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17章 诡异

    平家庄!

    六位武功高强的帮主门主家主全都离开后,留在当地的五个门派弟子开始散伙各自干各自的事情。

    由于离开前四义堂、青溪派、长春派和灼家的家主都没有给自家弟子和门徒下令,所以原本跟在他们身边的弟子门徒都各自返回自身在平家庄内的据点各自做日常的事情,唯有心系自家大量师兄弟安危、还得了门主下令的巨山门那五百弟子返回后快速调来所有的马匹、两人一骑快速赶往之前那两个受伤弟子所说的交战处。

    已经解开的误会并没有让巨山门弟子们消去怒火,反倒是让他们更为愤怒和憋气、如果只是和熟悉的长春派开战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江湖人若有仇怨大不了拼死一战罢了,可整个门派都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血气方刚的江湖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阴谋诡计、最反感的就是这样想打架都容易找错人的结怨方式,这一点从当初堂堂大离十二世家之一的慕容世家暗中操纵飞虹郡武林被冰雷神萧沙揭穿后都吃了大亏、还不敢伸张就能看出,吃了亏的武林门派连慕容家都敢怼更别说此时不明底细的幕后存在了。

    憋着一股气的巨山门弟子动作很快,即使小门小派马匹不够被田真点名的五百弟子也很快就离开了巨山门驻地,朝十几里外那两名弟子所说的交战处而去。

    ……

    ……

    受伤的两名弟子并没跟着五百弟子离开,已经受伤不轻的他们本身只是回来报讯,之前跟着去长春派也只是做一个证而已,伤到这个地步作为普通弟子的他们自然得留下来在巨山门内休息调养,剩下的事情他们根本插不上手。

    然而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时候,他们自身却产生了莫名的诡异变化!

    ……

    ……

    因之前在长春派门口为了证明自身他们割开了包扎,如此伤势此次返回巨山门肯定第一时间要到巨山门内专门疗伤的地方重新包扎避免伤口恶化影响根基的,所以巨山门门内大夫在听回来的弟子简单说过后早已经准备好同样的伤药和东西等待两个受伤严重的弟子过来。

    巨山门大夫居住的地方是在一间略显破旧却还能勉强住人的房屋,各种条件是简陋了一些、但此时是非常时期、作为小门小派的医师他们也不好讲究太多,好在屋子够干净、巨山门本身也还不算太穷倒也小有规模。

    然而让他们诧异的是,那两名受伤的弟子来的有点晚、直到门主亲点的五百弟子都已经取了马匹出发才姗姗来迟、而且入内的时候两个人都无精打采的低着头,就好像打了败仗一样。

    ……

    他们这么晚来让等了半天的门内弟子大多熟悉的医师不耐,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的医师在两名受伤弟子才刚迈入房间的时候看都不看一眼就忍不住呵斥:“哼,两个小崽子还知道来重新包扎啊,流这么多血你们真是不怕死。”

    这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医师,作为整个门派内年纪较大者、他几乎从田真创立巨山门开始不久就已经加入了这个巨山门、至今已经有二十来年,此时在门派内地位几乎仅次于田真、与几个分别执掌修习不同武功的弟子的堂主地位相当,看自家弟子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命着实有些不悦。

    ……

    他这当然是不带着恶意的训斥,若是在往常、大部分调皮的弟子都会笑呵呵的回应几句哄他高兴,但这两名受伤的弟子入内后却一言不发、甚至毫无反应,入内后来到他身侧依旧低着头、仿佛已经知错了一般。

    此时,两名低着头的弟子都来到摇椅侧面,阳光透过大开的门口照在他们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投影在摇椅上,本来拿着蒲扇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的医师眼前一黑、原本温暖的阳光被挡住、无形中更多了几分压抑的感觉。

    嗯?

    医师虽然没有高明的武功却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在这两名弟子来到身边后他突然莫名的有些心悸,这么多年江湖奔走凭借感觉躲过了好几次危机的他本身其实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医师、武功和反应能力也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一下凛然。

    他没有立即起身,只是右手中的扇子摆动的缓慢了一些,暗中运气之下左手悄悄按在了摇椅的一边把手上。

    ……

    这摇椅是他请人特制的,左右把手看是木质其实内中都有一柄刀,以方便遇到不测随时可以反击!

    同时,他更装作什么都没感应到一样,朝屋子边上正蹲在地上拿着一把扇子给煮着的药罐扇火的弟子道:“小真,你去外面取些单柄木柴来,用心切好准备给他们做支架,这两个家伙一点都不省心,等门主回来了定要告诉他让他好好给这两个小子加强训练,打架都被人伤成这样着实丢人。”

    单柄!!

    被他叫做小真的弟子不过二十出头、是巨山门中被他看重能够够资格给他做弟子学这一门吃香的医术的家伙,人很灵敏、脑子也好使,听得这话默不作声的起身就要往外、表面没露出什么心下却莫名的一颤。

    这是他和医师之间的暗号,扶骨的支架他们这里本身就有根本不需要重做,单柄双柄则是危险程度的暗号、双柄的危机医师自己就能解决他只需要小心而已、单柄则不同得去请援兵,医师这番话一说他就知道怎么做了。

    ……

    ……

    “不用了……”

    然而还不等他走出几步,进屋后一直不说话的两个巨山门弟子中的一人便突然开口,声音怪异缓慢、带着几分莫名的诡异。

    ……

    随着这话音传出,无论是小真还是医师都心跳急速、原本那种心悸的危机感瞬间提升了十倍有余,以至于师徒两的动作一下顿住。

    ……

    门口处,小真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一片冰凉、仿佛有一柄刀就抵在自己的后背上,突然之间他有了一种感觉、只需要自己再踏出一步就会立马身死。

    与此同时,医师也感觉自己的呼吸莫名的压抑、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比之前冰冷了好几倍、周围空气里似乎充斥着莫名的压抑和阴冷的气息,这感觉……几乎和传说中的见鬼也相差不多。

    闻言他缓缓抬起头看向摇椅旁并肩而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巨山门弟子,一抬头就看到这两个弟子那低垂着的脸上正带着诡异的笑意看着自己,这两人人还是那个人、但四只眼睛却……居然全都是纯蓝色的眼睛。

    没错,医师自问自己没瞎看得清清楚楚,这两人此时的眼睛既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眼眶中有的只是纯净的蓝色、看起来深幽恐怖、诡异非常。

    ……

    ……

    “你们……”

    初初一看,医师那种不好的感觉越发明显,微微一顿后猛的下定决心,握住刀柄的左手一动就要把藏在摇椅木柄上的刀拔出、拿着蒲扇的右手则顺势往右一击、朝说话的这名弟子胸口击去,同时怒喝出声:“小真快去求……呜!”

    “来不及了哟”

    砰,啪!

    他话还没说完,按道理武功应该不及他两名弟子中一人悍然出手,弯腰之际一手突然一掌拍在他左手手腕上,力道之沉重直接把他抓向摇椅刀柄的手骨击碎,另外一只手则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再难出声。

    从头到尾,这名弟子的出手速度大大异先前、功力之深厚强劲比他这堪比堂主能为的开脉中期巅峰修为还要高上一线、速度也更快,而他拿着蒲扇的右手侧击击打在这名弟子胸口上虽然将对方胸骨都直接击碎、对方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不过身子轻轻一震便完全承受此一击。

    这很恐怖,要知道这两名弟子年纪不大入门时间不过几年,内功修为原本可是只有蓄气巅峰境界的、这还是他们资质不错修行速度极快的缘故,可此时展现出的修为力量和速度却远超他们原本的能为、直接超过了开脉中期巅峰境界的他。

    ……

    “师傅……”

    医师的声音入耳,再听身后动静,察觉身后异常的小真心下悲痛知道事情严重、当即毫不犹豫的运气往外窜出,那种被凶兽盯上的感觉还有、此时的他却也顾不上许多,因为他知道师傅既然直接开口那便是翻脸征兆、此时自己若不能逃出去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他明白若是自己两个能解决师傅绝对不会用暗号提醒自己、暗号既出事情的严重性就可想而知。

    他的修为和资质虽说也是不错、起码比这两名弟子高,入门六七年就成功迈入了开脉初期境界,但……

    “你要去哪里?”

    他才运气欲越,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手指用力一爪,小真整个人仿佛背负了一座巨山一下被压在了原地,随即按在他肩膀上的手猛然用力一捏‘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

    “来人……唔!”

    小真张开嘴巴运气试图大喊,可一只手却如同捂住他师傅的嘴巴一样从后而来一下把他的嘴巴也捂住,随即在他不甘和愤怒中,已经半只脚步出门槛的他被拉了回去。

    屋内,挣扎的声音不过短短一两个呼吸便戛然而止!

    ……

    一两个呼吸后,修为几乎翻了一倍到达开脉后期的小真、以及疑似已经到了炼窍境两三窍层次的医师低着头从屋子内走出,步伐僵硬、身子僵直的往外走!

    他们身后,那两个原本受伤不轻的弟子也跟着出来,一起往外而去!

    诡异的是,此时的四人……都低着头!

    无限武道传

    无限武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