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初见

    这五人乃是四男一女,其中最显眼的当属一共加起来六个人中唯一的女人!

    说是女人倒也不够贴切,因为那只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

    这少女一身的淡黄色纱衣配上秀丽得惊人的面容和窈窕身材整个人显得亭亭玉立,再加上秀手中提着的一柄淡蓝色连翘长剑、以及似清水一般清澈的眼神,纵使在看着那青色光球的时候显得十分惊讶也不失青春气息和勃勃英气。

    此时和她一样看着青色光球的还有另外四人!

    一个长相普通、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头上戴了一顶毡帽,一身粗布麻衣肩上还搭了一条白色旧抹布,乍一看谁都能第一眼就认出这是在各个客栈酒馆中都能见到的人物……店小二,只是不知道其是哪里哪一家的而已!

    另外三人中,一个长发披肩、大约三十来岁隐隐见得憔悴的男子背负长剑,看着青色光球心神震动中一身蓝衣长袍隐隐无风自动、更有无形气势散出,显然是有内功修为在身之人。

    在他不远处的白色地面上,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貌似是什么门派的白色长衣,手上提着一柄薄薄的柳叶刀,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青色光球几乎目不转睛。

    而在他们侧边的位置,整个空间里最有重量的一个人毫无遮掩的出现在萧沙视线内!

    这是一个有着正常人身高,一身绣着铜钱的华丽衣衫下身材横向发展的青年,年纪大约在十六七岁之间,一脸的肥肉看起来白白嫩嫩、加上那一身稚气看起来居然有几分萌!

    只不过,在此刻所有人看向青色光球同时露出震惊之色的时候,这个胖子却已经转过头看到了四周的人,最后居然把目光停留在距离他最近的萧沙身上,那一肥脸的莫名其妙显示着之前那句句话就是出自他之口。

    “武……我也不知道……”萧沙双手一摊,很自然的露出习惯性的微笑,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武神空间一下收回,因为他发现这胖子似乎没有得到那个声音的提醒。

    胖子其实也只是随口一问,闻言啧啧咋舌两声将目光重新转向青色光球和空间内的其他人,粗略一扫,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那个穿着黄色纱衣提着连翘长剑的美丽少女身上,稍微多看了两眼后立马笑逐颜开:“小翎、小翎……是你吗小翎?”

    “嗯?”

    此时的少女和其他等人一样已经开始回过神来,闻言转头朝他上下一看,一双月儿般的清澈双眸闪过一丝疑惑,清脆问道:“你是……”

    “是我啊……我是天乐,天乐,就是那个小时候老爱哭,而且追着你玩的那个天乐,那个董家的董天乐啊!”见她疑惑,胖子急忙上前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番。

    少女闻言恍然大悟,青春靓丽的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是你啊!我还记得,不过据说哭的毛病是改了,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喜欢上吊的习惯是吗??”

    “呃……”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回过神的萧沙几人听了都舒缓了几分紧张情绪,胖子闻言却是当场僵住,肥肥的脸上露出一个牙疼的表情:“这个……”

    “嗯,我们先不说这个,先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再说吧!”

    见他这样,少女调皮般一笑露出嘴边的两个小酒窝,说了一句后立马转身对着空间中心的那个光球一抱拳一躬身,恭恭敬敬道:“前辈在上,晚辈飞羽郡凤家凤翎拜见,却不知前辈将我等带来此处有何吩咐?若是不违道义和家族教诲晚辈当无不遵从”

    前辈?难道她以为这是人为的??

    话音入耳、再见她这番动作萧沙有种荒谬的感觉,虽然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一些顶尖高手能有不可思议的绝世能力,但却从来不信有人能够凭自己的力量开辟如此神奇的空间,就算那个声音是人声也不代表就真的是人为的。

    不但他不信,就连周围回过神的三十来岁剑客和持刀少年、以及店小二见到黄衣少女这样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那店小二和三十来岁剑客在听见黄衣少女家世的时候眼神闪烁似乎震惊了一下,但是从他们此刻看黄衣少女的眼神就能看出他们也是对她这动作感到莫名其妙。

    岂料还不等他们说话,那个胖子也学着黄衣少女的模样双手抱拳对着青色光球弯腰鞠躬道:“晚辈飞鸿郡岭南董家、古剑派弟子董天乐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把我们带到这里有何要事?”

    又一个……

    这下那三十来岁的剑客和店小二、以及那个白衣持刀少年终于把持不住了,之前黄衣少女的一个飞羽郡凤家已经够让他们怀疑自己的判断,如今古剑派和那什么岭南董家又在这份怀疑上加了一个筹码。

    大离王朝偌大,五派十二家的名号向来都是最响亮的,十二家中就有一个飞羽郡凤家,那个胖子的董家和古剑派虽然都未入其中,但是他们光从之前两人的对话里就知道他们的地位应该都是极高的,只有这样才能从小认识。

    所谓三人成虎,如果说黄衣少女一个人这么做大家还能理解为少不更事,那同样两个站得高看得远的大家族子弟都这样做就足够他们怀疑人生了。

    在稍微闪过一丝犹豫后,那个三十来岁、之前展露了一身内力的散发剑客也对着青色光球一抱拳:“江湖散人江白见过前辈”

    剑客这一动作就似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他边上的白衣持刀少年见状也有模有样的收刀抱拳,对着青色光球肃然一拜:“……柳叶门楚问心见过前辈”

    “……小人……小人、松风客栈店小二张大雕见过……见过前辈”其他人都拜了,白衣少年边上的店小二也有样学样的对着青色光球抱拳弯腰。

    不过在他拜的时候,萧沙却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一半都是落在另一边的那个黄衣少女和胖子身上,眼神中的灼灼之意就似他以前在地球上看到的追星族见到明星一样,充满着向往和崇拜。

    这两个人很有名?还是家族很有名?凤家……不会真是那个凤家吧?

    目光往少女身上扫了扫,怎么都没看出来除了穿的比自己好一点、可能武功比自己高一点,这她和那胖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和想象威震整个大离王朝的五派十二家那个高大上名声有着极大的差距。

    他们都这样……莫不是还是我小看了这个世界的武功?这个世界的人武功都能练到开辟空间的程度?

    我要不要也拜一拜?

    一片寂静……

    即使被几人恭恭敬敬的拜了那个青色的光球依旧一如先前一般一动不动,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有点点犹豫的萧沙想起自己穿越的意外最终还是没有拜,就这么看着他们心里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

    “……晚辈飞羽郡凤家凤翎拜见前辈,不知前辈将我等带来此处有何吩咐?若是不违道义和家族教诲晚辈当无不遵从。”

    “晚晚辈飞鸿郡岭南董家子弟、同时也是古剑派弟子董天乐见过前辈,请问前辈把我们带到这里有何要事?”

    “……江白见过前辈……”

    “……”

    ……

    一番拜见不见回应,黄衣女子等五人又不甘心的再次自报家门一次,但是还是没人回应!

    “……”

    “晚辈飞羽郡凤家凤翎拜见……”

    见连续两次都没人回应,黄衣少女凤翎不甘心的上前一步再次一鞠躬开口就要再拜,她边上的胖子却眼睛一转突然道:“小翎,这个应该不是人为的吧……”

    “这个……”

    黄衣少女一回头,黛眉微皱:“我也是突然想起家族典籍中说武功练到顶峰能有不可思议之能才拜的,能从家里把我带出来这普天之下能做到的人不多啊!你呢?为什么拜?”

    “啊……我这不是看你拜了,以为这真的是什么高手才拜的嘛!”胖子小眼一瞪,说出的话让黄衣少女翻了一个白眼。

    想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弄错了,她眼睛一转看向和她一起拜,此刻听见他这话都有些尴尬的其他几人:“几位……朋友,你们这是?”

    我们是见你们都拜了才拜的好吗?

    其他几人都是无语,一个个收起双手左看右看,只有那店小二张大雕本能的弯了弯腰和气道:“风小姐位居高处见多识广,小人们也是有样学样,对这个不大懂……”

    “小二,小人你自己当就够了,别在后面加上一个‘们’字”张大雕话才说了一半,散发剑客江白微微皱眉提醒了一句,显然对他话里的那个‘小人们’不大喜欢。

    张大雕一愣眼里闪过一丝不忿,面上却摆出一副笑脸转头对他笑道:“是是,是小……我说错话了”

    “罢了”

    江白将他眼底的那份不忿看在眼里却也不想多计较,一摆手扫了在场的几人一眼,对着大家一抱拳:“凤小姐、董公子、楚少侠、小二、以及这位……小朋友,此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一起来到这里也是一种缘分,却不知几位有什么看法,或者有什么能出去吗?有谁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你才是小朋友……

    萧沙无奈的看了一眼江白一抱拳纠正道:“萧沙,萧瑟的箫、沙子的沙”

    “哦,萧沙小朋友哈哈……我记下了,恩……刚才似乎就你没拜,却不知可是看出了什么?”

    看萧沙还童后那稚嫩的身躯摆出一副大人的架势江白一笑,想起刚才的情景顿时心中一动反问道,虽然他并不认为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家伙能看出什么却也还抱着万一的想法,毕竟这地方太过莫名其妙。

    一瞬间,其他人的目光都一下关注在萧沙身上,和他一样即使心底抱着的希望不大却也隐隐期待萧沙能知道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