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神照经与长风逆剑

    “好!”

    突然一声喝彩把还在回味中的萧沙等人惊醒过来,却见胖子见两人一死,滚圆的身躯刷的一下冲到凤翎身边对着他伸出一个大拇指,笑呵呵道:“不愧是小翎,这天凰剑法用的就是好,说十招杀就十招杀,我看你将来说不得能学到浴火玄功,到时候必定和你三姐一样不到三十岁就名列新秀榜。”

    “要想学得浴火玄功哪有这般容易?”

    凤翎‘镪’的一声还剑入鞘,秀手微动整理了一下微乱的秀发,转头看向胖子盈盈一笑:“我们家这么多人最后能学到的却也不过寥寥几个,而且这两人若不是最后关头其中一个想让另外一人挡住全部剑势故意退后了一步,我这十招杀敌的说法只怕要被打破了……”

    说着这话,她轻叹一声低下头,腿上的小蛮靴踢了一下脚下的一块碎石:“难怪我父亲老说我江湖经验不足,以前不以为意现在似乎明白了点。”

    “呃……”

    胖子顿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见萧沙边上江白突然对着凤翎一抱拳:“久闻凤家天凰剑法独步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当真让我等大开眼见。凤小姐可放宽心,江湖阅历虽是难得,但是小姐得天独厚将来的成长必定让人惊艳。”

    “正是,像我师傅以前也老说我冥顽不灵,我也……我也感觉是他老人家太折腾了,现在一看小姐出手才明白我确实……确实……确实那个啥……冥顽不灵”

    此刻依旧有些激动得脸色微红的楚问心也对着凤翎抱拳说了两句,不过说到最后因为不大会用词,说着说着就反手抓了抓后脑勺,这一憨厚的举动顿时让场中的气氛为之一缓。

    “谬赞了,翎儿而这点微末本事不敢自持,嗯……

    凤翎闻言转头看了一眼两人侧边现在还瘫软在地面上的张大雕,又扫了一眼强行克制住激动心情的萧沙,嫣然一笑:“之前那地方那个声音所说的六大规则你们都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

    几人回答一声,想起自己此刻身在异界、心里的那份激动就淡了几分,只因此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却又真实得无以复加,相比起凤翎这精妙的剑法这事情才是最紧要之事。

    “哎……”

    江白深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一开始的冷漠:“谁能想象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地方,天地玄黄、九流武功和那个抹杀……不过如果这地方真能够让我们学得最上等的武功,那所谓的抹杀威胁倒也值得。”

    “就是,我一定要努力完成任务,将来给我师傅涨脸”一提起令人心动的那个规则,楚问心捏起拳头在身前一晃,坚定的道。

    “我也是”

    萧沙也深呼吸了一下,话虽然比其他人短,眼中的坚毅和肯定却让在场每一个人看得分明,本就还看着他的凤翎月儿般的双目一弯带上了几分笑意。

    “还有我……我也……”

    边上,之前被吓倒的张大雕也爬了起来颤巍巍出声,岂料凤翎的目光突然一转看向江白:“江大哥,此地你最为年长,而且翎儿也听说过你长风逆剑的……威名!为了完成任务翎儿打算和大家分散办事,不知江大哥可有什么江湖经验传授,若能帮助到翎儿,翎儿必定不忘江大哥恩德。”

    长风逆剑?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江白。

    老实说,萧沙听说过大离五派十二家、以及清源城附近的几个大小门派和出名人物,却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长风逆剑,再看听到这话的其他人、包括董胖子都是一脸茫然,显然这个名头似乎并不是很有名。

    “凤小姐听说过我?”江白一愣,一种不知是自豪还是羞愧的神情出现在脸上,感觉这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凤家是谁?大离王朝大小家族加起来不下数万,能作为顶尖十二家族之一的凤家地位直追王朝皇室和五大门派,这样家族里的人能听说过自己?

    “是,家父和我在一次谈起江湖事的时候曾提过江大哥,说江大哥的神照经练的不错、根基很稳固,在十八岁的时候更将师传的长风剑法完全逆转可谓天才……翎儿至今还有映像。”

    神照经?我咧!

    听到这话的萧沙有种醍醐灌脑的感觉,即使身在异乡的异乡也有一种浓浓的地球家乡味道扑面而来,让他有种想上去问江白的冲动。

    不过自知身份异于常人的他强行忍住了这种冲动,和其他人一样齐齐将目光注视在江白身上,那错愕和意外的表情和其他人一般无二。

    在他和其他人错愕的注视中,江白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情。

    什么可谓天才……那不过是二十岁之前的事情!

    江白自己清楚,从那以后到现在的十多年自己根本就是废了一般得过且过而已。那长风逆剑的名头还是二十岁的时候闯下的,这些年一直在吃老本,而且除了神照经和长风剑法、以及逆长风剑法外更没有再学过其他武功。

    不用多说,他下一刻就明白了当初凤翎的父亲为什么要给凤翎说这个,感情是和自己见过的一些其他武林中人一样,拿自己先盛后衰的典故来教育后辈不要学自己……

    “……那个,凤小姐,却不知除了那事,令尊对在下武学上有什么指点吗?”虽然有些尴尬,但是他还是真心想求得凤翎父亲的一些指点,那种宗师级别的人物指点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得到的。

    凤翎笑笑:“家父曾言,你将长风剑法彻底反转后虽然增加了本就稳固的根基,但是速度和属于长风剑法的快意之意就大有改变,此后你若能得一套稳中求胜的剑法加以钻研倒是能大有长进,但是你似乎并没有这个……机缘!”

    是机会吧……

    江白沉默了一下,抱拳低声:“多谢凤小姐,看来这神秘的空间所在正好适合我”

    “不客气”

    凤翎一笑,转头扫了萧沙、楚问心、和董胖子一眼:“几位朋友,任务大家都知道了,那个什么可选任务且不说,耽误之急还是要先搜集武功秘籍。依翎儿拙见,这天下看来正处乱世,我们不妨分开各自选择,半年后就在此地汇合回去。翎儿这就要离开,不知江大哥可有什么江湖经验传授翎儿的?”

    “食不可不察,人不可不防,事不可不明……这是再下这些年江湖上摸爬滚打的心得,如今就当做今日观剑的报酬吧!希望凤小姐莫要嫌弃,以凤小姐的武功只要不遭人暗算,想来当在此界横行无碍!”想了想,江白出声道。

    凤翎将这几句话反复念了两遍,随后对着江白点头致意,然后转头对胖子歪了一下脑袋:“多谢江大哥,天乐,我们也是旧识了,要不要和我一起?”

    “好好,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别看我武功不如你可有的是力气,一路上端茶递水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哈哈”

    胖子点头哈腰跑到凤翎身边,一脸的谄媚像直让萧沙几人之前对他大家族、大门派子弟的身份印象瞬间下滑一大截。反倒是凤翎似乎习惯了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嫌弃,他一到身边就对着众人一抱拳双双离开,不多时便化作两个小黑点消失在江边战场的荒野中。

    他们用上了轻功,但是那个分量十足的胖子显然能跟得上凤翎,这让余下的几人对这个胖子的印象再次改观了一些。

    他们这一走,整个场面就冷清下来,江白远远的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帘内转身对着萧沙和楚问心:“两位,我也要离开了,此异界凶险万分你们自己保重,半年后江某希望还能在此地看到你们,告辞!”

    一句话一闪身,江白猛然跃起,双脚在江白芦苇尖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就似大雁一般衣衫猎猎的从宽达十多丈的河面横越而过,偌大的身躯如同凭空飞行一般,让萧沙等人再次双眼一亮。

    之前只顾着看凤翎的剑法却全然忘了江白,如今以江白的这轻功和能入凤翎父亲眼内的情况来看,这家伙显然也有些本事,应该也只比刚才死掉的那两人差一点。

    当然,或许他也不比人家差,只是没把握一次击杀两个,不过这就没人知道真相了!

    “不愧是神照经的传人,那个世界虚构的武功都能出现在这里,金老威武啊……”

    心里感叹一句,萧沙随即回过头看向身边的楚问心和此时已经站起的店小二张大雕一眼,最后将目光集中在楚问心身上:“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只是我们武功低微在这里恐怕无法像他们这么潇洒,要不然老楚你和我一起走,相互也有个照应?”

    他话才说完,还不等楚问心回应,边上的张大雕就冷笑一声:“老楚……你这话也太老气横秋了吧!楚兄,你若没有把握自己一人收集众多武功不如我们结伴,或者三人结伴也可,这小鬼倒也刚好给我们端茶递水做些活计,我们随手照顾一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