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章 花主和出卖

    怎么办?

    眼看着二十多个军汉的冰冷长戈就要往身上招呼,萧沙和楚问心对视一眼发现对方脸上尽是惨色,估计都是没想到之前还在谋划未来的自己两人居然很有可能要死在当下……

    “不要相互看,立即回答”灰袍男子见状冷喝一声,围着两人的二十多名士兵立即往前一步,针尖似的矛尖几乎都顶到了两人背上。

    一定会有办法的……

    萧沙脑中急转,在想起此刻自己身上捡来的兵器银两的时候顿时有了主意,立即开口道:“我们……我们是江湖闲散之人,知道这里有场大战所以提前进入,打算战后捡些钱财度日!”

    “对对……”楚问心也一下反应过来,立马点头道。

    灰袍男子在两人身上的那两个明显带着血迹的包裹,以及他们腰间背后挂着的几柄兵器上扫了一眼,面色不变继续道:“提前?半个月前吗?半个月封闭前就进去了?”

    萧沙还没说话,他边上的楚问心急忙点头:“是、是,我们在里面一直等着打完,然后才敢从河里面出来捡兵器的”

    楚问心话才说完,灰袍男子面无表情举手中弯刀就要下劈,萧沙猛的急急开口:“我们是潜水进去的,芦苇中空可在水中换气,我们比较穷就想发一下死人财而已,现在也是以为仗打完了,外面应该也撤兵了所以才胆敢走出来的”

    一句话出,灰袍男子的弯刀顿时停在半空,这让一直盯着他的楚问心稍微松了一口气,更让萧沙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说真的,灰袍男子动手一刻他几乎有种出手的冲动,不过好歹把这个谎给圆了起来。

    却见灰袍男子缓缓收起弯刀让持戈士兵退后几步,对着他们往地上示意了一下:“把包裹打开”

    无奈,萧沙两人只好解下身上死人衣服做的包裹放在地方打开,里面那些碎银和少量玉器珠宝顿时显露在所有人面前,看得边上的二十几个士兵冰冷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精光。

    事实证明财物永远是最动人心的东西之一,反正从遇到这些人一刻萧沙就知道自己这半天多半是白忙活了。

    果然,下一刻灰袍男子对着边上两个兵士一摆手:“你们把这些拿去分了,至于你们……”

    他看了看此刻手里还拿着长剑和柳叶刀防备萧沙两人,语气稍软:“如果你们不想死最好把兵器放下,随我去见花主”

    花主,这是个什么玩意?

    萧沙和楚问心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先动,神州大地的习惯让他们对自己的兵器抱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感觉一旦放下兵器生死就不由自己,然而……

    哐当……叮……嘭

    刀剑落地声清脆传开,稍微一犹豫的萧沙把手中捡来的长剑一扔、又把身后背着的同样捡来的一刀一剑取下扔地上,楚问心也把自己从神州大地师门带来的柳叶刀扔地上。

    犹豫后的他们最终发现自己拿着兵器也还是没有多少突围的把握,反而是去见见那个什么花主的有希望蒙混过关索性直接放弃了,想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很好,带走”

    灰袍男子见状点了点头,依旧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说完这话就转身带着两人往树林中某个方向而去,那二十几个兵丁见状分银两钱财的同时也捡起他们扔下的兵器随后跟着。

    ……

    跟着男子才走了半里不到,萧沙和楚问心很快就发现自己这审时度势的选择是正确的,随着深入其中,树林内很多藏在隐蔽地方的兵丁快速出现在他视线内。

    那些人大多为身穿同样铠甲的兵丁,手中兵器、长刀、弓、盾、长矛等等不一而足甚至还有弩,看数量起码也有数百之众,很显然如果刚才自己两人动手突围别说闯不过这二十多人和不知深浅的灰袍男子,就算是闯过了也会被这些人伏击,根本没有活路。

    再行大约三五里,越来越多的士兵出现在视野中,让他们惊讶的同时也发现这些人的装扮和自己在战场上看到的两拨人都有不同,一时心中浮想连连、一边猜测着那个花主的来历和应对方法、一边预测这军队是哪边的人,不时还用眼神相互示意串供。

    ……

    很快,一个大大的营盘就出现在一个四周空旷、周边树木都被砍伐后的山坡上,此地四处营帐立起兵戈无尽、许许多多的士兵一队队在内外巡逻运作,把整个原本颇为寂静的荒野变成喧哗之地。

    灰袍男子在大营门口交接了两句口令和出世信物后,他们这一队二十多人就直接进入其中,在无数帐篷中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一处比其他地方都要大和华丽的大帐前。灰袍男子示意众人停下,独自一人往垂下幔帐的大帐门口一抱拳:“禀花主,末将有事回禀”

    “何事?”

    一声极为好听的柔和慵懒女音从内中传来,萧沙和楚问心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种果然如此的神情。

    之前他们想象中以花为名的人果然是个女人,且这女人的地位似乎比较高,四周营帐大多大小相仿,但是这里不但华丽而且大了很多,四周看守的兵士也更加壮硕、身上的那股子彪悍味道都在显示着和其他兵士的不同。

    里面一问,灰袍男子立马躬身道:“属下抓到两个从站场内出来的人,特此带来给花主问话”

    “哦?”

    里面的女人似乎来了兴趣,微微一顿就道:“带进来”

    “是”

    大帐上的幔帐立即被掀开,灰袍男子答应一声就当先入内,萧沙和楚问心也被后面的兵丁催促着进入帐内。

    大帐内空间不算太大却也和普通的房屋没什么区别,茶几椅子炭火以及一些装饰应有尽有,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位居前方正对着帐幔出口的一张大座椅。

    椅子是类似皇帝龙椅一般左右各有扶手、背后高高隆起坐面极宽的大座椅,椅子上白色鹅绒般的垫子雪白铺在上面,整体看上去有种柔软的感觉。

    当然,世间最柔软的不过软玉温香!

    在柔软的大座椅上,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属于软玉温香中的极品女人就斜靠着躺在上面。

    这女子容颜靓丽、白皙的额头上点了一朵朱红色的莲花,挺拔饱满的双峰和修长的大腿伴随着他的慵懒坐姿更显出几分异样的魅力,一身黑色绒衣往往在最吸引人的地方若隐若现的留出一点缝隙,吹弹可破的肌肤从其中透露而出引人遐想。

    座椅边,四个英气勃勃、腰间佩戴着刀剑的黑衣蒙面女子分立两旁,四双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目不斜视,整个人就似木桩一般一动不动,看起来一副训练有素的架势。

    一入内中,灰袍男子对着座上的女人一抱拳:“花主”

    “嗯……”

    女人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站到一边,那双清澈如水却又似醉了一般的眼神懒洋洋的在萧沙和楚问心身上转了转,突然出声:“两位,里面打完了吗?”

    “打完了”

    回答的是萧沙,虽然他看起来比十五六岁的楚问心小了一些,但是这一路交谈楚问心可没有丝毫小看他的意思,反而因为经验不足的缘故隐隐有以他为首的架势。

    “战况如何?”

    “兵都死了,最后只有两个将领还活着厮斗”

    “……然后呢?”

    “也死了”

    “都死了?”

    “都死了”

    “……互斗致死?”

    “有人杀的”

    萧沙微微低下头眼中异色一闪而过,他边上的楚问心似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直接闭上了眼睛,感慨似的悄然叹了一口气。

    在他们想像中,那两人既然能够统领两军这么多人想必名声在外,各自的武功也必定为人熟知,死在凤翎剑下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人。此次说不得得把凤翎给卖了,唯一的区别就是一路不能联系、只能靠眼神传递消息的楚问心不知道萧沙能把凤翎卖到何等地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