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埋伏和机会

    隆隆的脚步声整齐行进震动地面、无数披甲兵士在自己上峰的命令下划一而动,一条又一条前行的长龙在荒野间整齐前行。强令之下鲜少有人出声,致使铠甲兵器叮铛声带上了一种独属于战场的压抑气氛。

    队伍中,和一队百来名士兵走在一起的萧沙和楚问心一边暗中筹划着逃走的事情、一边也好奇的不时前后左右乱看。

    即使出身不同世界、武功也高低不同,他们的见识却十分相似,楚问心从小在门派长大从来没参与过军队之事,此次和数万大军一起行军自然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萧沙就更是了!

    不管是在地球那边还是在神州大地那里,他一直以来的身份都是普通民众一个,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的古代军队行军,如今身在其中隐隐就有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感慨难怪很多小说和电视剧中统兵大将即使最垃圾的在败阵前都自信满满,心想如果自己也有这么几万大军统辖说不得也能天不怕地不怕。

    当然,这也只是偶尔发发感想而已,他现在的心思更多的是在大战爆发后如何和楚问心一起逃走这上面。

    此时距离得到秘籍离开原本元皇门大军原本驻地已经有足足一个时辰!

    自从一个时辰前问话后,那个被人尊称为花主的美丽女人再也没找过他们,就连先前给他开合刀法秘籍的天狼也只是偶尔骑马过来巡查的时候看见过,却也再没和他们说话。

    关于这事萧沙有自己的猜想,按理说自己这个临时编出来的谎话要想拆穿并不难,只需要美丽女人和天狼回头再仔细盘问一下、或者把自己和楚问心分开盘问就有相当大的可能因为透露事情的微末差距被拆穿。

    但是这一个时辰内对方的不闻不问让他明白,此时的美丽女人他们恐怕没这个心思,对于这个世界的局势他和楚问心都不熟悉所以也不好多打听免得犯了忌讳、边上兵士前行中不得说话更无法旁听。

    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爆发大战绝对是自己两人逃走的最好机会!

    武神空间限定完成任务的时间是半年,自己和楚问心要想保命加起来得二十本武功秘籍,如今凭着运气也才得一本,此后的路还很长。

    若是没逃成或者被俘虏、耽误时间不说搞不好还会被直接杀掉,即使没有袭击被好好带回元皇门也只怕一时半会没法得到更多秘籍,毕竟哪个门派组织也不会对刚来的弟子掏心窝肺。

    至于要怎么逃……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

    无声压抑中大军继续前行!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当天上洒下的阳光开始变成夕阳的时候,大军路过之地已经从基本还算平坦的树林荒野变成了左边是高山、右边是向下斜坡的地势。宽阔得可以三四辆马车并排而行的土路上全是一望无际的兵士,前行中激起的烟尘似飞烟冉冉升起。

    还和之前一样,有内功底子的楚问心依旧没有感觉到丝毫疲累,萧沙的脚底板却已经开始不争气的疼了起来,他不但没有内功而且还鲜少一直这么不停的连续步行过。

    随着脚上那越来越痛的感觉不断加剧他开始有点烦躁起来,等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见有袭击的人来,到底还能不能遇到袭击了?没人来袭击,自己和楚问心要怎么逃?

    就在他越想越烦躁的时候,一种极端危险的心悸感觉突然从心底无端冒出!

    这感觉……就像是猎物被猎人盯上一般来的莫名其妙,却让他心里越加烦乱!

    他本能的抬头往四周扫视一眼,很快就发现自己身边的士兵中少部分的人已经敏感的察觉到气氛有异,其中几个更是停下脚步对着左边高山上的某处猛看,脸上还带上了几分本能的畏惧。

    他朝着那个方向一看,很快就找到了这种感觉的来源……

    ……

    左边高高的大山上,树木葱郁一望无际,在青葱树林中某棵比其它高了不少的树顶枝叶上,一个身穿鲜红绸袍、入眼眉发皆白的四十来岁男子背负双手稳稳站立其上。

    风吹得动他脚下的细枝却拂不走他那一身从容,万千元皇门大军的滔天军容在他面前仿佛小儿嬉闹一般,举头仰望之际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直接透过这一地山水深深印在人心上。

    萧沙不知道这种感觉从哪里来,反正看到这人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种见到了寺庙里神佛雕像的感觉,威严和浩大从其身上散出得自然而然。

    “怎么了?”

    随着越来越多人感应到这股无形的气势,前行中的元皇门大军脚步逐渐停下,已经发现有点不对的楚问心停下脚步问了一声抬头顺着萧沙的目光看到这个中年男子,然后一下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一声雄沉而响亮的声音就突然如雷霆炸响般响彻方圆:“三百年仇怨身死方灭……云紫絮,九龙城已经完了,我们的事情是不是该清算一下了?”

    男子虽然离下方有点距离,但是声音却响彻天地,方圆两三里内的所有人都能听得分明,宛如天威压顶直让元皇门大军整齐的队形都散乱了一些,少部分兵士听到这声音居然吓退了几步。

    这时,前军中一道窈窕黑影从前方从众多兵士头顶纵身而上,如大雁般一下落在高山上中年男子下方不远处的某株树顶细小树枝上。

    一落下,那清脆中带着冷意的声音就响彻方圆;“……慕容堡主亲自来此,莫不是想一人独闯我元皇军阵?”

    树顶端上,之前萧沙两人见过的美丽女人花主似风中飞絮般稳稳而立,一身黑衣在风中猎猎作响,迷人的风姿中带着勃勃英气。

    她这一句话出,本来在中年白发男子的威压下动荡的大军开始回神,众多士兵在回过神的将官命令下飞快对着山上排好军阵,长矛雪亮、硬弓开张上弦,千军万马直对中年男子一人。

    面对如此阵仗的中年却丝毫不惧,闻言冷笑一声:“一人?你莫不是忘了你们对银龙城做过的事情了?可惜你得记住,不管天下还是江湖,任何人做过的事情总会有人记得。你说呢?海千尘!”

    “我不会记得,因为活人记得死人的时间总是很少!”

    蓦然,一声丝毫不下两人的嘹亮嗓音从山边另一处突然传出,却见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一处斜坡树林中突然飞出一个身穿淡蓝铠甲、手持双剑的三十来岁男子。

    其一出现就和他们两个一样,明明身穿厚重战甲却也稳稳立在一棵树的顶端,不摇不晃的壮硕身躯再再显示着他那不凡的轻功。

    还不等花主云紫絮说话,元皇门大军斜下方的山坡树林中突然杀声四起,无数穿着截然不同兵甲、手持刀剑弓弩的士兵纷纷从中穿出,一个个眉目带恨朝着山坡上的元皇门大军杀来,人影交错中数量不知凡几。

    元皇门大军遭此突变许多将官立马下令迎敌,双方在道路右边的兵士很快就交战在一起,一时杀声震天,

    而前行中刻意夹在大军中央的萧沙和楚问心相互看了一眼……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