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浴血逃亡

    “动”

    兵荒马乱中,萧沙猛然对楚问心说了一句,然后两人就和身边的士兵一样各自拔出刀剑,佯作往左边攻击的模样一点点的朝着前军方向挪动。

    此时的情况,左边山上树顶的三人还在对峙,他们不适合和不敢在他们面前出现。右边山坡下交战正酣更不知道有多少伏兵也不适合,后方深入战场离敌方更近,唯有往前出了此地才有更多的选择好随机应变。

    经历这事的萧沙这才明白中了埋伏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在不明白前后消息的情况下,这些人在两边一堵居然瞬间就让人更加提心吊胆。

    不过从花主接到消息就一直急行军的安排来看,他有一定把握前面没有、或者只有很少一部分伏兵,除非对方早就安排好,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大军调动根本瞒不过人。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交战双方彻底陷入死战,兵戈血舞中整条马路上尽是厮杀的兵士,刀来枪往给他们前行带来了一次又一次阻碍。

    一路上,萧沙背着刀提着剑紧张往前挪,楚问心则手持柳叶刀抵挡路上攻击而来的散兵。

    突袭之下此地双方兵马都是散乱战斗没有兵阵,散兵虽勇却也不是练了这么多年武功的楚问心对手,只是半柱香的时间就有六七个被他的柳叶刀斩杀,而两人也在乱军中前行了半里有余。

    猛然一声清啸压过重重杀声响彻天际,萧沙回头一看,却见半里外左边山上窈窕身躯和鲜红、淡蓝三道身影临空交错,交击的空气爆裂声夹杂在四周杀声中依然响亮。

    花主和那个什么海千尘的交手了,连同出手的还有那个焚天堡主,两人合力之下出手如电,那仿若惊雷的声声爆裂炸响即使在半里外的萧沙也能听得到,而且看样子从一开始黑衣女人花主就落在下风,败局基本已定。

    初初看上一眼,萧沙回头对着边上刚又击退了一名敌军的楚问心道:“我们要快点”

    “怎么做?”

    刀枪铿锵交击,楚问心一刀架住刺过来的一杆长枪,手中柳叶刀一卷一削瞬间划过一名敌军的脖子将其斩杀。

    萧沙紧握长剑身形一转,一招最熟悉的回锋落雁在一个冲过来的敌兵手臂上开出一大条口子强行将其逼退,咬牙道:“下山”

    “下山?你疯了?那些兵就是从下面上来的”热血飞溅长刀染红,楚问心猛的转身冲到萧沙左侧镪的一下扫开一杆刺来的长戈,闻言怒道。

    “我猜是因为两边受到袭击给了银龙和焚天联合的借口,之前他们军营被袭、仓促间还要快速赶路埋伏兵应该不会太多,他们的目的应该是直接击杀主将,我们只要冲出去会有机会的。”说话间左臂突然一痛,被刺来的长戈划拉了一下的萧沙强忍疼痛咬牙切齿道。

    “再少也比我们两个多”

    “只能拼了,不然一点机会都没有”

    “上山如何?”

    “你蠢啊,山上居高临下更容易伏击,上面必然还有人在,而且就算没人光我们两个更显眼,被高手抓住就完了。”

    “你骂我干什么……算了,总比一直在人家手里好”

    “走”

    强忍着手臂伤势萧沙一咬牙反手拔出背上铁刀,双手持着刀剑一边抵挡攻击来的兵器一边往左边山坡移动,被他说动的楚问心调动内力灌注柳叶刀中将刀舞得白光灿灿,四周敌军无法近身之际两人一齐朝着左边山坡缓缓而去。

    ……

    兵士厮杀还在继续,花主和焚天堡主以及银龙城海千尘的交手即使艰难也还在坚持,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和萧沙楚问心两人没什么关系。

    此时此刻,几乎是同样第一次身处战场的他们心里那份紧张让他们只能顾好眼前!

    一步、两步、三步……

    每行两三步几乎就有一两个敌军、或者认不得他们的元皇门人马冲上来一通乱杀,三五步他们两个就要击退或者击杀一个敌人。

    马路总体来说不算宽,但是当他们走到边缘的时候双双身上的衣服都染了很多血,有他们的也有对手的,楚问心手下至少背负了十来条人命,就连萧沙也亲自砍掉了一个士兵的脑袋。

    “杀”“杀”“死吧!”……

    山坡上,乱战的士兵如纷纷乱蚁,残肢断臂、人头内脏几乎随处开见,双方兵马交战中有不少人因为斜坡站立不稳而抱在一起滚着下去,可是没有几个落荒而逃,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嘶吼着即使滚在一起也用拳头、匕首、以及随手捡来的石头猛攻对方。

    一到斜坡,楚问心一马当先挡在萧沙侧前方,已经带血的柳叶刀在身前快速挥舞出一片残红银芒,所过之处的兵士一个抵挡不及就是重伤身死,被他快速清理出一条血路。

    萧沙左手持刀右手拿剑,看见有兵器攻来就先用刀挡住再用剑刺,山坡的地势不平不方便保持重心,他的回锋落雁就不好施展,索性直接改用了一剑分光和奔流不息这两招以刺为主的剑招。

    这两招他只是不精却也会,初次用来对敌难免生疏,只是一会功夫他的小腹和胸口就多了两条不算深的伤痕,然而他硬咬着牙死死往下闯。

    没办法,现实的残酷让他根本无法选择,留下就极有可能任务失败被抹杀、更有可能被击杀,唯有闯出去才能想办法弄到更多的秘籍保命,更何况他还看见这个战场上即使偶尔跪下投降的双方士兵也很快被人砍了脑袋。

    此时此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和大离王朝众多武人心底里那种对强大武功的渴望程度,因为他知道如果是江白或者凤翎遇到这种情况就不会这么困难,甚至根本不用周围的兵士放在眼里。

    “啊……”

    再往下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一次性遭受六七名敌军士兵围攻的楚问心刚割开了两个人的脖子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背面肩膀上被一个兵士砍出了一条一尺来长不知道多深的口子,裂开的衣服处被快速染红。

    受伤之下他往前的攻势不由一顿,前方剩余的四五名士兵趁势狂攻又在他身前划拉出几道伤痕。

    凄厉的声音入耳,刚逼退侧边一个士兵的萧沙心头大急,猛的将身形一转长剑横扫过去。

    只听几声铿锵交击,火星四溅中,攻向楚问心的一杆长枪两把铁刀都被长剑瞬间荡开,还有一个士兵猝不及防下被他直接把刀击飞出去。

    “杀”

    他猛的怒吼一声,一个重心不稳脚步一跌、整个人摔倒在地的同时更顺着斜坡往下滚落,左手的刀哐当一下被甩落原地。

    当是时,听见他声音的楚问心咬紧牙关快速施展柳叶刀法,趁着四名士兵兵器都被击开之际横空一划一下把其中两个的脑袋砍得抛飞,更借着他们惊骇一瞬急往萧沙滚落的方向冲。

    往下没有路,越来越多的茂密树木遮掩了视线,滚落的萧沙被撞得头晕眼花更被卡在了一棵手腕粗细的小树上,边上一个刚杀掉对手的士兵见状满目狰狞的提着砍刀狂冲过来,一来到就对着他脑袋一刀砍下。

    关键时候楚问心及时赶到,镪的一下扫开对方砍刀,顺势一踢一燎在对方身体都还没倒地的时候砍断了对方的大半个脖子直令血液四溅。

    持刀警戒中,楚问心一把拉起萧沙:“你还行吗?”

    “当然,我们快走”

    萧沙也只是一时晕头此时已经缓了过来,提起此刻仅剩的铁剑就往下走,楚问心见状急忙跟上。

    越往山下树林越密,隐隐绰绰的厮杀声逐渐越来越小,在里面打斗的双方士兵也越来越稀疏,进入密林后又联手杀了十来个士兵的他们越往下越轻松,心中逐渐被就快要逃出生天的巨大喜悦充斥。

    然而在他们看不到的身后十来丈处,三名此时也是满身是伤却还精神抖擞的元皇门士兵紧紧的盯着他们,一人拿弩一人持戈,在一个提着双刀的兵士带领下死死吊在他们后面,眼中都是带着狰狞的贪婪之色。

    而在这三名士兵不远处的一几颗树木边,二十几具比起其他地方尸体显得干净了不少的死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身灰袍的天狼拿着一块灰麻布一边把弯刀上的血迹擦干净,一边透过茂密枝叶看着这三名士兵,眼中尽是冷冽和疑惑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