徐青稍稍松了一口气,将手中和那位柔儿姑娘还在一起时就买到,几乎用了近十年的普通铁剑连剑带鞘往萧沙身前一送,轻声道:“知道你好武,但是老爹我本身除了祖传宅子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宝贝,这半年来一直没给过你什么像样的东西,这柄剑你且拿去防身,回头我们买更好的。”

    “免了”

    萧沙将他的手推回去,道:“等赚到钱出了天工阁别说普通铁剑,就连十炼钢剑、百炼钢剑我们都能买到,大哥你接下来的路还长自己留着吧!”

    “……”

    又是一阵沉默后,骑在瘦马上的徐青再次叹了一口气收回手中长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萧沙好一会,最后才说了一句保重,然后调转马头往分叉道路的其中一条骑去,一边走一边道:“那你记住了,三个月后、长虹郡……”

    “红枫镇、东南大街,徐长青,我会一直记得”

    暗黑的夜空似乎因为离别显得更加黑暗,徐青身下的瘦马被他以剑鞘一拍顿时撒开马蹄奔跑起来,一声声远去的清脆蹄音在寂静的荒野中异常清晰!

    蓦然,蹄声再起!

    借着之前村民们送别余留下的热情,萧沙也调转驴头往另一条路上启程。清脆蹄声中给自己打气的他张口起调,一首节奏清脆、充满江湖气息的热血歌声就伴随着哒哒马蹄传遍四面八方。

    “……淡看烽烟过大雁宿长空,马蹄踏破青霜无影踪、江山几多娇、谁人笑论峥嵘、凤凰涅槃又有几人成功……”

    你以诚待我,我以歌送行,此后江湖论道,必有你我一席之地!

    看着逐渐远去的徐青,如今首次独身一人的萧沙心潮澎湃,骑着自己那头被养得堪比徐青瘦马的驴子向着另外一条通往城里的路快步小奔起来。

    一转眼,相处了半年的父子、或者兄弟就已经分道扬镳!

    下一站,诡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