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开合刀法与暗潮汹涌

    “还有”

    还不等灰袍男子回话,美丽女人就继续道:“无双、无痕、你们分别前往焚天和银龙军营,趁着他们此刻骚乱未平放火烧粮,动静越大越好”

    说罢,她转身看向刚转身准备接令的两个蒙面女子,深邃的眼神中尽是前所未见的慎重:“此事事关我们能否把这支大军带回元皇门,若是事有急变元皇门损失了这些人,十年内都将被银龙城和焚天堡压制,一时不慎说不得还会走上九龙城的路,你们……需要用命拖延”

    “誓死效命”

    清脆却不带一点情绪的声音响彻大帐中,让站着不动的萧沙莫名想起了传闻中的死士和杀手。

    这时,美丽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无心”

    “在”两道黑影出帐后,最后一个侍女也转过身回应道。

    “你去战场汇合无影,然后也分别前往支援无双、无痕她们,并告诉她们……此次若本花主能活着将这支大军带回元皇门,将来不论生死必定为她们报仇雪恨”

    “是”

    身前的黑影再次化作微风从身边掠过一刻萧沙心内莫名一松,之前他还在担心那个无影回来后自己两人小命不保,如今这女人命令一下就让他有种否极泰来的感觉。

    虽然看她们的气质和动作武功都不低,但是他敢肯定绝对不如江白,更及不上凤翎,这种独自去军营捣乱的任务和送死并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刚才女人的话里面对银龙、焚天两边的高手也极为忌惮,可以说她们回来的几率很小了。

    心里念着一个不相识的女人去死的他是有这么一点歉意的,但是却只是一闪即逝。他和楚问心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比起自己和楚问心的小命,他更宁愿牺牲那个无影。

    只是……武神空间的任务只提及银龙城和焚天堡,这元皇门和那个什么九龙城又是怎么回事?

    在他疑惑间美丽女人已经离开了大帐,四个女侍都走后大帐内中就只剩下他和楚问心、以及之前抓他们回来的那个名叫天狼的灰袍男子。

    灰袍男子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他们,突然开口:“你们也听到了,此刻军情紧急你们要什么奖励快点说,说完就立即随着军队离开,如果力所能及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若是不能、等活着回到元皇门后也少不了你们的。”

    “我们要武功秘籍,一份或者几分都可以,就算是现在手写的也行”

    萧沙突然开口直接说出目的,旁边的楚问心双眼一瞪转头看向他,这个时候提这个合适吗?人家会给?

    “可以”

    灰袍男子只是诧异了一下就立刻点头答应下来,快速伸手从怀里拿出三五本颜色不同、大小不同的小册子,冷漠问道:“你用什么兵器?”

    “剑,同时能否把我们的兵器还给我们,待会若是遇到战斗我们也能自保”

    “可以,不过剑谱我这里没有,给你一份刀谱吧,开合门虽然只是小门派但是武功练到一定程度也颇有能耐,先前剿灭他们也用了一些功夫。”灰袍男子一点头,从几本册子中拿出一本看起来很薄只有十几页的灰面册子递了过来。

    萧沙伸手一拿,手指碰到册子一刻脑中突然响起武神空间那空灵又不男不女的声音:“得到九流刀法《开合刀法》秘籍一部”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萧沙一跳,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发自内心的欣喜,刚来第一天就有第一本武功秘籍到手毫无疑问是运气使然。

    反手将秘境塞到怀中,他的目光往灰袍男子的怀里一看,眼神中神采让刚把其他秘籍收起来的灰袍男子微微皱眉:“小小年纪别太贪心,这些都是最近本将随花主扫荡门派所得,想要就自己去和花主说,花主若同意我自然给你。”

    “好了,你们的兵器随后他们会给你,你们现在就出去随大军撤离”

    简单一句话说完灰袍男子转身就走,只留下心头微喜的萧沙和有点羡慕、又感觉有点不服的楚问心面面相觑,两人对视一眼后也跟在后面出了大帐。

    也不知道是灰袍男子心急还是萧沙首先开口说话的原因,他刚才问花主的时候问的是是两个人、秘籍却只给了一本,而花主说赏也没明确说清是赏一人还是两个都赏!

    ……

    此刻大帐外,那个众人恭称花主的美丽女人已经不见踪影,灰袍男子天狼的身形也已经到了远处,只有四五跟随天狼一起回来、手里拿着他们东西的兵丁还在,一个个脸上的冷漠和敌意已经消失。

    已经在帐外把事情听明白的兵士待他们一出来立即就有人上前把楚问心的柳叶刀递上,萧沙见状老实不客气的从另外的一人手中拿回自己捡来兵器中的一刀一剑,伸手再想拿装着银钱珠宝包裹的时候却被人家瞪了两眼死揪着不放只好作罢。

    “随我来”

    事情完毕,其中一个兵丁和他们说了一声就带着其他人往外走,刀剑在手的萧沙胆气一状,对着楚问心摆了个手势就立刻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没有现在就试图逃走,一来是现在四周一队队的兵士正在各自将官的命令下集结,他们这一身衣服很显眼逃跑容易被抓到,二者也是因为对之前那几人武功的忌惮。

    所幸萧沙从刚才得到的消息中知道接下来这什么元皇门的军队极有可能被袭击,兵荒马乱的时候自己倒也不愁没有机会,唯一的问题就是乱战的时候自己这点武功怕是不大管用。

    想着这些的他心头一动,转头对边上的楚问心暗示似的眨了眨眼睛,突然道:“老楚,待会儿如果发生战斗你得保护我哈,我们一起……‘活’”

    “呃……”

    楚问心微微一愣,一点头:“但是有条件,刀谱我们一起看”

    “……好”

    萧沙犹豫了一下心一横,秘籍他是不想给的,但是以楚问心的武功乱战中独自逃走显然比自己容易,自己想要更有保障也只有这个筹码了!

    谁说老实人傻谁才是傻子,这不蛮聪明的吗?

    他们这一番话说的声音不大却也落在前面两个兵士的耳中,他们既不回头也不说话一直往前走,但是在萧沙两人看不见的时候相互对视一眼,眼中的那份贪婪和狠意居然丝毫不加以掩饰。

    这世道虽然武功高强的人也怕大规模军阵,但是小兵如果学会武功无疑将更加容易立下军功,封妻荫子比其他人更有可能。

    只要有利、人自有胆,更何况战场上谁也不能保证谁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