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开明世界·九龙穷途

    开明世界、流玉河北畔!

    血河殷红、浮尸遍地,入眼是乱世兵灾流血漂橹的狼烟战场!

    从清晨杀到中午,附近十里已是河水泛红,大地尽是残尸,无数残戈断刃随地可见,浓烈的血腥味伴随着浓烟冲天而起。

    在不少绿叶青草都被鲜血染红的江边,剑与刀生辉,人影错落、血腥和杀意伙同四周堆积的残尸刻出一片鲜红的修罗地狱图。

    火星四溅、铿锵交击一声声响彻天际,更响彻在整个战场剩下的两个活人心上。

    这两人,一人四十来岁身穿染血残甲、浓眉带须,近乎狰狞的脸上因杀意尽显疯狂,手中长刀所向刀气迸放如花似要斩碎一切。

    另一人三十来岁,本来算是英俊的脸上尽是刻骨之恨,身上白色长袍半数染红半数碎裂,手中本来应该雪亮此刻却尽是血污的精钢长剑剑出如电,道道细小的白色剑气在出手间若绵绵不绝的雨点将用刀汉子全数笼罩,他本人更丝毫不顾自身已经多达数十道的深深伤痕拼命出手。

    剑和刀、拳和掌、近身肉搏、内力交锋,以伤换伤以命搏命,出手间不时散出的白色剑气和无形震荡力道掀得他们附近残尸血液泥土统统四下飞散,留下一片又满目疮痍的地面。

    残尸和大地碎裂、土屑与血色弥漫,深藏内心的恨意让他们拼尽一切只为在对手身上多添一道伤痕……

    ……

    九龙城完了!

    这是一个天下人共知的事情,甚至在开战前普天下所有关注这一战的人心里都明白,就连身为九龙城最后一员龙将的蒋毅也明白。

    天下四方分立已久,九龙城在之前四方算计中一败再败连续损失八龙战将和城主以及数十万大军,势力更是不断收缩,到了如今更是穷途末路。

    自从三百年前最后一位明皇逝世,天下权利版图四分五裂再无国度之说,只有九龙城、焚天堡、银龙城、元皇门把持天下和江湖、相互对峙中这三百年来无人称皇,一分就是三百年之久。

    而今日,在之前城主和其他八龙将都战死或被算计暗算死的情况下,九龙城最后一位龙将蒋毅带着残余的九龙城十多万人马准备强闯包围圈远走塞外。

    只是这三百年的明争暗斗,在其主动以让出九龙城的条件下,其他三方虽然表面上同意放他们一马,可谁都知道这只是说辞,为的只是不想落下不好的名声。就连蒋毅也知道这不过是保全九龙最后威名和堵住三家大军的最后一着,更是迫于无奈下唯一的选择。

    而在这流玉河畔,一伙多达十来万的‘土匪’突然突袭了路过的九龙兵马,一战不过半日,一战兵士皆亡。

    生命如流星消逝,魂魄为热血而亡,炙热的风中带着的血腥味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魂魄!

    就连这片承载了不知道多少生灵的大地也似承受不住这场积累了三百年的仇恨一般,无论土地河水都鲜红死意,一切都只为显示传承了三百年的九龙城灭亡的事实!

    作为天下有数的一流高手,九龙城龙将蒋毅和‘土匪头子’毫无疑问都有一身傲视天下的一流武功,双方间的恩怨更是涉及几代人,此战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不死不休的结局。

    这一点不止是他们,就连他们所带的兵马也是相互间仇怨深重,最终导致了这场开明大地上有史以来极为罕见的、没有一人逃跑、二十多万人齐齐战死的大战。

    世代恩仇不容儿戏,人不杀尽誓不收锋,这是来此之前所有兵将的心声!

    然而在又一次以伤换伤后,已经杀红了眼的两人竟然同时分开,分立两边后丝毫不顾身上伤势同时扭头看向一个方向,布满鲜红血丝的双眼亦同时现出惊骇之色。

    原因是距离他们十几丈的河畔,那横七竖八堆砌着不同尸体的断裂芦苇边,居然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多了几个人。

    这几人有男有女,有大有小、小者不过十二三岁,最大的也才三十来岁,穿着不一、目的不明、出现的毫无声息。

    这是一种奇迹!

    这天下他们的武功已经算是顶尖,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从来不超过五指之数,但此时这几人的出现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是,这几人就像是对这个天下皆知的死亡之地一无所知一样,其中绝大部分此刻正对着周围和脚下的那些英勇将士的尸体一脸嫌弃。

    ……

    ……

    “啊……好乱,这里……”

    “呕……我想吐,这里是……战场?”

    “呕……凤小姐、董公子……我……小人请你们庇佑,只要你们庇佑小人,小人必定结草衔环感恩在心一刻不会忘记……呕……”

    “……日了汪的,吓死我了”

    河岸边哗啦一声响,全身从头发到脚底都湿漉漉的萧沙推开断裂的芦苇,拖着一身血水从河中浅滩内一步步走出,一边走一边将手袖和麻衣下摆拧出一大把血水。

    在他身侧几两丈的地方,一身白衣变粉衣的柳叶门弟子楚问心也披头散发带着一身血水满身泥泞走出芦苇,一边走一边干呕,其在看到四周漂浮在芦苇浅滩和堆积在岸边的尸体、尤其是那些露出肠子以及内脏血水的残尸的时候更是一脸震撼、整张脸都显得白了不少。

    芦苇边上的岸边,黄衣少女凤翎和董胖子看到周围数之不尽的残尸也是一脸不自然,拼命往边上为数不多的干净地方走,即使店小二张大雕怎么恳求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吓得此刻已经双腿发软的张大雕颤颤巍巍的跟在两人身后。

    几人中,唯有散发剑客江白除了有些惊讶外并无其他表现!!

    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怎么回事,从武神空间来到这里这一瞬,凤翎和董天乐、店小二、还有江白稳稳的出现在岸边的残尸地面,萧沙和楚问心却直接一下落在芦苇浅滩中,猝不及防的他们一个不稳就整个趴里面去了。

    趴里面去倒也无所谓,问题是萧沙才刚一倒下就在水里和一个被齐脖子砍掉、到死都还睁着眼的人头来了一个面对面接触、直接一额头撞人家脑门上。

    刚一出现就和死人头对面,即使萧沙自问胆子够大也吓了个半死,起身后入眼无数死尸直接震撼心灵,身上一身的血水更是让他有种骂人的冲动。

    该死的武神空间,选什么地方不好偏要选这种地方!

    “尔等何人?”

    蓦然一声惊喝传出,之前厮杀的两人中,血染半身却杀气滔天的蒋毅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双目通红的看着这边,雄浑声音和一身杀气借着惨烈战场顿时形成一股无形压力朝着这边的六人凶猛而来。

    此时的他心中悲怒可谓交加,明知九龙城必亡的他此刻只有拼死击杀眼前这个仇敌战将以报忠心的愿望,却没料到居然会有人来搅局,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看起来还不像是自己的帮手。

    不是自己的,难不成是对方的?

    在他对面,此时同样看着这边的‘土匪头子’也是虎目圆瞪直视这边,心里很清楚九龙城此刻不会再有援手的他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些个看起来像无关之人的人出现在这里,心里更是怀疑对方是蒋毅的援兵。

    但是,蒋毅连自己的援兵都不认识?而且为了此战万无一失,此时方圆几十里内已经被自己背后的人和其他三方完全封锁,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

    雄浑声音传来,本来还在各行其事的萧沙六人一个个都愣住了,武神空间传送太快、之前的一番话信息量又大,突然被这么一问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一时无人答话。

    “哑巴吗?老子问你们是什么人?说!”

    愤恨中,见到他们愣住的蒋毅越是急怒攻心,带上内力的声音如春雷炸响,竟令四周空气的微颤了一下。

    雷霆声音一入耳,几人中店小二张大雕突然普通一下瘫软下去,脸色煞白颤巍巍道:“啊……别杀我,我们是大离王朝……”

    “住口”“打住”“小二……”

    小二一开口,同样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的萧沙急忙出声,凤翎、江白、董天乐也齐齐变色急急出声将他的话打断,虽然短短时间内空间变换和所得讯息量庞大,他们却没有忘记那个什么空间规则。

    泄露武神空间和自身世界讯息是要被抹杀的,谁知道武神空间那个声音说的是泄露的人被抹杀还是所有人一起抹杀?

    可是,他们不让说,难道别人不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