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螳螂捕蝉

    脚步不停,杀声渐远!

    茂盛的树林斜坡上萧沙拼命杀,手中长剑化作道道冷芒在身前跳跃,逢敌就是攻击!

    一次两次,一人两人!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到古战场的他凭着一颗想活下去的心奋勇向前,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和流出的血都被抛在脑后,任凭气力渐渐衰弱也毫不停歇。

    他身侧的楚问心也是,他后背的巨大伤口血流不止竟使半身染红,身前和左右几道伤口也是殷红一片,但在他忘我之下似感觉不到疼痛般,柳叶刀挥舞间每一两招往往就能要了一个士兵的命。

    一路奔走一路厮杀,眼看生路就在眼前他们谁也不敢懈怠!

    深沉嘶哑、令人绝望疯狂的杀声越来越远,眼前的敌人越来越少,树木依旧茂密却从带血之地渐渐化作青葱一片,血味渐渐淡去、仿若从地狱回到人间!

    飒沓脚步,一身染血的两人提着刀剑穿行树林内!

    距离上一次遇到兵士已经有三十来个呼吸,穿行至此的萧沙两人心中明白这是已经渐渐走出埋伏之地的征兆,心头喜悦盖过一身伤痕一刻不敢停留的往前赶。

    突然那一声破空声从身后响起,反应稍慢的萧沙还未反应过来,楚问心豁然一个转身,柳叶刀凌空一卷‘叮’的一下将一只筷子长的弩箭击飞,随后他感到左脚一痛瞬间站立不稳歪朝一边。

    原来后而来的弩箭共有两支,还有一只居然钉在他的左脚小腿肚子上。

    “两个小鬼,交出秘籍饶你们不死”

    身后树林中,一个手持双刀的士兵快步而出,怒喝同时左右两边分别出现一个持戈兵士和一名拿弩士兵,拿着弩机的那个士兵一边出来一边快速往弩机里面填充两支弩箭,更隐隐将弩机对准楚问心,显然认为此人才是大敌。

    “你们……”

    萧沙一看发现这三人中有两人都是眼熟,顿时持剑挡在楚问心身前怒道:“你们这么做可有得到花主命令?不怕事后被人追查?”

    “你们既然战死,我们拿你们的东西又如何?死人何必要把宝贝带到地下?”

    双刀士兵冷冷回应一声,铁刀往前虚劈:“再射”

    咻!咻!

    破空尖啸再起一刻萧沙脸色大变,眼前突然寒芒乍现,楚问心强忍左腿剧痛运使刀法,有了准备后‘叮铛’一下将两枚弩箭都一齐挡住。

    待刀光一收,已经怒极的萧沙猛然前窜直冲,几个箭步冲到又开始填装弩箭的士兵身前,人还没到,他最不熟悉的剑招一剑分光就已经朝着对方猛然刺去。

    一剑分光乃是崇山派的入门剑法,讲究一心一意的快,往常因为这一招不及回锋落雁有多种变化、更不似奔流不息的连绵不绝让他从未好好练习和用过,如今为了快速解除弩箭的威胁却也顾不上这么多,只能按照回忆中徐青的教导全力出剑。

    同一时间,一路杀下来已经和他有了默契的楚问心快速就地一滚,强忍疼痛手脚并用的袭向双刀士兵和持戈士兵,柔软纤细的柳叶刀在他内力灌注下笔直而划,直直砍向对方双腿。

    的声音突然响起,被萧沙盯上的士兵弩箭还没装好就被他杀到眼前,危急之下快速往后退了好几步,远攻而至的萧沙攻击范围不足,长剑虽然急速却最终只在对方脸上划出一道小小伤痕没能击杀对方。

    另一头,楚问心砍腿一刀也被两名士兵快速躲过,其中一名士兵退后后更是紧握长戈直接向他捅去。

    此时,心知必须速战速决的萧沙接着一剑分光的剑势强忍手腕不适,向前快速旋身,回锋落雁剑招瞬时发动,手中长剑若一道扇形银光快速从持弩士兵脖子上划过。

    同一时间,楚问心全身内力猛然爆发之下单腿一撑一下跳起一丈多高,在持戈士兵不及回神一刻一刀劈在其头顶。

    两声长刀入肉的残忍声音同时响起,萧沙身前的持弩士兵整个脑袋突然从脖子处向后抛飞,短颈间血液霎时喷涌而出。持戈士兵则整个脑袋被从中一分为二,血液还未涌出楚问心的刀就已经离开其头颅。

    两个士兵死的太过快速,双刀士兵刚举起双刀要砍向楚问心见此情况心下一慌,也不再进攻直接转身就跑。

    然而此时的萧沙已经离他不远,见他动作立即猛追上前,握着长剑直接往他后背捅去。

    只是楚问心的动作更快,他的剑还没碰到双刀士兵,单脚发力的楚问心就后发先至直接一刀从其后脖子上砍过。

    又是一颗人头抛飞而起,无头残尸再往前跑了几步方才无力倒地!

    一刀杀敌后的楚问心扑的一下落在地上,身形摇晃了一下,萧沙赶紧过去把他扶稳:“你还行?”

    眼光往楚问心左脚一扫,萧沙微微皱眉,因为他发现那只弩箭扎在楚问心小腿肚子上竟然深入其中,即使没有贯穿也必定会影响他接下来的战斗力。

    “还好,应该没有伤到骨头,我们先离开这里回头疗养,我有师傅给的伤药不要紧的”

    “哦?你师傅是谁?”楚问心话才说完,一道冷漠的男声就传入两人耳中让他们齐齐变色!

    猛的一回头,下一刻他们就看见距离他们两三丈外的一棵大树边上,一个三十来岁一身灰衣、手持一柄弯刀的中年男子正冷冷的盯着他们,正是之前抓住他们的灰袍男子天狼。

    他怎么会在这里……

    只萧沙心下一凉,这人从之前发现自己两人到带回大帐,虽然中间没有多问什么却给他一种极难应付的感觉,花主纵使高深莫测却忧心大局不管这些小事,但是他却不同。

    他强忍着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侧眼看了一下楚问心,心底的那份凉意越发深重,此时他自身受大小十几道伤不说,后背的不断流血和其他几处大小伤势也让楚问心一张脸都开始有些发白,加上左脚上还插着的弩箭……

    这一关该怎么过?螳螂捕蝉,现在遇到黄雀了?

    一时间,他心念电转却没有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