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19章 灾厄开端 新

    平家庄内!

    混乱!

    厮杀!惨烈的交锋、凄厉的叫喊!

    血与恨充斥、诡异与心惊蔓延!

    正午之后、距离六家主事离开不过一小会,剧烈的厮杀声伴随着各处的叫喊和交手声起伏!

    长春派起火了!

    灼家临时据点起火了!

    四义堂起火了!

    青溪派起火了!

    巨山门内更是火光冲天!

    平家庄各处西面庄子口,五派弟子今日如脱缰的野马完全失去了以往的规矩相互交手、刀剑铿锵、拳掌破空一个个以命相博不惧伤痛身亡般至死方休。

    对手,全部都是自己人或者熟人,但是那充斥在各个人眉宇间的恨、或者恐惧却比往日面对仇家的时候更加浓郁。

    尸体,一具接着一具的出现,大规模的混战导致了整个平家庄都陷入了疯狂中!

    ……

    ……

    此时距离六势力之主前往事发地点已经有了差不多五炷香,五炷香内……平家庄便从和往日一般无二的日常变成如此末日一般的恐怖景象,期间一共经历了五步!

    第一步,巨山门自那两名医师师徒之后,不过半柱香时间就有上百人被功力暴增进入炼窍境界的医师给变成了他那个样子,之后百人齐齐功力暴增,如瘟疫般散开开始对其余巨山门人展开大肆‘感染’。

    一炷香以后、被‘感染’的人数就已经多达五六百。

    ……

    第二步,被‘感染’后功力暴增也依旧没有突破炼窍境界的巨山门弟子全都留在巨山门内凭借暴增后的修为对剩下的一千四五百人下手,十多个暴增后修为已经突破至开脉巅峰层次的精英、以及几个突破后甚至比医师、甚至更强的堂主则纷纷外出‘拜访’其余四个组织。

    ……

    他们‘拜访’的方式很诡异、都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瞬间抓两三个对此时的他们来说根本不堪一击的四家子弟快速完成‘感染’,之后则带着被‘感染’的这家弟子对其余人进行类似的事情。

    同样的‘感染’,在各家几乎都没了炼窍层次的高手、又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进行得十分顺利,和巨山门一样、几乎不过半柱香时间就被他们轻易‘感染’了好几百的各家各派子弟,之后如滚雪球般、这些被‘感染’的家族子弟则如法炮制快速感染其余人。

    这是他们的第三步!

    这种诡异强大的感染很快就在其余四个势力内制造了大量修为远超之前的武者,如果没有意外若是运气够好说不定到了这里、这种诡异的存在就能轻易把所有人都感染占领整个平家庄!

    ……

    然而事情却也没有这般顺利!

    到了混乱的第四步的时候,这种诡异的事情终究还是被青溪派留下的大弟子、一个五家势力的核心弟子中唯一一个突破炼窍境界的好手破局了。

    作为青溪派举一派之力倾力培养出来的炼窍境界的好手,此大弟子修为比起其余人高深、终于在对方错估了自身实力的情况下在关键时候反杀‘感染者’然后登高一呼,聚集了还未被‘感染’的上千青溪派弟子开始反击。

    而这点时间,庄内其余四家势力也已经有一些反应快速的人幸运的发现了端倪及时聚集一起开始往外冲杀而去,之后巨山门大约几百、长春派两千、青溪派一千五、四义堂一千三左右的人手在青溪派大弟子运气传音下聚集在平家庄西面负隅顽抗。

    ……

    到了此时的第五步,平家庄内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被‘感染’的上万五家子弟占据,除了散开上千人绕过各种道路朝四周最近的村庄蔓延、以及大量的人手围攻庄内剩下的还没被感染的弟子外,剩下的少部分则在平家庄内四处抓人‘感染’,它们连平民百姓只要看起来稍有战力的都不放过。

    如此,很快它们就把平家庄原本剩下的数千成年百姓也纷纷感染形成了更加浩荡的大军,一边分散更多人手往外间各处进行感染,一边聚集大量的被感染者对西面聚集在青溪派大弟子麾下的五千来个五派剩余弟子赶尽杀绝。

    惨烈的大战,就此展开!

    ……

    平家庄以西是一个出庄的庄口,庄口有河!

    此河足有三丈宽、其上不过一座石桥,但凡蓄气境以下修为者即使运使轻功也难一跃而过,而哪怕轻功卓越的想要越过必有腾空时间。

    ……

    青溪派大弟子倒也有些能耐,带人撤到此处后果断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断石桥,更在石桥两边快速延展布防、但凡以轻功凌空越过小河试图攻击的被感染者往往人还在半空就被大量的五派弟子以刀剑劈砍入河,其中更有一些弟子临时带出的弩箭作为远攻手段隔空弩击。

    一番交锋、散乱交战并无章法的被感染者一时半会难以突破这道防线,反倒是被五千来个五派弟子借助地利杀伤不少,掉入河中的尸体成百上千、致使原本清澈的小河河水大量泛红。

    ……

    不过被‘感染’者中感染后公里暴增突破炼窍境界的总共加起来也有三十余个,这些人实力比一般感染者强大、弩箭、刀剑劈砍都对其无用、轻功更是极佳、最多人在河面上空无法借力被刀剑劈砍回去而已、受伤的都很少更别说身亡。

    然而这终究只是一时的,在短短三十个余个呼吸后,‘被感染者’里的这些高手终于还是有人冒死突破了河面的防线窜入对岸的人群中。

    因以寡敌众、这边到现在还未被感染的五家弟子中也有一些开脉中期甚至后期的好手拼死抵抗、以其暴增后的修为依旧做不到横扫、所以这几个‘被感染者’中的炼窍好手也来不及对这边的人进行‘感染’,只能一过来爆发强势修为开始大肆杀戮,搅乱布防。

    ……

    这时候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了青溪派大弟子身上!

    突破防线的炼窍境高手不多,不过三四个、在突破后陷入围攻、以寡敌众虽然来不及施展诡异恐怖的感染手段却也横冲直撞难有敌手,如此很快就搅乱了青溪派大弟子的布防让三四处的河面防线陷入混乱。

    而在河的对岸平家庄那头,被‘感染’后功力暴增的那些武者似有一定神智,抓住这个机会就往被搅乱了防御的几个地方冲,一时间那头的五派弟子又要围攻那三四个高手、又要防御不断往这边窜的‘被感染者’死伤顿时加剧,情势更加危机。

    ……

    ……

    “所有各派弟子开脉中期以上修为的快速围攻他们、把他们往后带,其余人死守防线,撑住、一定要撑住、掌门们就快回来了,我们一定要撑到他们回来”

    叮叮叮铛铛……

    石桥中央,众多五派未被‘感染’的弟子尸体堆积处,青溪派大弟子手持双股剑舞剑成风、和周围十几个开脉中期、三个开脉后期、一个开脉后期巅峰的青溪派弟子组成剑阵在尸体上不断游走,寒光璀璨照人,剑影令人胆寒,运转间死死挡住了十多个功力暴增后的‘感染者’炼窍高手袭击,一边交锋一边分心指挥周围的交锋。

    转剑、变阵、出剑、移阵!

    青溪剑阵在五个势力中是群战最出名的了,甚至在来此之前青溪派在原本的地界也以群战出名,长流剑阵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此剑阵人越多发挥的威力越大、参与入阵的青溪弟子都使双剑、一旦起阵相互配合之间一个人两柄剑足以发挥出三个同境界修为的人的战力,此时十几个青溪派核心弟子甚至高层与青溪派大弟子配合、虽然炼窍境界就只他一人、对上对面轮流替换的二十多个功力暴增后都到炼窍境界的‘感染者’虽然斗得艰难却也勉强能维持不败。

    这点时间以来,都是他和他们师兄弟们、以及五派中一些剩余的精英在固守这座方圆五六里内唯一的一座石桥这才让‘感染者’未曾大量度过石桥发起进攻,否则光对面近乎三倍于他们的人数、以及成倍于他们的修为一旦过来他们此时不是死了就是已经被全部‘感染’。

    ……

    只不过,到了五派精英大多损失惨重、只有他和青溪派其余人以剑阵勉强维持的这个时候,无论是他还是其余师兄弟也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连续交锋之下已经个个受伤,内外伤势交困、只凭一口气支撑。

    ……

    不错,对面强行提升暴增至炼窍境界的武者虽然因为刚突破不久还并未习惯炼窍境修为的身躯、也还不懂更多这个境界的玄妙,但说到底这终究是和他一样的炼窍境界、个个内力都不比他差。

    而且这种状态下这些诡异的东西甚至还能保持生前的记忆和武学出手,战斗力比之几年前的妖魔兵都还强了许多、起码妖魔兵根本不会闪避、也没有内力、只会以生前的本能出手战力还不足生前一半、但这些东西不但功力暴增而且宛如活人、简直可怖。

    如此情况他不知道自己和师兄弟们还能坚持多久,只希望十几里外的师傅和其余几家主事能早点回来,虽说即使现在回来也已经于事无补、但最起码还能救下一些人。

    只是……他的苦苦坚持、最终换来的却是某次转阵时对方牺牲两个炼窍高手的性命换来的阵法破绽。

    在某次转阵的时候、在牺牲了两个炼窍境界高手阻断阵法后,一柄断裂的钢刀刀柄狠狠砸在了青溪派大师兄的胸口上,出手的正是巨山门功力暴增后此时面目狰狞的医师、用的乃是巨山门刀法中的刀断劲催!