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乱局与被扣

    “哦……”

    萧沙的话音刚落,对面的美丽女人就立即出声,原本似带着几分醉意的眼神也微微显得清明了几分:“何人杀的?”

    “在下不知,只知道对方出手很快,快得连我们都没看清是男是女,当时我们都吓傻了,没想到世上居然会有那等神仙中人……”萧沙沉着心一字一句回答道,这一身的稳重气质和说出的话让边上之前见过他故意装惊慌的灰袍男子稍微侧目了一下。

    猛然间,斜靠在座椅上的美丽女人身形‘刷’的一下坐了起来,那双明亮眼神中的醉意和一身慵懒全数瞬间不见,死死盯着萧沙的脸上带上了几分冷意,冷冷问道:“那人杀人很快?你们真没看清?”

    女人一动,他边上的四个木头一样的侍女都立即转头看向两人,从进来到现在始终没有任何神情的眼中纷纷带着几分诧异和震惊,似乎对被那两人被瞬间杀害感到不可思议。

    “是”

    伴随着女人的动作,一股浓烈的危险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萧沙强行忍住心头悸动咬牙对着边上的楚问心一摆手:“花主大人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他,当时他和我是一起看到的。”

    美丽女人立即将目光转向楚问心!

    此时的楚问心已经从萧沙的谎言中听出了他的大致意思、也睁开了眼,老实人不代表就是傻子,心领神会的他对着女人恭敬一抱拳:“回花主,我也没看清,当时那两位将军相互厮斗已经各自受了不小的伤势。那人影不知从何而来,贸然闯入两人之间稍微一晃,然后就快速离开,我们只看到他离开后两位将军就很快倒下了。”

    “……”

    帐内一下变得安静下来,除了炭火燃烧的细微噼啪声和个别几人缓慢的呼吸声外再无任何声响。

    这叫花主的美丽女人保持着端坐姿态沉思不语,一种无形的压力让萧沙心头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颗心也不争气的开始加速跳动,这让他不断反复的回想自己语言中可能隐藏的漏洞。

    莫名的压力一直持续了十多个呼吸的时间!

    片刻后,美丽女人修长纤细的手指在扶着的木椅把手上‘咚’的敲了一下:“无影,立即去战场核实,速度要快”

    “是”

    一声令下,四个蒙面‘木头’人影中立即有一女子走出对着她回应一声,随后转身快速往外而去。

    萧沙只感觉一道黑影从身边掠过那蒙面女子就已经消失在大帐内,很显然纵使这四人看起来地位不高武功却不低,起码出去的那一个轻功绝对不低。

    只是就在此时他心中猛的一跳……自己刚才急于说谎,居然忘了现场可是保存着大量凤翎和那两人交手的痕迹的,看当时现场破坏的痕迹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那根本不是一招的事情。

    如果不是一招,那自己两人说看不清那人模样的谎话立即就会被揭穿……

    而且如果事情真像自己说的那样,自己两人没拿人家兵器,那两个被凤翎杀了的将领兵器就不应该丢失。

    完了……必须在那个蒙面女子回来之前离开这里,要不然就完了,但是这太难了……到底该怎么做?

    一时间,他浑身汗毛竖起,额头隐隐有冷汗出现,脑袋急速运转想着各种补救办法,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微微用眼角瞥了一眼身边的楚问心,他发现这家伙居然老神在在的站在这里一点也没有慌张的模样,真不知道是没想到这点还是已经想好了对应的办法。

    “好了,天狼……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的,说说”

    发完命令的美丽女人回过神对着边上的灰袍男子说了一声,灰袍男子随即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将之前在树林中遇见两人的事情、以及两人先后的反应和他们所得的财物兵器都说得一清二楚,细节方面细致到连他们当时的表情反应都没有丝毫漏下。

    这让本就心急如焚的萧沙和楚问心同时都有些紧张,生怕这女人从中听出什么破绽从而提前发难。

    好在,聆听中一时若有所思的女人并没有多少怀疑,只是先后将目光在萧沙和楚问心身上扫了两眼,在看到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干透的衣服、以及杂乱的头发的时候微微颌首了一下,然后示意灰袍男子退到一边,独自一个人转头看着边上铜炉中燃烧的火炭出神。

    她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多说,一时间大帐内十分安静。

    ……

    等待中,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还没有想到办法的萧沙在帐内压抑的气氛下呼吸开始变得沉重,大帐外突然传来一连串的急促脚步声,随后一声带着惊慌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花主、花主、焚天堡那边密探有万分紧急军情回报。”

    嗯?

    本来还在对着炭火出神的女人猛然转头,秀丽双目中精芒乍现:“说”

    “焚天堡军营遇袭,数百兵丁死亡,数百人重伤、焚天堡主和焚天七尊中除了关仇外,还有三人出现在军营内”

    嘭!

    猛然一声巨响,花主猛的一下站了起来,身上无形真力爆发之下身后的毛绒毯子和精致木椅瞬间四分五裂。

    无数白色绒毛似雪花般四散开来,更有一道罡风将本已垂下的帐幔吹开露出外面半跪着的两个小兵,她冷冷的对着外面两人问道:“说清楚”

    “是”

    “半个时辰前有武功奇高的一男一女意图穿过焚天堡军营、岂料被暗藏在军营中的焚天堡主莫容杨那老匹夫发现,并以为刺客立即出手。”

    “但是那男女武功实在厉害,女的一人就和慕容杨对阵不落下风,男女夹攻更让慕容杨落入险地,他属下的关仇加入战局依旧无法匹敌,最后聂胜、郭啸天、流风齐齐出现夹攻。”

    “然后呢?”

    一道风声从萧沙身边吹过,美丽女子的身形就已经出现在大帐外两名士兵身边,冰冷的声音响起一刻萧沙心头泛起一丝活命的希望,在他看来这女人对这事情这么上心说不定事情将有转机。

    他侧头看了边上楚问心一眼,却见楚问心也同时看了过来,眼中的那种有点自傲的神采让他明白这家伙肯定和自己一样猜到焚天堡那边闯营的男女是谁。

    老实说,这消息就是萧沙听了都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毕竟凤翎和胖子可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起码完成任务前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那女子久战不下陷入军阵、更吃了流风几根封脉神针受了伤,最后和男子一齐强行闯过焚天堡军阵围攻,逃走了。”

    “……世上居然有人能在慕容杨和焚天四将以及军阵的联手下逃走?慕容杨和其他人呢?有没有去追?那对男女有什么特征?”

    “回花主,他们没有去追,那对男女,女者持剑貌极美、男子极胖,年龄大约二八之间”

    “没有去追?”

    尖锐的怒声响彻大帐内外,美丽女子怒气勃勃的一转身回到大帐内,急匆匆左右来回走了几遍,突然转头看向萧沙两人:“你们在战场上看见的是一个人?”

    “……是”

    萧沙回答一声,根本不明白她要确认什么只能咬紧牙关点头道,危机关头越慌越乱这个道理他很明白,所以只能死死咬住之前说过的话装傻充愣。

    美丽女人听到这话俏丽的脸上顿时覆上一层寒霜,咬牙切齿:“好、好……银龙城、焚天堡,你们都是聪明人只有我们才是笨蛋,议好了的一边一将你们谁都不遵从协议,好……很好”

    就在她咬牙切齿反复念着这个的时候,外面又传来同样仓促的脚步声,那声音一到帐前立即停下,随后便有一道声音传入内中:“回禀花主,银龙城密探紧急回报,半个时辰前有一剑客意图穿过军营被海千尘发现,两者交手那剑客重伤逃遁,海千尘似也受了伤。”

    “银龙城也……”

    饱含怒气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美丽女人话说一半,突然面色大变:“不好,快飞鸽传书,请门主和其他主将前来支援“

    “还有,立即传令大军抛下辎重、仅带三天食量,全速撤离”

    说话这句女子拔腿就往外走,一旁的灰袍男子接令后一顿,侧眼瞥了萧沙两人一眼:“花主,这两人……”

    女人脚步一顿回头怒道;“赏、要什么给什么,他们年纪不大都有武学根底,就由你带着随军回撤,马上、立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