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18章 目地·血仇!

    发生在巨山门内的诡异事件正在扩散,有了医师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呼吸就突破到炼窍四五窍却失了魂仿佛行尸走肉的存在,接下来就宛如滚雪球一般、随着他们的活动、变成和他们一样诡异状态模样的巨山门弟子越来越多。,2≠3o

    而在差不多几炷香以后,随着同样成为诡异存在的原巨山门两三个堂主和那个医师前往拜访平家庄内的其余门派家族,这种诡异的状态更宛如瘟疫一样在平家庄内蔓延开来。

    一场即将到来的风暴正在蔓延,可此时身处十几里外的田真、长春老道、灼家家主等六势力的首领却一无所知。

    只不过,即使已经避开了平家庄内的诡异事件,此时的他们依旧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

    ……

    “啊……武儿啊……”

    平家庄十几里外的一处官道周边的树林中,一声来自田真那撕心裂肺的怒吼响彻周遭、惊起飞鸟无数!

    散落在官道和周边树林的数百尸体里,田真半蹲在地上双手抱着一具浑身是血、周身也血肉模糊、连头盖骨都被劈开死状凄惨的尸体心痛怒喝、情绪激动之下周身真气滚滚、怒状惊人。

    他的身边,长春老道、灼家家主、青溪派掌门、飞龙帮帮助何权以及四义堂堂主冷着脸,各自脸色都不好看。

    因为此时他们周围全都是巨山门弟子的尸体!

    ……

    尸体足足五百有余,之前押送粮食的巨山门大弟子带领的那百多人、以及后续奉田真的命令来支援的四百弟子全数阵亡、各自死状凄惨大多是被虐杀。

    ……

    现场的尸体有些散乱,在官道中央盛放着大量粮食的二十多辆粮车虽然有些已经沾血倒地、粮食却没有缺少,四周巨山门弟子尸体横陈、地面脚印杂乱有交手的痕迹,也有大量血迹残留似为交手所致。

    而在官道的两边,更多的巨山门弟子尸体东一具西一具的躺在各处!

    这些尸体和官道中央那约一百之数的尸体不同,绝大多数都被虐杀、他们不知道在死前看到了什么、致死依旧保持着惊恐愤怒之色,其中尤以巨山门大弟子最为凄惨、致死眼睛内依旧有大量血液残留、瞳孔内缩、眼角崩裂、真正的睚眦欲裂,头盖骨更被劈掉大半死得不成人样。

    ……

    老实说,此时在这里的六人也算是lǎ湖了、谁手上的人命都不少,但如此残忍的击杀手法却谁都没有撞见过几次,尤其此次遭难的还是和大家朝夕相处的巨山门弟子、这让哪怕和巨山门关系只是维持在一般情况下的灼家家主和青溪派掌门等人都莫名的多了几分兔死狐悲之感。【≤,▽o√

    而让他们脸色难看的是,现场只有巨山门弟子的尸体!

    没错,现场的确只有巨山门弟子的尸体,无论是官道中央的、或者官道两边树林里的全都是巨山门弟子,周围没有一具其余别的势力的尸身。

    ……

    ……

    事情至此,各势力之主心里的那种诡异的感觉越发的浓烈了,甚至于各自心里都莫名的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这感觉……

    初初看到这一幕,一时半会他们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这边死的只有巨山门弟子的事情、还是平家庄那头出了什么事,但此时此刻站在一堆以凄惨死法死去的巨山门弟子中、他们每个人都莫名的心惊不安。

    这种不安来源于两处,首当其冲的就是此地的诡异战况!

    之前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从那指证长春派的两个巨山门受伤弟子那指认长春派某弟子被斩断了一臂的说辞中、他们猜测既然巨山门大弟子能重创对手,那么想来有了后续巨山门弟子的救援、战况最差的也应该是两败俱伤、甚至巨山门因为有后续支援能占据上风。

    然而此时的情况,不管是押送粮队的百多人还是后续来援的四百巨山门弟子全都死得一个不剩,足足五百弟子的死对于总人数最多不过三千多的巨山门绝对是一个两三年都未必能恢复的巨大打击,而从现场血迹未干的情况来看凶手损失绝对不多、否则这一点时间光是带走自身死亡的人的尸体就时间不够,要知道在平家庄从对峙到相互验证大家根本没花多少时间。

    ……

    ……

    一般来说这样的推测是很合理的,不过事情到这里逻辑上就有些说不通!

    在之前那两名巨山门弟子的话语中,围攻粮队的也不过是‘长春派’两百多名弟子而已、人数也只比粮队本身的百人多一倍而已、而且巨山门的大师兄还斩断了其中一人的手臂、可见对方实力并不能做到摧枯拉朽。

    然而在后续巨山门弟子多了四百来支援的弟子的情况下、巨山门以五百人战两百人却短时间内就全军覆没,现场没有残留下对方哪怕一具尸体、表面对方要么没死人要么死的人极少、短时间内就能把尸体带走处理。

    若是实力相差不多以少打多的情况下少死人是不可能,而且对方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击杀这么多的巨山门弟子,这情况很明显就是对方前后展现的力量差距极大。

    ……

    ……

    “这情况有些不对”

    官道旁边的树林里,沉溺在爱徒身死中还不能自拔的巨山门门主田真依旧悲痛欲绝,冷着脸旁观的青溪派掌门李印厘清内中的诸多信息眉头皱得紧紧的低声开口。

    其实即使他不说,看到这一幕再联系前后发生的事情,以他们的经验、何权、长春老道也察觉到事情的诡异之处了,闻言四义堂堂主也绷着脸道:“对方本身力量应该不是一开始那两名弟子见到的那一点,甚至连他们回去报讯也是对方故意纵容的。”

    “不错,在他们回去前对方故意示弱,他们回去后则爆发出原本力量迅速击杀或者围困粮队,等救援的人来一起击杀。”

    “然后等待田兄的援兵到来他们再度施展雷霆手段快速灭杀,之后带走了战中应该损失不多的尸体,现场没有剧烈的劲力交击、所以他们应该是仗着平均战力取胜,并没有极度厉害的高手出手,所以……他们集体隐藏了力量。”

    四义堂堂主开了个头,何权和长春老道一前一后立马把最合理的解释说出。

    以他们的江湖见识和本身力量来说所谓的极度厉害的高手大致就是超过他们各自修为这个层次的了,或者只是略微强过他们一些、单打独斗未必能轻易胜过他们任何一个的存在、那样的人若不是强过他们太多要想针对他们倒也有些困难,但那样的好手对这些连炼窍境界都不到的弟子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

    ……

    “那么对方这么做的目地究竟是……”

    简单的分析后,五人几乎突然间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这想法让他们一下瞪大了眼睛,相互转头看向对方、心底那种让他们更加不安的心悸感越发强烈!

    ……

    ……

    “……调虎离山?”

    对视一瞬,五个人同时开口,所说尽是此时对方最有可能的目地!

    不错,对方从一开始的迹象看来的确只有挑拨长春派和巨山门开战自相残杀的迹象,但现在他们仔细一想却又感觉不是那么一回事,虽然表面上双方的闹矛盾的理由都是足够,但一同生活在同一个地方的势力要彻底翻脸死拼也没这么容易。

    这不,巨山门找长春派的时候田真不过一句巨山门不插手长春派纳元心法的事情就把长春派所谓的仇恨给堵在爆发边缘,之后一番解释巨山门遇袭的事情也水落石出。

    但是现在,大家为了调查真相来到这里、而凶手却又在那两名弟子走后爆发真正的实力将所有巨山门弟子残忍击杀丝毫不在意大家来到以后根据现场弄清他们的具体实力,那么整个事件真正的真相便只有一个!

    凶手在等,等一个把平家庄高手都引出庄外的机会!

    现在,他们终于成功了!

    那么对方这么做的目地除了将六人一网打尽、剩下的就只剩下平家庄!

    此时,这里并无埋伏的痕迹,那么说来……就只剩最后一种可能!

    ………

    ……

    “……不好”

    想到最深处,长春老道突然面色大变、怪叫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回跑、一转眼就窜出老远!

    青溪派掌门也是、眼见长春老道直接转身就跑的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便也纵身而出紧追在后!

    ……

    “田兄,对方目地恐怕志不在挑拨,快随我们一起返回平家庄吧”

    同一时间,灼家家主说上一声也同时运起轻功追着长春老道和青溪掌门而去、心系门内弟子一刻也不敢耽搁!

    ……

    不过一眨眼,原本的六人就只剩下平时和巨山门关系好一些四义堂堂主和飞龙帮帮主,以及田真。

    巨山门门主田真此时依旧还沉溺在极大的悲痛中,五百弟子的身亡和被自己视作接班人和亲生儿子的死不单是巨山门的巨大损失、对他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同样也让他失了神。

    见此情况,四义堂堂主欲言又止似乎想劝他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目光在那头消失在视野中的三人方向和田真之间不断反复、犹豫不决。

    ……

    此时,身为田真好友的何权走到田真身边、沉声道:“田兄、五百弟子和大弟子没了固然令人难受,但还有五百弟子正在往这边赶、平家庄内还有你巨山门两千多弟子,他们现在很可能正遭遇不可预测的危险,你是要去救还是不救?”

    何权话说的很直白几乎没有任何安慰的言语,但此时此刻却比任何安慰的言语更有用!

    “巨山门……平家庄……巨山门……对,我还有弟子,我还有巨山门……”

    声音入耳,红着眼抱着大弟子残躯的田真仿佛回了魂猛的一下放下怀里的大弟子尸体,疯魔一般转头看向平家庄的方向,抬手隔空一招就从地面吸来一柄巨山门弟子的钢刀,咬牙切齿道:“我要回去看看,到底是谁杀了我这么多弟子,我要他们赔命!”

    说着这话他纵身一动状若疯魔直接往平家庄冲去,从头到尾甚至都没再和四义堂堂主、飞龙帮帮主何权说上一句话,此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

    他一动身,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四义堂堂主和何权两人也运起轻功追上!

    几乎同一时间,地面轰隆作响,在前往平家庄官道的前方灰尘飞扬、却是田真之前亲点的五百巨山门弟子到了。11

    无限武道传

    无限武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